打开

史上首次,法总统参加1961巴黎惨案纪念!上百示威者被杀,惨案当晚发生了什么?

subtitle
欧洲时报内参 2021-10-17 06:04

法国10月16日疫情数据

法国新增4899例,累计确诊7126001例,新增死亡15例,累计死亡117260例;

更多欧洲疫情数据,请浏览文末疫情图。

法国总统马克龙16日出席1961年巴黎惨案60周年纪念活动,并在塞纳河畔伯宗(Bezons)桥附近敬献花圈。惨案发生当天,至少有120名阿尔及利亚示威者被巴黎警方杀害。

爱丽舍宫指出,马克龙是第五共和国首位亲自前往纪念活动现场的总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 马克龙在塞纳河畔伯宗(Bezons)桥附近敬献花圈。之所以选择在这座桥附近举行纪念活动,是因为惨案当晚,一些阿尔及利亚示威者从巴黎郊区楠泰尔(Nanterre)贫民区通过伯宗桥进入巴黎。(电视直播截图)

▲ 马克龙在河边默哀一分钟。(电视直播截图)

▲ 人们将鲜花扔进塞纳河,以纪念遇难者。(电视直播截图)

马克龙当天没有发表讲话,而是在一份公报中承认,1961年巴黎惨案是“在(时任巴黎警察局长)帕蓬(Maurice Papon)领导下,对共和国犯下的不可饶恕的罪行”。

镇压是残酷、暴力、血腥的。近12000名阿尔及利亚人被捕,并被转移到皮埃尔-德-顾拜旦体育场、体育宫及其他等地。除了众多受伤者,还有数十人被打死,尸体被扔进塞纳河。许多家庭从未找到他们亲人的遗体,这些人在那天晚上就消失了。共和国总统向所有遇难者表示哀悼。

011961年巴黎惨案发生背景

1961年,阿尔及利亚战争渐入尾声,巴黎及周边地区的阿尔及利亚移民达15万人,全法范围达到30万人规模,其中大部分人倾向于支持阿尔及利亚独立。

阿尔及利亚战争是1954年至1962年期间阿尔及利亚争取独立的武装力量与法国之间的战争,最终法国同意阿尔及利亚独立。美国政府支持法国维持他们的殖民地。埃及和苏联支持阿尔及利亚独立。最终阿尔及利亚独立战争以阿拉伯人胜利而告终。1977年出生的马克龙是首位在阿尔及利亚战争结束后出生的法国总统。

深陷在阿尔及利亚战争泥潭中的法国本土也受到了影响。

1957年后,趋于激进的阿尔及利亚主要反抗力量“全国解放阵线”(FLN)着手在法国本土开辟“第二条战线”,以牵制法国军警,减轻阿尔及利亚国内的压力。

1961年起,“全国解放阵线”针对法国警察的袭击活动骤然增加,仅前十个月就有22名警察遇害、76名警察受伤,这在警察群体中激起了极大的不安全感和复仇心。

在此背景下,1961年10月5日,由帕蓬领导的巴黎警察局宣布,针对“阿尔及利亚裔穆斯林法国人”(Français musulmans d’Algérie)实施宵禁令,要求后者“节制”外出,尤其是晚八点半到晨五点半之间;阿尔及利亚社区的酒馆必须晚七点关门歇业。同时,针对反抗者三五成群的特点,宵禁令还要求不得集体外出。

021961年10月17日发生了什么?

为抗议巴黎警察局的宵禁令,“全国解放阵线”法国支部于10月17日晚间发动大规模“抵制种族主义宵禁令”的和平示威,参与者被禁止携带任何武器。

17日傍晚,约有两万名阿尔及利亚人向巴黎市中心聚集。但游行队伍很快遭到警方严厉镇压(有谣言称示威造成警察死伤)。

▲ 17日游行示威现场。(法新社资料图)

最终,这场“和平示威”导致至少12000名阿尔及利亚人被捕,120人死亡。一些人在游行途中或强制收容所被殴打致死,一些人落水/被扔到塞纳河里淹死,还有一些人被枪杀。

▲ 被逮捕的示威者。(法新社资料图)

示威第二天,1961年10月18日,巴黎警察局在一份通报中称,在17日晚的游行中,“阿尔及利亚示威者之间发生冲突,导致三人死亡”。

▲ 18日法国报纸上刊登:根据巴黎警察局,18日晚的冲突导致2名阿尔及利亚人死亡。(INA资料影像截图)

与此同时,警方和检方都刻意把调查重点转移到阿尔及利亚独立组织的内部斗争上,而对巴黎警方对示威者的暴力镇压避而不谈。

另外,巴黎重启和“阿尔及利亚共和国临时政府”(GPRA)的独立谈判,出于各自利益,双方均对10月17日巴黎惨案讳莫如深。

▲ 示威结束后,巴黎市民“围观”现场留下的示威者衣服。(法新社资料图)

03法国官方半个世纪保持沉默

直到上世纪80年代,一些生活在法国的阿尔及利亚移民后代才开始重谈1961年巴黎惨案的真相。

而法国历史学家艾诺迪(Jean-Luc Einaudi)于1991年出版的《巴黎战役,1961年10月17日》一书才首次唤醒法国主流社会对1961年巴黎惨案的讨论:艾诺迪在书中首次对官方口径及死亡3人的说法提出质疑,按照他的统计,至少有两百多人在1961年巴黎惨案中死亡。

法国官方的态度则更耐人寻味。1961年巴黎惨案发生时的时任总统戴高乐对此事不置一词,之后的历任法国总统也始终保持缄默。

在艾诺迪《巴黎战役》一书出版10年后,2001年10月17日,时任巴黎市长、社会党人德拉诺埃(Bertrand Delanoë)在惨案发生40周年之际,在事发地之一圣米歇尔大桥上为纪念铜牌揭幕,纪念牌上写道:“纪念在1961年10月17日和平示威中遭到血腥镇压的阿尔及利亚遇难者。”

▲ 圣米歇尔大桥上的纪念铜牌。

尽管没有政府成员出席当天的纪念活动,但德拉诺埃此举无疑是开启了官方“正名”的第一步。

11年后,2012年10月17日,时任法国总统奥朗德在一份官方公报中宣布:“1961年10月17日,一些争取独立权利的阿尔及利亚人在血腥镇压中被打死……(法兰西)共和国明确地承认这些事实。悲剧发生51周年之际,我对受害者之纪念表达敬意。”

▲ 2012年,时任法国总统奥朗德在一份公报中承认了1961巴黎惨案。

04法阿外交冲突升级

近期法阿外交冲突不断升级,因此,马克龙参加1961巴黎惨案60周年纪念活动,受到极大关注。

01

法国收紧签证发放引阿尔及利亚不满

9月28日,法国政府发言人阿塔尔(Gabriel Attal)宣布,法国决定收紧对阿尔及利亚、摩洛哥和突尼斯国籍公民的签证发放,因为这些国家拒绝为法国遣返的移民发放领事通行证。

▲ 阿塔尔在Europe1电台上表示:“这是一个严厉的、史无前例的,但是必要的决定,因为这些国家拒绝收回法国不想要的、不能留在法国的国民。”(法新社图)

法国政府做出这一决定后,阿尔及利亚方面召见法国驻阿尔及利亚大使,对巴黎这一“影响阿尔及利亚公民前往法国的流通性”决定表示“正式抗议”。

阿尔及利亚总统要求法国对阿予以“充分尊重”。

02

马克龙讲话火上浇油

10月2日,法国《世界报》发表文章曝料马克龙与阿基战士(harkis,前法国殖民军在阿尔及利亚当地雇用的保安队官兵)后代谈话内容,引发轩然大波。

报道称,马克龙表示,阿尔及利亚自1962年独立之后,“政军体系”始终在“靠对法国的声讨”过日子。法国总统认为,“官方历史被完全篡改”,“并非基于事实,而是建立在对法国的仇恨的基础上”。不仅如此,马克龙还对被法国殖民前“阿尔及利亚国”是否存在提出质疑。

▲ 《世界报》关于马克龙与阿基战士后代谈话的报道截图。

马克龙的这一言论让阿尔及利亚震怒。

03

阿尔及利亚召回大使、禁止法军机飞越其领空

10月2日,阿尔及利亚召回驻法国大使,阿总统府在一份声明说,因法国总统马克龙发表对阿不当言论,阿方完全不能接受,决定召回驻法大使磋商相关问题。

3日,阿尔及利亚政府宣布禁止法国军用飞机飞越其领空。

▲ 10日,阿尔及利亚总统特本表示,阿尔及利亚已经不是法国的殖民地,并强调,在法国没有对阿尔及利亚表现出充分尊重前,阿驻法大使不会返回巴黎。(法新社图)

此外,特本还指责法国内政部在遣返人数上“撒谎”:“穆萨·达尔马宁撒了一个弥天大谎……从未有7000名(要被遣返的阿尔及利亚人)。法国一直和我们说的是94个人,其中21人被接受,16人被拒绝。”

▲ 穆萨是法国内政部长达尔马宁的第二个名字,来自其外祖父阿尔及利亚人 Moussa Ouakid。(推特图)

不过,法国内政部随后澄清说,自今年1月以来,内政部的确对7730名在法阿尔及利亚公民发出强制离境通知,阿方提到的94人只是“极端化、极其危险、需要被优先遣返”的群体。

(欧洲时报/ 原野、凯文 编译报道)

编辑:小米粥

每日疫情图

面对疫情

做好防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