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四川“惊天悍匪”覆灭记:与千名军警枪战3天,用2千斤汽油才烧死

subtitle
Talk历史 2021-10-17 01:13

1988年11月27日,四川省一名农民在巡视自己的田地时,发现家里的麦秆堆上有两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年轻人,想到村子里最近盛传的“偷鸡贼”的传闻,这名农民立马就警惕了起来, 赶紧跑去跟村长报告说自己可能发现了“偷鸡贼”的踪迹。

不久后,村长带着民警将这两名可疑男子送到了乡政府治安办公室,因为这两名男子表现得并无异常,所以治安办公室里面的民警也没有过多防备,以为他们只是普通的小偷小摸而已。

然而,当民警打算搜查青年们提着的背包时,却被对方拒绝了,这一表现当即引起了民警的警惕。

在拉扯之中,背包的拉链突然被扯开,民警第一眼所看到的,竟是一套武警的制服,和一支黝黑的枪管······

这两名被农民当成“偷鸡贼”的青年,正是后来被称为“惊天悍匪”的邵江彬与耿学杰。

为了抓捕他们,竟整整出动了上千名军警,其中包括侦察连、防化连、喷火连,甚至还动用了20枚火箭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白岩沟剿匪

然而这两名悍匪却十分彪悍,竟和上千名军警枪战了三天两夜,为了消灭他们,有关部门动用了近2000斤汽油才将其烧死。

那么,这两名悍匪到底犯下了什么罪行?有多大的能耐?以至于会出动如此之大的阵仗呢?

关于“惊天悍匪”邵江彬与耿学杰,还要从湖北省襄樊市(2010年改名为襄阳市)的一个劳改农场说起。

代理排长之死

新中国成立后,因为抓捕了大量的国民党特务和反动分子,我国监狱人满为患,为了缓解监狱压力,再加上不能让这些特务和反动分子坐吃闲饭,政府决定在郊区划一块地,将一批犯人迁徙过去开垦荒滩,通过劳动的方式,把这些人改造为自食其力的新人,这也就是我国劳改农场的由来。

上世纪80年代,湖北省襄樊市的襄北劳改农场5分场,主要由襄樊市左驿镇武警第四支队负责执勤。在这支队伍里面,有两个叫做邵江彬、耿学杰的害群之马。

武警(非邵江彬与耿学杰)

邵江彬是河南省人,自小就不学好,经常惹是生非,长大后还因为犯强奸罪被判了三年劳改。当时我国兵役制度尚不完善,邵江彬的家人想方设法将他送到了武警部队里。

不得不说,邵江彬的军事素质的确过硬,枪法极佳,完全可以称得上是百发百中,有一次武警总队组织了一次射击比赛,他在众多神枪手中得到了第二名。

不过,军事素养高并不代表邵江彬就是一个好兵。

在部队里面,邵江彬经常拉帮结派、惹是生非,没事时就和别人打架斗殴。也正因此,邵江彬经常受到部队领导的批评,更没有升迁的机会,这让他对部队领导,尤其是代理排长十分不满,觉得代理排长处处给他“小鞋”穿。

武警战士

耿学杰也是河南省人,出身于一个农村家庭,他在部队期间倒是没有什么劣迹,就是对被代理排长分配到炊事班养猪一事感到不满,觉得排长这是在故意刁难自己,耿学杰觉得因为自己没给代理排长“送礼”,他才“故意安排”自己去养猪。

一来二去之下,这两个对代理排长不满的害群之马就成为了铁哥们,经常偷偷的在一起喝酒,并一起咒骂代理排长江波。

1988年11月的一个晚上,邵江彬和耿学杰在喝酒时一致认为当兵没什么意思,还不如出去搞一番“事业”,不过在搞事业之前,必须“把姓江的干掉”。两人一边喝酒一边拟定了一份犯罪计划,约定“报完仇”之后,就躲到偏远山区里面当“山大王”去。

1988年11月8日凌晨时分,邵江彬和耿学杰来到了江波的门前,为首的邵江彬一脚将门踹开,然后用手里面的牛耳尖刀将年仅20岁的代理排长杀死,从其衣服里面找出部队兵器室的钥匙后,和耿学杰一起悄悄地退了出来,跑入兵器室偷走了两支折叠式冲锋枪以及1147发子弹,骑着自行车大摇大摆地离开了劳改农场。

被偷走的枪支弹药

在路上,两人拦住了一辆卡车,说他们要去追捕逃犯,需要搭车去火车站,卡车司机也没多想,让他们上了车。就这样,邵江彬和耿学杰稳稳当当的抵达了火车站,然后坐上了前往河南的列车。

直到第二天早晨8点,劳改农场方面才发现了江波的尸体,经过排查后,发现了邵江彬和耿学杰失踪以及兵器库失窃的事情。

惊慌失措之下,农场赶紧向上级机关进行报告,而上级武警机关又要跟地方上进行协调,就这样一来二去之下,直到中午时分才派出追捕队伍,可惜此时已经晚了,邵江彬和耿学杰已经在河南许昌下车了。

上世纪的火车站

亡命天涯

到了河南后,邵江彬和耿学杰故技重施,以“追捕逃犯”为由骗搭了一辆去陕西的货车。虽然湖北警方已经通知了河南警方,然而河南警方将排查重点放在了汽车站和火车站,对当时比较少见的货运车辆没怎么拦截,就这样,他们俩一路畅通无阻的抵达了陕西省。

因为担心追兵,邵江彬和耿学杰从陕西下车后,就将武警制服脱了下来,换上了一身普通老百姓的衣服,准备往四川方向逃窜。然而他们俩没想到的是,没有了武警这层身份的伪装,南来北往的各种车辆没有一个愿意搭载他们的了。

对于邵江彬和耿学杰这两个穷凶极恶的犯人而言,搭不了车并不是什么值得头疼的问题,既然搭不了车,抢不就完了。

80年代末的摩托车

当天晚上邵江彬和耿学杰就埋伏在了路边,当一辆摩托车经过时,迅速对司机扫射,将对方枪杀后,夺了摩托车和司机的1000多元现金便逃之夭夭了。

就这样,靠着抢来的车,两个人一路抵达了四川省南充市,因为抢来的1000多块钱被他们消耗光了,所以他们又持枪冲进了一间烟酒商店里,逼着老板将店里的钱交了出来。

商店老板被两个丧心病狂之徒活活勒死后,他们带着钱继续逃窜,一直跑到了乐山市,因为摩托车没油了,附近又没有加油站,两人遂选择弃车步行逃亡。

在逃跑的这段时间里,邵江彬和耿学杰一直没敢住店,就怕暴露自己的身份,因此他们只能选择在乡野之间露宿,一来二去之下,两人整个人都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看起来人不人鬼不鬼的,十分可疑。

“偷鸡贼”

麦秆堆

1988年11月27日早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四川省自贡市荣县来牟乡皂角村的一名农民,像往常一样去自己田间巡逻,免得农作物被人家给破坏了。

当这名农民走到自家打的麦子堆起来的麦秆堆附近时,发现麦秆堆上竟然躺着两个看起来十分可疑的年轻人。

这段时间里,附近村子多有传闻,说不知道从哪里出现了俩偷鸡贼,很多农户家里养的鸡都被偷了。农民心想:这两名年轻人蓬头垢面、胡子拉碴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八成就是偷鸡贼。

因为农民自觉不是这两人的对手,也没惊动他们,悄咪咪地退了出去,然后找到村长但学清,说自己发现了俩可疑人员,很可能就是偷鸡贼。

民兵

不久前但学清接到通知,说有两名持枪悍匪可能已经流窜到了本地,要求他加强警戒,因此他没敢大意,叫上几名民兵就往现场赶去。此时村民们大都已经起来了,当他们听说可能发现偷鸡贼了后,兴致冲冲地跟着村长一起去“抓贼”。

这么多人乌泱乌泱的赶来,让因为劳累随便找了个麦秆堆就睡了的邵江彬和耿学杰惊醒了过来。但此时想逃跑也晚了,民兵们的枪已经指着他们的脑袋了。

但学清见到邵、耿二人的模样后,立马觉得他们很可疑,但没往悍匪身上想,便问他们哪来的。

邵江彬答话说自己是附近乡镇的,他这一张口就暴露了,但学清一听就知道他不是本地人,于是便带着民兵和村民们将他们俩强行扭送到了乡政府。

80年代的警察

在乡政府治安室里面,负责审讯邵江彬和耿学杰的是住乡民警、乡治安员、乡武装部长还有村长。因为他们只是将面前这两个人当成了偷鸡贼,所以也没做什么戒备,只是问他们哪来的,干什么来了。

经历了刚才的失误,邵江彬和耿学杰学精了,说他们是安徽人,是来本地收购药材的,路上把钱花的差不多了,没钱住店,只能随便找了一个草堆躺下了。

但村长见状立即质问他们,你们刚才为什么说是附近村子的?

他们两人支支吾吾的答不出来,这一表现无疑十分可疑,因此民警准备检查他们俩提着的包,邵、耿二人见状顿时如受惊的兔子一般将包藏到了身后,说里面都是收来的草药,没有什么检查的必要。

80年代的警察

两人的举动恰恰说明他们心里有鬼,一名警察迅速去抢耿学杰手里的黑包,在拉扯之下提包被拉开了,一套武警制服就这么漏了出来,顺着制服往下看去,里面除了一些食物之外,竟还有一支黑色的枪管。

耿学杰自知暴露, 迅速弯腰将枪拿了出来,邵江彬也施展拳脚将周围愣住了的人打翻在地,和耿学杰配合得很是默契。

在耿学杰瞄准但村长准备扣动扳机的同时,乡治安员迅速扑了上来抢夺他的枪支,子弹只是打在了但村长的胳膊上,然后飞向了窗户。

很不幸的是,当时窗户是开着的,本地一个盐厂的厂长正在窗外路过,被子弹击中脑袋当场毙命,后续的子弹也打伤了两名在窗外看热闹的村民。

上世纪的警察

与此同时,邵江彬也从包里拿出了一把刀,并疯狂的挥舞起来,住乡民警和武装部长虽然受了重伤,但仍然和他展开了拼死搏斗,让邵江彬没法拿出另一支枪来害人。

但村长虽然胳膊受伤,但他完全不在乎,和乡治安员欺身上前,继续抢夺耿学杰手里的枪支。耿学杰气急之下再次扣动扳机,将枪里剩下的20多发子弹全部打了出去。

幸运的是,耿学杰的枪法实在是稀烂无比,这20多发子弹没打到一个人。乡治安员趁此机会一拳打在耿学杰的身上,然后抬起膝盖将他踢翻在地,一把把空枪夺了过来,之后拉着但村长冲出房门。

房间里剩下的几名民警见状也冲了出来,准备将两名悍匪堵在房门里面。然而,被抢走枪支后邵江彬和耿学杰明显被激怒了,邵江彬拿着枪,耿学杰拿着刀提着有子弹的背包杀了出来,然后飞快的跑出了乡政府大门,拿着空枪又身受重伤的民警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跑远了。

80年代警察

邵江彬和耿学杰逃出来后拦住了一辆民用车,朝天上放了三枪,威胁司机带着他们跑路。结果车刚启动,一个叫做赵林元的乡干部就跑了过来,他不知道刚才的情况,想问司机发生什么事了,结果刚开口就被邵江彬打死了。

车往前开了十多里地之后,因为熄火停了下来。司机赶紧翻身下车去修车,正巧这附近有个认识他的人,见车坏了后想上来帮忙,结果也被邵江彬杀害了。

眼见司机修起来似乎没完没了,害怕追兵的两名悍匪用枪托将司机打翻在地,然后下车拦住了一辆“野马越野车”,让司机开着车带着他们来到了井研县高凤乡。

困兽犹斗

此时,高凤乡的乡长已经收到了拦截请求,带着民兵们拦住了悍匪们的去路,问题是这些民兵来得太急,没准备武器,十几个人手里只有一支冲锋枪,剩下人拿的要么是老式的38式步枪,要么是木棍,还有民兵拿着扁担就出来作战了,很明显,他们并不是邵江彬的对手。

上世纪的民兵

更要命的是,当时附近还有一群赶集的人民群众,他们也受到了波及,被拿着冲锋枪的邵江彬打伤了7个,有个小孩的手指头都被打断了一根,群众们因此吓得四散而逃,两名悍匪趁着这个机会命令司机加大油门逃跑了。

邵江彬二人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附近的军警收到消息后迅速赶了过来,眼见自己要被包围了,邵江彬和耿学杰立即下车让司机继续往前开,他们俩则钻到了白岩沟里面躲藏了起来。

白岩沟是一处约两公里长的山沟,里面散落着各种各样的奇岩怪石,其间还有一条小河,此地地形复杂,易守难攻。

当乐山市政法领导小组组长得知两名悍匪躲到白岩沟的消息后,决定亲自担任总指挥,带领军警搜索前进,同时,他还下达了 “若发现目标,就地击毙”命令。

交火现场

当武警、公安干警、民兵来到白岩沟准备搜山时,不知躲藏在何处的邵江彬迅速开枪,为部队担任向导的民兵连长李学荣因此当场牺牲。

因为部队失去了向导,领导只能将军警撒出去四面搜索匪徒的踪迹,如此一来就给邵江彬留下了机会。

他和耿学杰利用这一时间找了一个易守难攻的山洞躲藏了起来,每当有人前来探查,就会被邵江彬持枪击杀。就这样,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面,邵江彬残忍的枪杀了一名武警、两名民警、一名民兵和一名刑警。

这些同志的牺牲,也让警方确认了邵江彬二人隐藏的位置,并将之团团包围了起来。

两名悍匪躲藏的山洞地形复杂,武警战士进攻了几次都以失败告终。指挥部为此专门从后方调来了几十箱的手榴弹,将它们全部扔了进去。

白岩沟剿匪

按理来说,这么大的量应该把他们全部炸死了,因此指挥部决定派一名警犬员和三名村干部下去找尸体,结果他们四个刚一下洞,迎面就是一梭子子弹,高凤乡计划生育专干左建军当场牺牲,剩下三人也都不同程度受伤,那条警犬也牺牲了。

眼见悍匪如此猖獗,指挥部因此决定将驻扎在乐山的解放军第13军149师一部主力调过来。这支部队曾经参加过对越反击战,作战经验丰富。

部队赶来后,初步决定用火箭弹消灭他们。侦察连的战士首先绘制地形图,确认火箭筒发射的位置。然后用69式40火箭筒对着山洞放了20发火箭弹。

40火箭筒手

40火箭筒用来对付简易工事的确十分有效,但火箭弹是不能拐弯的,对弯弯曲曲的坑道完全没用,这20发火箭弹发出后,洞口都被烧黑了。然而当武警战士们拿着手电筒准备下去时,里面又传来了枪声,手电筒都被打坏了,武警战士当即退了出来。

在这之后,战士们又动用了毒气弹、82无坐力炮、喷火器等武器发起了进攻,结果均告失败。

每当山洞外面这边使用完新的武器后,山洞里总会陷入死寂之中。然而当武警准备下去时,又会遭到攻击,不由得让当时参与剿匪的官兵很是懊恼。

放火烧山

上世纪80年代的我国,在娱乐活动这方面比较贫乏,白岩沟这边这么大的动静,很快就惊动了当地的人民群众,当得知是在“逮人”后,附近的村民们都急急忙忙的赶来看热闹,一会儿功夫白岩沟里就聚集了上万名人民群众,一些头脑灵活的人甚至直接支起了锅,靠卖饭赚钱,这就留下了安全隐患。

白岩沟剿匪中看热闹的人民群众

邵江彬也许是自知必死无疑,突然间开始对着洞外不断扫射,当场打死了一名围观群众,三名群众也因此身受重伤。直到此时,群众们才如梦方醒般地退到数公里外的安全线后面 。

虽然悍匪只有一把自动步枪,但是山洞外的上千名军警愣是拿他们没办法,还让人民群众受了伤,这让指挥部的领导同志十分光火。为了彻底解决这两个玩地道战的悍匪,他们总共想出了四个作战方案:水淹、烟熏、爆破以及火攻。

现场指挥

经过对当地群众走访调查后,警方排除了前三个选项。悍匪们躲藏的山洞里面四通八达,水淹没用,烟熏基于同样的理由也被排除了,而且之前的毒气攻势也证明了这一点。

至于爆破,该山洞的底部十分的坚硬,就算专业矿工挖也得挖一两个月才能挖出来缺口,无法安装炸药。

剩下的就是火攻了,指挥部领导决定,用油泵通过输油管将汽油、柴油灌到洞里面去,然后放火把里面的歹徒烧死。

1988年11月28日的晚上,当地农民连夜扛上来了近2000斤的汽油,本地的矿山也送来了罐子。

29日天刚亮,侦察兵们就将装满了汽油的瓶子往山洞里面扔,输油管也迅速架起,将剩下的汽油全部灌到了山洞里面,只听得指挥部一声令下,“轰”的一声,山洞里面迅速燃烧起了大火,烧到后来现场的石头都烧崩了。

白岩沟剿匪现场

当军警们从已经坍塌的洞口爬进去时,发现了两具紧紧抱在一起的尸体,尸体的旁边就摆放着他们的枪支,枪上的木质部分已经烧成碳状了。邵江彬和耿学杰这两个犯下了滔天大罪的悍匪,就这么被熊熊大火活活烧死了。

这一场围剿战斗持续了整整60个小时,长达三天两夜,参与战斗的公安民警、武警、解放军民兵等各类参战人员共计1516人,共出动了120辆各类车辆,消耗了17000发子弹,334枚手榴弹,20枚火箭弹,9枚毒气弹和13枚催泪弹。

在这次战斗中,共计8人牺牲(包含1名围观群众),9人受伤(包含3名围观群众)。

算上之前两名悍匪造成的伤亡,邵江彬和耿学杰两人总共打死打伤了30余人。好在,如此作恶多端的两名悍匪,最终还是被消灭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4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