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汉江阻击,彭总哽咽:告诉梁大牙,活着的人必须一个不剩回来

subtitle
一浅旧人 2021-10-16 19:21

1951年1月25日,入朝后连打了三个高烈度战役而没有得到任何补充的志愿军第13兵团(在此之前,第13兵团部已奉命改组为志愿军总部,但习惯上仍将首批入朝的第38、39、40、42、50、66六个军称为第13兵团各部),迎来了参战以来最大的考验:美联军总司令李奇微不待志愿军完成休整,立即集中优势兵力发起“霹雳行动”大举北进,企图收复第三次战役中丢失的汉城等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要知道,之前的几次战役,志愿军虽然也曾经和联军硬碰硬,但基本是处于进攻态势,这一回却正好反过来。且联军来势汹汹,总兵力包括五个军(美军三个军、韩军两个军团)、三个旅、一个空降团,及全部炮兵、坦克和航空兵力量,计23.6万余人。而第13兵团兵力严重减损、将士异常疲劳、后勤供应紧张,许多部队甚至还未补充粮弹。

就连第二次战役中曾创造轻步兵行军与坚守两大纪录的“万岁军”第38军,也已由入朝时的4.7万人下降至3.4万人。更为危险的是,部队对敌人的疯狂反扑没有思想准备,以如此状态投入即将到来的恶战,即便是久经沙场的彭德怀也是心中没底。

(一)

严令:不得后撤一步

经过一番紧张的谋划,志愿军迅速对联军的进攻做出应对:由副司令韩先楚率第38、50两军在西线汉江南岸全力阻击敌军,将敌注意吸引至西线,副司令邓华则趁机以第13兵团主力在东线横城对敌实施侧击。

命令传来,第38军军长梁兴初、政委刘西元立即对各师、团军政主官进行了动员部署。他们不知道的是,这支刚获得“万岁军”称号的王牌部队,就将迎来一场无比惨烈的战事。

1月28日,阻击开始。第38军直面美骑1师和第3师的进攻,第112师第336团5连最先接敌。连长徐恒禄是一位久经沙场的老兵,他把全连布置在公路两侧的灌木丛里,严令不准暴露目标,以防敌火力杀伤。等敌人接近到只有不足50米的距离时,他才下令开火。

美军猝不及防,瞬间陷入了混乱。

好不容易摸清了志愿军的火力,突然间天空降下五六十颗手榴弹。手榴弹爆炸刚过,十几名端着刺刀的志愿军官兵吼叫着冲出灌木丛,美军惶恐不已,丢下伤员撒腿就跑。

5连初战告捷,“万岁军”士气大振。但接下来的战斗,却变为了一场血与火的炼狱。吃了亏的美军立即动用百余门大炮外加30余辆坦克猛烈轰击志愿军阵地,紧接着8架飞机呼啸而至,将大量炸弹倾卸下来。一时间黑烟蔽日、烈焰滔天,一些躲在工事里的志愿军官兵甚至被爆炸震得耳鼻流血。

5连在敌人的猛烈轰击下,与敌反复争夺前沿阵地,仅仅一个上午就从100余人减员至28人。但是,剩下的官兵没有一人退缩。

六班长王文兴的腿断了,连长要背他下阵地,他却推开连长,拿起两颗手榴弹,回头对徐恒禄说:“连长,我今天还没够本儿,你就让我杀个痛快吧!”说罢便顺着山坡滚到美军中间,拉响了怀里的手榴弹……

徐恒禄两眼发红,拿起驳壳枪喊道:“为六班长报仇!”20余名官兵如猛虎出笼般冲下山来,与美军拼杀在一起。最后,5连以集体牺牲的代价,最终坚守到了上级规定的时间。

(二)危局:就剩自己了

在第336团的右翼,第334团的局势同样危急。各营的工事几乎全部被敌空、炮火力摧毁,人员伤亡、弹药消耗十分严重。

9连三排副排长王青春身负重伤,主动要求留下来掩护战友撤退。他打光了所有的子弹后,将机枪等武器拆坏。美军冲了上来,他安然地躺在地上,合上了双眼。当美军发现原来阻击他们的只有区区一人时,恼羞成怒的这帮家伙竟不顾国际公法,对着王青春头部开了枪。

第337团的阵地上,同样到处都是火。3连指导员白广兴接到撤退的命令,带战士们转移阵地。这时,肠子已经流出体外的班长姜世福说:“指导员,你们快撤,我来掩护。”白广兴拉住姜世福,要带他走时,姜世福笑着说:“我都这样了,就别拖累大伙了。指导员,我只有一个要求,您回去一定要告诉营长和教导员,姜世福没给3连丢人!”

美军踏上了3连的阵地,发现姜世福一人坐在那里。就在美军奇怪这个人为什么这么淡定时,只听一阵“滋啦滋啦”的声音响起——姜世福拉响了屁股底下的炸药包……

当第38、50军的将士们用血肉之躯阻挡敌人前进时,志愿军在东线发起的横城反击战大获成功,重创韩军。但在随后的砥平里之战中,志愿军却遭挫折,未能彻底扭转战役局势。没办法,彭德怀只得下令志愿军全线后撤,并在撤退中层层阻击、稳步转移,力争以不断的阻滞作战最大限度杀伤敌人。

鉴于第50军在前期阻击中损失惨重,志愿军总部给第38军下达了指示:独自坚守汉江南岸,待第50军转移后便逐步退过汉江。也就是说,接下来的战斗中,已经大伤元气的第38军不但要独自面对西线联军的20余万人马,还要掩护第50军向北转移,然后自己再走!

军部里,几位军首长不免发牢骚。

“就剩咱一个军,这不是拿肉喂狼吗?”

“敌人搞火海战术,阵地全都炸平了,还怎么守?”

“不给补充就算了,也不能把侧翼友军(指第50军)撤走啊!”

军长梁兴初铁青着脸,他知道,第38军现在的境况远比大家说的要严峻得多。除去伤亡和粮弹消耗,美24师的一个先遣队居然学着志愿军的打法,在夜间悄悄迂回到了第113师的侧后。所幸第338团及时封闭了防线缺口,要不就麻烦了。

“我们是军人,执行命令是天职。正因为我们是万岁军,总部才让我们来断后。我们打过那么多硬仗、恶仗,难道这次就怕了?”梁兴初大吼一声,总算停止了争论。他和政委刘西元、副军长江拥辉迅速调整部署。眼下最关键的是580高地,这是交通要冲,必须要守住。坚守这里的任务,交给了范天恩的第335团。

(三)壮烈:血染汉江

接下来的8天,第335团在联军的“火海攻势”下顶住了美军的轮番猛攻,阵地岿然不动。说来也巧,自打范天恩率部入朝,什么难打的仗都让他碰上了:飞虎山、松骨峰,没有一次不是第335团打头阵。在漫天的炮击与轰炸下,阵地得而复失、失而复得;白天丢了,晚上再反击回来。弹药没了,就组织官兵去敌人尸体上搜集。一次,一发炮弹直接命中了团指挥所,把范天恩和政委赵霄云埋在了土里。

梁兴初感到580高地局势危急,亲自前往查看。他说道:“带我看看预备队!”只见全团的预备队,居然是100多名自发组织起来的伤员。

梁兴初双眼不由得一阵发酸,但伤员们却说:“军长,咱早就准备光荣了,没什么可怕的。只是老美的坦克实在太难啃了,给我几个反坦克手雷吧!”

1营长刘保平,是全军闻名的战斗英雄。他率全营守卫的阵地不过四五百平方米,却遭到美军三个炮群的密集轰击。70多架飞机轮番轰炸,40多辆坦克围住他们成圈开炮。在连续打退美军7次冲击后,刘保平已经六处负伤、浑身是血。他架起一挺机枪,坚持向敌人射击,直到鲜血流尽。教导员刘德胜把幸存的人缩编成一个连继续战斗,阵地始终没有丢失。

第38军的战斗牵动着彭德怀的心,要知道,这支部队的最早渊源,可以追溯到老彭平江起义时的湘军独5师第1团。让第38军这么拼,他的心在流血啊!可是没办法,眼下形势局十分艰难,如果不能阻击住敌军的疯狂进攻,战局随时有崩溃的可能。

似乎是冥冥之中有天意。在横城和砥平里遭到连续打击后,联军到这时已经损耗严重。尤其是韩军在横城的溃退遗弃了大量物资与装备,这迫使李奇微不得不谨慎对待接下来的战局,放缓前进的步伐以进行补充。李奇微的犹豫,给了彭德怀天赐良机,他哽咽着说:

“告诉梁大牙,所有活着的人,必须给我一个不剩全部撤回来!”

2月16日晚,彭总的命令传达到了第38军那里。听闻任务完成,体力已到极限的范天恩一头晕倒在阵地上。

此时,汉江已经有了化冻迹象,这让梁兴初、刘西元十分焦急。大部队过江时,掩护撤退的重任交给了第338团和第341团的各一个营,由第113师副师长刘海清和第114师副师长宋文洪率领,务必坚持到全军撤过汉江。眼看汉江就要解冻,这两个营很有可能撤不回去来,为此他们烧掉了所有机密文件,准备在情况最坏时上山打游击。

2月18日,第38军最后一名战士抵达汉江北岸。就在这时,汉江解冻了!后来,当地百姓都说,志愿军拯救他们于危难之中,积了福积了德。所以南进时,多年不冻的汉江封冻了;北撤时,一过江就化冻了。

梁兴初、刘西元经过汉江时,想起过去的23个日日夜夜中,有多少好战友把生命永远留在了汉江南岸。面对已被鲜血染红的江水,不由得掩面痛哭。

惊天地泣鬼神的汉江南岸阻击战落幕了,第38军在孤军奋战、全无支援的情况下,钳制了美联军主要进攻集团,有力地配合了东线志愿军主力反突击的胜利,歼敌10176人,完成了艰巨的任务。但是,胜利不是无代价的,第38军共牺牲3359人,负伤8279人,百战精锐折损过半。然而直到奉命撤离的最后一刻,他们依然牢牢守住了阻击阵地,没有后退半步。第38军展现了伟大志愿军的意志与力量,他们无愧于“万岁军”之称!多年过后,人们再次回忆起汉江的那场血战,没有人不为之泪目,因为它不仅记录着志愿军创造的战争奇迹,也记录着一个民族重新拾起了失落一个多世纪的尊严!

【深耕战争史,弘扬正能量,欢迎投稿,私信必复】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1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