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爷俩都是兵。

subtitle
军中三剑客 2021-10-16 17:19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copyright©三剑客

古话讲,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过去,在革命战争年代,全家参军的特别多。

甚至在一个连,一个营,几兄弟或父子一起上阵杀敌,冲锋陷阵,上演了一段段佳话。

和平时期,特别是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一个家庭,几代军人,或者全家兄弟几个相继参军入伍的也不少。

但是,近年来,随着时代的发展,能够同时在部队服役的父子兵却不多。

因此,无论在哪里,他们都是战友们关注的对象。

尽管在任何行业和领域里,子承父业都是一个正常的现象。

这里既有家庭氛围熏陶的因素,也有个人选择的考量。

其实,每一对父子兵的背后,都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两个普通的人。

他们并无不同。

唯一不一样的是,他们选择了同样的职业。

选择了一起保家卫国、牺牲奉献。

爷俩都在当兵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2018年9月入伍的第71集团军“钢铁劲旅”某连战士蒋博宇和他的父亲蒋其常就是一对。

蒋其常是原北部战区陆军某团高级技师,先后5次参加全军电子对抗装备维修技能比武,夺得2金1银2铜,5次荣立三等功。

他们家祖孙四代11人从军。

是一个典型的军人家庭。

前不久,蒋博宇给“兵王”父亲写了一封信,经媒体发布后,这父子兵的故事引发了网络关注。

而他们的故事,也都在这封不长的信里。

亲爱的父亲:

今天是重阳节,不能陪伴在您身边,儿子只能用书信来倾述思念与感恩。最近儿子忙于工作训练,荣获军人限定版“黑皮肤”,嘿嘿,我可没有偷懒!您最近过得怎么样?身体可好?

记得7月份跟您联系的时候,我正在新装备面前饱受挫折,您说道:“孩子,专业基础非常重要,必须下苦功夫。所谓功到自然成,只有厚积才能薄发……”听了您的话后,我充满力量,虽然与您相隔千里,但心一直在一起,您不断催我奋进。按照您说的,我从理论知识开始钻研,向无人机专业骨干虚心请教学习,完成多项高难度课目训练,巩固增强实战本领。首飞成功的那天,我第一时间给您报喜,屏幕前的您笑得合不拢嘴。

光阴似箭,这已经是我在部队的第四个年头了。听着军歌和起床号长大的我,从小就喜欢戴您的大檐帽,喜欢听您讲战斗英雄故事,我也梦想着长大后能像您一样穿上军装、手握钢枪,成为保家卫国的英雄。如今,我如愿穿上这身军装,走过您来时的路,才发现一切没那么简单。

“兵之初”的我就被现实狠狠泼了冷水,是您一直在鼓励我。汗水不会骗人,最终在新兵共同课目比武考核中我名列前茅,完成了从地方青年到合格军人的转变。

下连后,我通过层层选拔参加了驾驶员集训,从军队车辆管理制度、交通法规、汽车构造理论知识开始学习。每天满面油污、一身油渍,我意识到驾驶员不仅要有过硬的驾驶技术,还要懂修理、会排除故障、保养车辆等多项技能。我想到了您,天天与油机打交道,修理数百种型号的油机,突然明白了您这几十年荣誉的来之不易。

后来我主动报名参加单位的炊事员培训,整日面对锅碗瓢盆、柴米油盐,没过多久,心里就打起了退堂鼓。您跟我说:“岗岗都是战斗员,曾经我干过通信员、炊事员、报务员、仓库管理员,刚接触油机也是从零开始,不管在哪个岗位上,踏实肯干才是硬道理。”听了您的话,我一边刻苦向老班长取经,一边在实践中摸索。练习刀工的时候,手指常常被划伤;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最终的结业考试中,我摘得桂冠,自己的厨艺也得到了战友们的一致认可。

30年前,您穿上绿军装,用坚持与奉献创造属于您的辉煌。

而今,我披上迷彩绿,立志用初心与担当书写属于我的华章。如今您服役期满光荣退休了,而我选择留队接续奋斗,努力成为像您一样优秀的军人。儿子在战位上祝您万事如意、身体健康!

两年前,在媒体上,还有几对很火的父子兵。

父亲袁德华是火箭军某方队将军领队,儿子袁峰是火箭军某方队乘载员。

在国庆节当天,父子二人将同时驾驭大国长剑通过天安门广场,接受检阅。

2011年袁峰高中毕业参加高考,成绩达到一本重点分数线的他,没有选择大城市和热门专业,而是报考了火箭军工程大学自动控制专业,成了一名军校学员。

军校毕业后,袁峰主动要求到一线部队任职,在火箭军某新组建导弹旅担任发射连政治指导员。

接到任务选拔的通知后,袁峰第一时间报名参加,他觉得证明自己的机遇来了。执行国庆阅兵这样的光荣任务,正是他期待的加入这个先进集体的入连仪式。

而父亲也对袁峰也有着很高期望,他希望袁峰通过参加这次阅兵活动,能真正理解国庆阅兵的深刻内涵和重大意义,也能够明白穿上这身绿军装所肩负的使命和责任。

另一对父子兵是空军某部的机械师父亲靖永起和场站汽车连连长靖相军。

靖相军作为场站汽车连连长将与机械师父亲靖永起一同保障飞机受阅。

2009年前,正在读高三的靖相军在为备战高考做最后的冲刺,他的父亲靖永起正在参加新中国成立60周年国庆阅兵。

10年后,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父子二人同上阅兵场,一个在空中为飞机提供装备保障,一个在地面提供后勤保障。

虽不曾对儿子说些什么,但靖永起打心底里高兴,“这是属于军人的最大荣耀!”

无论是抢险救险,还是在任务中,人们总是期待能够看到其中的温暖故事或人性光辉。

从而引导我们的奋勇向前。

在和平时期,关于父子兵,最为知名的可能还是98抗洪抢险中的董万瑞和董三榕了。

封堵决口,决战在即。

董万瑞中将已在大堤上坐镇指挥五天五夜,他已被太阳晒得黑如木炭,脸上脱下了一层皮。

以从严治军著称的中将也有一颗慈父的心。

他的儿子董三榕少尉也在抗洪队伍中,是大名鼎鼎的“红色尖刀连”的排长,中将父亲还是在龙开河工地和陪同总政治部于永波主任看望“红色尖刀连”官兵时,先后两次看到又黑又瘦的少尉儿子。

第二次看见比自己高一头的儿子,将军只说了一句:“看看你的手,你还没有我黑。”董三榕不好意思地笑了。

其实,在连队里,他已经被战士们称为“酋长”,公认是全排最黑的人。

董万瑞不心疼儿子,却心疼自己的兵。他不止一次被身边战士冒着生命危险堵决口的英雄事迹感动得流下了热泪。他总是叫记者不要写他,多写写奋战在一线的官兵们,他说:“你要我讲官兵中有多少英雄,我说不清。但我可以告诉你,他们中每一个人都是英雄,都有一串催人泪下的故事……”

(部分图片和内容来源于网络,方宇航对此文有贡献,在此致谢)

对了,还有一个重要的事

星标置顶剑客 不见不散

这个二维码你可以长按

投稿/ 联系:jiankesan001@163.com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