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一个修行多年的老友和我瞎谈释迦牟尼、老子和孔子的时代秘密,说的我十分不解,这人卖弄玄虚,信他个鬼!

subtitle
老段世界观 2021-10-16 14:20

有位朋友修行了多年,常常言行怪异,胡说八道,

有一次我问他:同时在世的三大圣人老子,孔子和释迦牟尼。他们这么伟大同时在同一个时代,那是不是说这个时代是非常特殊和伟大的,到底这个年代发生了什么?是不是有什么特殊意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说:不如我们找哆啦A梦坐个时光机回去看看,你说的好像挺吸引的。

我笑了说:你可真逗,我问你这个问题其实是为了搞清楚是不是在人类历史上同时出现这样的三个人。是有一定的原因的。

他说:你有没有研究过孔子老子释迦摩尼。

我说:我常常都研究一下,身边有很多朋友对这三个人也非常感兴趣。

他说:那你应该知道这三个人,会不会希望别人关注他们自己。

我说:应该是吧,他们是三大教的教主啊。

他说:教主不过是后人给他们的封号。他们三个人最不想要的,就是别人对他们本人的关注。他们一辈子教人家的,也就是无我两个字。

所以又怎么可能会希望别人关注他们本人呢?他们更不希望后人过多地纠结他们所处的时代。他们只希望他们留下来的精神宝藏能够帮助后世的有缘人。

拿释迦牟尼来说。佛经一开始说的那个时间全部都叫做“尔时佛在....。

他根本都不倡导大家认定一个确切的时间点,他怎么不写某年某月某日下午2:30,释迦牟尼佛在古印度舍卫城菩提树下,开始讲课了。他绝对不说这种话。他的弟子记载他说话也都不把时间标注出来。就是希望大家不要纠结在时间点上。

你要知道,时间在这三位大师看来。都只不过是弹指一瞬的方便法。是个权且的东西。孔子说,逝者如斯夫!他把时间的概念用这一句话说清楚,时间是不断流逝的,没有一个绝对的点。

老子的时间观念更加是一个相对的概念,没有具体的时间点。

所以我们不需要去纠结去探寻那个时代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能够催生出他们三位。

因为探寻这样的问题,毫无意义。

一个时代有圣人出生是一种幸运。但其实所有的时代都是有圣人出身的。圣人行无为之事,有时候你不懂的不认识不知道而已,你看不见不等于他们不在啊。

而且,你要是明白圣人讲的道理,你就知道普天之下人人都是圣人。

我说:怎么可能人人都是圣人。

他说:这三位大师都这样认为。人人都有佛性,人人都可为君子。只不过我们被无明所障,不得而知。佛门说众生只是因上佛,佛菩萨是果上佛,不就是说这个道理吗?

你有没有听过孔子说的一句话叫三人行必有我师焉?他说的不是说要三个人走路才能有一个人当老师。他说的是一种世界观。你如果有一种平等的世界观,有一种谦虚无我的世界观。那么你看所有人都能够看到他们身上的闪光点,你看所有的事都能够得到启发。

《华严经》里面有个故事讲善财童子采药。文殊菩萨要善财童子去找药。善财童子一看满山草木无不都是药,无法下手,站在那里发呆,菩萨说你拿药来呀。善财童子说禀告菩萨,我眼里看到一切皆是药啊,我不知道要拿哪个药给你。

一切都可以是药,因为病是对峙的。你得感冒就吃感冒药,你得了抑郁快乐就是药。

大地干涸下雨就是药。洪灾泛滥疏导就是药,相思犯了爱人就是药;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有可能随时变成对治另一些事物的药。所以善财童子能够智慧地看到这一点,他无法单独拿出某一样东西告诉你这是药。

看人也是一样。人人都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所以人人都可以是老师。人人都有灵魂中闪光的一面,所以人人都可以是天使。

正因为这样的普遍平等性和相对性。所以大师们才不拘泥于时间。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学说,自己的精神食粮,是可以世世代代往下传送,不受所谓时间的限制。

说到这里又要讲到一个字:相。

这个字本是佛门中的字。佛在《金刚经》中说,“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教大家不要着相。其实执着一切有为法都是着相。

那么时间是相吗?

我说:照此说时间当然是相。

他说:对了,时间是最大的相,是欺骗我们,让我们认幻为真的罪魁祸首。

我常常听到一些朋友说,回忆让他非常痛苦,有很多情感纠葛他丢不下放不下,放在心里面,左思右想折磨自己。

还有些人对未来感到痛苦,很恐惧。看不到希望。

人都是这样,免不了被过去和未来夹在中间折腾。

我们总是活在一个时间框架里面,比如说20岁怎样?30岁怎样?50岁怎样?60岁怎样,从生到死有一个框架照着走。

极少有人抛开时间活着。有些抛开时间的人,到六七十岁还童言鹤发非常年轻甚至保持童心。

所以这三个大师在2000多年以前,他们早就解开了时间的奥妙,他们知道时间也不过是一种幻觉。

这话说出来有点像宗教鸡汤,为什么时间是幻觉呢?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因为抓不住他,你无法实实在在地拥有时间。

当你想抓住上一分钟。它已经变成了这一分钟,当你想抓住这一分钟。它已经变成了上一分钟。

实际上每一个人都像是被时间抛下的孤儿。

所以说过去未来当下,我们都是无法把握的。不但是时间无法把握,时间里面包含的一切事物,我们同样是无法实实在在把握的。

这个无法把握,并不是说我们什么都做不了,而是说我们什么都无法执着。

什么都不执着,是说什么都不争取吗?也不是,该争取的要争取,该做的要做,自然而然;只是记住,不执着。

我说:所以你告诉我这些,意思是说我不必要执着那个年代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情,没什么特别的事情,那只是个偶然是吗?

他说:是的,那个年代有没有特殊的事情发生,我们不得而知,我们也没必要去知道。

我们要搞清楚的是这三位大师希望我们能够记住他们的东西是什么,希望我们能够学习到他们的东西是什么,并不是要搞清楚他们当时的时代发生了什么。

沧海桑田,星河灿烂。人类的历史不停地在往前推进,但是对于圣人而言可能一眼万年,万年一眼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他们生在哪个时代生在什么地方,这都不是很重要的事。重要的是他们通过自己的智慧教导,给众生如何解脱痛苦烦恼如何走向生命的圆满。如果说他们还有关心的东西,那也就是这一点吧。

我曾经遇到过一位很有智慧的老人家。我在他面前学习了大概10年左右。每当我关注他的身体状况,健康和他本人的一些生活,他根本都不愿意搭话,因为他对关注自己毫无兴趣,但如果问解脱智慧之事,他不管多累都尽量长篇大论耐心教导你。

我想2500年前的那几位大圣人,无非也是如此,他们平凡而普通地生活,虽然他们的智慧照亮了2000多年的人间。

但是以他们无我的境界,是绝对不希望人家只关注到他们本人和关注他们的时代。而且他们领悟了空性本来,要不然,老子不会留下五千言就消失在人间,释迦牟尼也不会菩提树下得道后第一件事就是要入涅槃。

因为在他们眼里,时代都是一个暂时的匆匆过客。任何的兴旺都有衰败的一天,任何的特别都有消散的一天。以此看来,大千世界无非如此而已,没有什么时代是非常特别的。一切都是在轮回中,又或者说,一切不过是一刹那和一万年的转换。

我说:虽然你长篇大论告诉我这些,但是我还是有点听不懂。我依然忍不住想要去探寻为什么这个时代那么伟大。

他说:可能我还没有表述得很清楚,因为你太向往那种伟大,所以你忍不住,这不能怪你,可是你面临的情况是,你不可能知道当时的时代的真实情况,所以这是没有意义的一个问题。属于浪费大家的时间。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2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