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在日本做公务员的中国女孩说:公务员有铁饭碗,但没有特权

subtitle
叶克飞 2021-10-16 11:1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的朋友RORO老师(不是上面图片这位,哈哈),自我介绍是“一个兼职日语翻译和写作的蓝带毕业烘焙师”。她本名高璐璐,当过大学日语教师,兼职日语译者,翻译过日本直木奖作家朱川湊人的小说,日本新闻协会奖记者斋藤茂男的非虚构作品等。在日期间学习了法国蓝带学院神户分校的烘焙课程,目前一边挑战新手妈妈一边攻读人类学专业。

2016年4月到2017年4月,她在日本做过一年公务员,并将这段经历写成一本书——《我在日本做公务员》。当然,这并非准确意义上的公务员,因为RORO老师可没参加日本公务员考试,而是以地方特殊公务员身份进入日本兵库县厅的国际交流课,体验日本政府部门工作。

书名:《我在日本做公务员》

作者:RORO

出版社:北京时代华文书局

出品方:二厂

出版时间:2021年8月

定价:52元

之所以有这样的机会,是基于日本于1987年启动的JET项目。JET是Japan Exchange Teaching Programme的缩写,是日本地方自治体为推进地区的国际化聘请外国青年的项目,其参加者通过参与地区间的国际交流活动、在学校教授外语等工作,加强与地区间的各种形式的交流。这些参加者都会作为地方特殊公务员受雇于日本地方自治体,任期通常为1年。

一般来说,参加者都是通过外派与社会公募选拔而出。外派即通过中国外交部推荐参加招聘,多为各省市级对外办公室选派,也不乏各高校派遣的日语教师,社会招募即通过日本国驻华大使馆实施社会公开选拔。正如RORO老师所说,“一批又一批怀有促进两国友好之理想的青年在JET的道路上交接着”。

在这一年时间里,RORO老师体验了日本职场的独特规则,近距离感受日本公务员的工作状态。她还利用工作契机走访参观了日本多个学校、观察许多职场人士,体会到中日两国之间的文化异同。

这样的经历,立足于日常生活,可以摆脱“游客视角”,避免美化也避免偏见。

▣日本政府办公楼年纪都不小

抵达神户第一天,RORO就见识了即将呆上一年的办公室。兵库县厅(相当于我们的省政府)的楼龄已有40年,而且非常狭小拥挤。

书中写道:

“我身后还有一排用书柜隔开了的经济交流课,所以整个房间全员将近30人,因为时常有人出差有人开会有人去见客,聚齐的日子并不多。然而,好在不用经常聚齐,否则这个被几十年的资料塞满了各个书柜书架的狭小空间简直要缺氧了。雪上加霜的是陈旧的中央空调常常不给力,难怪夏天一到,大叔们都要在衬衫口袋里别一把折叠小扇子,甩开的那一声‘唰’简直不要太风流倜傥……”

因为空间有限,领导也没有什么特殊待遇,更不要想什么独立办公室,“除了课长和副课长的办公桌独立出来,且方向和我们垂直之外,其他人都是拼桌式办公”。而且“挤的何止是办公区,连茶水室也设置在大boss的独立办公室外面2平方米大小一块区域。摆放茶具热水壶的桌子柜子一定都高龄过我,所以才气场强大到自带古董气息。”

兵库县厅的位置倒是很好,离神户市中心仅有一个地铁站,步行也只花10分钟,北边直面坐拥日本新三大夜景的六甲山,南朝碧海晴空的神户港。不过,它没有大门……很多中国人无法想象政府机关没有大门,但日本的确实没有。所以“闲来无事的大爷们清早来到一楼的办公大厅,坐在沙发上看个晨间新闻”。至于政府食堂也可以自由出入享用,但问题是味道欠佳,所以很少有人会去吃。

▣日本公务员没有“职业红利”,不但没特权,还得往后站

日本对公务员报考的学历要求并不严苛,高中毕业也可以进入公务员系统。但是,公务员考试有严格的划分,“以国家公务员为例,针对本科毕业生设置第1类考试,专科毕业生设置第2类考试,高中毕业生设置第3类考试。若能通过第1类考试,基本等同于‘精英官僚’,不仅将铁饭碗收入囊中,还享受着“无过即有功”、不会被轻易解雇等稳定条件。理论上说,通过1类考试的人在退休时都能以局长甚至副部级(相当于国内副厅级)着陆。但2类、3类公务员最多只能做到保长(相当于国内科长)”。

也正因为这样,1类考试的难度很大,“仅第一次素质考试就涵盖包括政治、经济和社会的社会科学;包括日本历史、世界历史、地理和文艺的人文科学;包括数学、物理、化学的自然科学;包括逻辑思维、资料分析、空间把握的数据处理;包括现代日语、英语、古代日语和汉文的文章理解及事实问题”。

相比欧美社会,日本公务员的社会地位还是相当可以的,毕竟东亚文化根深蒂固,跟“官府”能扯上关系,自然会有加成。

所以,RORO每次外出办材料登记个人信息时,一写到在“兵库县厅”上班,连一向含蓄的日本人都要忍不住地在眼神里露出几丝惊叹,更有沉不住气的,脱口而出,“在县厅上班啊?好厉害啊!”

这是因为在他们的认知里,在县厅上班的都是公务员,是一群拿着不低的稳定收入还有奖金和各种好福利的高素质群体。

但RORO很快发现,办公室的同事们彼此并不熟悉,一打听才知道,有近一半同事是刚刚进入这个部门。原来,每隔两三年,日本的正式公务员们就要从一个部门调到另一个部门。

书中写道:地方公务员大致平均月收入是33万日元,还有一年两次的奖金。按2014年数据,国家公务员的奖金是69万日元,即一年138万日元,地方公务员与国家公务员的收入相比并没相差太多。如此算下来,一个日本公务员的年收入有数百万日元。

这个收入相比普通打工族,的确富庶不少,至少在结婚方面没有经济压力。不过,要是跟那些一毕业就进入三菱商事、三井物产等大财阀集团,或者早些年的索尼等世界名企的同学相比,伤害就凸显出来了。因为这些“金领”在30岁之后,一般年收入可达1000万日元,且薪资上升空间也比公务系统可观。

同时,日本公务员并不享有什么职业红利,不但没有特权,凡事反而要靠后,“除了兢兢业业为人民服务,还得以身作则”,比如“在311东日本大地震引发福岛核电站事故发生后,对救急的临时住宅,公务员家庭按顺序只能排到最后”。

简单点说,一个日本人要想依靠公务员身份获取孩子读好学校、办事可以插队之类的“职业红利”,完全没有可能。如果涉及公款消费、暗箱操作,随时会身败名裂。所以,“为了保住手上的铁饭碗,大家还是小心翼翼地尽职尽责,在纳税人面前保持着‘服务’的谦逊与恭敬,重复着日日平淡枯燥的工作内容”。

日本政府机关的抠门故事,我们听过不少,RORO老师碰上这么一件:话说她和一位日方工作人员带着几位国内老师去高校参观,上午下午分别去不同学校,所以午餐就提前和上午的参观学校打了招呼,帮忙解决,费用由负责此活动的兵库县教育课承担。

便当都很简单,只能填填肚子,但问题来了,六个人为什么只有五份便当?

四位老师是客人,肯定一人一份。剩下那份,RORO就很尴尬,不知道吃还是不吃。结果,日本同事赶紧解释,第五份便当是RORO的,没有配餐的是她,因为她隶属教育课,餐费里没有她的预算。

也正因为这样,日本年轻人也渐渐不再热衷公务员,而是更愿意去企业闯荡。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公务员的产假长达三年,但少有人敢休满三年。高收入高福利的日本公务员都不想生或不敢生,可见日本少子化问题的严重。

▣日本的一体两面

有很多细节,只有融入当地生活才能体会。

RORO在书中写道,日本人的隐私观念很重,几乎很少会打听别人的私生活。甚至连同事的私人电话号码,都过了很久才会知道。同事之间也很少聊八卦,甚至连对方有没有结婚生子都不清楚。对于社恐来说,这简直是天堂了吧。

但这种对私人生活的保护,有时也会带来低效率的一面。大家在工作时间都只会打座机,不会直接打更方便的手机。即使半天联系不到人,也不会打手机。

也正因此,日本人的生活既轻松也不轻松。轻松是因为一切都按照规律进行,也有一套标准可参照,不轻松则是因为一切都有标准,不嵌入框架似乎会显得格格不入。

具体到公务员身上,这份工作似乎也是既轻松又不轻松。轻松是因为只需敬业、完成本职工作,就可以享受稳定收入,至于不轻松,则是因为会有更多约束,在很多时候,“公仆”需要吃苦在前、享受在后。

图源 | 网络

作者| 叶克飞

编辑|二蛋

转载请私信联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1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