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丧事后的情景

subtitle
蓝峰桥上见你 2021-10-16 10:55

父亲死后,由自家姓的叔婶,哥嫂及院子里旁姓人操心帮忙,简单将父亲安葬入土为安,也是节哀顺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家里原来那种和睦,热闹气氛,变得冷冷清清。虽由奶奶为主,她老人家悲痛万分,失去心爱的,有能干,得意的满崽,好像倒了正柱一样,屋要塌了,家也要散了。伯父历来是个懵懵懂懂的,耿直老实的农民,出现这样的事,失去有依赖,而又可靠的老弟,心里痛苦难言,悲痛万分。只有贤惠善良的伯母,她深知,失去的不能挽回,人死不能复生。只有化悲痛为力量,拯救残局,重新开始。我娘自从嫁到我家后,历来都是看奶奶脸色行事,任劳任怨,父亲回来,从苦闷中拯救出来,由父亲罩着,奶奶也改变了原来的看法,觉得家和万事兴,也顾着父亲的面子,重新变了一个人似的。娘遇上这突如其来的天灾人祸,失去心爱的丈夫,心如刀割,连死的念头都有,原来那种气魄胆量,也只能埋在肚子里。安慰奶奶不要过分伤心,也不敢插嘴多语。一家有事,百家不安,发生这样的事,一个公公的堂姑姑,姑父今天这个来看望,明天那个来安慰。自己的姑姑,来了几天,陪着奶奶都舍不得回,劝奶奶,陪奶奶,在奶奶耳边话言话语。人丑怪屋丈,冇崽怨婆娘,女人头发长,见识短,封建迷信,流言风语,出来了,有些挑拨离干的,说烂话的人出现了,有的说,我娘面上苦骨生大了,是个克夫的相,连我也背罪名了,说我八字大,是个贵气崽崽,带克父的煞心,这些话传到奶奶耳朵里。奶奶耳朵软,听之信之,心中无主,

婚后,我娘是个高大粗壮的女人,不像伯母那样苗条灵巧,在奶奶眼里,总是觉得我父亲和娘不般配,但不能说出嘴皮,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但见自己的儿子没有半点怨言,恩爱如佳,又敢怒不敢言,任其自然。现在,儿子不在了,不讲不像,越讲越像,把怨恨发泄到娘头上,怪我娘煞夫,是个灾星婆。对我来讲,父亲在世时,增添孙子,多么高兴,两个儿子各生一个男孩,没有长孙之分,一样看待。现在,儿子不在了。老话说得好,郎死郎在,女死绝宗斗,三十多岁的媳妇,嫁不嫁还难说,如果,我娘发心嫁了,她又阻不倒,连我一起带走,又没办法,因此,对我也有偏见了,没有原来那么看得重。泪水成河的娘,过份的悲痛伤心,没有哪个安慰,姑姑们白眼进,斜眼出,娘家大哥早已去世,二哥成份不好,受管制,说句话不响,心有余而力不足。三个姐姐,有两个怀孕难产,早已见了阎王,唯独肖华团一个大姐,她也只是尽心来看几次,就了不起了。娘成了壁上的团鱼,四脚无靠,痛苦不堪。在这万分痛心的时刻,娘唯独有贤惠善良,通情达理的好妯娌,我的伯母,出于公心,讲句公话,安慰我娘,照顾侄儿。但,伯母再好,她也是儿媳的身份,由奶奶管着,由懵懂的伯父看着,旧社会,婆婆管媳妇的封建存在,心狠手辣,伯母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量力而行,尽力而为。心好力不足。奶奶虽说口丑,但心还没有那么厉害,没有出言赶娘走,只是每天怨声不断,指桑骂槐,她也不敢正面得罪我娘,舍不得我,我是邱家的血脉,父亲的命根。娘也深知,这个家失去一个,聪明能干,通人情讲义气,心中有主,公事公办的人。这个家散了,合不下去了,尽管自己再尽心尽孝,也挽回不了奶奶,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心酸。娘横下一条心,为了奶奶的安康,也体贴伯母的为难,这个家该分了,一天,娘将分家的事,与奶奶摊牌了,提到分家,奶奶更为心痛,发疯似的说,谁说分家。她没有这样的想法。伯母也尽力制止。但纸包不住火,分家是迟早的事,迟分不如早分。至于分家,对我伯母和娘来讲,是若无其事的事,房子各住各的。牛栏不拆不能分,一些公用的磨房,仓库风车等,暂且不分。家里动用家具,对于我娘来讲,多分少分无所谓,娘结婚时,嫁妆很多,摆都没有地方摆。分家这一天,还是定好了,自家姓叫了几个叔婶代表,来了两个姑姑,大姑父已去世,二姑父虽说是起义军,没有落实政策平反,受管制不敢来。在分家时,旁人意见分歧,特别是两个姑姑,船上人不焦急,岸上人急,不轮到她们发言,好像我和娘不是这家的人了。一些值钱的,不值钱的,破烂的东西,这要留给堂哥读书,那也要留两套被,放在这里,我们来做客要用。

其实,这些东西,我娘可要可不要,抱着无所谓的想法,只听不插言。站在岸上看划船,事情僵持着,没有人敢讲硬话,因为,清官难判家务事,喝两杯茶比喝一杯茶要好。这时,贤惠善良,公道耿直,出于公心的伯母出面了,她知道这个板没人敢拍,怕的就是两个姑姑干涉,她心平气和地说,今天,我们两家分家是家务事,我们妯娌之间能够分清楚,不用旁人插言,哥哥让弟弟,弟弟多分一些,是应该的。伯母这么一说,屋里人有的在心里佩服伯母慷概,大方,公道,这个家就这样分开了。待看下篇,(母子相依为命),请指教,谢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