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故事:79岁奶奶揭开养老院暗疮:被抽耳光、辱骂,护工拿我不当人

subtitle
有鱼的路灯 2021-10-16 10:43

79岁奶奶揭开养老院暗疮:被抽耳光、辱骂,护工拿我不当人

01

一早,大儿子来接乔志莲的车就停在了门口,乔志莲拿着昨晚收拾好的行李颤巍巍地走出来,隔壁的老姐妹听到动静出来,见她正要上车,快走了几步追上来,“你真要去养老院啊?”

一听到“养老院”三个字,乔志莲的心像被针扎了一样,眼睛一酸险些哭出来,她看一眼大儿子,点点头。

老姐妹也知道这事儿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只是拉着她的手,嘱咐道:“去养老院也好,有人照顾,也有人说话,你好好的啊,啥时候都得好好的。”

大儿子把乔志莲的行李装车上,催促道:“妈,走吧,我一会儿还得送娟娟上学,还得赶去上班。”

乔志莲红着眼睛,抿着嘴,朝老姐妹摆了摆手,算是道别了。

车上,大儿子一边开车一边说,“妈,你也别难过,我们也是没办法啊,但凡有人能腾出手来照顾你,我们也不至于把你送去养老院。况且,现在条件好了,养老院吃喝都有人照顾,你没事跟那些大爷大妈唠唠嗑,晒晒太阳,总比自己一个人在家好,摔倒了也没人知道。”

乔志莲红着眼睛看向窗外,这都是熟悉的环境,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再见着了。

人老了,不中用了,成了儿女的负担了。

她上次提水时摔倒了,没人知道,她动不了,歪在地上喊了一个多小时才有个路过门口的侄子进来扶她。

打那以后,她的两个儿子,三个女儿就一直在商量把她送去养老院。

她老伴走得早,她是乡村教师,教了一辈子书,退休后就在家里待着,原想着抱抱孙子,颐养天年,没想到要去养老院。

在她的意识里,养老院都是没儿没女的孤寡老人才去的地方。

“妈,你别难过了,他们几个在外面,我会经常去看你的。你有什么事就给我们打电话。”大儿子心里也不忍,“妈,你也别怪我们,当儿女的没本事,拖家带口的忙工作,照顾不了你。”

乔志莲拿出手绢擦了擦眼睛,轻咳一声清清嗓子,她一辈子要强,老了也不想拖累儿女,“妈没事,我是去养老院享福呢,难过是因为要离开熟悉的地方,不是怪你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2

在养老院里,乔志莲其实很不适应。住的房间像个病房,摆了六张床,一人一个小柜子,共用一个厕所,这就是她和另外五个老太太吃喝拉撒睡的空间。

儿子给她留下的水果和袋装的面包,护工说要统一定时定餐定量,所以都拿走了。有个老太太有些痴傻,一遍遍地喊着要回家,夜里也不安生,总是来来回回地去柜子里拿东西,说要走,可是又打不开门,吵得别人都睡不好。

乔志莲劝她消停,明儿再回去,那老太太就骂人。乔志莲一辈子没挨过骂,气得心里受不了,却也没办法,别的老太太都劝她别生气,说那老太太就那样的脾气。

她跟护工说,想换个房间,那护工脸色一甩,“房间就这么多,没有其他房间了。”

别的老太太劝她,来这儿的人有很多是生活不能自理的,有的动弹不了,吃喝拉撒睡都在屋里的,那味道就像是住在厕所里,末了叹一声,“将就着住吧,咱们都是大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说不定哪天腿一蹬,就走了。”

这里的老头老太太,有很多都是这样的想法。

就像是在吃喝等死。

乔志莲躲厕所里哭,还没哭两分钟,外头有人敲门说憋不住了,她急忙站起来开门,外头的老太太也不等关门,脱了裤子往马桶上一坐就开始拉,边拉边说,“也没吃啥啊,怎么就坏了肚子。”

她们都是七八十岁的人了,不管有没有人听,也不管有没有人接话,早都学会了自言自语。

乔志莲今年七十九了,身子骨还算硬朗,也不弯腰驼背,生活能自理。有时候还会帮护工照看其他的老太太。

有天,她想去楼下遛弯,路过一个房间,听到有人骂人,就往里看了一眼,看到有个老太太被绑在床上,嘴里骂骂咧咧的,旁边有两个老太太在聊天,可是谁也没管那个老太太。这时,护工从外面回来,听到那老太太骂人,抬手就给了那老太太一巴掌,“骂什么,再骂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乔志莲吓了一跳,可旁边的两个老太太像是习以为常,相携着站起来往外走,走到乔志莲跟前,呵呵一笑,“别看了,下去遛弯吧。”边走还边叹,“要是哪天我瘫了了,就一根绳把自己吊死。”

乔志莲不解,“瘫了就动不了了,为啥还要绑床上?”

“为啥?”一个老太太哼笑一声,“她其实也不是瘫了,就是腿疼,老躺床上也不得劲儿,就想下床走动,有回从床上掉下来擦破了脸,那家人来了就跟院长投诉了,打那以后护工每回有事出去,都把她绑床上。”

03

乔志莲同房间那个坏了肚子的老太太被120拉走了,好像是急性肠胃炎,拉的站不起来了,后来听说查出来是直肠癌,就没再回养老院。

这个年纪了,治了受罪,不治也受罪。

乔志莲有时候坐在门口,看着养老院里的这些人,就想,人活着究竟有啥意思。

年轻的时候日子穷,她一边教书一边下河翻地,干过生产队,吃过大锅饭,后来分了地,地少人多,一大家子总要吃饭,她和老伴儿就没日没夜的干活。

好不容易把几个儿女拉扯大,日子也好过了些,老伴又得急病走了。从学校退休后,她拿着退休工资,想吃啥就买点啥,过得倒也滋润。

可人老了,腿脚就不灵和了,磕着碰着都是事儿。

五个儿女倒也不是不孝顺,就是都忙。四个在外地工作的,就老大在家,时不时来看看她,可一忙起来也顾不上她。现在她住进了县城里的养老院,离大儿子近些,大儿子来看她的次数多了,但每次来也坐不了多大一会儿。

另外四个儿女倒是经常给她打电话,说的话无非也就是照顾好身体,有时候她想跟孙女、外孙说说话,可孙女外孙似乎也很忙,说不了几句就挂了。

其实也没啥说的,人老了絮叨,也没啥新见闻,她说的都是车轱辘话,翻来覆去就那几句。

人啊,不管多亲,离得远了,话就少了。

正想着,忽然听到“嘭”地一声,接着就有好多人往一个地方跑,乔志莲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也想着去看看,走到半路听说是有个老头从楼上掉下来了,她就不往前走了。

人死灯灭,没啥好看的,况且从那么高的楼上掉下来,人指不定摔成什么样了,她也不敢去看。

120很快就来了,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

后来,警察也来调查了,是老头自己从楼上跳下来的,怪不得院方,但毕竟是在养老院出的事,养老院赔了家属一些钱,事情就了了。

儿子听说了这件事,带着儿媳来看她,带了好些东西,问她怎么样,要不要换一家养老院。

乔志莲笑笑,“不用了,我在这儿快住习惯了,换了地方,又得适应。”她扭头看了一眼屋门外,“都活到这把岁数了,什么生死没见过,不碍事。”

儿子儿媳走后,护工又来把收她的东西,她拉住护工问:“我儿子上回给我带的面包还有吗,我想吃一个。”

“面包啊,早吃完了。”护工边拎走水果袋边说,“那个东西不好消化,你让家里别买太多。”

一箱面包按三十个算,她来了二十多天,两天才给吃一个,怎么就吃完了?

等护工走后,隔壁床的老太太拍了拍她的胳膊,“是不是感觉东西少了?我们刚来的时候也发现了,他们拿走的东西都没足数给我们,说是不好消化,其实是他们吃了。”

竟然还有这样的事?

乔志莲问老太太,“这不是明抢我们的东西吗?我们住这儿又不是没花钱。”

“我们这屋六个老太太,现在是五个了,就一个护工照顾我们,也辛苦啊。”老太太起身慢慢走到乔志莲的床前,挨着乔志莲坐下,小声道:“以前我们也跟院里说过这事儿,院里也说护工了,可护工回来就没个好脸色,干啥都摔摔打打的。反正我们也吃不了多少,叫儿女们来看你的时候少买点东西。”

04

养老院里来了好几个工人,拿着栏杆和电焊。乔志莲一问才知道,养老院为了防止再出现老人跳楼的事情,要加高加固护栏。

她就和同屋的几个老太太,坐在长廊里看,养老院里的生活其实很枯燥,没什么娱乐,他们都这把年纪了,也没啥想法,不是唠嗑,就是发呆,偶尔去看看电视。

老年人坐在一起聊天,聊得最多的就是儿孙。其实,不聊儿孙,还能聊什么呢?很多人斗大的字不识一个,没啥文化,又每天吃的一样、住的一样、喝的一样、用的也都一样。

谁家的儿子干什么、女儿嫁的如何、孙子有多高、考上了什么大学,乔志莲都知道,她甚至感觉到了这群老头老太太之间的攀比,当然,也是攀比儿孙。

有个老头说自己的儿子如何如何孝顺,一个老太太嗤笑一声,“你儿子孝顺,还把你送这儿来?”

就为这一句话,那老头就把那老太太打了,边打边骂,骂的可难听了,打的也狠,老太太的嘴都打出血了。

护工来的很快,大声吵骂他们,原本还很嚣张的老头一见到护工就蔫了,站在一边也不说话,只有老太太坐在地上哭天喊地的。

护工问老头为什么打人,老头梗着脖子说,“她先骂人的。”

老太太一听哭的更凶了,说自己没骂。

最后,护工拉了一把老头,厉声道:“没一个省心的,都回自己屋去,今天关禁闭,谁也不能出来!”

护工在前面走,老头跟在后面,护工时不时过来拽一下老头的胳膊,也不管老头是不是被拽的跌跌撞撞地走不稳。那样子,乔志莲看着熟悉,就像儿子小时候犯了错,她一边骂一边把儿子拖拽回家一样。

旁边的一个老太太说,“看着厉害吧,这里啊,多坏的老头都有,多难缠的老太太也有,可我们都怕护工。我们在这里啊,最好别惹事,安安分分的,多少还能留点脸面。”

乔志莲看了,养老院的这些护工年纪也都不小了,有的四五十岁,有的也有六十多岁了,年轻的倒是也有几个,但跟他们说话的时候鼻孔都对着天,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一个护工照顾几个老人,耐心估计也早就消磨完了,能不能好好跟他们说句话,是要看当下的心情的。

05

这里的人都很麻木,暮气沉沉的,不像在老家时和老姐妹们坐在村西边的坑沿乘凉聊天,有时候开开玩笑,还能哈哈笑一笑。

这里的人,脸上都没什么笑颜色。不熟悉的一群人,被安排在一块生活,能有什么欢乐,护工偷吃他们的东西,他们还要看护工的脸色,不能挑明了讲,怕被护工针对。

一百一千个不顺心。

乔志莲开始忘事的时候是在住进了养老院半年后,她每天都盼着儿子来看她,每天都盼着能听听孙子孙女的笑声,可她好像有点想不起儿子、孙女长什么样了。

护工倒厕所垃圾的时候,她拉着护工的手,一直喊大儿子的名字。护工不耐烦,推了她一把,“这儿没有你儿子,要找你儿子回家找去!”

大儿子再来看她,她问儿子要了张照片,说想他的时候能看看。后来,她就常坐着发呆,手里拿着儿子的照片,一遍一遍念儿子的名字。

别的老头老太太都在议论她是不是得了老年痴呆,她就说别人才得了老年痴呆。

再跟人聊天时,她好像反应很慢了,接不上别人的话,也总说一些老掉牙的事,久而久之别人也不愿意跟她聊天了,她就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门口,或者长廊里,一坐一上午,一坐一下午。

吃了饭,她说自己没吃,骂养老院的人虐待她,清醒的时候又会跟护工道歉。

别人都说她的脾气越来越古怪,阴晴不定的。

临近年关,大儿子来接她回去过年,她高兴的像个孩子。在外地的儿子和女儿们也都回来了,来看她,她坐在院子里看看这个,看看那个,高兴的合不拢嘴,有个孙女去屋里拿了零食分给大家吃。

乔志莲一脸疑惑地跟坐在她旁边的大女儿说:“你看这都是谁家的小孩,怎么也不说一声就来我家拿东西吃?”

大女儿哈哈一笑,还说他们回来少了,老母亲有意见了。

吃饭的时候,大家坐在一起,有吃有喝,有说有笑的,乔志莲也高兴,吃到一半她忽然站起来就往外走,女儿问她干什么去,她说:“你爸还在地里干活呢,我去叫他回来吃饭。”

几个儿女面面相觑,小女儿急忙跟出去,说:“妈,我爸走了好些年了……”

乔志莲听了一脸不高兴,“你说啥呢,你怎么能咒你爸。”

小女儿“哇”地一声就哭了。

乔志莲也不管她,一路走到村东边,像是忘了要干什么,又折返回来,见一家人都跟在她后面,她很惊讶,又很欢喜,远远就张开怀抱要抱小孙子,“你们都回来了?啥时候来的啊,怎么也不给我打个电话,走走走,回家,奶奶给你们做好吃的。”

06

乔志莲得了阿茨海默症,俗称老年痴呆,时而清醒时而糊涂。

几个儿女商量着不能再把她送去养老院了,每家轮着照顾,可后来发现,不管去谁家她都住不了两天就吵着要回家,而且去谁家都得有个人不上班看着她。

后来,她几乎认不得所有人了,只是偶尔清醒,而且很闹腾,晚上睡不了俩小时觉,就起来收拾东西要回家,一晚上来来回回好几趟,开了这门开那门。

她又被送回了养老院。

她不认识人家,也没法跟人家聊天,护工来给她收拾东西,她就骂人家,被骂急了,人家也打她。

乔志莲睡觉的时间越来越少,白天晚上的吵着要回家,她把自己的衣服收拾起来装包里,走到哪儿背到哪儿,半夜开不了门,她就一直推门、敲门,吵得别人也都睡不好。

护工有事要出去,怕她乱跑,就吓唬她,“你别乱跑,乱跑就找不着你儿子,找不着家了。”

可还是丢过两回,找回来后被护工拧嘴,“你再乱跑看我不打死你!”

再后来,护工有事要出去,就找根绳子把她拴在椅子上,或者拴在床上,她一辈子也没被人这么对待过,破口大骂,护工回来听见,就打她耳光,“骂骂骂,你个老不死的东西再骂一句试试?”

她走到哪里,养老院的老头老太太就在背后指指点点的说她,末了再叹一句,“人活着,到底啥意思啊。”

护工也不待见她,因为她总是吵着要回家,可她家人又不来接她,一点不让人省心。

偶尔清醒的时候她就坐在门口发呆,她这一生为什么临了了,会是这样的?活了几十年,好像没活明白啥,临了了,儿孙不在身边,家也不在身边,孤身一人在养老院。

吃喝等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