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从医10年,昨天我遇到了一个最为特殊的病人

subtitle
枫叶故事铺 2021-10-16 09:31

文:白衣卫士图:来自网络从医近10年,我觉得作为一个医生,最大的成就感,就是能够为病人解除痛苦,转危为安,我心里特别特别的安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昨天上午9点15分左右,我的科室里来了一位特殊的病人,我看了下他的病历,姓董,1962年生。我正要问询的时候,他忽然说了声“我受不了了”,然后一下子冲到外面的大厅。我正在纳闷的时候,就听到了搞卫生阿姨的责怪。“你这个人到底咋回事?大小便搞了一地,你看我这该咋搞啊!?”再看那些坐在椅子上等待叫号的人,一个个掩鼻逃得无影无踪。那位姓董的病人,大概是大小便失禁造成的,他在跑向厕所的时候,那些污物顺着裤腿流了一地,虽然搞卫生的阿姨拖来拖去,擦了又擦,但大厅里依然散发着难闻的气息。我走出去的时候,看到董大叔刚才从厕所出来,他站在厕所的门口,不敢出来,担心被大家嫌弃,看着他那狼狈的样子,我从自己的柜子里,拿出来一套值班时遗留下来的衣服给他,又递给他一条毛巾,让他再清洗一下。在接下来的交流中,他始终欲言又止,看到我对他没有丝毫的嫌弃,他紧绷的神经,才慢慢放松下来。他褪下内裤的一瞬间,一股恶臭扑面而来。我让他躺在旁边的病床上,发现他的肛门四周局部组织已发生坏疽,阴囊位置肿胀得像个拳头,情况严重,若不及时再次进行有效的清创引流,随时可危及生命。这种病叫“食肉菌”,医学上被称为坏死性筋膜炎。患了这么严重的病,为何一直不看医生?我随口问了一句。董大叔说,不来医院有两个原因,一是这个地方太隐私,感觉难为情;第二个原因是因为女儿在读大三,还有一年就毕业了,原本想着等女儿工作之后再说。

董大叔还说,他的老婆是四川人,当年她说回娘家,把家里的钱都带走了,后来一去不返。他以后一个人既当爹又当妈,家里的压力比较大,尤其是女儿上了大学之后,学费对他来说是头等大事,她担心到医院花太多钱,总想着能扛就扛一下吧。我对董大叔说,肛周坏死性筋膜炎这种病,发病率低,但疾病进展迅速,死亡率也很高,如果治疗不及时,最终会导致脓毒血症及多器官衰竭死亡。因此,你要尽早医治。随后,他让我算算,治疗这种病大概要花费多少钱。我说在两万上下。我话一出口,他的脸上马上是一种被吓着的神色,董大叔说:“那太贵了,我吃不消,你还是给我开点消炎药吧!”董大叔这个病,已经快两年了,我很难想象这么长时间,他是怎么撑过来的,尤其是他一直在工地上做小工,那么辛苦,那里劳累,而这个病又那么痛苦,想想,他作为一个父亲,为了女儿,他几乎连自己的命都要舍了。而今天他之所以求医,主要是自己再也不能承受这种痛苦了,恐怕危及生命,才硬着头皮,借了同事的自行车匆匆赶过来的。我劝董大叔说,如果再不救治,真的会有性命之忧。如果你离开世界了,你的女儿还能依靠谁?听我这样说,董大叔竟在那里失态地哭了起来。从医这些年,大概是自己农村出身的缘故,每次看到那些前来就诊的人,我在开药上都会凭着良心做事。看着董大叔可怜的样子,我也不由己的想起了自己含辛茹苦的父母。记得在我上高中的时候,有一次父亲发烧,母亲劝他去医院看看,但为了省那十几块钱,父亲一直扛着,后来虽然好了,却留下了肺部的疾病,最终转化成肺癌。从董大叔身上,我看到了很多乡村父母的身影。他们为了孩子的花钱不遗余力,但花在自己身上,却是那么的吝啬。如今,看着眼前的董大叔,我也想为他做点什么,而我也仅仅是一名普通的医生,我当时没带现金,就在同事那里换了1000元送给了他,同时把自己的一条备用裤子也送给了他。在苦口婆心的劝慰之下,董大叔对我说:“小老乡,我想通了,女儿还需要我,我无论如何都不能倒下,我回去先回工地,看看能筹多少钱,争取尽快来治疗!”正要告别的时候,我留下了董大叔的联系方式,今天上午,我在其中的三个老乡群里发布了小史的情况,大家的热忱让我深受感动,才三个多小时的时间,就为董大叔筹款了7600多元。

今天午休时,我给董大叔打了电话,说了一下这些情况,电话那端,董大叔哭了。虽然离两万元还有一段距离,但我相信,在爱里,一定会有办法。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1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