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老太太到门前叫骂,守寡的嫂子拎起板斧当场斩杀一只大公鸡,别人再也不敢欺负她

subtitle
大棒老崔 2021-10-16 09:14

雨燕是个苦命人,刚结婚没多久丈夫郝文英就去世了,而且是跟情人私奔殉情。郝文英的情人叫李芳,俩人两情相悦,但是李芳的妈妈嫌贫爱富,她嫌老郝家没钱,硬是棒打鸳鸯,李芳和郝文英才落到私奔殉情的地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可害苦了雨燕,刚结婚没多久就成了寡妇,而且家里还有几个未成年的小姑子小叔子需要抚养。公公已经过世,经历了这一变故的婆婆也一病不起。通情达理的婆婆曾经让雨燕把几个年幼的弟弟妹妹送人,让雨燕改嫁。可看着弥留之际的婆婆,听着五个幼小的弟弟妹妹的哭喊,她不忍心甩手离开,而是毅然站出来说:“弟弟妹妹一个都不能送人,这个家我来当!”雨燕的婆婆不久就撒手人寰,雨燕的苦日子却刚刚开始。李芳的妈妈因为自家姑娘殉情死了,处处针对雨燕,经常指桑骂槐地大骂雨燕和老郝家,雨燕一直没有理会。家里几个弟弟妹妹气不过,就背着雨燕搞了个恶作剧,让李芳妈种的两个即将成熟的大倭瓜摔烂了。

这还得了,李芳妈平时五十还要生非,此刻占理了还能轻饶?她看见雨燕收工回家,就变本加厉、指名道姓地大骂起来。李芳妈的嗓门很大,上至雨燕祖宗八代,下至老郝家后世子孙全都骂了个遍。雨燕一直理解李芳妈的处境,所以从来也不跟她计较,一开始还制止老四老五两兄弟,不许搭言还嘴但骂声越来越大,言语越来越不堪人耳,内心的不平与愤怒也就逐渐升起。雨燕越听越生气,又联想起村里人背后的闲言碎语和对自己的欺辱,忽地一下从屋里蹿了出来,两个弟弟和文凤也跑着跟了出来。雨燕在院子里东瞅西看,大概是想找什么趁手的东西,突然目光停留在月台上的一个树墩上,那上面砍着一把明光锃亮的伐木专用的阔刃板斧,锋利无比,平时用作劈柴,此刻正好使上。

只见雨燕快步上前想拿起板斧,无奈板斧砍入树墩甚深,雨燕只得手握斧柄上下摇动几次才拿下来。雨燕双手横握板斧大步走出大门,直冲李芳妈而去。两个弟弟也不示弱,各拿一条木棍跟在雨燕身后。小妹文凤实在找不到趁手的兵器,只得捡了个烧火棍追了出来。有几个吃完午饭的女人正坐在街心的大槐树下乘凉聊天纳鞋底,偶尔有一搭没一搭地劝李芳妈一句,名义上是劝解,暗含着拱火的意味。李芳妈一见有人支持, 更加得意,骂得更起劲了。人们一见雨燕气呼呼地大步冲出来,而且手拿明晃晃的开山板斧,心中一凛便不再吱声,可李芳妈不识相,还在污言秽语地骂个不停。雨燕几步来到街心地带。自家养的一群鸡正在街里刨食,看见主人出来,以为有好吃的喂它们,就小跑着迎了过来。特别是那只大公鸡,平常出风头惯了,此刻张开翅膀快速超过其他母鸡,跑到了雨燕的面前。

雨燕此刻正是气冲牛斗的时候,却见公鸡毫不识相地迎面而来,随手猛地一挥手中的板斧向公鸡斩去。只见斧起头落,那只大公鸡身子还站在当地,头已经飞出五米开外在街心滚动,一腔热血似箭一般喷出老高。雨燕却不停留,直走到李芳妈面前,再看李芳妈却已经“扑通”一声瘫坐在地上,浑身颤抖,那是再也骂不出声的了。在一旁目睹到这一幕的女人们目乱神迷,大张着嘴巴发不出半点声音来。雨燕并不恋战,扔下板斧大步流星地返回家中。一场大战顷刻间胜负已定。

自此后,不但李芳妈绝不敢公开叫骂,即便村子里的其他人,再也没有人敢轻易欺负这孤苦的一家人了。因为现场有不少女人亲眼看见,所以时候不大就已经传遍了整个村子,再加上女人们的添油加醋,雨燕一战成名。一时间夸奖其勇猛无敌者有之,佩服其智斩公鸡者有之,当然, 骂其母老虎者也有。一时间沸沸扬扬,传遍了大街小巷,成为这个小山村街头巷尾的谈资。后来雨燕了解到,弟弟妹妹恶作剧在先,她狠狠地教育了弟弟妹妹,又摘了两个大倭瓜,到菜园摘了一篮子新鲜蔬菜,亲自领着弟弟妹妹到李芳妈妈家里赔礼道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