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那场莆田宗族械斗,27人毙命,有俘虏竟遭活活肢解

subtitle
老土历史 2021-10-15 21:31

有人说,闽粤等南方地区由于民风剽悍,因而百姓之间经常发生打架斗殴事件。这其实是个误会。

封建专制时代,由于统治力量薄弱导致皇权不下乡,广大农村实际上属于朝廷治理的边缘地区,一些乡绅村霸凭借宗族关系,成为治理的主体。

以今天的观点来看,这些宗族势力其实与黑社会性质团体没什么区别。国家的法律法规在宗族内部水泼不进,宗族俨然成了独立王国,可以凭借宗族的规定任意处罚个人,甚至可以任意杀人而不用负责。我们都熟悉的“浸猪笼”,实际上就是宗族体系在执行家规族规。

电影少林小子里三凤浸猪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宗族作为一个权力组织,天然就会有扩大自己势力范围的冲动,因而,宗族械斗在所难免。宗族械斗的斗殴双方均能组织起大队人马,经常在冷兵器时代造成巨大杀伤。中国漫长的封建专制时代,建都往往在北方,对于南方地区,皇权往往鞭长莫及,因而宗族之间的矛盾更加严重,这也给人造成了南方地区民风剽悍的印象。

近期,莆田平海的一桩血案,也有人将其嫁接到宗族械斗头上。其实,这个案件的加害人与受害者隶属同一个家族,说他们是内斗还差不多,跟宗族械斗根本不是一码事。

当然,福建莆田地区在封建专制时代,宗族之间的械斗也肯定少不了。莆田与全国各地都一样,宗族都形成于宋朝。

由于中国的士族门阀势力直到唐朝依旧非常强大,士族子弟世代为官,士族从来不担心家族败落,也就无意培养宗族势力。而从宋朝开始,科举才成为朝廷选拔人才的主要途径。在这个背景下,官员家族的地位往往起起落落。

竹林七贤实际上是士族代表人物

宋朝的士大夫们为了让子孙后代能长久富贵,开始以整个家族为单位抱团取暖。家族中,只要有人升官发财,则要庇护整个家族,于是宗族组织就此形成。

宗族,究其本质,就是精英阶层不愿意与普通百姓分享权力和财富而形成的团体。普通百姓被忽悠着裹挟其间,成为最大的受害者。

莆田的宗族组织最早借助佛教寺庙来建立功德祠,用来维持家族的兴旺,后来逐渐舍弃寺庙,开始在自家设立宗族祠堂,正式建立了大大小小的宗族。很快,莆田地区第一次文献记载的宗族械斗就在南宋时期发生了。

从此以后的数百年间,宗族械斗在历朝历代的文献里就没有断绝过。我们随便挑其中一件,窥斑见豹,见识一下宗族械斗的惨烈程度。

想象中的宗族械斗

这场械斗发生在清宣统三年(1911年)六月,在莆田涵江松坂村发生一起盗窃案,一户萧姓人家失窃。在交通不发达的年代,一个村里只要出现一个外人就会格外引人注目。而失窃案发生期间,村里仅有一位来自北高镇冲沁村的外人,这个人被当成了小偷。

萧姓族人开始寻找这个他们认定的“小偷”,追查一段时间后发现,这个“小偷”当时躲在一个刘姓村民家里,这下麻烦了。

当年松坂村里主要有萧、刘、柯三个姓氏家族,萧姓属于乌旗派,刘、柯两个姓属于白旗派。这里补充一个背景知识,莆田地区宗族发展的早期,各个宗族之间会结成类似联盟的关系,这种宗族联盟称为“七境”,一境相当于一个宗族的势力范围,七境联盟内部可能不止七个宗族范围,但统一称为七境。

今天典型的宗族械斗场面

到了清朝中后期,七境又分化重组,变为了乌旗和白旗。凡是宗祠挂黑色旗帜的宗族属于乌旗,挂白色旗帜的属于白旗。只要两个宗族势不两立,他们宗祠所挂旗帜必定不同。松坂村里三个姓分属乌旗和白旗,说明萧姓与刘、柯两姓之间有经年累月的仇恨。

如今,萧姓族人认为小偷被刘姓包庇,于是找刘姓要人。刘姓族人自然不交,武斗随即爆发。柯姓与刘姓同为白旗,自然要出手帮忙,于是三姓族人打作一团。械斗中萧姓族人中有人被打死,而刘姓宗族的几棵果树被萧姓砍倒。

村里有老人觉得,如果事情发展下去,必然会产生更加严重的后果,为此,一些老人出面,邀请当时已经归隐的官员江春霖出面调停。

官员一旦归隐乡村,就成了乡绅,就是宗族的代表人物。江春霖这位乡绅是莆田涵江人,光绪二十年(1894年)的进士,多年担任监察御史。

江春霖像

御史这个官职专门负责监督官员,职责就是向皇帝举报官员失职。江春霖在御史任上干得最有名的事就是弹劾袁世凯,一共弹劾过8次。就在这次械斗发生的前一年,江春霖弹劾庆亲王奕劻卖官鬻爵,但是朝廷没有反应,江春霖一怒之下辞职归隐。

可以想象,江春霖在朝廷声誉卓著,归隐之后,自然受到家乡人的尊重。松坂村的老人们将他请出来,自然是认为,凭借江春霖的声望,肯定能调停这场宗族矛盾。

今天莆田的某些宗祠

然而事与愿违,江春霖的调停萧姓族人并不买账,因为江春霖家与刘姓家族有联姻的关系,在萧姓族人看来,江春霖的提出的解决方案并不公平。

萧姓族人的话并不是完全无理取闹,当时江春霖提出的解决方案是,先要萧姓赔偿刘姓的果树,然后再讨论刘姓和柯姓赔偿萧姓人命的问题。

人命居然还没有果树的优先级高,萧姓当然不服,打官司打到知县易简那里。由于诉状中提到了江春霖偏心眼的事情,江春霖大怒,反而要求易简抓捕萧姓宗族的房长。知县左右为难,一边是退休高官,自己得罪不起,一边是人命官司,不能不办。而萧姓也派出本族举人萧浚,向知县控诉江春霖武断和不近人情。

俯瞰今天的莆田涵江

易简彻底没了主意,只好将案子搁置一边,希望通过“拖”能解决问题。然而,官司可以拖,但是宗族之间的矛盾可经不起拖。案子没结果,械斗就不可能停止。萧姓与刘姓、柯姓之间村民在长达半年时间里,日日械斗,一共有27人在这场宗族械斗中丧命。

双方下手非常残忍,对于在械斗中抓到的对方俘虏,往往使用酷刑进行折磨。最为残忍的是,有些俘虏在被抓之后,竟然活生生被大卸八块。民间纠纷,竟然能用到凌迟这样的刑罚,可见当时宗族械斗有多残忍。

最终,周边各乡看不下去了,派出各色人等进行调解,并且捐钱款对受损失的家庭进行补偿,这事才得以了结。

其实,这个案子里最有意思的是两方宗族在闹矛盾的时候派出来解决问题的人选,一方派出退休官员江春霖,一方派出举人萧浚,这两个在当地都是典型的乡绅,乡绅是宗族斗争的核心力量。为了一己之私,他们时而是宗族械斗的发起者,时而调停人,有些乡绅甚至勾结官员,两头威胁,吃了原告吃被告。

联想到前段时间,媒体上常出现对“乡贤”的赞颂,总让人觉得不安,腐朽的宗族组织千万不可死灰复燃。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2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