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998年,长春黑老大梁旭东被捕后放言:两个月出去,后来结局怎样

subtitle
资深人士说文史 2021-10-16 14:13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东北,正处于中国时代大变革的潮头,单轨制到多轨制的变化,使社会上许多原本不存在的情况开始出现。东北作为“共和国的长子”,中国重工业基地和粮食生产基地,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这里比其他地区更加繁荣,但是在繁荣的背后,也出现了一些不法分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些大城市里出现黑恶性质的暴力团伙,成为了地方政府治安与人民安居乐业的一个毒瘤,他们给地方带来的负面影响,极大地损害了地方经济与社会的发展,给人民的幸福生活带来了许多痛苦。

在1998年的吉林省长春市,就有一个黑帮老大,此人涉嫌多次持枪杀人,穷凶极恶。组织起来了一大片黑帮势力,在吉林省非常有名,被公安机关捕获后扬言“我上面有人,信不信,一两个月我就能出来?”。

此人是谁?他为何这么嚣张?他究竟又干了哪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呢?他的最终下场如何呢?我们先了解一下此人生活的东北

三四十年前的东北,是中国比较发达的地区。那个年代,东北一二三产业齐全,基础设施建设完善,城镇化率在全国属于高水平之一,这里有石油、煤炭、钢铁、军工、是我国名副其实的最重要的重工业基地。

在那个时候,中国东南沿海地区才刚刚开始发展,而改制后的东北已经开始出现了繁荣的商业,在东北主要城市街道上出现了各种商业街市,城市快速发展起来。

但随着商业的快速发展,也给很多黑恶势力的发展带来了可乘之机,东北不断出现以收取商业的商铺保护费,以及开设各种不良场所盈利为主的黑恶势力,其中有名的有哈尔滨“乔四爷”宋永佳,沈阳黑帮老大刘涌,还有一个就是长春黑帮老大梁旭东。

梁旭东在吉林长春短短几年就“搞定”了众多的势力,成为了长春真正的“黑帮霸主”,他是怎么兴起,又是怎么最终被公安机关擒拿住的呢?这要从他的身世说起。梁旭东出生于1966年8月30日,这个日期正是中国进入一个十年特殊时期的时间。

梁旭东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小时候的梁旭东就非常调皮,经常在外打架,与人争勇斗狠,没少给家里带来麻烦。

梁旭东在小时候就非常喜欢结交朋友,人家都说他“讲义气”。在物资匮乏的供给制时代,他曾经把家里珍藏的酒跟烟,拿出去跟狐朋狗友一起“享用”,家里人对他也是十分头疼,为了让梁旭东能够走正路。

1983年,家里人让年满17岁的梁旭东进入了部队当兵锻炼。四年的军旅生涯让梁旭东在部队里锻炼了身体,可是,梁旭东的思想却并没有被部队的正能量转变,脾气依然很大,还是喜欢跟人争勇斗狠,到处惹是生非。

1987年,复员后的梁旭东被安排到了德惠市粮食运输公司工作,这在当时是一份不错的工作,对于一个刚入社会的青年来说是一个不错的保障。在别人看起来,梁旭东已经找到了一个令人羡慕的“铁饭碗”,只要好好工作,一辈子就能安安稳稳。

但梁旭东并不满足别人眼中那十分羡慕的工作,他觉得这样挣钱太慢而且他受不得半点委屈。他多次与自己的领导发生矛盾,与多位领导打架结仇。再加上他开始倒卖运输的票据,被公安部门处理,又因为他多次伙同他人斗殴,他成为了看守所的“常客”。

梁旭东的不安分的举动,很快就让他被公司开除,被公司开除以后的梁旭东,在德惠整日与社会混混在一起,不学无术。依靠着家里的救济,也能维持生活。

同时,梁旭东在德惠市认识了众多“黑道人士”,他纠结了一批社会闲散人员与多次进入劳改所劳改的社会不良人员,在德惠市里为所欲为。因为做人“够狠”,梁旭东渐渐在德惠黑帮小有名气。

梁旭东开始只是在社会上“混”,或许他一开始并没有想要成为黑社会老大。在他年轻的时候,争强好胜、好勇斗狠更多,但随着梁旭东在社会上混得时间长了,他渐渐沉迷其中不能自拔。

梁旭东从街头的混混,逐渐成为一个在当地有势力的人,此时的他并不知道,自己正在一步步往无尽的深渊上走去。

短短几个月,梁旭东就已经在德惠市混得有头有脸。按道理来说,梁旭东就应该满足了吧?但是,梁旭东还是觉得这样的生活并不是他想要的生活,在开出租车的过程中,他的见识逐渐扩大,他知道吉林省长春市发展迅速,自己如果在长春,一定会获得快速成长的机遇。

他找到了自己的哥哥梁晓东,梁晓东利用自己的关系,给梁旭东伪造了一份假的中专文凭,让他成为了长春一个单位的保卫科科长。

后来,梁旭东又通过关系成为了朝阳区公安局朝阳分局的民警。就这样,梁旭东在长春初步扎住了脚跟,那么,他又是怎样一步步成为长春的“黑帮老大”的呢?

梁旭东的哥哥梁晓东在黑龙江是一个“能人”,人脉很广,办事能力很强。他对自己的弟弟梁晓东也非常照顾。在长春,梁晓东开了一个夜总会叫圣罗兰会所,是专门为年轻人提供蹦迪的场所。

梁晓东的哥哥把这个场所交给了弟弟梁旭东管理,梁旭东一边管理着圣罗兰会所,一边用一个正式的工作打掩护,在长春市一家单位当保卫科科长。

圣罗兰会所刚开张不久,就引来了长春当地的一伙黑恶势力,梁旭东于是就找了几个打手,跟对方火拼,凶狠的梁旭东很快“摆平”了这个上门找事的黑势力。

这个黑帮势力并不善罢甘休,找到了背后的“大哥”,这个人叫孙世贤,在东北吉林黑帮势力中十分出名,孙世贤与梁旭东的哥哥梁晓东有一些交集,孙世贤没有贸然与梁旭东翻脸,而是找到了梁旭东的哥哥梁晓东,梁晓东于是回家对梁旭东劝解一番,让梁旭东不要再闹事,梁旭东嘴上答应挺好,但是心里十分不舒服。

梁旭东依靠着自己哥哥置办的“产业”圣罗兰会所,逐渐在长春“打”出了名气,于是,开始有很多人开始找他帮忙,主要就是帮人催收“高利贷”。

梁旭东为了快速获利,没少干暴力催收这样的活,对很多当事人进行恐吓、勒索、绑架,甚至是人身伤害。

梁旭东在长春逐渐成为一个老练的社会大哥,他的势力开始从圣罗兰慢慢扩展,他招收到的打手小弟也越来越多,“武器”也从原来的刀具变成了枪械,随着势力的增大,梁旭东在长春也开始得罪更大势力的“黑帮”,随后的几次大的火拼,梁旭东又是如何解决的呢?他又是怎样一步步做到长春的“地下皇帝”这一位置的呢?

长春地下皇帝梁旭东的三把刀

梁旭东通过不断地要账过程中,积累了大量的财富。梁旭东为人又比较“讲义气”,跟着梁旭东的人,基本都被梁旭东“照顾”得不错。随着梁旭东在长春越做越大,梁旭东凭着阴狠的作风,也越来越出名,很多长春的黑势力逐渐被梁旭东赶出了长春。

梁旭东肆意妄为,不断地通过强买强卖的方式把一些店面大肆地收拢到自己的名下,随着公司业务的扩大,梁旭东成立了一个总公司,叫吉利亚饮食娱乐有限公司。梁旭东利用总公司开始管理店面,这个时候,梁旭东也需要一些“人才”帮他管理公司。

梁旭东在成立公司的同时他很清楚地认识到,他的事业干到一定程度,就需要进行管理,不仅仅是明面上,在暗处也要形成一定的规则,这样他的黑社会帝国才能更加稳固。

在店面与公司的管理上,他多次请自己的老同学孟某出山帮助他管理公司。孟某在商业经营上是一个具有天赋的人,但孟某是一个愿意做守法公民的人,不过,面对梁旭东的盛情邀请,孟某还是没有抵抗住“要干一番大事业的”诱惑,加入了梁旭东的团伙。

梁旭东为什么能很快在长春打拼成功,成为黑帮老大呢?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有能够识人、用人的能力。他的第一打手“孙殿亮”就被他一直重用,最后也同样被判处死刑。

梁旭东除了对自己的店面有一套管理,更厉害的是他开始形成自己势力的规则,有一套自己的“王法”。这在一般的“黑社会性质的团伙”里是没有的,是属于梁旭东首创的一套管理方法。

梁旭东管理自己公司的“家法”极为严酷,他规定加入公司的人必须要绝对忠诚,不能中途退出,否则“家法处置”,最轻的也要剁掉手指头。梁旭东管理起自己的黑帮势力来,十分严格,导致很多人连正眼看梁旭东一下都不敢。

当然,梁旭东对下边的“兄弟们”不只是有“威”也有“恩”,梁旭东的手下“小弟”每个月都有800元的基本工资,成了家的还多三百元。要知道,当时东北吉林省地区的平均工资也只有三百多元。

这还不算平常梁旭东带着他们吃喝玩乐的钱,再加上平时梁旭东也十分大方,经常送东西给下边的“小弟”。有这么丰厚的待遇,加上梁旭东“恩威并施”的手段,梁旭东手下的“小弟”们自然心甘情愿地为“大哥”梁旭东卖命。

梁旭东在对外的打拼中,突破了当地的很多“规则”,逐渐用狠辣的作风征服了当地一个又一个黑社会组织。凭借着自己用人的能力以及敢打敢拼的性格,梁旭东在地下俨然已经成为吉林不可撼动的黑帮老大。

1995年,梁旭东通过自己哥哥给自己伪造的干净的履历,再加上从前退伍军人的身份,梁旭东成功混入了长春公安的一名片区片警。这一重身份让梁旭东如虎添翼,人们常说他有“三把刀”:

第一把刀就是他警察的身份,在当时的长春没人敢轻易对他下手。

第二把刀就是他的真正身份是一个黑老大,豢养许多打手。

第三把刀,也是他最重要的“刀”就是梁旭东的关系网,上边有人罩着,这是中国所有黑恶势力的缩影。

欲先使其毁灭,必先让其疯狂,梁旭东这三把刀,把他推向了无底的深渊,然而正义只会迟到,从不会缺席。

梁旭东自从1995年当上了长春朝阳分区的侦查员之后,愈加骄横,势力进一步扩大,他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在吉林长春市,人们可能不知道市长是谁,但梁旭东的大名在长春市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随着梁旭东实力的发展,他资产很快有2000多万元,手下小弟众多人,俨然一个“黑色王国”。在他的严格管理与约束下,他的队伍成为了长春最强的黑帮势力。

古语曾讲:“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1998年,梁旭东在除掉了吉林长春最强的一个黑帮势力,于永庆之后,自己也来到了自己生命的倒计时。

于永庆是吉林长春市有名的黑社会流氓头子,在长春市作恶多年,他一直与梁旭东交恶。1998年的1月29日,正是大年初二,长春市弥漫在过年的气氛之中,这天的下午五点左右,红旗大街上发生了一起惊天大案,一个中年男子在街上被两个蒙面人当街用乱枪打死,死者的胸部与头部连中八枪,枪枪致命,几乎可以看作是职业杀手。

这件事情的发生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这件案子给时任长春市公安局田局长很大压力,他没想到自己刚上任长春市公安局局长不久,就要处理这么严重的大案,这对他来说是一次极大的考验。

根据他多年刑警经验,他知道这件案子绝不是一般刑事案件,它背后一定是一个庞大的黑社会网络,于是,田局长决定对这件案子追查到底。此案在随后就被长春市公安局定性为“1·29大案”,成立专案组对此案着重追查处理。

因此案发生在春节期间,为了尽快稳定社会上的不安情绪,田局长决定先从枪械管制入手。长期的枪械管理的失控,导致长春市内的黑帮团伙作案异常疯狂,才最终导致很多恶性案件的发生。

经过一段时间的严打枪支,社会风气好了很多。但是,历经一个月的严打,关于1.29大案的消息却宛如石沉大海,田局长决定亲自督查这个案件,他作为刑侦经验丰富的老刑警,在接到不少群众的举报下,在一番秘密侦查之后,一个叫梁旭东的人渐渐进入了田中林的视野。

田局长注意到,梁旭东还是朝阳片区的一个侦查员,但他的背后却有着一个庞大的组织,吉林很多的案件都与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为了不打草惊蛇,稳妥起见,田局长找到了当时全国优秀警察张春林,在暗中秘密调查梁旭东的情况。张春林不查不知道,一查大吃一惊,这梁旭东的大名在长春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已经形成了利益链条复杂,盘根错节的庞大黑色网络。

张春林几乎没有费多少力气,就搜寻到许多关于梁旭东的斑斑劣迹,张春林通过对以往梁旭东作案手法的侦查,几乎可以断定,梁旭东与1.29大案有着脱不开的联系。

得到众多线索的张春林没有犹豫,马上向吉林长春市公安局报告侦查情况,田局长在掌握充足证据后,下达了逮捕1.29重大案件嫌疑人梁旭东的有关指示。

对于梁旭东的抓捕问题,田局长想到梁旭东背后是一个危险的武装团伙,有很多枪械,大张旗鼓的抓捕很可能打草惊蛇,让公安干警白白流血,于是他们决定利用梁旭东朝阳区侦察员的身份对他进行逮捕。

1998年3月1日下午,长春市公安局决定召开“1·29大案”的报告会,梁旭东作为朝阳区的侦察员也被要求入会报告。梁旭东于当天下午五点左右,乘坐他的保镖李洪刚开的吉普车进入了警察局。

梁旭东刚刚走进会议室,就被早就埋伏在这的刑警们逮捕。与此同时,在外边等待的保镖李洪刚也一并被捕。

两个小时之后,田局长就在公安局召开党组织会议,随着梁旭东的成功抓捕,要对梁旭东团伙进行连根拔除,争取把梁旭东团伙的作案证据全部收集起来,这样就有利于对梁旭东团伙的案件进行清理、审查。

长春公安局随即就派出专案调查,派出全局绝大部分警力去往全国逮捕梁旭东作案团伙。随着梁旭东团伙的一一落网,原先嘴硬的梁旭东也渐渐没有了原来的霸气。梁旭东刚刚被逮捕的时候曾经扬言:“我上边有人,信不信,一两个月我就能出去?”

随着案件的快速侦破,梁旭东“手下大将”杜德伟的落网,将梁旭东团伙覆灭的钟声敲响,“1·29大案”的主谋之一就是杜德伟,经过公安的审讯,杜德伟最终招供,于永庆之死就是梁旭东指使他跟王大江干的。

随着案件的不断深入,在众多的证据面前,落网的梁旭东也只能认罪伏法。2000年8月,梁旭东与其主要团伙四人被判处死刑,当年的9月19日,梁旭东被执行枪决,结束了罪恶的一生。

笔者写到这里,想说的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那些为非作歹的人,必将受到正义的惩罚。在黑社会道路上狂奔的梁旭东最终没有逃脱人民的审判。在梁旭东成为吉林长春的“地下皇帝”几个月之后,梁旭东就被抓获归案。

梁旭东虽然在吉林长春辉煌一时,但是,快速陨落也说明梁旭东不走正道,即使是再有势力,最终的下场也只能是被人唾弃。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