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我再也不相信小红书了!”

subtitle
21世纪经济报道 2021-10-15 17:33

翻开小红书,各种打卡地美的惊艳,让人感叹随便一处都有绝美的景观。

而当不少网友兴致冲冲的赶到打卡地,“坑爹”二字却脱口而出。

你有没有被小红书上的网红地滤镜给骗过?例如……

你以为的粉色沙滩是这样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实际上是这样的——

你以为的蓝房子——

实际上却是——

最近,两个网友的吐槽再次引发网友共鸣,其中一名网友@哈德曼的秘封女高中生 发微博吐槽:“小红书真的害人”。

该网友在小红书上被种草后决定前往实地,到了却发现真实的风景与照片不符。

另一名网友@Echo小哲 在微博吐槽:#我再也不相信小红书了#。

还有咖啡馆打卡的:

虚假种草、社区变味

真实分享曾是小红书的王牌,也是一切“种草”的起源。正因为这种独特性,小红书曾是一家成长迅猛的明星公司。

而如今小红书不再受部分用户信任,失真的网红滤镜和泛滥的软广笔记,正让小红书陷入一种撕扯,让社区氛围变了味。有网友吐槽,最初下载小红书时感觉挺好的,现在根本不敢看,“几乎是P图高手和广告代言的天下,没办法种草”。

小红书还曾因为“种草”笔记造假、代写、刷量、刷粉等问题遭到用户质疑。

2019年,有媒体曝光了小红书笔记代写产业链,称“你在小红书上看到的种草笔记,可能是别人代写的,一篇50元,还可以提供上热门套餐”。对此,小红书当时发布声明称,文中所报道的黑产刷量行为,正是小红书一直以来严厉打击的对象,一向对社区刷量、刷粉行为“零容忍”!

更早之前,小红书上发布的9万多篇烟草软文引发争议,随后小红书宣布,下线了所有提及烟草的笔记。

此外,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小红书App内还存在微商公然发帖展示售卖国家违禁药品,以“种草”之名推荐引流到线下无资质医疗机构和游医,甚至大量笔记“安利”5日速成学会微整形的培训班等违法违规现象。

“媛”的集中地

前段时间“媛宇宙”一词引起广泛热议,“佛媛”“离援”“病媛”让人眼花缭乱,让人惊叹如今生财之道竟如此别出心裁。

如工人日报描述的“佛媛”,在豪宅里起床喝个早茶,抱着大牌包包打坐修行,抄经焚香叩拜,时不时分享哪个寺庙最出片儿,每条视频都得写一些“佛言佛语”烘托清静无为的气氛;甚至还有“佛欲”风大行其道,穿素衣露大腿甚至打擦边球的。难怪工人日报直评:“狐狸的尾巴哪是穿了袈裟就能藏得住的。”

据中新网,记者从抖音安全中心获悉,经过核查,抖音共处罚利用“佛媛”形象营造人设开展虚假营销行为相关账号48个,其中永久封禁账号7个,同时,清理违规视频148条。

除了“佛媛”,还有“雪媛”,就是以冰雪运动爱好者为人设的“名媛”。

除了“雪媛”还有“离媛”,一群有着情感故事的所谓离婚女性,一边痛诉过离开渣男的心路历程,一边讲述独立自强的奋斗历程,顺便推荐各种产品。

这媛那媛,这个群体想做的事都只有一件,就是炫耀。而炫耀则是一门生意,那些看似无意轻松的奢靡感,吸引一部分心态不成熟、价值观不正确的观众,要么为其买单,要么成为其中一“媛”。

曾遭“下架危机”

随着“媛宇宙”被官方多次点名,小红书的虚假种草和擦边球模式愈发被诟病。而实际上在此之前小红书已多次遭遇下架危机。

2019年7月30日,小红书一度被包括华为、vivo、OPPO等在内的安卓手机应用商城下架。

当时,“小红书APP被各大应用市场下架”成为热议话题,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朱巍在新华视点记者采访时指出,“未来社交电商的健康发展不能只依赖于网红和流量,只顾‘种草’、不顾后果的推广是短视的饮鸩止渴,可能会把平台和品牌都拉下水。”

2020年10月,小红书宣布启动对炫富、低俗软色情等不良信息内容的专项严打,覆盖全站所有笔记,涵盖历史存量笔记和未来新增笔记,严重违规行为将被断流封号处理。当月还公布了“啄木鸟”计划首月成果。数据显示,治理首月,小红书生态治理部门共对7383个账号进行断流处罚,处罚笔记数量超过21.3万篇。

破圈之困

追溯问题根源,主要还是小红书单一的盈利模式。

作为一个“种草”社区,最直接的变现模式是带货。但从跨境自营电商到第三方电商平台,小红书的电商探索都算不上成功。

2013年,也就是小红书成立后第二年便开始发力电商领域,上线了自营跨境电商平台“福利社”。由于电商经验空白,供应链、人才、货源真假等问题频频爆发,2016年小红书拓展了第三方平台和品牌商家加以补充,还在2018年开拓了自有品牌“有光”。

2019年年初,小红书决定对电商业务进行拆分,原社区电商事业部变为“品牌号”部门,围绕入驻的品牌进行从社区营销一直到闭环交易的资源整合。“福利社”仍独立发展。

但小红书始终没有完成GMV目标。据公开报道称,小红书2018、2019两年的电商GMV目标,均未达到内部人士的期待。另有数据显示,2020年,小红书的广告业务营收约占其总营收的80%,电商业务收入约占总营收的15%-20%。

据钛财经,一位接近小红书的人士直言,小红书的社区+电商平台的模式目前还没有打通,广告被证明仍旧是最有效的变现方式。

自去年开始,小红书尝试在直播带货上寻找增量。但显而易见,市场早已被抖音、快手、淘宝瓜分殆尽,小红书至今难有水花。

想当年,小红书从1亿用户迅猛增长到3亿,仅仅只花了一年时间。但如今小红书从“标记我的生活”变成了“标记我的广告”,不知道未来的它还能走多远?

来源 | 新华视点、北京商报、北京日报、工人日报、钛财经、中新网、南方都市报

本期编辑 刘雪莹 陈思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