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这条沿江“超级高铁”来了!为什么说很不寻常 新京智库

subtitle
新京报 2021-10-15 17:2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9月25日,新建沪渝蓉高速铁路武汉至宜昌段开工。图/湖北发布官方微信公众号

国庆节前,一条高铁开工的消息引起了广泛关注。

9月25日,湖北荆门市,我国“八纵八横”高速铁路客运通道中的重要“一横”迎来标志性进展——新建沪渝蓉高速铁路武汉至宜昌段,在此开工。

这也是新建沪渝蓉高速铁路最先开工的一段。

新建沪渝蓉高速铁路,是我国《中长期铁路网规划》(2016年版)中“沿江通道”的主线部分。

之前,这条规划中的铁路曾一度被称为“沿江高铁”,备受关注。

沿江“超级高铁”被寄予厚望

这条沿江高铁,因投资巨大,沿线经过长江经济带多个城市群和重点城市,而被称为“超级工程”。

由于覆盖面广,意义重大,这条高铁也被一些网友称为“超级高铁”。

据央视报道,沪渝蓉沿江高铁,全长约2100公里,总投资约5300亿元,东西横贯上海、江苏、安徽、湖北、重庆、四川等6省市。

5300亿元的投资额,超过了京沪高铁(2209.04亿元),也超过了京广高铁(2772.3亿元)。

在人们的印象中,沿江的“高铁”通道似乎早就有了一条。

这就是已经通车数年的沪汉蓉快速客运通道。其起于上海,途经南京、合肥、武汉、重庆等城市,终到成都。

这的确也是一条重要的沿江通道,是贯穿东西的铁路大动脉。但是,这条2014年全线开通动车组的沿江铁路,严格意义上,还不能算做高铁。

根据《铁路安全管理条例》,高速铁路是指设计开行时速250千米以上,并且初期运营时速200千米以上的列车客运专线铁路。而现有的“沪汉蓉快速客运通道”,除了上海到南京段达标外,其他大部分路段实际没有达到这个标准。

由于地质等因素,该线路的宜昌到利川段时速仅为160公里/小时,其余大部分段为200公里/小时左右。各段的修建标准没有统一。

现有的这条沪汉蓉快速客运通道,运行能力和速度方面都存在着不足,没有达到真正意义上的高铁标准。

如今,人们坐现有的沪汉蓉线路动车,从武汉去重庆,需7小时左右;从上海去成都,需12小时左右。

显然,在高铁时代,这个通勤时间,相对于航空,并不具备优势。

包括长三角城市群、长江中游城市群、成渝城市群在内的长江经济带,跨越多个经济活跃区域,急需一条打通内部联系、真正意义上的高铁通道。

这,应该也是为什么新建沪渝蓉沿江高铁自规划立项以来,备受关注、被寄予厚望的原因。

沿线省市,湖北将受益最大

这条新建的沪渝蓉沿江高铁,无疑对途经的沿江地区带来利好。

其中,与现有沪汉蓉线“擦肩而过”的枢纽城市受益明显,如湖北荆门(沪汉蓉线经过荆州市,没有经过荆门市)。

荆门是江汉平原两大主要城市之一,也是湖北省唯一不通高铁的城市,高铁的缺位一度成为荆门人心中挥之不去的痛。

2020年荆门市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开工建设沿江高铁荆门段,推动呼南高铁襄荆段前期工作,圆荆门人民的‘高铁梦’。”

这次沿江高铁武汉至宜昌段在荆门率先开工,标志着荆门境内的三条高铁全部开工,完成了最后的开工拼图。

这也标志着,荆门人的“高铁梦”不但离现实越来越近,而且,随着“八纵八横”高速铁路客运通道——沿江高铁的落子,荆门将迅速融入高铁时代的主赛道。

打开新建沪渝蓉高速铁路纵断面示意图,可以看出,这条高铁大动脉,穿过上海、江苏、安徽、湖北、重庆、四川6省市,其中,在湖北的里程明显最长。

这也意味着,在沿线省市中,湖北将受益最大。

新建沪渝蓉高铁线路平纵断面示意图。图/湖北发布官方微信公众号

此次率先开工的沿江高铁武汉至宜昌段,正线全长就达313公里,项目总投资522.7亿元,

在开工仪式上,湖北方面表示,将以此为契机,加快建设“轨道上的湖北”和新时代“祖国立交桥”,促进长江经济带协同发展,推动湖北更好发挥得中独厚的优势、打造新发展格局下的“新沿海”。

重庆的节点地位得到凸显

在武汉至宜昌段开工的第二天,成渝中线高铁建设启动活动以视频连线方式,在重庆、成都两地同时举行。

9月26日,两江新区重庆北站人和隧道,在人群的欢呼声中,挖掘机挖出了第一铲土。这标志着成渝中线高铁正式开建。

成渝中线高铁,也叫沪渝蓉高铁重庆至成都段,是沪渝蓉沿江高铁通道的组成部分。

成渝中线高铁在川渝两地各4个车站,建成后可实现成渝两大城市50分钟通达。受益人口近3000万。

在重庆北站,其东向将衔接规划的渝宜高铁,形成高标准的沿江高铁通道,串联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长江中游城市群和长三角城市群,支撑长江经济带建设。

根据规划,沪渝蓉高铁全线建成后,上海方向至重庆主城的高铁无需再绕道万州,而是直接从宜昌经渝宜高铁即可直达。

届时,沿江高铁全线建成后,成渝双城经济圈将实现4小时内至武汉,7小时内至上海,可比现在的通行时间压缩近一半。

因此,沿江高铁的建设,不仅有利于川渝地区广大民众出行,而且更有助于加强西部和广袤的中东部经济发达地区的联系,提升长江经济带经济要素的交流效率。

重庆。图/unsplash

值得注意的是,新建的沿江高铁通道,以沪渝蓉高铁命名。这种命名,方便人们在名称上与现有的沪汉蓉快速客运通道进行区分。

这样的命名,也使得重庆在沿江高铁中的节点地位得到凸显。

而重庆成为沿江高铁的正线必过节点,这样的布局,也有利于重庆打造其在沿江高铁中的枢纽地位。

拉近三大城市群,促进内循环

进入高铁时代,枢纽城市往往成为最大受益者。

这在我国近十多年的高铁建设大潮中,已经得到了印证。

在新建沪渝蓉高铁中,沿途的两大枢纽城市,武汉和重庆受益明显。

当前,重庆正在部署推进高铁建设五年行动方案,按照“五年全开工、十年全开通”要求,全力推进“米”字型高铁网建设。

这条沿江高铁,使得重庆市“米”字型高速铁路网的建设愿景离实现又近了一步。

武汉。图/unsplash

而这条沿江高铁,对于中部重镇武汉,同样意义重大。

武汉是知名的铁路枢纽,优越的区位优势,使其在普速铁路时代就已成为我国重要的铁路枢纽中心之一。

当前,武汉的“米”字形高铁枢纽,由三条国家干线高铁和两条区域性高铁组成,其中最重要的是超级干线高铁京广高铁(一“竖”)和新建沪渝蓉沿江高铁(一“横”)。

武汉“米”字形高铁枢纽的关键一“横”,就是新建沪渝蓉这条沿江高铁。

当然,这条沿江高铁最终的受益者,不限于以上主要枢纽城市,而是将涵盖长江经济带的广袤地区,带动铁路沿线腹地的各个中小城市发展。

根据整体规划,按“三步走”推进计划,沿江高铁预计2030年前全面建成。

作为一条高标准的沿江超级干线高铁,新建沪渝蓉高铁是长江流域综合立体交通体系的主骨干、全国八纵八横高铁网的主动脉,预计建成后,不但能释放和缓解既有沪汉蓉铁路运能,更能对构建长江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和推进长江经济带发展带来重要拉动作用。

当前,长江经济带的经济总量和人口规模,均占到全国的40%以上。让长三角、长江中游、成渝等沿江三大城市群的人、财、物等资源要素快速高效流动,让上海、武汉、重庆和成都等沿线中心城市形成集聚和辐射作用,将对促进中国经济内循环起到重要积极作用。

新建沪渝蓉高铁投资额度可谓空前,被网友称为“超级工程”“超级高铁”,其被寄予厚望,也在情理之中。

新京智库首席研究员 | 柯锐

编辑 | 张笑缘

校对 | 王心

邮箱 futurecity@xjbsmartcity.com

微信 ucass2020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