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杭城电脑维修“一代宗师”退休:30年给十万台电脑看过病,曾在机箱里修出1万私房钱

subtitle
钱江晚报 2021-10-15 14:45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张蓉 实习生 周林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阿贵的电脑维修铺子。

陈永贵

在陈永贵看来,自己修的不仅是冰冷的电脑,还有电脑里储存满满的情感和记忆空间。

杭州黄姑山路颐高旗舰店A座,搭乘扶梯到三楼,红色门头——“杭州阿贵电脑维修商行”迎面而来,在挨挨挤挤的柜台中,显得格外醒目。

自2004年作为第一批商户入驻,这家电脑维修商行已在此度过了17个春秋。时代变迁中,数码城从人来人往的辉煌年代一步步走向落寞,商行的店面也从过去100多平方米缩小到如今的一半大小,鼎盛时期的七八位员工也逐步缩减到仅剩老板陈永贵一人。

各种电脑、电源配件将空间填得满满当当,只在货架边留出一条够人走动的曲折通道。维修台上,杂乱地堆放着风枪、烙铁、表笔等各式工具。小到电源,大到硬盘、台式机、笔记本……零零碎碎加在一起,不少于一万样。

自学起步的陈永贵在1993年开起了杭州第三家专业的电脑维修店,至今已和电脑的疑难杂症打了近30年交道,堪称杭州电脑维修界“一代宗师”。8月,随着颐高集团发布关于旗舰店提升改造的通知,59岁的陈永贵决定提前一年退休,正式向这个行业告别。

10月15日,包含陈永贵在内的200多家商户已相继搬离曾红火一时的颐高旗舰店。一周后,数码城内部的提升改造即将动工,从陈旧的专业市场蜕变成集合“数字+”“体验+”消费新模式的综合体。

即将提升改造颐高旗舰店。

火红年代:一天光修硬盘,就能赚2700多元

2017年至今,陈永贵接连换了两辆奔驰,第一辆90多万,第二辆315万。这是过去近30年专注于电脑维修给陈永贵带来的回报,他坦承,自己受益于时代的红利,经历过电脑维修生意最红火的年代。

陈永贵从小就对无线设备充满兴趣。从山东一家专科学校无线电专业毕业后,1982年陈永贵回到杭州,在南星桥开了一家10平方米大的店铺,专门维修单片机,维修一次就能收取160元到170元。

1993年,陈永贵将店铺搬到杭州电子市场,店面扩大到60多平方米。那时,电脑开始在国内兴起,杭州一些高校会购置电脑作为电教设备。触角敏锐的陈永贵买了一台二手电脑开始学习研究,不久就掌握了电脑维修的能力。于是,陈永贵将经营业务延伸至电脑维修。

“当时,整个浙江省也没有多少人会修电脑。”陈永贵记得,不少人曾带着电脑专程从外地赶来杭州找他。

边修边学,遇到的问题越多,陈永贵越感觉到自身技术不足。而后,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陈永贵每周抽出三天,晚上6点到10点,去杭州大学(现浙江大学)上夜校,学习电脑运用与修理。

2000年,陈永贵通过了电脑维修服务资格证考试,开始持证上岗。“这个证书,当年整个电子市场也只有三本。”陈永贵感慨说,“算起来,我是杭州第三家专业做电脑维修的,却是做得最长的,另外两家早就不做这行了。”

21世纪初正是电脑维修业的鼎盛时期,技术过硬的陈永贵自然生意红火。每天早上9点,陈永贵刚到店面,卷闸门前常常已一有十五六人在排队等待。“如果不是大问题,修一个硬盘只要6分钟,就能赚100元。一天下来,单是修硬盘,就能赚2700多元。”

阿贵的电脑维修铺子。

2004年,由于杭州电子市场改造搬迁,小有名气的陈永贵被邀请进驻了颐高旗舰店,店面也扩大到100多平方米,还雇了七名员工。

主板维修区、台式机维修区、数据维修区、变压器维修区、音响设备维修区等八块工位牌,在数米长的维修台上一字排开,陈永贵带着七位师傅忙着应对台前的人来人往,一天可修十二三台电脑。

陈永贵估算说,过去近30年,自己手上修过的电脑超过十万台,它们的主人遍布全国,包括安徽、江苏、河南、广西、黑龙江、内蒙古等地。

门徒遍布:带出上百位徒弟,活跃在维修圈

陈永贵(右)和老客户。

电脑技术日新月异,处理器从最早的80286到80386,再到奔腾一代、二代等等,直到现在的多核,不断升级换代。每当最新的电脑面世,陈永贵都会率先摸索、研究。

“一台电脑有1720块电阻、680块电容,光是插槽、插座、插头有32样,硬盘内部就更复杂了。”在这个庞杂的电子王国里,陈永贵是为数不多手握秘钥的人,他坚信电脑维修从不是简单地换硬盘,换主板,或者换内存,“如果发现主板有问题,要进一步找到是哪里的问题,以最小的投入换取最大的利益化,才是维修的最高境界。”

“我们就是天天在和细节打交道。”陈永贵将自己的角色定义为给电脑看疑难杂症的“医生”,“电脑也有‘癌症’,有的反复修,反复坏。”

陈永贵对一台联想电脑记忆深刻,为了找出它“罢工”的缘由,他曾连续修了十多天。“从早到晚,有时,晚上也不睡,就一门心思研究它。”直到第11天,陈永贵才终于在那个精细复杂的电子王国里发现,一颗很小的电容坏了,导致电脑无法正常开机。

这前后11天,陈永贵只赚了90元。但也有一些时候,即便连续钻研了很多天,他依旧搞不定,最后分文不赚。但回想起那些疲惫又沮丧的时刻,陈永贵爽朗地笑笑,“我得到了更宝贵的经验。到现在,我也是在运用这套经验。”

填得满满当当的各种电脑配件。

陈永贵也将自己的经验传授给了更多人。2005年,搬到颐高旗舰店的第二年,一天早上,“杭州阿贵电脑维修商行”刚开门,一个年轻男孩“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他说自己从温州找过来,想学电脑。”陈永贵收他为徒,教了三年。后来,男孩便回到温州,开起了自己的电脑维修店,“到现在他还在做这行。”

1993年至今,陈永贵已带过上百位徒弟。他们中的不少人都曾活跃在杭州的电脑维修圈,以此为生,“现在百脑汇里也有十五六个是我的徒弟。”

只换不修:硬件直接换,数据空间跪求修复

从争相涌入到相继退场,当“只换不修”的观念渐入人心,比起维修,人们越来越倾向于淘汰换新。电脑维修从一时兴盛开始坠入夕阳行业。

八年前,“杭州阿贵电脑维修商行”就缩小了近一倍,又回归到60多平方米,员工也相继散去,留下陈永贵独自坐镇。

随着消费水平的提升和电商的冲击,陈永贵明显感觉到电脑维修生意走上了下坡路。“特别是2017年以后,生意更差了。现在一天只有五六个客户上门。”陈永贵的月收入从鼎盛时期的五六万元锐减到一万多元。

陈永贵(右)和老客户。

维修生意变得格外依赖过去积累的老客户。采访当天,75岁的梁大伯带着一座台式电脑的主板找到陈永贵,“这散热器转转就停,我搞了半天也没搞明白是什么问题。”梁大伯是无线电发烧友,喜欢摆弄电脑,上世纪90年代起,一有设备出问题,他就会来找陈永贵帮忙维修。

将主板接通电源,再插上专业“听诊器”——跑卡,前后十分钟,陈永贵就透过放大镜找到了这块主板的症结——老鼠尿把集成电路和电阻腐蚀了。“现在用笔记本多,这电脑我确实有几年没启动了。”梁大伯笑着赞叹陈永贵的“火眼金睛”。维修费用五六十元,可需要等配件到货,最终,梁大伯还是花100多元直接换了一块新主板。

不过,也有很多无法被替代的旧物。比如,那些储存在电脑里独一无二的重要数据。

陈永贵遇到过一位焦灼的书记员,他带来的一部笔记本电脑里,储存了法院刑事庭上的大量笔录,“庭审录音要和记录的内容一一对应,可硬盘摔坏了,笔录内容导不出来。”陈永贵耗费了整整两天时间进行维修,为硬盘更换新的磁头,成功将数据恢复,因此赚了一万多元。

也曾有客户为了恢复数据,连续14天往陈永贵的店面跑。“他们是一男一女,电脑硬盘里都是涉及商业机密的公司数据,他们不放心,要盯着我一步步恢复。每天完成一部分,他们把硬盘带回去,第二天早上又拿过来。”陈永贵清晰记得,修复那个硬盘,自己赚了8120元。

有一回,陈永贵还在电脑里修出过现金。那是一位中年女子送来维修的电脑主机,陈永贵把机箱拆开,竟发现里面有一个信封包着1万元。“我猜这是她丈夫的私房钱。第二天,她来拿电脑,我说还没修好,最好让家里人来一趟,我要问问里面的数据情况。”陈永贵笑着回忆说,后来,那人的丈夫来了,趁他妻子去上洗手间时陈永贵告诉对方,里面有一万块钱,“他冲我握握手,和我交成朋友了……”

更多的还有那些电脑里储存着的满满的情感与记忆的空间。“现在,年轻人送来维修的东西大多都有故事。”陈永贵说。这些电脑,有的是以前的恋人送的,有的是存满了暗恋对象的照片。

修电脑,修的其实也是一种记忆和情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90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