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被判向特斯拉道歉,赔偿5万!温州车主发声:坚决上诉,我没错,不会道歉

subtitle
每日经济新闻 2021-10-15 14:35
原标题:被判向特斯拉道歉,赔偿5万!温州车主发声:坚决上诉,我没错,不会道歉

每经记者 李星 每经编辑 孙磊 孙志成

一份还未收到的败诉法院判决书将浙江温州的特斯拉车主陈俊意(化名)推向了舆论风口。“还没收到判决书,但我已经知道结果了。”10月13日,陈俊意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对判决结果,我并不满意,因为这不是事实,我会坚决上诉,采取一切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特斯拉供图

日前,特斯拉起诉温州特斯拉车主名誉纠纷案一审判决结果内容被公开,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判决被告陈俊意向特斯拉公开赔礼道歉,并支付5万元赔偿款。“我是受害者,至今特斯拉一分赔偿款都没给,反倒还让我道歉和赔偿,这是欺负人。”陈俊意说。

判决结果显示,6月9日,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以蓄意捏造“特斯拉突然加速刹车失灵”、谎称“车辆突然失控自动加速”等内容在社交网络上发布,恶意诋毁特斯拉和特斯拉生产的“特斯拉”牌车辆为由,将陈俊意告上了法庭,并提出高达50万元的侵权损害赔偿金的要求。

对于特斯拉的起诉理由,陈俊意并不认同。“我自始至终说的都是真话,我的事故确实是因为刹车失灵造成的。”陈俊意多次向记者强调。

据了解,目前,陈俊意正在与其代理律师准备上诉书,待他收到判决书后就准备上诉。“我的代理律师于10月12日收到了判决书,但我还未收到。”陈俊意说,特斯拉在他未收到判决书且判决书还没正式生效的情况下就对外发布,已对他的生活和精神造成了极大伤害。

就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第一时间联系了特斯拉方面,对方以图片形式向记者提供了此次案件的一审判决书,未作任何文字回应。

“迫于保险理赔承认‘踩错刹车’”?

此次法律纠纷时间需追溯到去年。2020年8月12日,浙江温州某小区内,一辆特斯拉Model 3高速冲撞停车场的拦截杆。在连撞多辆车后,这辆Model 3直接倒翻了过来。作为该起事故的驾驶员,陈俊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多次表示,当时在距离停车场100米左右时,车辆突然加速,刹车失灵,最后导致了事故的发生

图片来源:车主供图

时至今日,陈俊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仍坚称,他当时并没有踩错刹车,而是车辆突然失控,踩刹车无效,才导致事故发生。

记者了解到,该事故不仅造成了10余辆汽车受损,同时车主本人也是经过7小时抢救、输血近5000毫升才脱离危险,最终被鉴定为9级伤残。“至今,我还一直在家休养,休养期间还要支付每个月4000~5000元的护理费。”陈俊意说,家里没了收入来源,目前靠卖房子的钱来维持生计。

针对此事故,特斯拉方面第一时间就曾给出检测结果:“车主误踩加速踏板,车辆没有问题”。而在此次公开的一审判决书中,特斯拉方面表示,该起事故系被告对车辆加速踏板、制动踏板错误操作所致。

特斯拉方面介绍称,事故发生后,温州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一大队委托温州市汽车工程学会对事故车辆进行了检测。检测结果显示,车辆碰撞发生前,加速踏板被全力踩下,而制动踏板未被踩下。

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在一审判决书中也明确,被告在温州市汽车工程学会出具涉案车辆《鉴定意见书》后,承认当时确实没有踩刹车,而是把油门当成了刹车。故法院对《鉴定意见书》结果予以采纳,事故系被告遇状况时操作不当造成。

对此,陈俊意代理律师介绍,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前仅调取了陈俊意在交警大队的第四次谈话笔录,并不能完整还原当时情况。

“本人一共做了四次询问笔录,前三次都清晰显示本人没有误操作,是车辆存在刹车失灵故障。”陈俊意告诉记者,第四次改变陈述是因为事故保险理赔无法进行,其他车主不停要求我赔偿,最后为了保险理赔,不得已只能改变陈述做了第四次询问笔录,承认“踩错刹车”。

陈俊意告诉记者:“收到判决书有15天上诉期,目前我和代理律师已经在准备上诉了。”

车主称事故认定书真实性存疑

事实上,对于判决书中提及的温州市汽车工程学会提供的事故《鉴定意见书》,陈俊意不止一次表示“自己很冤”。

据陈俊意介绍,此事故接连撞到了10余辆车,涉及赔偿超过40万元。“事故发生后,特斯拉一直不承认车辆存在问题,也不做任何赔偿。”陈俊意告诉记者,事后三个多月时间内,被撞车辆的车主们几乎天天上门要赔偿,但案件不结,保险公司就不能给到赔偿,最后也只能自认倒霉。

陈俊意代理律师也表示,陈俊意之所以改变口供是因为保险理赔,不得已改变了前三次陈述所做,第四次谈话笔录并不是案件的真实情况,不足以证明陈俊意存在误操作,更不足以证明特斯拉不存在刹车失灵的情况。

对于陈俊意方面的解释,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公益律师廖建勋分析称,如果车主能提供其因迫于索赔,而急需向保险公司做理赔才推翻前三次笔录不实陈述的证据,法院才有可能会不采信最后一次笔录内容。

针对温州市汽车工程学会出具的事故《鉴定意见书》,陈俊意表示,其真实性存疑。“鉴定的EDR数据及对比的后台数据均由特斯拉提供,故其真实性存疑。”陈俊意说,从《鉴定意见书》文字表述本身来看,并不能得出他未踩下刹车的结论

对于陈俊意提出的质疑,记者第一时间向特斯拉方面进行了求证。不过,截止记者发稿,特斯拉方面未作任何回应。“可能暂时不会有回复。”一位接近特斯拉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

也正因为陈俊意觉得自己很委屈,他在承认温州市汽车工程学会出具事故《鉴定意见书》和事故认定书后,仍坚持在社交平台上发布视频称,系特斯拉车辆刹车失灵导致事故发生,并公开表示自己承认“错踩刹车”是迫于无奈。正是这些发布的内容,让特斯拉对其进行了起诉。

据了解,特斯拉最初诉求除公开赔礼道歉外,还要求陈俊意支付50万元的侵权损害赔偿金并承担本案诉讼费。不过,法院并没有完全采纳。

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资料图

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作出的一审判决结果为,判定被告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抖音平台其使用的账户上向原告赔礼道歉,并持续不少于90日,同时被告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赔偿款5万元。

尽管如此,陈俊意仍坚称他并没有做错,不会向特斯拉道歉。“事后,我曾多次向特斯拉客服索要车辆事故发生前半小时后台行车数据,均被拒绝。”陈俊意说。

不过,廖建勋认为,这一案件的关键在于能否有权威机构对事故发生原因作出鉴定,只有这个鉴定才能作为判断事故发生原因的依据。

特斯拉多次反诉车主

事实上,在特斯拉此次发起的名誉维权中,陈俊意并不是唯一一个被起诉的车主。9月26日,获特斯拉“退一赔三”的特斯拉二手车维权车主韩潮在其微博上透露,他收到了特斯拉的名誉权纠纷起诉状,除被要求公开道歉外,还被特斯拉索赔经济损失500万元及承担维权支出5万元,共计505万元

韩潮与特斯拉的纠纷要追溯到2019年。韩潮在2019年5月于特斯拉官网购买了一辆特斯拉Model S官方认证二手车,但在用车期间发现车辆的数十种安全等问题。后来韩潮对车辆进行了第三方检测,发现该车C柱及后翼子板存在切割焊接痕迹,是一辆事故车,遂在当年12月将特斯拉告上法庭。

维权755天后,韩潮于9月17日对外宣布称:“我胜诉了,北京二中院维持一审原判,特斯拉存在欺诈,驳回上诉,退一赔三。”根据其发布的判决书,特斯拉退赔韩潮共计151万余元。

但就在韩潮发布胜诉消息后不久,特斯拉将其告上了法庭。9月27日,特斯拉公开回应称,截至目前,其与韩潮之间发生了多件诉讼案件,包括韩潮诉特斯拉的二手车纠纷案、特斯拉诉韩潮的两辆代步车纠纷案、韩潮起诉特斯拉的名誉权侵害纠纷案及特斯拉诉韩潮的名誉权侵害纠纷案。其中,韩潮诉特斯拉的二手车纠纷案已经二审判决,特斯拉已依据判决,向韩潮支付款项共计151.88万元,并将依法申请再审。

图片来源:新浪微博(@ID_韩潮)

另外,此前在上海车展站车顶维权的郑州车主张靓(化名)于9月27日晚也发文称,自己在今年8月也曾被特斯拉要求赔礼道歉,并赔偿名誉损失费500万元。对此,张靓表示,关于这个案件她会积极准备,依法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

对于特斯拉起诉车主的行为,廖建勋认为,无论是特斯拉还是消费者,双方都应遵守诚信规则,以及诚实诉讼的规则,任何一方不得动用资源去诋毁另一方。最好的方法是双方在行政机关或权威检测机构的参与下,进行公平公正的鉴定。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近两年来特斯拉“刹车失灵”事故持续被车主曝光,但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销量却并未受到明显影响。乘联会最新数据显示,9月,特斯拉中国新车销量超5.6万辆,同比增长394%,再创历史新高。2021年1~9月,特斯拉中国累计销量已超30万辆。

在此前召开的2021股东大会上,特斯拉方面对外表示,2021年第三季度,特斯拉累计交付量超过24万辆,同比增长73%。自2016年第四季度至今,特斯拉全球的交付量年复合增长率已达71%。

记者|李星 编辑|孙磊 孙志成 王嘉琦

校对|卢祥勇

责任编辑:杨斌_NF4368
4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