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30万,我卖了老公的命根子

subtitle
洒了白色 2021-10-15 13:4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是刘玄与张媛分手后的第二个周末。这不是他们第一次说分手,不过这次刘玄铁了心要分,张媛虽然不情愿,却也难得没像以前那样拼命求和。

他们在一起快一年,张媛没有一天不发N个信息找他。这次分手后,她竟没有纠缠,一个电话一条信息都没有,刘玄觉得很是轻松。

没有她拴着自己了,凭他刘玄一米八的身高、五分像彭于晏的长相,以及知名国企的工作,找个高点的、胸大点的、漂亮点的、最重要是家庭条件好点的女人,绝对不成问题。

刘玄和张媛是校友,刘玄大四时张媛大三,在一次社团联谊上认识的。张媛和她同班同学许乐乐一起参加。

刘玄对张媛的第一印象是清纯可爱,但是个子有点矮,胸也很平,不是他喜欢的菜。反而许乐乐虽然长相一般,但个子比较高,尤其是那对跃然眼前的大胸,让人印象深刻。

刘玄没想过会和张媛有什么交集,他马上要毕业了,只想找个好工作,再找个家庭条件好的女朋友,少奋斗个十年二十年。

刘玄认为他的想法,是大多数凤凰男的想法,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不过,张媛的猛烈追求和死缠烂打打乱了他的计划。

张媛和刘玄是同市不同县的老乡,她爸妈在老家县城开小餐馆。刘玄一心想留在他们大学所在的广州,找个广州的老婆,然后买房买车、做一番事业。因此,无论怎么看,张媛都不是理想的结婚对象。

刘玄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答应了她的追求,那时候他已经落实了工作,是一家知名国企,只等毕业了就入职,可能是闲着也无聊,觉得有个小师妹陪陪也不错,便松了口吧。反正谈恋爱也不等于结婚。

在一起后,张媛挖空心思对刘玄好,她说自己对他是真爱,刘玄却觉得未必,还不是看上自己又高又帅工作又好。

张媛于刘玄,就是一根鸡肋,所以他对她一直不冷不热。而让他下决心说分手的导火索,是入职后打探到有几个女同事还不错,于是准备甩开张媛这个绊脚石。

酒店的床上,刘玄已经醒了,惬意地抚摸着怀中丰满香艳的女人,回想起昨夜的大战,刘玄觉得腿有点软。

早在分手之前,刘玄就注册了个QQ小号,在网上跟一些女人撩骚,怀里的不是第一个。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这是刘玄的人生信条。作为男人,不多拥有几个女人,岂不是枉过此生?年轻就该好好把握,别等老了徒然伤悲。

正享受着这软玉温香,突然电话来了,看到来电显示,刘玄眉头一拧。

是张媛。

刘玄直接挂了电话,很快QQ来了信息,四个大字映入眼里,“我怀孕了!”

“艹!”刘玄狠狠骂了一句,推开怀里的女人,起身到卫生间,打了个电话过去,冷冷地开口,“你过来吧,我带你去做手术!”

电话那边好一会没有声音,刘玄更是火大,“难不成你要生下来?我是不可能和你结婚的,你都还没毕业,现在怀了孕,你以后怎么过?”

过了一会,传来张媛弱有气无力的声音,“好。”

刘玄带张媛去了一家离他公司很远的私立医院,选在周日做的手术。手术做完当天,医生说张媛身体虚弱,叫她多住几天院。刘玄说要上班,请不了假,在医院外面的小餐馆买了一盒快饭给张媛后就走了,直到出院也没来看过她。

张媛不敢回学校,只得回到刘玄住处修养。刘玄总说工作很忙,没有一天早回家,张媛只得自己出门买菜做饭。虽然广州的冬天不太冷,但是大风吹着,出一趟门,张媛就觉得头痛多一分。加上刘玄租的房子厨房没有热水,洗菜洗碗特别麻烦。

这样过了几天,张媛得了感冒,叫刘玄给她买顶帽子和药回来。刘玄半夜才回来,完全忘了给她买东西。

看着张媛躺在床上发烧的样子,刘玄本来有点愧疚,但张媛似乎并不在意,刘玄也就不放在心上,第二天才去买了点药给她。

张媛住了十天左右,身体恢复得差不多就走了,两人谁也没提复合的事。

张媛仍旧对他很关心,当没分手一样跟他联络。人性就是这样,太轻易得到的,都不会珍惜,更何况是张媛这般,狗皮膏药一样地贴上来的女人,赶也赶不走,对她再坏她都忍着。刘玄心里不由得更看不起她了。

刘玄打探后得知,自己看上的那两个女同事都有对象了,其中一个还准备买房结婚了,不由得有些失落。

既然暂时已经没有目标,那么对于张媛的殷勤讨好,刘玄也就没有拒绝,泰然受着。

张媛在学校备考公务员,不像从前那样把刘玄看得紧。刘玄自然继续着撩骚的地下工作,深深地上了瘾,只觉个中美妙滋味,难以言喻。

没多久,张媛考完了,成绩还得过一阵子才出,她准备开始找工作,想搬来和刘玄一起住,毕竟他租房的市区交通比大学城更方便。刘玄答应了,甚至同事聚餐时还带上了她,在人前表现得十分温柔体贴,每个人都说刘玄是个好男人。

刘玄打的如意算盘是,反正张媛是任由他摆布的,到时候遇到合适的女人,就一脚踢开张媛,装作被甩,这样的好男人不是更受欢迎吗?

过了一段时间,刘玄的大学舍友老歪打电话来,说周末组个局子,把在广州工作的关系好点的都叫上聚聚,刘玄答应参加。

晚上回到租房处,刘玄问张媛去不去。张媛说不去了,要去深圳办点事。刘玄觉得她不去也挺好,因为许乐乐要去。

记得那次联谊认识了张媛和许乐乐后,两人都加了他QQ,都主动找他聊天。许乐乐家在广州,父母都是机关单位的,虽然不是什么官,但关系还是有一些的。虽然条件比张媛好点,但比起刘玄想要的对象条件,还是差一截。

当时刘玄还纠结了一番选谁,后来觉得张媛更热情,最主要是更好控制和摆脱,便答应和张媛处。因为张媛防得紧,许乐乐那边也就淡了下来。

张媛不喜欢许乐乐,说她势力、虚荣、有心机。许乐乐虽然没明说,但也看得出她不喜欢张媛,准确地说是看不起张媛。两人是面上笑嘻嘻,心里MMP的关系。

这次聚会,刘玄觉得许乐乐变漂亮了。交谈中得知她考上了广州的公务员,马上要政审了。老歪开她玩笑说,车子房子工作都有了,就差个好男人了。

听到这话,许乐乐笑着偷瞄了瞄刘玄,刘玄正好对上了她的目光,心中有些异样。

饭局后,刘玄送许乐乐回家,余光中看着那对大胸,心里免不了有点想法。过了几天,还没等他想好要不要勾搭下,许乐乐就联系上他了。一会请教毕业论文的事情,一会问毕业旅行,刘玄也算是耍心机的老手了,自然明白她的用意。

两人瞒着张媛私底下开始见面,都不是矜持的人,踏出那一步也就没用上多久。

许乐乐对刘玄好歹也算“觊觎已久”,好不容易得手了,自然想让张媛赶紧滚蛋,于是三天两头让刘玄提分手,时不时提一嘴,说广州房价还要涨,爸妈希望自己赶紧结婚,给自己再买一套婚房之类的。

刘玄对这些,自然非常在意,不管跟不跟许乐乐结婚,反正张媛是不能留了。这天下班回去,准备直接跟张媛摊牌,却发现张媛不在,她的衣服鞋子生活用品也都不见了。

纳闷中,刘玄给张媛打了个电话。

电话里,张媛很冷淡地说自己已经找好工作和住处了,提出了分手。

刘玄有些惊讶,却又庆幸省了自己的事,便一口答应,正准备说点祝你以后一切顺利的话,张媛来了句:“对了,分手费不用太多,三十万就够了。”

刘玄一听火冒三丈,这个贱女人,不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招数改成勒索了,厌恶地说,“你他妈以为自己是谁?又不是离婚,还想要赡养费?”

张媛的声音非常冷漠,坚定又清晰地说:“人渣你给我听好!当初我做手术你签名的那张同意书,我找医生要来拍了照。我找人破解了你的小号密码,你撩骚那些记录我全都存下来了。

当然,你和你的新女友许乐乐聊天那些记录也没落下,我还拍了些你们单独吃饭、进出宾馆的亲密照片。另外,你爸妈和亲戚、公司领导、数百个同事的电话邮箱我也都有,

包括许乐乐和她爸妈的联系方式我也知道。如果你不想我发给他们,或者发到网上,影响你打造出来的好男人形象,就给我30万!”

“你……”刘玄气急,简直不敢相信听到的这些。以为张媛被自己吃得死死的,没想到竟被她狠狠咬了一口。

他们公司是大型国企,即使这些私人问题并不至于让他丢饭碗,但领导同事会怎么看他,以后还怎么混。若是她撕破脸发到网上,自己就算换工作也会有影响。刘玄恨不得把张媛一脚踩扁碾碎。

“贱人,我还以为你是个清纯女人,没想到这么恶毒,这么贱!”

“还不是跟你学的?你以为你这个衣冠禽兽真那么大魅力?你以为我真爱你爱得那么卑贱?是,我从前是真的爱你,爱得低到了尘埃。

可你是一坨屎呀,我最怕臭了,怎么会让自己在屎池子里打滚?!要不是为了报复,我才不会忍着恶心留在这儿!你是怎么作践我的,我全都记着呢!

本来你提了分手,我是想着好聚好散的,没想到自己却怀孕了。从你毫不在意地说打掉孩子时,我的心就死了。

而小月子里,你夜夜晚归,我感冒时你带着香水味和烟味回来,我就发誓要报复你!我他妈跟你多说一句都想吐,你一个星期内准备好三十万,过时后果自负!”

张媛啪地挂了电话,刘玄愣在原地。

刘玄没敢跟许乐乐说这件事,只得认了栽,把工作了一年的积蓄全拿了出来,又编些借口找父母拿了些,再东拼西凑凑够了三十万,按张媛的要求把现金给了她,拿到了她存资料的优盘,并反复确认另外没有备份。

他警告张媛如果敢拿着备份再来要挟自己,自己一分钱都不会再给,大不了鱼死网破。张媛笑了笑,说,“放心,多跟你待一秒钟我都觉得恶心,我绝不会和你再有任何联系!”

张媛消失不久,许乐乐某天突然来找刘玄发了一通脾气,说市委组织部去学校给她政审时,收到匿名举报信,说她当班长时恶意打压同学、且作风不良当小三之类。

许乐乐费劲找了好多同学老师来自证清白,还通过他爸妈走了点关系,虽然最后还是通过了,但也着实让她紧张又气闷了一番。

许乐乐诅咒了张媛祖宗十八代,无奈联系不上她,想骂也没地方骂,只得把一肚子火撒到刘玄这里,惹得刘玄更是郁闷。

拿到三十万,和那些不堪的过往断了联系的张媛,在一家五星级酒店的餐厅请老歪吃着饭。

“老歪,这杯敬你。谢谢你帮我这么多忙。”

老歪心照不宣举起酒杯,“老朋友了,何必客气。”

原来,早在认识刘玄之前,张媛和老歪就已相识。老歪喜欢张媛,张媛却只想和他做朋友,暗示他如果表白连朋友都没得做,因此两人私下保持着朋友的关系,表面上却没有多少来往。

许乐乐之前勾搭刘玄时,两人常聊QQ,作为刘玄的室友,老歪给张媛做内应,发送情报。

张媛早就怀疑刘玄在外面有猫腻,趁着坐小月子,在他的电脑上一通勘察,发现他注册了小号,再找了个电脑高手破解了他的密码,拿到那些资料。

后来碰上老歪组饭局,张媛听说许乐乐要来,便故意不参加,想给刘玄和许乐乐一个机会。她太了解刘玄了,也十分清楚许乐乐的为人,一个是屎一个是苍蝇,放在一起自然会热络。撮合他们,让刘玄背上找小三的罪名,杀伤力才更大。

但若是他们自由发展还太慢,张媛想报复他们,而且想越快越好。于是让老歪饭局后故意找许乐乐,咨询考公务员的事,时不时透漏张媛和刘玄感情不好,当初是张媛硬把刘玄上了,刘玄不得已答应交往之类的情报,还明里暗里说许乐乐这一型才是刘玄喜欢的。

许乐乐心高气傲,之前被张媛抢走刘玄,本来就憋着一股气,听到老歪那些话,自然不服输,自然想要拿下刘玄,再者于她来说,刘玄本身条件也不错,是个很好的对象。

而张媛这边,借着忙找工作的由头,自然而然对刘玄“松绑”,让他有足够的时间和私人空间去和许乐乐发展。果然,这对男女进展神速,不负张媛所望。

“媛媛,我觉得许乐乐有点可怜,得了刘玄这个渣男,还以为自己得了个宝呢。”

“她可怜?她和刘玄才是最配的。当初没追到刘玄,她设法把本来要评给我的奖学金给弄没了,还在班里到处传我的坏话。一个渣一个坏,正好配一对,别去祸害好人!”

许乐乐和刘玄好上后,发现了张媛做过人流的事情,在班里添油加醋一顿乱说。这样的流言,伤人于无形,根本没办法去解释或制止。张媛因此恨透了许乐乐。

“也是。不过政审时,她又没违法犯罪啥的,咱们送个匿名信,也没办法让她通不过嘛。”

张媛笑了笑,“我就是吓吓她,就当恶作剧咯。”

老歪觉得,张媛仍旧清纯可爱的脸上,多了一些成熟和淡然,或许,这就是蜕变?

开始了新生活的张媛,现在独自一人,虽然有时会寂寞,但更觉轻松、舒心,回想过往,就像做了一场噩梦。

年少时,谁没有过纯真的时候?谁不曾期望过真爱?而现实逼人,遇见的是渣男,付出的是真情,收获的是伤痛。那就姑且把这当作渡劫吧,不然修成了仙也是个傻白甜。

张媛没告诉刘玄,她这个坏仙女走之前还留了一手,把他住处的套套全都扎了孔。

另外,那些资料她也备了份,但她只是留着时不时提醒自己别忘了当初的伤,她不会发给刘玄领导同事和许乐乐父母,她就想他俩在一起,毕竟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