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王彦青:行刑前用绝技换死缓,越狱后狂杀16人,因司机说错一句话暴露被抓

subtitle
猫眼观史 2021-10-15 13:32

* 本文系“今日人物志”独家撰稿

1989年12月15日,户籍警刘文英带领三个联防队员在逃犯吴双喜(父母)家附近布控。

因为要布控的监视点太多,警力吃紧,所里不得不动用了一个月前刚转正的户籍警刘文英来执行布控任务。

不过出于照顾女同志的原则,所长决定让刘文英去监视逃犯的父母家。

因为从常理来说,有着一定反侦察经验的吴双喜是不会蠢到回家的。

这个不重要的监视点,就这样交到了这个刚参加工作的户籍警手上。

让警方万万没想到的是,逃犯竟然真的回家了。

当天的下午1点30分,刘文英突然发现2个男人进入吴双喜父母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刘文英

刘文英通过照片辨认出,其中一人就是吴双喜,而另外一个高高瘦瘦的好像越狱犯王彦青。

刘文英再三确认后,向上级汇报了情况。

上级给她的命令是在原地坚守待援。

没想到,两名逃犯十分警惕,在屋内呆了5分钟后,两人就准备离开。

一旦他们离开,再想找到他们的行踪可就是大海捞针了。

在这种紧要关头,刘文英当机立断,带着3名联防队员手持警棍,上前敲响了吴双喜的家门。

王彦青和吴双喜正准备出门,突然发现门口出现4个穿制服的人。

正门是走不出去了,王彦青焦急万分,绕到傍边的厨房,用力踢开窗户,跳了出去。

见犯人从旁边的窗子逃走,刘文英立即带着联防队员追了过去。

没想到,王彦青反应极快,他迅速掏出手枪,对准4人连续开枪。

可惜这四人手里加起来也只有一根警棍,根本毫无还手之力,当时就全部中弹,纷纷倒下。

其中刘文英胸部中弹,大量出血,却死死地抓住王彦青的胳膊不放。

王彦青发现这是一个女民警,对她大吼:“快放手,不然打死你!”

刘文英就像没听到一样,反而更用力地拉他。

王彦青见脱不了身,对准刘文英的大腿又打了一枪:“你放不放?再不放手打你的头了!”

腿部中弹后,刘文英无法站立,跪倒在地上。

就算这样,她的双手仍然牢牢地拖住了王彦青的腿。

恼羞成怒之下,王彦青对准刘文英的头部又打了一枪,刘文英就这样英勇牺牲了。

追记一等功,后被批准为革命烈士

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枪杀民警,王彦青无疑是向整个公安战线宣战。

那这个人到底是如何从一个“别人家的孩子”变成这样一个杀人恶魔的呢?今天笔者就给大家讲一讲“贼王”王彦青的故事。

改革开放之初,我们国家曾经有一段时间治安不是很好,用小平同志的话说“窗子打开了,苍蝇自然就跟着进来了”。

一方面,骤然面临新鲜事物的冲击,人们往往把握不住自己;

另一方面,由于改革开放后,大批国营企业被转为私有或承包制,企业提出要“甩下包袱,大力发展”,导致大批工人下岗。

这些下岗工人大都是青壮年,一下子就没有了收入来源,只能在大街上无所事事地闲逛。

再加上当时的风气是一心挣钱,自然就有一些人选择铤而走险。

因此,当年的重工业城市往往治安都不是很好。

故事的主人公王彦青虽然是山西晋中人,但他的大多数时间是生活在重工业城市太原。

父母都是机械厂附属学校的教师,在那个年代属于妥妥的中产了。

正因为如此,王彦青从小没有吃过什么苦头。

而且有机会接触到其他的同龄人都没有接触过的知识。

据说还没上完高中,他就学会了微积分。

这不用说在八十年代,就算在现在,那也是十分聪明了;

父母都是教师,自然没有多少时间花在自家孩子身上,少年时代的王彦青缺乏父母的关注,也没有什么玩具。

他只有就地取材,闲着没事就自己鼓捣机械玩,三弄两弄,加上自己本来就聪明,他竟然自己摸索出来一套开锁的绝活。

为了尝试下自己的开锁方法管不管用,他把机械厂的保险柜给打开了。

这一下子捅了马蜂窝,警方迅速出动,将其逮捕归案。

念其初犯,警察把他送进了劳教,在那里,他认识了自己的师傅。

这个老贼王没有留下名字,但是从后来王彦青的偷盗技术突飞猛进来看,他师傅的水平是相当高超的。

有人说科学实验室和监狱是人类文明的两大起源地,这话肯定是夸张的。

但是你说监狱把一群罪犯关在一起,也确实给了他们互相交流犯罪经验的机会,有利有弊嘛。

所以当时有人说,坐牢那是去进修了,否则为何会有二进宫,三进宫乃至四进宫之说呢?

但这样的人终究是少数,大部分都是教育之后,改过自新的。

可唯独出狱后的王彦青一反常态。

他出来后,凭借着高超的技艺,结合自己狱中所学,竟然制造了一套独门开锁工具。

据说用这套工具开锁比原配的钥匙还快,凭借这门技术,他连续盗了好几个保险柜,着实“挣”了一大笔钱。

当时正好赶上“严打”,王彦青被逮捕后,法院要判他死刑。

但是人家是神偷,手里有技术啊,他提出,我可以用自己的开锁技术立功。

于是在行刑前,法院也确实看中了他的开锁绝技,给他判了个死缓。

这种操作手法现在也有,但绝不是开锁,不过这种减刑的案例在上世纪确实有很多,有个叫李洪涛的,当时也是判了死刑,此人精通电机设计,在监狱里搞了个无刷电机,成功获得减刑,由死刑到了死缓;

还有某小果,弄了个改进下水道的窨井专利,据说也是由死刑到死缓。

反正那个年头靠技术小发明来减刑的人数不胜数。

王彦青刚进监狱时,牢房里的狱霸看他新来的,想让手底下的几个小弟给他个下马威,让他以后乖巧点。

哪成想,王彦青是个硬点子,没有几个回合狱霸的小弟们就被撂倒在地。

于是刚进监狱不久,王彦青就成了里面的老大。

后来他的名气陆陆续续地传到了其他号子,他前前后后共收了17个小弟。

加上他自己,报号“十八金刚”。

在监狱里立住脚后,王彦青开始走上层路线——也就是和狱警搞好关系。

当时监狱里引进一台新式机床,但没人会操作,他充分发挥自己擅长机械的优势,摸索了一个月,终于搞清了操作原理。

这一下子博得了狱长的信任。

他在监狱里得到了在一定范围内自由活动的权利。

有了更大的自由空间,王彦青的心思又开始活泛起来。

上文说到,他被判了个死缓,一般缓期两年结束后就自动转无期徒刑了。

也就是说,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以后就在监狱孤独终老了,可这明显不合他的心意。

于是他开始策划越狱。

他观察了好久,终于在劳教的车间里找到一块没有经过水泥硬化的地面,然后命令自己的手下,每次外出放风时都去那附近挖几勺土,放到各自的口袋里。

就这样过了大半年,他们用蚂蚁搬家的方式生生挖了一条长达70米的地道。

一天深夜,王彦青偷偷打开牢门,带着11个狱友从挖好的地道成功越狱。

王彦青带着手下越狱成功后,原计划去香港,那时候香港还没有回归,和大陆也没有引渡协议,是犯罪分子的天堂。

但由于这十几个人里有几个人是轻刑犯,王彦青怕这些人日后会拿自己向警察立功,所以想到了让他们纳投名状。

具体操作就是他们冲进一家小卖部,把正在买东西的顾客和商店老板都绑到椅子上,王彦青强迫同伙每人刺几刀,如果哪个人下不了手,那就会被立即杀掉。

就这样,那些轻刑犯再也回不了头了。

杀人抢劫以后,这十几个人开始在全国四处流窜作案。

他们足迹遍布山西,河北,河南,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湖北,广西,四川,湖南等11个省,在这期间,该团伙共杀害了15人,伤13人,伤者包括两名警察。

王彦青从这两名警察身上抢到了两支手枪。

有了枪后案子越做越大,终于引起了警方的重视。

警方出动数百警力,全体出动,在短短一个月时间内,王彦青的小弟们纷纷落网。

有一个小弟为了立功,向警方和盘托出了王彦青打算潜逃香港的计划。

王彦青

这样一来,警方进行了更有针对性的布控,王彦青逃往香港的路被彻底堵死。

无奈之下,他只有去找自己的狱友吴双喜,二人打算再干一票大的。

吴双喜也在外面潜逃数年之久,既然要干大的,这一走就更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

所以他提出想回家看看父母,于是就出现了文章开始的那一幕。

女警是王彦青杀的第16个人。

杀了警察后,二人匆匆逃命。

后来吴双喜在家人的劝说下向警察自首,王彦青本人则下落不明。

转眼间来到了1990年的五月。

五月底的一天晚上,郴州旅协(旅游业协会)的治保队长王勤宜到招待所例行夜巡。

看大门的是个老人,上了年纪的人睡得早。

保安队敲了十多分钟门都不见人开门,于是王队长派手下的队员翻墙进入院子,叫醒老人打开院门,然后分成二组进行检查。

其中王队长带队,来到了四楼。

当他进入403房时,看到这是一间双人间,两张床上分别躺着一男一女,便让他们出示身份证。

男的身份证上显示他是“朱民强,男,1958年生,河南省平顶山市人”,他自述自己是农民。

而女的则叫郑晓燕,是浙江人。

因为男女同宿一屋,保安例行让二人出示结婚证。

男的吞吞吐吐地说结婚证尚未办,这次只是一起旅游,自己住在502房间,来403房间是找女的有事要说。

很明显,这就是嫖娼行为,王队长等人自然不相信,于是分别对这对男女进一步盘查。

王队长拉开了二人床头处的抽屉,想着能发现点避孕套之类的证据,没想到抽屉里赫然是一支“五四”式手枪。

“朱民强”说这是一把在地摊上买的玩具枪,打算带给家里小侄子的。

这几个保安都没有用过手枪,加上光线不是很好,没仔细看也就相信了。

除了玩具手枪,保安们还看到手枪旁边散落着大量的国库券(类似于国债)。

如果说给家中小孩带玩具手枪还情有可原的话,带这么多国库券旅游,就十分值得怀疑了。

保安队员们越想越可疑,决定带二人到“旅协”办公室做进一步调查。

一听说要被带走,“朱民强”更是不想配合,保安只有把他强行带走。

途中,“朱民强”偷偷靠近一个保安:“你放我走,身上的钱都归你”。

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算想放人也不可能啊;于是“朱民强”又说:“我是河南省军区司令的儿子,你们敢抓我,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这就更蒙不了人了,因为他刚刚还说自己是农民嘛。

就这样,一群人推推搡搡走到了大街上。

要去“旅协”办公室,必须得经过市公安局门口,大概是心里有鬼,“朱民强”见到写有“公安局”的牌子,心里突然慌了起来。

他猛地挣脱保安的束缚,回身抢过保安手中拿着的“玩具枪”,轻轻一搓子弹上膛,砰砰砰开始连续射击。

事发突然,保安们何时见过这种阵仗,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躲避,当场就有一名保安中枪倒在了地上。

说来也巧,那时候治安方面正在加强,所以刚好有几名警察出外巡逻归来,他们老远就听到了熟悉的枪声,他们手里只有巡逻用的警棍,但就算是这样,仍然义无反顾地加入了追捕的队伍。

“朱民强”则一边逃,一边向追赶他的警察射击。

这时,新加入队伍的两名警察也相继中弹,伤重倒地;

眼见2个武警被击倒,追捕力量再次削弱,罪犯眼看要追不上了。

大概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吧,就在此时,街不远处又出现了三名执行抓捕任务回家的民警。

这三人听到枪声,立即驾驶警用三轮赶来支援。

这时候歹徒已拦住了一辆路过的摩托车,正用枪口威逼司机。

警察们原计划是驾驶三轮车直接撞过去,没成想车却突然熄火,车上三人一边喊着“站住,别跑!”一边下车猛追。

罪犯看着眼前早已慌成一团的摩托车司机,而自己又不会骑车,知道自己是不可能用车来逃跑了,只有放弃摩托车司机,边往枪里压子弹,边向前逃窜。

警察们越追越近,罪犯举起上满子弹的手枪再次回身射击。

又一个警察中弹,无法再行追击。

此时,罪犯趁人不备,钻进一个小院内,等到警察们赶到时,发现院里却空无一人,一时间陷入了僵局。

不久,支援而来的同事们开始在附近布下警戒线,查验过往车辆。

31日晚上,天降暴雨。

但是民警们仍然坚守在岗位上,随时准备实施抓捕。

1日凌晨,一辆白色出租车由城内方向疾驶而来。

该路段负责的交警队王队长立即上前,招手示意停车。

王队长问司机:“你这车是去哪的?”

司机答:“贵阳。”

王队长又问租车人,租车人答:“去桂林。”

司机和乘客说的地方竟然对不上(事后才知道,因为王有口音,而司机是湖南人,把桂林误听成了贵阳),王队长让二人出示身份证,身份证上的疑点更大。

乘客的身份证上显示是桂林人,但听他的口音却是北方口音。

身为一名退伍老兵,王队长对危险有一种天生的警惕性。

于是他让乘客下车接受进一步的检查。

租车人虽然听话下车了,但是边下边向左腋部掏什么东西。

是枪!王队长顿觉不对,一个大步跨到罪犯身后,将双手插进罪犯的腋下后死死地摁住对方的脖子。

与此同时,旁边的两名同事也飞扑了上去,抓住了罪犯那只握枪的手。

罪犯眼看着无法挣脱,索性扣动了扳机。

砰!清脆的枪声打破了清晨的静谧。

罪犯用的枪是人称大黑星的五四式,打的是7.62毫米的子弹,杀伤力很大。

这一枪不仅击中了一名民警,子弹去势不减,还击中了民警身后的出租车司机。

听到枪声,其他同事们也迅速扑向罪犯。

有的人死死托住罪犯的右手,这样枪口就指不到人身上,有的则勒住罪犯的脖子将其放倒在地,先后共有八个人参与了抓捕。

但就是这样,罪犯仍然负隅顽抗,手脚动弹不得了,就用牙咬,生生咬伤了两名警察。

经过十多分钟的殊死搏斗,这个亡命徒终于力尽被擒。

被擒拿住后,他倒是对自己的身份再无隐瞒,承认了自己的真实身份——王彦青。

或许是早已预料到了自己的结局,王彦青索性和民警们玩起了小聪明。

要给他定罪,必须要有证据,而他虽然杀了十几个人,除了女警刘文英,警方并没有掌握其他受害者的遗体。

没有遗体就没有证据,没有证据就没法给他定罪。

当时看守所的伙食很差,他就向警察提出“我可以把藏尸地点告诉你们,但是你们得拿酒肉来换”。

警方虽然感到气愤,但是也没有其他办法,所以就答应了他的要求。

前前后后共挖掘出15具受害者遗体。

也就是说,王彦青自1988年成功越狱后,到1990年,仅两年时间便杀了16人,还击伤13人,期间抢劫汽车,撬盗保险柜更是数不过来。

有了这些证据后,因嫖娼暴露后被抓的王彦青,公审之后被判处枪决,立即执行。

行刑的那天早上,王彦青还饕餮了一通。

临刑前,所有的死刑犯都要经过由长步枪组成的“人字型”通道。

在其他死刑犯都吓得尿裤子,甚至需要武警拖拽着前行的情况下,他竟然神情自若,一步步的走过这条“鬼门关”。

最后,所有的死刑犯在验明正身后,都要接受最后那一枪的来临。

不管怎么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王彦青这罪恶的一生终究是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编者简介:宋小乐,一位90后奶爸,普通家庭出身,专职写作5年,靠自媒体写作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与多家新媒体公司有合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