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新兵岁月一一在露天饭堂发生的故事

subtitle
一白聊故事 2021-10-15 10:02

文/李陵湘一九七六年我应征入伍,在新兵连发生了许多有趣的事,让我至今回味难忘。那年头生活水平低,到新兵连时,正处青黄不接的冬春交替时节,蔬菜品种很少。老兵在做迎接新兵的准备工作时,在营区后面山沟里开垦了几块地,全部播撒上油菜籽。当我们新兵到达后,除了少量的粉条大白菜土豆之类,吃得最多的当数油菜苗。为了保证菜源不断,当前面的油菜刚拔掉,马上又撒上新的油菜籽,一茬接一茬吃得人翻胃。加之又没放什么油,几乎就是用水煮熟就吃,青菜变黄菜,闻起来有股猪潲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时天气寒冷,井水刺骨,刚从地里拔出来的小油菜苗,连泥带土很难洗净。常常是菜吃完了,盆子底下是一层泥沙,吃在嘴里咔咔作响。三个月新训,印象中没有吃过正儿八经的荤菜,仅有的是在大白菜中放点少得可怜的肉罐头。美其名曰“肉罐头煮白菜”,却“只闻罐头香,不见肉啥样”。你想找到一点完整的肉,除非长了一双放大镜般的眼睛。就这样的美味,那也只是每星期或半个月打打牙祭。

菜差油水少,训练强度大,新兵饭量也惊人。新兵连四个排,每排四个班总人数相等,都是五十余人。营区中间有块大草坪,划作四个区域,每个区域一个排。区域内又划成四个小区域,每个小区域一个班。地盘划分好了,先是由各班派员去炊事班领一脸盆菜,全排再派两人抬一大箩筐饭。全连各排各班饭菜等量,炊事班不偏不倚很是公平公正。开饭时,各班以放在地上的菜盆为中心,围成一圈,蹲着就餐。菜很简单,每餐基本上一二个菜,由值日员分配每人一小票。米饭则是自添,能吃多少打多少。开始的几天里,各排就餐楚界分明,河东河西互不干扰,相安无事。不出一星期,有些排饭不够,便去别的排打饭。

四个排的饭本是一样多,按说那一筐子饭至少也有五六十斤。炊事班也是按每个人的定量做的。但定量不等于每个人的饭量,速度慢不等于吃饱了。而我的一排就是吃饭速度最慢的,当其他三个排吃完了,还没吃饱的新战友们便常常蜂拥到我排的“阵地”“打扫战场”。排长见状,只好破戒违规,开饭前亲自动手将饭筐子抬进本排宿舍派人管控。粮食不够吃,生活是大问题,新兵能量不足,训练要打折扣。于是改善生活,让新兵吃饱成了连首长的头等大事。

老话一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连首长深谙其道,向上级叫苦,回“娘”家要粮,向老连队救援。后来新兵连短少的粮油,蔬菜等等物资,包括新训结束杀的一头猪,都是由老连队慷慨提供的。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向原作者致谢!)责编:李郎杰《白浪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