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如果我们败了,他们会把这道命令称之为谋杀”(下)

subtitle
燃烧的岛群 2021-10-15 09:58

作者简介:哈尔德根艇长,现任曼施坦因吧大吧主、德军吧小吧主,主要研究二战德国海军潜艇战史、东线战史,目前主营B站专栏

前文我们介绍了下“拉科尼亚”号救援经过。第二篇将继续围绕“拉科尼亚”号事件展开讨论。

参加救援拉科尼亚号幸存者的三艘U艇结局

U-156于1943年3月8日在加勒比海被卡塔林娜水上飞机炸沉,53人无一生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哈腾斯泰因的阵亡通知书,他的最终战绩是97489t

U-507在1943年1月13日于巴西海域被卡塔林娜水上飞机炸沉,54人全部阵亡,沙赫特艇长最终战绩为77143t。

U-506在1943年7月12日于西班牙维哥港以西被B-24轰炸机炸沉,6人生还,维尔德曼艇长等48人阵亡,他的最终战绩为69893t。

U-506幸存艇员回忆,维尔德曼艇长本已逃出潜艇,两名艇员撑着他,但他不想拖累部下说服两人离开,最终维尔德曼艇长再也没有出现。

卡佩里尼号后被改为运输潜艇派驻东南亚,德国投降后被日本海军接收成为伊-503号。

由于某些原因,一直有人攻击U艇在拉科尼亚事件中的作为,他们主要攻击三点:

一、邓尼茨因为此事要求手下屠杀船员。

二、U艇部队没有警告攻击民船,是滥杀无辜。

三、U艇部队是因为有盟友战俘才去救人,救盟军人员是被迫的,动机不纯。

我在此逐条分析一下。

关于第一条,U艇射杀幸存者这一谣言流传甚广,著名电影《猎杀U-571》中便有U-571扫射幸存者的情节(实际上U-571官兵曾为幸存者提供饼干)。这些人口中屠杀船员的命令是指邓尼茨在17日当天下达的拉科尼亚命令,命令内容如下:

1 禁止救援沉船幸存者,禁止下列行为包括救捞生还者、帮他们坐上救生艇、扶正倾覆的救生艇和提供食物饮水。

2 之前发布的俘虏船长和轮机长的命令依然有效。

3 只救援对我们有用的敌方幸存者。

4 硬起心肠来。记住,敌人轰炸德国城市的时候可没有顾及妇女儿童。

该命令在17号被传达给所有U艇艇长,20日又重发了一次。

以上4条并无任何要求U艇屠杀幸存者的文字,二战中能被证实的U艇扫人案例也只有一例,涉事艇长战后被枪决。

希特勒曾多次希望射杀落水船员,1942年1月3日,希特勒会见日本大使大岛浩时曾提到:“U艇在击沉商船后应上浮射击救生艇。”

1942年5月14日,希特勒问邓尼茨如何尽可能减少幸存船员数量,邓尼茨认为唯一的办法是研制更好的鱼雷。

这就是邓尼茨元帅对幸存者的态度:

1942年9月28日,,希雷邓三人在柏林帝国大厦中召开会议。希特勒就拉科尼亚事件建议海军贯彻彻底杀死商船幸存者的命令,他说:“给救生艇中的幸存者们提供帮助或是给予他们回家的导航是荒唐的。我特此命令商船以及她们的船员应当被毁灭,哪怕船员们正在救生艇之中。”会议现场的一人记录了邓尼茨的回应。

“不,我的元首。射杀沉船的幸存者违背了作为水兵的荣誉。我不可能下达这样一个命令。我的潜艇兵们都是志愿入伍的,他们抱着光荣战斗的信念与敌人殊死斗争。作战中的道德准则会被这样的命令破坏。我必须请求您收回这一命令。”

于是希特勒让步了,他用维也纳口音说:“你爱咋地咋地吧,但不要再提供帮助或帮他们导航。”

在拉科尼亚命令发布后依然有许多艇长帮助幸存者,笔者统计过39-45的U艇救人案例,这里列举下拉科尼亚命令发布后的:

U-617 1942 9.24

Roumanie号

艇长阿尔布莱希特.布兰迪,布兰迪救起了仅有的1名幸存者

U-159 1942 10.7

Boringia号

艇长赫尔穆特.弗里德里希.维特,提供陆地方向

U-125 1942 10.8

Glendene号

艇长乌里希.福洛克斯,提供药品、淡水和陆地方向

U-201 1942 10.8

John Carter Rose号

艇长京特.罗森堡,提供面包、急救用品,艇组还救起了一名落水者

U-159 1942 10.9

Coloradan号

艇长弗里德里希.维特,提供陆地距离和方向,离开时还祝他们好运

U-159 1942 10.13

Empire Nomad号

艇长维特,提供陆地方向和绷带

U-504 1942 10.23

City of Johannesburg号

艇长乔治.博斯克,为唯一没有上救生艇的的一名军官指明救生艇方向,据这名军官回忆,他离U-504非常近甚至碰到了U艇外壳,博斯克艇长专门让引擎停转直到他离开

U-159 1942 10.29

Ross号

艇长维特

提供陆地方向和香烟

U-172 1942 10.30

Aldington Court号

艇长卡尔.埃默曼,提供香烟

U-586 1942 11.2

Empire Gilbert号

艇长迪特里希.冯.德.埃施,将两名落水者送上救生艇

U-181 1942 11.3

East Indian号

艇长沃尔夫冈.吕特,提供淡水和陆地方向

U-504 1942 11.3

Porto Alegre号

艇长弗里茨.博斯克,提供船员们所处的位置、陆地方向并告诉船长赶快营救两个抓着筏子的人

U-159 1942 11.13

Star of Scotland号

艇长赫尔穆特.弗里德里希.维特,提供面包、香烟,维特本来打算抓走船长,在船长说他是唯一一个懂得航海的人之后就放了他

U-134 1942 11.14

Scapa Flow号

艇长鲁道夫.申德尔,提供绷带

U-177 1942 11.20

Pierce Butler号

艇长罗伯特.基赛,基赛艇长提出帮船员发求救信号,船员说他们发过了

U-181 1942 11.20

Corinthiakos号

艇长沃尔夫冈.吕特,将一名落水者送上救生艇

U-177 1942 11.28

Nova Scotia号

艇长罗伯特.基赛,基赛发现水中有1000多人(包括大量意大利战俘),他告知bdu,bdu让他继续巡逻,最终bdu叫来一条葡萄牙船捞人,但只捞起了194人

U-177 1942 11.30

Liandaff Castle号

艇长基赛,他问船员是否需要医疗援助,船员说他们只是很湿,不用,313人仅3人死亡

U-128 1942 12.5

Teesbank号

艇长乌里希.海泽,提供陆地方向和距离

U-177 1942 12.7

Saronikos号

艇长罗伯特.基赛,提供给氧和绷带

U-159 1942 12.16

East Wales号

艇长赫尔穆特.弗里德里希.维特,提供绷带

U-175 1943 1.23

Benjamin Smith号

艇长海因里希.布伦斯,提供医疗援助、食物、淡水、香烟,布伦斯艇长还告诉船员很快会有人来救他们,无人死亡

U-105 1943 1.27

Cape Decision号

艇长于尔根.尼森,提供陆地方向

U-442 1943 1.27

Julia Ward Howe号

艇长汉斯.约阿西姆.海塞,提供陆地方向

U-632 1943 2.3

Cordelia号

艇长汉斯.卡普夫,他将唯一一名逃出来的船员救起带走

U-332 1943 2.21

Stigstad号

艇长埃伯哈德.休特曼,该船先让他击伤,随后被贝塔斯曼的U-603补刀击沉,幸存者向他要食物,他专门从贝塔斯曼那里要了一些食物给他们

U-409 1943 2.24

Eulima号

艇长汉斯.斐迪南德.马斯曼,他的的U-409偶遇前一天被U-186击沉的英国商船Eulima号的一艘载有15名船员的救生艇,其中就有中国人(Eulima号的底层船员基本都是中国人)。U艇官兵俘虏了二副三副(英国籍)并向其他英国人和中国人提供了食物、淡水、海图和去最近陆地的航线。

U-753 1943 2.27

Madoera号一条救生艇

艇长冯.曼施坦因,该船让U-653击伤,船员们在被击中后弃船,但后来有15人返回船只发现可以抢救,在损管后把她开了回去,U-753遇到了她的一条救生艇,艇长把他们带了回去

U-182 1943 3.10

Richard D. Spaight号

艇长尼古莱.克劳森,提供食物、水、医疗用品

U-518 1943 3.25

Industria号

艇长弗里德里希·威廉·威斯曼,询问船员是否需要食物和水,被拒

U-336 1943 4.5

Jonathan Sturges号一条救生艇

艇长汉斯.亨恪,该船被U-707击沉,U-336偶遇其一条救生艇,艇组立刻将上面6人救起

U-103 1943 5.18

Fort Concord一条救生艇

艇长古斯塔夫.扬森

该船12日被U-456击沉,U-103偶遇这条救生艇,扬森艇长为上面的两名印度人、一名英籍日本人提供奶酪、香肠、面包和淡水

U-181 1943 5.27

Sicilia号

艇长沃尔夫冈.吕特,提供面包和香烟

U-177 1943 7.10

Alice F. Palmer号

艇长罗伯特.基赛,他在用炮火击沉该船前专门发信号让救生艇离远点,无人死亡

U-510 1943 7.10

Scandinavia号

艇长阿尔弗雷德.艾克,他给了船员30分钟弃船时间,无人死亡

U-172 1942 7.12

African Star号

艇长卡尔.埃默曼,提供陆地方向

U-178 1943 7.14

Robert Bacon号

艇长威廉.多梅斯,提供陆地方向并祝他们好运

U-572 1943 7.14

Harvard号

艇长海茵茨.库梅塔,给船员足够弃船时间,无人死亡

U-572 1943 7.15

Gilbert B. Walters号

艇长库梅塔,过程与上例相同

U-513 1943 7.16

Richard Caswell号

艇长弗里德里希.古根堡,提供香烟、火柴,他甚至和船员聊了起来

U-596 1943 8.20

El Sayeda号

艇长维克多.威廉.诺恩,给船员弃船时间,无人死亡

U-596 1943 8.21

Namaz号

艇长诺恩,流程见上例

U-24 1943 8.22

DB-36号登陆艇(属于苏联黑海舰队)

艇长克劳斯.彼得森,他将全部3人救起带走

U-24 1943 8.22

DB-37

艇长彼得森,流程见上例

U-161 1943 9.20

St. Usk号

艇长阿尔布莱希特.阿喀琉斯,为幸存者提供他们的位置、陆地方向和淡水。U-161在一周后被击沉,无人生还。

U-155 1943 10.20

Siranger号

艇长阿道夫.皮宁,他让U艇医官医治了一名伤者

U-188 1944 1.26

Surada号

艇长齐格弗里德.卢登,提供水和补给

U-711 1944 4.14

Solvoll号偷渡船

艇长汉斯.京特.兰格,他将船上8人全部带上潜艇然后才击沉该船

U-129 1944 5.11

Empire Heath号

艇长理查德.冯.哈珀,他将唯一一名幸存者救起带走

U-957 1944 8.26

Nord号(苏联)

艇长格尔德.沙尔,他将全部4名幸存者救起带走

U-995 1944 12.26

RT-52 Som(苏联)

艇长汉斯.乔治.赫斯,该船在一分钟内沉没,他将唯一一名幸存者救起带走

U-178艇长多梅斯中校甚至把自己无视命令的行为写入航海日志,邓尼茨对此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1963年8月4日的《星期日快报》刊登了对罗伯特.查理森将军采访:“我曾下令炸死拉科尼亚号的幸存者。当时我们并不知道,他们之中还有英国人。但纵然我们知道这-一点,我们也会同样对待的。无论如何我得下达这样的命令....这是战争,潜艇非消灭不可。”他的言论清楚表明U艇没有必要再去救幸存者。

在纽伦堡审判中,厚颜无耻的英国人指控邓尼茨命令手下幸存者,埃里希.托普等67名U艇艇长签了封集体宣誓书:“德国海军的领导人教育我们要尊重所有成文的、不成文的海上法律,我们一直认为遵守这些法律并以侠义方式进行海上战争是我们的荣誉。”

尼米兹也作证:“美国潜艇原则上不去营救敌军幸存者。”

第二点纯粹是双标,拉科尼亚号在遇到U艇时身份是运兵船,装有8门火炮和深水炸弹,上面还有英国军人,是标准的军用船只,合法攻击目标。至于不警告问题,尼米兹将军给邓尼茨作证时谈过:“除医院船和其他一些特殊船只享受安全通行之外,美军潜艇在攻击日本商船时一般都不事先警告。”

至于第三点,那纯粹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幸存者回忆可以证实,是哈腾斯泰因主动提出要救他们:

“我想让所有妇女和儿童来我船上。”

如果U艇是因为要救盟友而不得不救别的人,艇员们肯定会把英波人员视为额外负担,而幸存者回忆可以证明他们对所有人都很好,没有人任何人被歧视。

U-506、U-507在接到邓尼茨可以中止救援的电报后也没有抛弃任何人;英波看守对意军战俘态度恶劣,他们故意锁住船舱害死大量战俘,但卡佩里尼号官兵也并未因此报复任何人。

其实研究下哈腾斯坦因之前的战绩就可以发现,救人就是他的习惯。1988年联邦德国海军收到一封信

作者Tsouk先生是被U-156击沉船只船员,信中有一段话:“在这艘船被击沉后,我受到这位艇长极富人道主义的关怀,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联邦海军应该为这位即使在第三帝国时期仍坚守人性的高尚军官感到自豪。”

这是拉科尼亚号水手长侄女写给U艇档案馆的信:

2008年4月,潜艇朋友圈协会专门在哈腾斯泰因家乡举办了纪念U-156活动,拉科尼亚号幸存者海伦·查尔斯女士专程从英国来参加,当年她只是一名婴儿,她和她母亲都得到了U-156帮助。

英国还专门拍了一部迷你剧《拉科尼亚号的沉没》。

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一场人类的浩劫,拉科尼亚号事件只是其中的一个小小插曲。但是拉科尼亚号事件中的三位艇长和其U艇官兵的人道主义精神,却像微弱的文明之光,永远停留在这战争和野蛮的废墟之上。

(全文完)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