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四川黄金大劫案:他用二百个健力宝罐,要了17条人命

subtitle
提线木偶1 2021-10-14 22:07

【本文节选自《夜行档案》,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上周小小地消失了一下,相信如果我不说,你们也没发现吧!

我没更新,是去见了个人,叫矿哥。

矿哥造型特东北,金链子、金戒指、金手表戴了个全套,手腕还有一个红绳穿起来的金牛,矿哥说今年是本命年。

矿哥其实不是东北人,是四川广元来的。2001年,他一家都搬到了北京。

刚来北京,家里就一口气买了好几套房子。

我问为啥叫他矿哥,徐哥说因为他家的钱,全是从河里冲下来的。

我说你别瞎吹,啥河里面能捞钱。

矿哥说,那条江,是嘉陵江的支流,叫白龙江,这条江里埋着金矿,他家的钱就是从这来的。

上世纪90年代,白龙江流域有个别称,叫“川陕甘金三角”。

那里藏着不少卡林型金矿,卡林型金矿是专业术语,说人话就是规模比较大,容易被淘到的金矿。

多容易呢,那里“含金层深达数十米,每立方米就有2.5 克”,简直就是天上掉钱。

1993年,青川县有俩村民在水沟边偶然掀开一块石头,就发现了一块比大拇指粗,四寸多长的黄金,形状看上去像个饺子,足足有1.1 斤重。

那个时候,金价116元一克,一般工人一个月都赚不了100块。

那是个万元户都很少的年代,这一块黄金,直接进账6万3千元,抵得上一个人大半辈子的收入。

暴利引来了大批的淘金客,那个时候的淘金热夸张到,有句话专门形容——“百里江面不夜地,千车万人淘金来”。

最多的时候,江边聚集着上万淘金的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江水里淘洗,和沙子分离,就能淘到。具体过程可以看看《闯关东》,里头有在金沟淘金的

但这个情况,在1994年10月戛然而止。那一年,金矿边,青川县,发生了一起特大血案。

只一个中午,17人死亡,15人失踪、3辆客车损毁。

等警察到达现场时,路上的3辆车的玻璃全部碎裂,油箱炸毁,遍地都是碎玻璃渣、木棒、匕首、血迹。

路中央,躺着两具尸体,头被砸烂,手筋也被挑断,死相挺惨。

其余的二三十人都被湍急的江水冲走,而肇事者早就跑得没影儿了。

案件一出,因为性质太过恶劣,都惊动了国务院,公安部挂牌督办,市县两级公安机关均将该案作为头等大案,嫌疑人全国通缉。

这都是金子惹的祸。

这场血案,得从一个发电站讲起。

1996年,青川县打算在白龙江下游建一所宝珠寺水电站,要在江面蓄水。

这样一来,白龙江里的黄金就没法挖了,全得沉睡水底。

矿哥今年回老家拍的宝珠寺水电站

本着不浪费黄金资源的想法,青川县黄金管理局宣布,1994-1995年,开始为期两年的黄金抢挖期。

其实从80年代开始,青川县已经有了淘金现象。那个时候人还不多,但随着十万元户、百万元户的出现,和抢挖期的开放,一大堆淘金单位和个人都涌过来了。

这些人里,有金老板们,也有不少“马尾子”,也就是出苦力的。

但更多的,是当地的农户,白天种种地,弄弄当地土特产——黑木耳、菌菇。晚上,他们就打着手电带着淘金工具和家伙什,上白龙江边淘金去。

淘金用的金床子

这么多人都来挖金子,当地政府就不管吗?

当然不是,1984年,政府想可个点子,用收钱限制人数——想淘金子,就必须缴纳1260元,换取采金许可证。

这个价格逐年飙升,到了1994年的抢挖期,缴纳费翻了几十倍,暴涨到4万多元。

但还是搂不住。

当年的发证人说,两年的抢挖期,他们发了就有几百个证。

有利润的地方,就必然有冲突。

淘金者把出金率高的矿井叫“红窝子”。在金河坝,但凡有名的红窝子,里头基本都配有各种枪支和弹药,就怕被人抢。

那时候的火药枪是一种自制枪具,朱富贵说,在1996年《枪支管理办法》出台前,民间有枪太正常,尤其是这种火药枪更是平常,打枪和钓鱼是一样的爱好。

矿民之间,有各种黑吃黑的手段,打探到哪个金窝子挖“红”了,要么强行“入股”,一起开采,要么以武力相威胁,低价买进自己开采,或者干脆白拿强要。

抢的多了,也就有了帮派。

当时,青川县金河坝,有名的老大叫李洪——就是血案中躺路中间的其中一具尸体。

按矿哥的说法,在青川,淘金的没有不认识李洪的。

李洪是青川乔庄的地头蛇,常年混迹在淘金河滩上。

他最有名的事迹,是在金河坝成立了一个“超哥淘金队”。

在四川方言里,超哥就是小混混,一帮人聚在一块都没正经职业,一天到晚就混社会,收保护费。

这个队里的人和李洪一样都是地痞流氓,每次遇到“红窝子”,就拉起一大帮子兄弟去黑吃黑,不配合的全都免不了“超哥淘金队”的一顿胖揍,对方只好以低价卖给李洪开采。

遇上胆子再小点的,李洪就干脆“吃白食”,直接抢矿。

李洪不是青川本地人,他老家在射洪县,从小听射洪袍哥杨国靖的故事长大。

杨国靖在1902年药王寺成立射洪袍哥会

袍哥会是四川长期存在的结社组织,类似于黑社会。袍哥进门都拜关二爷,出门一起混社会。

李洪常年混迹在这里,懂得了一个关键精髓——要欺负人,就得人多。

1994年10月,李洪盯上了江油人李代明的矿。

这个李代明是真有点东西,他挖金子,一挖一个准。

他原来是江油市的建筑社工人,公司破产之后,就辞职下海做生意,但亏得回不了本,1993年,只能和其他几个投资人到青川大坪社河段一起开采金沙。

他拉来好哥们儿朱明文,又找了几个老乡,凑了4万缴纳金,从老家和当地都拉了一些劳动力,才把班子将就着组起来。

班子有了,可是在哪挖是个问题。

当时,有三大金河湾——大坪里、园子坪、管子沟。

淘金队都在三大金河湾直接挖,下游的洗金滩就有村民偷摸去淘金,从姚渡镇到三堆镇,沿江百来公里,都能淘金

园子坪临近大湾村,是最火爆的河湾;管子沟离姚渡镇也挺近,人也多。

可李代明都不看好,反而看上了大湾村江对面的大坪里。

这里过江麻烦了点,但是被开采的少。

李代明赌准了,他才刚来几个月,真就在大坪里挖到了金脉,挖出了起码39箱金子。

一时间,青川县城里“江油人挖到金脉”传得沸沸扬扬。

人怕出名猪怕壮,这话传进了李洪的耳朵里,他眼红得很。

那时正逢秋老虎,最后一波汛期将要来临,雨水不断,河床上又开始蓄水,所有的淘金队都得停工,李代明也只能等着。

等这江水刚一退,李洪的人就行动了,他们在李代明的坑旁边4.5米的地方,直接开了个新坑。

按规定,两个金坑之间的间隔起码得20米,5米以内,就跟明抢差不多了。

这个举动,是要断了李代明淘金的路。

李代明也不是吃干饭的,立马跟李洪的人干了一架,把李洪的人撵跑了。

李洪也不是善茬,立马喊了十多个人,开着桑塔纳,带着大砍刀和火药枪就去找李代明了。

李洪还开了辆桑塔纳,青川的金老板和桑塔纳是标配,当时一辆桑塔纳相当于现在的迈凯伦或者迈巴赫S级。

找到李代明后,小弟直接把火药枪顶在李代明的左胸口,李洪喊说:“哪个把我的槽子(金坑)停了的,我要整他!”

李代明好汉不吃眼前亏,没敢反抗,但还是让李洪拿刀攮倒了,旁边俩工人也挨一顿揍。

李代明的后脑脖子挨了刀,瘫在地上,十分钟了没动弹。李洪看这情况,才停手走了。

那俩工人赶紧把李代明背到船上,逃向河对岸。

李洪也是手黑,这时候了还一直往船开枪扔石头,一副不弄死李代明不罢休的架势。

李代明挨打的事,立马就让合伙人朱明文知道了。朱明文马上喊停工作的工人停工,一起去江对岸把李洪收拾了。

李洪看对面来了好几只船,自己人少打不过,开着桑塔纳溜了,一直逃到镇上的白水街。

人虽然没事,但这一跑,面子是肯定丢了。

李洪在这一片是个人物,从来没吃过瘪,如果不把面子找回来,就不光是一个“红窝子”的事,以后没法在这混了。

第二天,李洪到了乔庄,招揽所有“超哥”,找到了七八十人,又在乔庄找了些人力车夫,筹够了一百人,准备去干李代明。

90年代的人力车夫

李洪下了本,在山川宾馆请这一百多号人吃饭,说自己的金脉让人抢了,想让大伙一块抢回来,一起发财,完了还一人发了包7块钱的“红塔山”香烟。

李洪每桌挨着敬酒,来来回回,重复着两句话:

“把江油人撵出青川,打死一个人奖励1000元!”

“只要挖到红窝子,大家一起分红!”

老大这么给面子,一百多号人也很激动:金子摆在眼前,这哪是给李老板拼命,这就是给自己拼命!

吃完饭,李洪把砍刀、西瓜刀或者匕首分给众人,还分光了自己囤积的火药枪。

这帮同伙甚至互相不认识,李洪让他们在左手缠上白毛巾,有个标志,免得误伤。

第二天一早,在乔庄的东桥饭馆,李洪请大家又吃了一顿,然后一帮人上满了一辆大巴和两辆中巴,手拿武器,风风火火开往大湾村,准备和李代明血拼。

1994年10月17日上午,李洪坐在大巴车前排,嘱咐一百多号弟兄们左臂把白手绢都“扎起”,一会儿到了要好好干,以后有他们的好。

打过架的都知道,打群架的时候,两方人数差距过大,这个架就打不起来。

因为这种情况下,人少一方不会应战,要么逃跑,要么找几个替罪羊挨打。

对李洪来说,这是一场必胜的战斗,大部分人甚至都不必动手。

车上士气高涨,每个人都做着黄金梦。

临近白龙江,快到在园子坪,车拐到临江的土路。突然“轰”地一声,大巴的挡风玻璃直接碎裂,紧接着又引发一连串爆炸。

李洪的弟兄们都是小混混,哪见过这架势,全慌了,要么往白龙江里跳,要么趴在车底下。

人影还没看到,李洪就已经兵败如山倒了。

这爆炸当然是李代明捣的鬼。

李洪前脚大张旗鼓,招兵买马,他几乎是大喇叭告诉李代明:我要干你了。

李代明不是傻子,早就听到了风声。他盘了一下手下的人,只有三十来个,硬磕就是找死。

他只能孤注一掷。

李代明之前搞过工程,懂一点爆破技术--在空易拉罐内,填满炸药、铁沙子,就能做成土炸弹。

他去大湾村挨家挨户敲门,搞了很多的火药枪,和更多的做火药的铁砂子。

又到金坑上找了些健力宝易拉罐,回来之后,李代明安排工人把这些东西做成土炸弹。

为避免“哑炮”失误,他们还在易拉罐炸弹上安装了双引线。

就长这样

这种土炸弹,威力巨大,李代明和工人熬了一晚上,做了200多个,等同于200个手榴弹,足够炸死几百号人。

这还不够。

李代明想要主动出击,掌握主动权。

他知道李洪过来的必经之路是什么,准备搞个埋伏。

按当地警方的话来说:“一方假戏假做,另一方可就是真枪实弹。”

大巴车上的李洪被炸得七荤八素,他从碎了玻璃的窗户爬出来,瘫在了大巴前。

身上的皮衣破了,肚子上划了个大口,血流不止,可没有任何小弟来帮他。

他逐渐失去意识,直到被人过来砸烂脑袋,挑断手筋。

附近的大湾村村民听到爆炸声在山谷里来来回回,响了十来分钟,但是都不确定从哪边传来。

爆炸结束后,村民才敢过来看,看到三辆炸毁的巴士,还有土路上的尸体,赶忙跑到最近的沙洲镇派出所报了警。

警察过来之后,往江里打捞尸体,捞上来了17具。

那天也是倒霉,正好白龙江上游的碧口水电站正放水发电,水流特急,跳入江中的淹死了不少,还有15人失踪。

现场照片

离谱的是,爆炸闹出这么大动静,罪魁祸首李代明却没参与。

那天一大早,李代明就和朱明文去了沙洲镇,说是头上的伤还没好,要去换药,嘱咐工人们在园子坪埋伏好,见到大巴车就炸,等他和朱明文回来,会给大家辛苦费。

他和朱明文中午在镇上吃了午饭,才慢悠悠地赶回大坪里。

刚回来,他就看到园坪子聚集了很多警车,还很多具用塑料布盖着的尸体。

李代明看到的就跟这场面差不多

两人慌了,知道事情闹大了,当天就逃出了青川。

这次血拼闹得很大,警察成立专案组,可当真的去调查时,才发现目击证人们都各执一词,压根说不清这事。

因为李洪最近一年欺负的淘金队越来越多,大家都跟他有仇,说不清楚具体应该是哪个仇家。

而且李代明不像李洪那么高调,那时候挖金子的金老板多了去了,根本无从查起。

一直到了2001年,警察抓了俩大湾村村民,平时给李代明当马尾子(工人),而且参与了李代明的伏击战,这才知道李代明的真名。

警察一查,找出了好几个李代明,但只有一个武都县的李代明常年都不在家,警察到了李代明的照片,给这两人一认,这才确认了罪魁祸首的身份。

2001年8月19日,青川县公安局将李代明以涉嫌聚众斗殴罪列为网上逃犯缉捕,同年9月26日,四川省公安厅将李代明列为省厅A级通缉逃犯缉捕。

这个时候,李代明早跑没影了。

几次追捕,警察都扑空了,一搁置就是好多年,案件承办人员都换了好几波,再加上原案卷宗中,大多数同案只有外号,没有详细的身份信息,李代明的指认也没了,根本无从抓起。

经手的警察有些都退休了,李代明成了他们的心结。

矿哥之前回了老家,说当初那帮人血拼的地方早就被江水淹了,路边还有山石滑落,下雨天根本进不了。

案发现场的痕迹早就被时间抹平了。

时间到了2012年,李代明在外头逃了17年,自己自首了。

前一年,公安部开展清网行动,要最大力度缉捕在逃人员。

警察知道李代明有个女儿,非常宠她,那时候就是为了女儿,他不愿意离开去赚钱,所以干了淘金。

现在,李代明的女儿要结婚了,李代明在外逃了十多年,没见女儿一面,女儿的婚礼,他肯定不想再错过。

警方几次和李代明的女儿交流,说只要劝李代明自首,可以允许他参加她的婚礼。

2012年10月9日,在刚参加完女儿的婚礼后,李代明在家属的陪同下自首。

紧接着,李代明的好哥们朱明文也投案了。

当时李代明投案的报道

但他们拒不承认所犯罪行,愣说自己没罪,都没参与那次埋伏。

警察不吃这一套,毕竟死伤几十个人,但定罪也不好定,当时的证据、线索基本都随着时间损毁了。

警察一边还原当年案件,一边跑了10万多公里,抓获当年的漏网之鱼。

最后,他们在甘肃、重庆、浙江、山西、江苏等省市,一共抓了147人,逮捕29人,取保候审32人。

其中,以涉嫌故意杀人罪移送起诉33人,以涉嫌聚众斗殴、寻衅滋事两罪移送起诉1人,以涉嫌聚众斗殴罪移送起诉5人,以涉嫌寻衅滋事罪移送起诉2人。

查了3年多,2014年,李代明的案子开始公诉审判,到案41人,最后,李代明和朱明文都被判处死刑。

2014年一审判决的现场

有人可能会想,他们都没到场,为啥非得死?

因为所有人的供词都指向,这场血案的策划主谋正是他们。

人是没到场,但煽风点火、酿成血案的就他俩没跑了,毕竟那200个土炸弹,可是李代明张罗起来的。

但一切的源头,都在金子。

“青川血案”事发后,直接影响了1996年《矿产资源法》的修订,把矿产资源开采由行政配置,改为市场配置。

现在,广元黄金管理局和青川县黄金管理局早被撤了,主矿区的黄金开采,都需要经过县、市、省级相关部门审批通过,再招标。

曾经“百里江面不夜地,千车万人淘金来”的金河坝,在白龙江蓄水后,早就成了一片茫茫江水。

被金子吸引来的大批外地人,见无利可图后,也都陆陆续续离开了青川。

这让我想起了产煤的鹤岗,和产铜的铜陵。

金叔说,这就是资源型城市的命运,有资源开发的时候,人都会涌过来,连带着服务业一起热闹,有钱大家赚。

但一旦资源耗尽了,人就会离开,城市就会衰败下来。

城市衰败了,人还得接着过,烂摊子还得自己收拾。

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行了,今天就讲到这儿,下周想看什么案子,评论区跟我说一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0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