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45年冯玉祥设宴款待毛主席,主席赴宴:今天我可坏了冯先生的规矩

subtitle
寻春秋历史短视频 2021-10-14 17:5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前言

冯先生连年为民主事业奔走呼号,今忽遭此意外,实为国家民族之损失。”当毛主席听闻冯玉祥遇难的消息之后,感到非常惋惜,同一天连发两次唁电表示对冯玉祥去世的哀悼。

“九一八”事变之后,民族危亡到达紧要关头,冯玉祥的思想发生了重大转变,他奋起反对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举起了支持中国共产党抗日救亡的大旗,和多位共产党领导人结下了很深厚的友谊。

察哈尔抗战赢好感

作为国民党中最大的地方实力派,冯玉祥的西北军在中原大战之后全面瓦解,冯玉祥也被迫隐居在山西。他收拢西北军官学校残部建立汾阳军官学校,并同分散在各地的旧部保持联系,等待时机成熟之后东山再起。

1932年冯玉祥的旧部宋哲元被任命为察哈尔省主席,冯玉祥因此萌生了前往张家口的念头,作为曾经的西北边防督办,冯玉祥对西北有着很深的情结,如今宋哲元被任命为察哈尔省主席,无疑给了冯玉祥一个绝佳的机会。在征得宋哲元接纳和欢迎的允诺之后,冯玉祥于同年10月到达张家口。

冯玉祥到达张家口当天,就发表通电要求蒋介石放弃不抵抗主义,号召全国上下通力合作抵御外敌。之后冯玉祥下令重新印刷《马电诠释》,阐述了自己的抗日主张,提出要推翻蒋介石的独裁政府,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随后冯玉祥再次发表通电,对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进行了严肃批评。

与此同时,冯玉祥也在积极召集旧部,争取共产党和国民党内部旧故等多方力量的支持,为组织抗日同盟军做准备。当时东北诸多部队被蒋介石视为土匪不得进入长城以内,但冯玉祥与他们相互联系,大家都表示愿意听从冯玉祥的指挥共同抗敌。

经过近半年时间的努力,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于1933年5月26日宣告成立,冯玉祥通电就任抗日同盟军总司令,察哈尔省各部将领纷纷通电表示响应。

1936年红军结束二万五千里长征之后,鉴于当时全国上下日益高涨的抗日救亡运动形势,中国共产党多次呼吁停止内战,一致抗日。对于冯玉祥积极组织抗日的事情,毛主席在苏区有过一些了解,但他并没有公开言论表示赞同,直到1935年的一次会议报告中才提出:

“冯玉祥当年在察哈尔还曾经和共产党一度合作,建立了抗日同盟军。”

1936年上海各界要求联合抗日的呼声越来越高,冯玉祥的抗日激情再次被鼓动起来。“九一八”事变五周年之际,时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的冯玉祥,通过广播和报纸表明了自己的政治立场,呼吁社会各界为抗日而努力。

毛主席当时听到一些冯玉祥在南京的动作,便在12月初给他写了一封信,对冯玉祥的所作所为大为夸赞,同时也讲述了一些抗日救国的道理。通过这封信冯玉祥对于毛主席也有了一定的了解,对他信中所说的道理极为赞同。

在西安事变前夕,周总理在政治局会议上分析了国民党内部各方势力的政治态度,他提出应尽最大努力争取蒋介石的大部分势力。鉴于察哈尔抗战中冯玉祥表现出的鲜明立场,周总理特别指出对冯玉祥要更加努力争取。

西安事变爆发后,冯玉祥极力主张和平解决问题。1937年2月,冯玉祥在国民党五届三中全会上与亲日派展开了激烈的争论,确认了国共合作的多项原则,将国共合作向前推动了一大步。此后周总理与国民党展开了长达七个月的谈判,在国民政府国防会议上,周总理与冯玉祥进行了会晤,对周总理在谈判中表现出的杰出的政治才能,冯玉祥内心由衷地敬佩。

抗战爆发之后,冯玉祥在武汉创办了三户印刷社,在冯玉祥的指示下,印刷社大量印刷了《论持久战》、《列宁全集》等书,向后方蒋介石统治的区域运送。1938年,中共在国统区公开发行《新华日报》,特邀冯玉祥题词,在两年之后的创刊纪念日上,再次邀请冯玉祥题词——“精诚团结、抗战到底”。

毛主席特批为冯玉祥祝寿

1941年冯玉祥60岁生日之际,毛主席特批《新华日报》用一个整版为冯玉祥祝寿,这一天的报纸上印有“庆祝冯焕章先生60大寿”几个大字,下面是各方面的贺电、贺词和寿文,毛主席、朱德、彭德怀等中共领导人,纷纷从延安向冯玉祥发出贺电,周总理特别撰写了《寿冯焕章先生六十大庆》一文,发表在当天的报纸上。

当天冯玉祥的秘书将报纸呈给他的时候,冯玉祥看到上面不但刊登有自己为60岁生日写的诗,同时还有周总理亲笔题写的文章以及中共要人所撰写的祝寿词,冯玉祥顿时看呆了。半个多世纪以来,冯玉祥经常为世人不理解自己而感到苦恼,结识了周总理之后,给他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温暖,他不止一次感叹:

“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周先生也。我算是认准了,中国的希望就在周先生他们身上啊,承蒙共产党人看得起我,给我庆贺60岁生日,我到死也不能忘记人家这份情谊。”

为了能够帮助冯玉祥更好地开展抗战宣传,推进民族统一战线的发展,周总理还派出部分党员到冯玉祥身边秘密工作,对此冯玉祥非常感激。有一次周总理到冯玉祥家谈论公事,临别时冯玉祥突然侧身凑到周总理身边,悄悄问出了一个憋在自己心里许久的问题:

“周先生,你能不能告诉我,我身边的人,谁是共产党啊?”

周总理没想到冯玉祥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如果告诉他就会泄露党的机密,不告诉他又怕伤害到他的自尊心,周总理急中生智想出了一个巧妙的回答:

“这样具体的事情,我得回去查一查才能搞清楚,冯先生如果觉得不方便,我可以将这些同志调开。”

冯玉祥一听赶忙说自己不是那个意思,他只是想知道那些人是共产党,这样以后开展工作方便一些。过了几天之后,周总理托人送来一个纸条,上面只写了三个名字,冯玉祥一看就乐了,其中一个人正是自己非常喜欢的随从参谋小周。

知道了小周的真实身份,冯玉祥对小周更加另眼相待,之后冯玉祥和共产党之间的联系,基本都是由小周负责。由于冯玉祥和周总理等中共领导人的频繁接触,引起了国民党特务的注意,特务们碍于冯玉祥的身份不敢随便行动,便开始针对冯玉祥身边的人下手。

他们将小周秘密抓捕之后,冯玉祥着急得眼都红了,周总理将小周的身份公开告诉他,就是以身家性命相托,如果没有救出小周,既对不起周总理,也对不起信任自己的共产党。当冯玉祥打听到小周的下落时,通过老部下与何应钦联系,多次联系未果,冯玉祥亲自打电话找冯玉祥要人:

“你要是再不放人,我就坐到你们军政部去!”

何应钦碍于冯玉祥的身份,勉为其难地同意了冯玉祥的要求,冯玉祥这才喜笑颜开。

亲自为毛主席保驾护航

1945年抗战胜利之后,蒋介石三次电邀毛主席到重庆进行和谈。8月28日下午,毛主席乘坐专机抵达重庆,由于蒋介石对于他和共产党之间的关系颇为不满,冯玉祥不方便亲自前往机场,特别派夫人李德全代表自己去欢迎毛主席。

李德全回家之后,将欢迎毛主席的场面详细地告诉了冯玉祥,冯玉祥听完深感机会难得,自己一定要想办法见到这位中共的领袖人物。但还没等到冯玉祥前去拜会,毛主席已经在周总理的陪同下先行来拜访他了。

虽然冯玉祥比毛主席年长11岁,但对于毛主席的品格早有耳闻,对于毛主席初到重庆就来拜会自己更是感动。当时由于毛主席公事繁忙,这次见面只是礼节性地拜访,并没有深谈,彼此问候了一番便告辞了。

冯玉祥向来非常重情义,毛主席初到重庆就来拜访自己,那是对自己的重视,冯玉祥决定回拜毛主席,并事前派人与毛主席知会一声,说明自己计划的拜访时间。8月30日下午,冯玉祥带着女儿来到毛主席的住所,没想到毛主席当天有事需要外出。毛主席临走前特地留下了自己的名片,冯玉祥对此次未能会面表示非常遗憾。

毛主席的名片是他亲自用毛笔书写而成,冯玉祥感到非常地珍贵,在名片的背面写下了那一天的日期和毛主席住所的地点,将这张名片郑重地贴在了当天的日记上。两天之后,中苏文化协会为庆祝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签订举行酒会,冯玉祥和毛主席都受到了邀请,当冯玉祥带着夫人来到会场时,毛主席还没有到,便先和其他人交谈起来。

晚上七点,毛主席和周总理等人走进会场,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毛主席穿着宽大的中山装,和到会者一一握手,相互敬酒。这是冯玉祥第二次见到毛主席,他紧紧握着毛主席的手,仔细端详了一会,高举酒杯大声对毛主席说:

“您来了,中苏友好条约缔结了,让我们为孙总理的三大政策的实现而干杯!”

毛主席也举起酒杯,和他愉快地干了一杯。在毛主席同大家敬了一圈酒之后,脸上已经泛起了红晕,冯玉祥大声关照毛主席:

“今天您会喝得躺下来的!”

为了新中国,我愿喝干大海!”毛主席向冯玉祥友好地点了点头。

由于当天晚上毛主席和冯玉祥还收到了吴铁城的邀请,他们只在酒会待了一个多小时就告辞了。吴铁城家的这次宴会主要宴请的是毛主席和周总理等人,冯玉祥作陪。在宴会上大家一同畅谈大革命时期的往事,紧接着又说到了如何处置汉奸的问题。毛主席向大家提问:

“溥仪已经被苏联拿住了,将来送回来归谁审判?”

大家不禁想起当年冯玉祥将溥仪赶出皇宫的事情,纷纷说请冯先生审判,冯玉祥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大家在席上开始罗列应该受到审判的大汉奸,冯玉祥多年来一直戒酒,当天也破例喝了几杯,当听到大家罗列的汉奸名单和处置办法时,他心情愉快地说:

“如果真能这样办,也是一件。”
痛快事

宴席结束之后,毛主席与大家相互告别,冯玉祥为了保证毛主席回住所途中的安全,特地陪同毛主席、周总理的人一起前往桂园。在宴席的前一天刚刚下过一场大雨,毛主席等人乘坐的车子不小心掉到了路边的沟里卡住了,怎么都发动不起来。

冯玉祥见状走下了自己的车子,带着司机和随从一同帮忙去推车,尽管冯玉祥的力气很大,但怎么都推不出来。毛主席和周总理当时有些着急,冯玉祥见状对毛主席说:

“既然推不上来,那就坐我的车走吧!”

说完就拉着毛主席朝自己的车走去,随后又将周总理等人请上了车。冯玉祥带着毛主席等人很快便来到了桂园附近,冯玉祥亲自将他们送到桂园门口,毛主席对于冯玉祥的热情相助非常感激,大家亲切地握手告别。等冯玉祥开车回到自己住处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钟了。

“你是贵客,请随便吧!”

为了表达自己的心意,过了几天之后,冯玉祥决定请毛主席到家里吃饭,他特地让人写好请帖,送到毛主席的住处,同时命令自己的厨师将饭菜准备的丰盛一些,尤其要多做几个湖南菜。9月7日,趁着毛主席等人一大早去拜访陈立夫,冯玉祥带着夫人已经赶到康庄办事处查看准备情况。

当发现宴席上没有准备烟酒的时候,冯玉祥的内心有些犹豫,冯玉祥举行宴会时一向有个规矩,不管宴会大小,客人是谁,从不准备烟酒。但是毛主席可以喝酒,而且喜欢抽烟,冯玉祥想来想去,还是派人准备了名贵的烟和酒。

过了一会冯玉祥又想起一件事,因为康庄不远处就是戴笠的住所,为了保证安全,他特地找来手枪营营长,交代他站岗放哨的时候要加强警戒,不得有半点疏忽。

下午四点,毛主席、周总理等人在张治中的陪同下,乘坐专车来到冯玉祥所在的康庄寓所。冯玉祥夫妇听说毛主席已经到来,赶忙走出屋子迎接,毛主席面带微笑地走下车,同冯玉祥夫妇亲切握手,紧接着冯玉祥夫妇又和周总理等人相互问候。

大家一同走进客厅落座之后,毛主席首先转达了朱德对冯玉祥的问候,冯玉祥听到后非常高兴,连声道谢,并请毛主席也代自己转达向朱德的问候。大家彼此友好交谈了不长时间,饭菜已经准备妥当,冯玉祥请毛主席等人入席,并将主位让给了毛主席和周总理。

毛主席对于这个安排有些迟疑,没有立刻落座,冯玉祥坚持让他们二位坐在主位,并爽快地对他们说:

“你们二位远道而来,首位当然要让你们来坐。”

深知冯玉祥性格的周总理也不再推让,拉着毛主席一起坐到了主位。宴会开始之后,冯玉祥亲自为毛主席斟酒,并率先举起酒杯向毛主席敬酒,毛主席谦虚地挡住了冯玉祥敬来的酒:

“这第一杯酒,还是让我们大家一同干杯吧!”

1940年冯玉祥、于右任、孔祥熙等参加劳军会议

席间毛主席向冯玉祥夫妇介绍了延安的情况,令冯玉祥夫妇连声称赞,大家边吃边聊,从过去谈到了当今,接着又畅想了未来的发展。宴会气氛融洽,大家的心情都非常愉快。冯玉祥平时待客都是办事处的人员进行招待,这一天冯玉祥特地安排他的参谋和副官来帮忙,不但能更贴心地照顾客人,同时也更好地保证了毛主席等人的安全。

毛主席知道冯玉祥待客从不备烟酒,今天为了招待自己却破了例。毛主席手中夹着香烟,幽默地对冯玉祥说自己今天可是坏了冯先生的规矩。冯玉祥爽快地回答:

“你是贵客,请随便吧!”

吃饭时大家除了随意闲聊,毛主席和冯玉祥也谈论了当今国内外的政治形式,对有关于这次和谈还交换了彼此的意见。等到宴会结束的时候,天色早已经黑了,冯玉祥考虑到上次毛主席的车子发生意外,又特地将毛主席和周总理等人送回了住所。

毛主席连发唁电表哀悼

由于冯玉祥一直支持国共合作,反对蒋介石发动内战,1946年9月,冯玉祥被蒋介石解除了军籍,随后冯玉祥以考察的名义前往美国。在美国期间,冯玉祥一直关注着国内的动态,当听说蒋介石镇压学生运动的时候,冯玉祥特地发表文章谴责蒋介石。此后两人的关系逐渐恶化,最终导致冯玉祥被蒋介石开除党籍,并串通美国将冯玉祥的护照吊销,勒令其回国。

就在冯玉祥和蒋介石闹翻之后,和毛主席的关系越走越近,他担心自己被蒋介石派来的特务杀害,特地提前立下遗嘱,其中特别强调:

“革命委员会的宣言和毛泽东先生、民盟的最近宣言,同志们应作为指针。”

1948年7月,冯玉祥受邀回国参加政治协商会议,在苏联政府的帮助下,登上了苏联客轮,准备借道苏联返回中国。不幸的是,客轮行至黑海时意外失火,冯玉祥在大火中不幸遇难,终年66岁。

毛主席听说这个噩耗之后大为震惊,对冯玉祥的身故表示惋惜,并致电国民党革命委员会表示哀悼。冯玉祥的妻子李德全在大火中幸免于难,被送往莫斯科医院救治,毛主席知道后再次向她发唁电表示哀悼。

此外周总理、董必武等中央领导和民主组织团体,纷纷向李德全发去唁电,李德全收到这些唁电之后,当即回复毛主席,自己将在恢复健康之后立刻返回中国,继续为民主而奋斗。两个月之后李德全伤愈出院,独自抱着冯玉祥的骨灰盒回到了东北解放区。

在冯玉祥逝世一周年之际,周总理、宋庆龄等人在北平联名发起冯玉祥将军追悼大会,周总理在追悼会上亲自致悼词,对冯玉祥的一生给予了高度评价。1953年10月,中央在冯玉祥生前隐居的泰山西麓举行骨灰安放仪式,毛主席、周总理、朱德等中央领导亲自题写挽联,郭沫若亲自题写墓名。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9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