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947年毛主席离开延安,贺龙急问周恩来:毛主席为啥不撤离陕北

subtitle
兴衰五千年 2021-10-14 16:06

前言

三年解放战争之中,中国共产党在中华大地上与国民党反动派展开了一场决定中华民族前途命运的大决战。在这场战争之中,新中国未来的将军们在各自的战场上横刀立马,挥斥方遒,率领百万雄师纵横天地,叱咤风云:彭德怀击败胡宗南,西北战局顿时拨云见日;陈毅、粟裕、刘伯承决战于淮海战场,歼灭国民党八十万大军;林彪、罗荣桓横扫东北,还挥军入关,直捣平津,真可谓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图:贺龙旧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不知细心的读者可否能够注意到,在这些将帅的身影之中,却唯独没有一位将军的身影,很多人甚至都不知道,这位将军到底在解放战争时期做过什么事情,他就是被毛主席誉为“红二方面的旗帜”,曾经被蒋介石悬赏十万大洋要取他项上人头的骁将——贺龙。那么,在解放战争风起云涌的时刻,他又在什么地方,做了些什么事情呢?

得知毛主席撤离延安,贺龙焦急询问周恩来:毛主席为啥不撤离陕北?

1947年春,蒋介石的“全面进攻”遭遇挫折之后,当即调整部署,调集重兵对陕北和山东解放区实施“重点进攻”,西北人民解放军所要面对的对手,是胡宗南数十万的国民党精锐嫡系部队,在西北方向,还有“青宁”二马25万人的夹击。如果用蒋介石的话来说,这次他们打算彻底摧毁陕甘宁边区中国共产党的党政军指挥中枢,从而一举动摇其军队的斗志和信念。

图:中国人民解放军粉碎国民党军重点进攻示意图

但此时,在陕北,人民解放军的兵力只有大约四个野战旅(约1.7万人),从兵力上来说完全处于劣势。不过从陕北的地形上来看,这里山峦起伏,地形复杂,又有着当地解放区老百姓的支持,因此同国民党军队周旋的战略纵深空间还是很大的。为此,毛主席等中央领导人决定:人民解放军在西北战场上同国民党大军进行周旋,并且考虑在必要的时候放弃延安,在黄土高原上陷敌军于断粮、疲惫的状态,然后伺机在各个击破,将胡宗南的数十万大军拖在西北战车动弹不得,为其他解放区的发展壮大制造机会。

图:毛主席骑马转战陕北

不过问题来了,陕北的解放军统一归谁指挥呢?如果按照常理来说,应该是贺龙接任,因为之前他曾经是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司令员,不过不巧的是,在1945年8月抗日战争结束之后,毛主席就让他“卸任”回到晋绥地区,担任晋绥野战军司令员。此时,担任解放军总参谋长的彭德怀是个急脾气,一听说胡宗南要来攻打陕甘宁解放区,他就立刻对毛主席说道:“说起来,在贺龙同志没有返回延安之前,陕北4个旅加上后勤人员也不过2万余人,是否由我暂时统一指挥起来?”

图:1947年,彭德怀出席在陕北靖边县小河村召开的中共中央领导会议。左起:彭德怀、任弼时、毛主席、贺龙

既然彭德怀这样说,毛主席也不好拒绝彭大将军的一番好意,于是1947年3月中旬,中央军委决定组建西北野战军兵团,任命彭德怀为西北野战军司令员,从此,陕北地区的解放军就统一归彭德怀指挥了。

对于彭德怀抢了自己的“位子”,贺龙当时有何想法呢?这些我们自然无法得知。但我们能够从贺龙平日之中经常说过的一些话得出推测结果,比如贺龙经常在战斗结束之后对自己的部下们嘱咐说:“我们的军队,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军队,不是哪个人领导的军队,我们个人要服从分配管理。组织上让我去带哪支部队,我就去带哪支部队,我带过的部队别人为什么不能带?”

图:贺龙正在研究战斗部署

这也就是贺龙对于“党指挥枪”的深刻觉悟,并且从南昌起义以来,他一直严格要求自己,不曾有半点疏忽。1946年11月,贺龙在晋绥地区刚刚整编好3个野战纵队,中央军委便先后调遣晋绥地区的2个野战纵队进入陕北保卫延安,1947年春,贺龙手下就剩下了一个野战纵队,但即使如此,他也没有任何抱怨之词。

1947年3月19日,毛主席和人民解放军开始主动撤离延安,贺龙的晋西北随后转移了一大批从陕北过来的领导同志,这里瞬间成为了支援西北战场的大后方。3月30日,贺龙听说周恩来从陕北赶到了晋西北,就特地从兴县赶到了临县三交镇。

图:周恩来与贺龙合影

刚一见面,周恩来就向贺龙传达了中央军委的最新指示:中央军委决定,刘少奇、朱德等同志前往晋察冀,率领刚成立的中共中央工作委员会去那里工作;叶剑英、杨尚昆则前往晋西北,率领刚成立的中央后方工作委员会辅助西北战场的后勤工作;至于周恩来自己,则要和毛主席、任弼时等中央领导同志共同留在陕北,指挥西北野战军对胡宗南部队的反击。

贺龙一听,就拉住周恩来的手焦急地问道:“现在陕北很危险,毛主席为啥不撤离陕北?”

周恩来就耐心解释说:“党中央机关不会走,我和毛主席也继续留在陕北坚持斗争。如果党中央离开陕北的话,蒋介石就会将胡宗南的数十万大军投入到其他解放区,我们只要留在陕北把胡宗南的几十万大军拖住,就能为其他解放区的发展赢得时间。”

图:毛主席转战陕北留影

听了周恩来的解释之后,贺龙对毛大帅的敬佩又更上一层楼,他觉得毛大帅总是能够站在战争全局的高度来思考问题,就连自己的生命安全,也放在了全局的高度来处理,他打心眼佩服毛大帅的英明决策。

除了给贺龙带来中央军委的命令之外,周恩来此次前来还有一件事要和贺龙商量。原来在撤离延安之后,有一大批中央党政机关的领导和工作人员疏散到了晋西北地区,但毛主席、刘少奇从战争未来的大局考虑,认为中央党政机关的人员不应该全部留在晋西北。他这次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和贺龙商量一些这些滞留在晋西北地区的工作人员如何管理分配的问题。

经过周密考虑之后,他们决定,一部分人员要重修回到陕北,担任必要的中央工作;还有一部分人跟随刘少奇、朱德前往晋察冀开展党政工作;剩余下来的人留在晋西北,由当时新成立的中央后方工作委员会安排工作。

图:周恩来与贺龙正在热切交谈

周恩来嘱咐贺龙说:“我说贺老总啊,这次留在晋西北的干部之中,除了工作问题之外,他们还携带着自己的妻子、父母和孩子,这些人员安排起来很麻烦,所以就拜托你了。”

贺龙对周恩来笑笑说:“没问题,我亲自安排他们的住房和生活问题。”

看到贺老总这样表态,周恩来心中也就放心了。他心里很清楚,贺老总向来是说到做到,办事情绝不马虎。等周恩来回到陕北向毛主席汇报工作的时候,周恩来对毛主席说:“中央在河东地区的机关人员,贺老总都做了贴心的安排,我相信他们的生活和安全是没有问题的。”

贺龙带病前往陕北开会,临走之前嘱咐警卫员:把一包水果糖带给毛主席

彭德怀率领西北野战军与胡宗南周旋的时候,首先最感到紧缺的便是弹药问题,没有弹药,又怎么能够保障军队的战斗力呢?于是5月上旬,彭德怀便向晋西北的贺龙拍电报,声称部队正集结在延安以东地区,急缺弹药杀敌,希望贺老总能筹集一些弹药。贺龙得到命令之后,立刻嘱咐晋绥军区千方百计筹集了2万余份弹药送到陕北,此后,彭德怀只要张嘴要弹药,贺龙绝不推辞,多次解决了彭老总的燃眉之急。

图:1947年9、10月间,西北野战军先后发起黄龙、延清等战役。图为延清战役中解放军攻入清涧

不过,彭德怀多次找自己要弹药,确实也让贺龙感到很为难。面对胡宗南的几十万大军,贺龙在想,彭老总未来所需要的弹药肯定会越来越多,除了从蒋介石军队手里缴获一些之外,剩下只能向晋西北这个大后方伸手索要了。可问题在于,晋绥地区解放军的军工部门生产规模很小,生产条件也很差,仅靠晋绥地区本地的军工人员和设备,根本不可能满足西北战场的需要,这下可怎么办呢?为了这个问题,贺龙愁得饭也吃不下。

不久之后,曾经担任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军工局局长的李强同志奉命来到晋西北,向贺龙汇报陕甘宁边区军工业的发展情况。贺龙了解到,陕甘宁边区的军火工业规模也不是很大,再加上胡宗南发动的猛烈进攻,陕甘宁地区的军火工业基本上已经濒临停产,用来生产军火的机器都已经“坚壁清野”隐藏起来了,贺龙顿时脑中闪过一道亮光:如果将陕甘宁和晋绥地区两地的军火工业合并起来,是不是会更好一些呢?以来,陕北的那些用来生产军火的机器也不浪费,二来两地区的军火工业合并之后,生产能力肯定也能得到提高,这不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吗?

图:曾经担任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军工局局长的李强同志

于是贺龙立刻拍电报给彭德怀商量这件事情,彭德怀觉得贺龙的想法很棒。不久之后,贺龙就在晋西北地区正式成立了军事工业部,将两地区的军火工业和技术人员统一整合起来,负责军火的生产和后勤供给。在贺龙的这一提议之下,晋绥军区的弹药供给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有力地保障了西北战局的局势。

然而在办好这件事情之后,贺龙就因为长期积劳成疾,患上了胆囊炎病倒了。刚刚休养了几个月之后,中央军委来电报,要贺龙立刻前往陕北参加一个重要会议,对此,为他治病的苏联医生不同意他去:“我说贺老总,你现在身体还不是很好,血压又那么高,要是去陕北,你又得骑马去,这样对你的病很不好。要不要请个假?”

图:1947年,贺龙与薛明、儿子贺鹏飞、女儿贺晓明在山西兴县蔡家崖合影

贺龙摇摇头,他想到现在西北战局正陷入胶着状态,毛主席此次找他肯定是有要紧的事情进行商议,他必须要出席这次重要会议,绝不能请假。他要求医院让他立刻出院,医院方面实在是没有办法,只好让这位苏联医生跟着他一起出发前往陕北。

临走之前,贺龙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他把自己的警卫员找来问:“我记得,我那里应该还有一斤水果糖?”

警卫员“嗯”了一声,不清楚贺龙问这个问题干什么。在他的记忆之中,这斤水果糖还是去年一位同志送给贺老总的。在现代的孩子们看来,水果糖实在是一件再便宜不过的东西了,可在当时的解放区,水果糖却是一种来之不易的稀有物品,不要说是地方上的同志们,就连贺龙也难得一见,因此在收到这一包水果糖之后,贺龙就嘱咐警卫员将它保管好,一直都没有舍得吃。

图,视察部队的贺龙

于是警卫员跑回贺老总的住处找到了水果糖,将它拿给了贺老总:“怎么了贺老总,你要糖做什么呢?”

贺龙拿着手里的水果糖,心却早已经飞到了战火连天的陕甘宁边区:“毛主席离开延安之后,整天在陕北和敌人周旋,肯定连糖也很难吃上。这次我们去延安,就把这包水果糖捎给毛主席!”

1947年9月18日,在靖边县(今陕西榆林下辖县)小河村,贺龙同转战陕北的毛主席、周恩来、任弼时等中央领导人见面,贺龙紧紧握住毛主席的手,仔细端详毛主席的脸庞,然后感叹说:“毛主席,你的脸庞可是比在延安的时候瘦多了啊!”

图:贺龙与毛主席正在热切交谈

毛主席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庞:“啊?真的吗?不过我倒是觉得我的身体比在延安的时候更结实了呢。看起来,在西北带着胡宗南兜圈子是一件好事,现在我就算骑马一口气走二十里山路,也不会觉得累了。”

简单寒暄一阵之后,毛主席就跟贺龙谈起了这次会议的主要议题。毛主席语重心长地对贺龙说:“在陕北战场,我们还是得依靠你们晋绥地区做我们的大后方,我们的粮食、被服、弹药都要靠你来支援我们,所以现在中央军委希望你贺老总能够把这两个区的后方统一管理起来,让陕北战场有一个扎实稳健的后方,这样也好让彭老总放手一搏。贺老总,你有什么意见吗?”

图:贺龙在富平县骑马旧照

贺龙点点头说:“我坚决服从毛主席和中央军委的安全,一切服从解放战争的全局利益。”

就这样,毛主席让贺龙接管了陕北战场的后勤工作。当其他将军在前方指挥大军立下赫赫战功的时候,贺龙却埋头在大后方调拨粮食、弹药、军服等物资,当起了彭老总的“后勤部长”。

西北野战军的“后勤部长”

尽管贺龙总管了陕甘宁和晋绥两个地区的后勤工作,但真正走马上任之后,他才发现就算如此,两地贫瘠的物资产出依然困扰着西北野战军的后勤保障工作。在当时,西北野战军总人数已经发展到了大约6万人左右,再加上中央机关人员、游击队以及学校等,共计有8万人,这8万人每月就要消耗粮食一万六千石,可黄土高原土地贫瘠,很难养活这么多人。再加上解放战争时期黄土高原旱灾频发,粮食收成也只有往年的一半,这可急坏了贺老总,在一次后勤保障会议上,贺龙怀着沉痛的心情介绍了黄土高原的农作物收成情况:“由于胡宗南军队的祸乱,仅绥德地区就有四十万人因灾缺粮,而河东(晋西北)地区的旱灾也很严重,很多地方几乎颗粒无收。”

图:贺龙(左)和任弼时(右)

贺龙想来想去,最后的解决办法,只有两个字:借粮

向谁借?当然是向友邻解放区借啊!通过周恩来的协调,贺龙在9月份成功地向晋冀鲁豫解放区接到了十万石的粮食,可另外一个问题又摆在了他的面前:从晋冀鲁豫解放区到晋绥、陕甘宁地区,路途很遥远,还要经过国统区,要怎样才能把这批粮食平安运输过来呢?

贺龙想了想,对一筹莫展的林伯渠说道:“别担心,我把陕甘宁边区的薛兰斌调过来办这件事情。”

时任西北野战军后勤供给部部长的薛兰斌,听到贺龙交给他的任务之后,当即就犯愁说:“贺老总,运粮是件麻烦的事情,要运粮,总得有人和牲口吧!”

图:薛兰斌旧照

贺龙立刻对他说:“这些条件好说。我马上联系晋绥军区的同志们,让他们想办法。”

过了几天之后,贺龙将延安大学驻扎在晋绥地区的一千多名师生动员了起来,交给了薛兰斌说:“这一千多人就交给你了!如果还不够的话,你们可以到晋南当地向当地求助嘛。要记住,虽然运粮困难是很大的,但这项任务必须完成,没有条件可讲,我相信你一定能够顺利完成这项任务。”

虽然他确实下达了“必须完成任务”的指示,但他心中也很清楚,这项任务对薛兰斌来说是十分困难的。可是,一想到陕北战场前方的战士们没粮食吃,饿肚皮,贺龙就下定了决心,无论任务有多么困难,也要尽全力去完成。

图:晋绥老百姓正在支前运粮

在贺龙的决心和薛兰斌的办事手段之下,浩浩荡荡的运粮大军在晋中、晋南、晋冀鲁豫等地方政府的帮助之下迅速组成了,为了尽快将这批粮食运往陕北,贺龙调动了大量的人力畜力。1948年春,贺龙在西北野战军前委扩大会议上自豪地宣布:“这次运粮的总和,超过了抗日战争的总和,在榆林战役之中,在晋中、晋南以及陕甘宁地区有数十万人民群众投入到了浩浩荡荡的运粮大军之中……”

除了“缺粮”之外,彭德怀最重要的还是“缺人”,需要兵源补充。可陕甘宁、晋绥地区人烟稀少,兵源补充很困难,贺龙有什么办法解决兵源不足的问题呢?这还真难不倒贺龙。

图:临县人民为解放军送军鞋

贺龙向毛主席提出的办法主要有三条:其一,精简中央机关人员,充实部队;其二在陕甘宁、晋绥地区尽可能动员失散老兵复员归队;其三,在新开辟的解放区,踊跃动员青年农民参加解放军,扩充地方部队,逐渐转变为主力部队。

贺龙的办法还真有成效。仅仅在1947年,在陕甘宁、晋绥地区,贺龙就号召动员了3万人参加正规野战军,5万人参加了地方民团,在如此地广人稀的土地上能够动员出这么多人参军,也算是贺老总在后勤动员方面工作辛苦的一个证明。

从这两点来看,彭德怀在西北战场上能够取得如此辉煌的胜利,除了有能打硬仗狠仗的彭老总之外,能让“三军未动,粮草先行”的贺龙也功不可没。然而,贺龙在西北后方所作出的杰出贡献,人们却很少提起,难怪在1954年电影《沙家店》剧组人员询问彭德怀的意见时,彭德怀指出了剧本之中的问题所在:“贺龙同志不顾一切支援西北战争,光是在粮食问题上体现贺龙是不够的,你们要着重加强描写贺龙同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0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