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日本女间谍学维语、信伊斯兰教,只为分裂新疆,直到建国才被发现

subtitle
浩然文史 2021-10-16 02:4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新疆

今天邪恶的“疆独”势力,背后有某些大国的支持,他们以恐怖活动为手段,妄图分裂中国的神圣领土,这是完全的反人类行为。今天“疆独”用的恐怖手段都是学的中东。但在近代历史上也有“疆独”,其主要推手就是日本,日本的手段和中东不太一样,是通过间谍策反新疆统治层实现“疆独”,日本间谍的代表就是三条寿美子,她的人生颇为传奇,直到1953年才被发现是日本特务,可见其伪装之成功。

日本女间谍

一、近代日本的分裂中国计划

日本人特别阴险,日本自古以来就知道中国地大物博,日本狭小,日本直接灭亡中国是困难的,所以日本人想要肢解中国。明治维新后,日本提出了“大陆政策”,其中就有将中国分为若干独立“国”,日本通过直接占领、扶植汉奸间接支配、施加影响完全主导这三种手段灭亡中国。

明治天皇

在实现“大陆政策”的具体计划中,日本提到了中国的边疆,日本认为中国的边疆是东北(“满洲”)、新疆(也叫回疆)、西藏、内外蒙古、朝鲜,这些边疆起着拱卫中央的作用,为了灭亡中央政府,日本就在中国边疆上下功夫,层层递进,先瓦解边疆,如果失去边疆,中国领土就会缩小一半,只剩下关内十八省,再通过支持各省督抚独立,最终灭亡中国。

为了实现中国边疆“独立”,明治维新后的1880年代,日本专门组建了史学科,下分西洋学、日本学、东洋学(就是中国学),东洋学下有一门学科叫满蒙回藏鲜学。满蒙回藏鲜学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是日本史学界最兴盛的学科,中国人熟悉的日本史学家,什么桑原骘藏、白鸟库吉、内藤湖南,都在满蒙回藏鲜学中一展拳脚,积极给“五地”独立添砖加瓦。多说一句,最恶心的就是桑原骘藏,我们承认桑原的史学水平高,但他的中国观极度扭曲,他将日本人视为最优秀民族,极度鄙视中国人,他写的《东洋史说苑》采用了故意诱导的方式,将人类本性中“恶”的共性集中成了中国人的特性。内藤湖南则热衷于在东北抢文物,今天东北的“好太王碑”,当时内藤就想带回日本,但太大了没法拿。敦煌莫高窟的浩劫更是这些日本史学家的“手笔”。满蒙回藏鲜学专门研究这五地的历史、人文、语言、风俗、宗教,这个学科的研究员实际就是给五地“独立”提供建议的“智囊团”

内藤湖南(右一)

就是在这种背景下,经过多年发展,日本的满蒙回藏鲜学培养了大批熟悉 “五地”人文情况的专家、学者。到了20世纪30年代,日本法西斯进程加快,这些专家、学者受到日本军部的指派,去军部给间谍做培训,向军部间谍教授五地的相关知识和常识,我们今天要说的三条寿美子就是如此出身。

二、30年代日本是“疆独”势力的主要推手

1937年日本全面侵华开始,南京沦陷后,国民政府以西部为大后方,坚持抗战。西部大后方中,新疆是一个重要据点,苏联的援助就是经过新疆源源不断地运往前线。深陷中国战场的日本,注定前途黯淡,所以为了扭转局势,日本开始制造中国边疆危机,重点就是鼓动“疆独”,甚至幻想新疆“独立”后和日军东西夹击国民政府。

1939年初,日本政府花巨资邀请了流亡印度的麻木提和他的小弟来日。这个麻木提是喀什人,1932年聚众落草,1934年被新疆的军阀盛世才招安,1937年造反想要代盛自立,4月失败后流亡印度。当年12月,日本在东京组织了“大土耳其主义亚洲代表会议”,在日本的支持下,该会议宣布成立“东土耳其斯坦民族独立委员会”,麻木提为委员会主席,他的小弟谢力甫·乌斯曼为委员会委员。该会议宣布“新疆独立”,日本随即承认并给予该委员会资金支持。

新疆王盛世才

三、美女间谍的到来

乌斯曼可是麻木提的左膀右臂,麻木提和日本搭上线的主要原因就是乌斯曼。乌斯曼在1938年偷渡上海,在日本上海领事馆和日本上海领事接触,得到了资金,并受上海领事的拜托远赴西北,在青海接触了青海军阀马步芳、在哈密接触哈密军阀尧乐博斯,商量独立事宜。1939年秋,乌斯曼在上海和日本军部边疆顾问部的人员接触,向他们提供了有关新疆的大量真实情况。

1940年1月,乌斯曼去东京清真寺礼拜,在清真寺遇到了一个19岁的日本姑娘,这个美丽的日本姑娘自称索子容,说自己十分喜欢新疆文化和维族,看过《古兰经》,看经过程中不知不觉想要入教,但缺乏阿訇指导,所以只能每天来参拜清真寺,现在在一家工厂做工。索子容长得好看,又充分表现了对宗教的虔诚,这让乌斯曼很高兴,在乌斯曼的指导下,索子容完成了入教仪式,并改名阿米娜。因为阿米娜对《古兰经》的深刻理解,所以很快就成了乌斯曼信任的人。不久,乌斯曼就邀请阿米娜来到“东土耳其斯坦民族独立委员会”总部,一起学习和策划“疆独”。

东京清真寺

在共同学习时,乌斯曼很快被阿米娜迷倒,二人要结婚。1940年6月,阿米娜失踪,8月,阿米娜传来消息,说自己父母不同意他们结婚,所以自己跑到了中国沈阳投奔姐姐。乌斯曼收到信后,马上找到麻木提,希望自己回到中国。1941年1月,乌斯曼来到南京汪伪政府,并把阿米娜接来南京,在南京和阿米娜结婚。

日本女间谍

四、阿米娜干了什么?

阿米娜到底是谁?

1953年,重庆机关查获了一批间谍,终于发现了阿米娜的真实身份,而日本的一个邪恶计划也浮出水面。

阿米娜,真名三条寿美子,1920年出生,1939年经军部筛选,入选军部情报局世界回教圈研究所,这个研究所的顾问就有满蒙回藏鲜学的那些“专家”,专门负责讲解新疆知识,三条就在这里深造,同时学习了间谍技术,一年后出师,即被分派了任务,就是以索子容的身份和乌斯曼相遇那一幕。

而6月的失踪,实际上她是被军部派到了新疆,她化妆成了土生土长的新疆汉人想要结交新疆军阀,但失败了,所以才会在8月再给乌斯曼写信,利用这些“疆独”分子实现“疆独”。

日本女间谍

她和乌斯曼结婚后,二人分别效力于日本伪政权。三条效力于“伪满”,表面身份是伪满驻呼和浩特(绥远省省会)办事处办事员,实际她直属于关东军特高科,负责西北谍报和鼓动“疆独”;乌斯曼则在绥远组建“东土耳其斯坦民族独立委员会绥远分会”,专门负责遥控新疆进行恐怖活动。三条通过乌斯曼的组织,成功在新疆组建起了5个谍报机构,专门收集新疆地理、军事、民情、宗教、舆论,并通过这5个间谍机构,将日本对新疆的电台广播传播开来(当时日本为了搞“疆独”,专门组建了对新疆的维语广播,内容就是宣传独立,鼓动圣战)。二人为“疆独”和麻木提当“总统”做着准备。

日本投降后,乌斯曼和三条被国民党招安。1947年,国民党将乌斯曼和三条送到了新疆,但三条借口事故留在了兰州,并很快和国民党甘肃军统局长官徐雄飞勾搭成奸,并加入国民党军统局,如此她又成了国民党间谍,负责监视新疆共产党活动。1948年,三条将甘肃新式军用地图2张、新疆新式军用地图3张通过秘密手段送回日本。1949年8月,兰州解放,三条随徐跑到重庆,后来徐逃往台湾并留给三条30根黄金,让她就地潜伏,随即三条改名徐美娜,在重庆开了个裁缝铺,继续给台湾输送情报。

军统

文史君说

三条只是近代日本千万间谍中的一个,她亲赴新疆的次数不多,但危害极大。到了1953年,重庆地区清查敌特分子才发现了这个潜藏多年的日本女间谍,但可惜这个作恶多端、妄图分裂中国领土的女特务,在1955年被特赦回国。

参考文献

方建昌:《近代日本渗透新疆述论》,《西域研究》2000年04期。

方建昌:《近代日本人在新疆活动小史》,《新疆地方志》1997年07期。

葛兆光:《边关何处——19、20世纪之交日本“满蒙回藏鲜”之学的兴起及其背景》,《复旦学报》2010年第3期。

(作者:浩然文史·紫橘)

本文为文史科普自媒体浩然文史原创作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文所用图片,除特别注明外均来自网络搜索,如有侵权烦请联系作者删除,谢谢!

我们会每天为大家奉上精彩的历史文章,恳请各位读者朋友关注我们的账号!您的点赞、转发、评论,这是对我们最好的支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4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