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东莞往事:南下打工前,妻子特别叮嘱,“千万别进电子厂”

subtitle
三惊胖爷 2021-10-14 11:08

孩子出生那一年,家里的开销日渐增多,我肩上的压力陡然变大。摆地摊赚来的几许碎银,已经不足于负担生活所需。虽然此前家里还有些余粮,可那是妻子在东莞打工积攒下来的辛苦钱,我再怎么不济,也不愿意干这混伥事。更何况,长此以往,总会有坐吃山空的那一天。若不及早谋划新的进项,到时哭都来不及。

考虑了一个礼拜,我决定外出打工。我们那个偏远小山村,青壮劳动力,成年之后,十有八九,会前往沿海一带谋生。其中,不时听说有人发达了,在厂里升官加薪,或者定居东莞,买房买车。我们村里首富,赚到的第一桶金,也是从东莞淘回去的。我若成为南下大涌中的一员,虽然不敢说能赚很多钱,但应付奶粉开销肯定够了。

我从小体弱多病,在人生的起步阶段上,输给了村里的大部分同龄人。至今,我仍能从一些人的目光里,看到他们对我的不屑。俗话说,思想有多远,一个人便能走多远。我这一生,没读过几年书,虽然模样清秀,对于未来,却不敢有太多想法,能安稳度过一生,便是胜利。

只是,如今,我有了遗传者。先天的基因,我无法更改,但后天的努力,同样重要,我不能让他输。别的不说,至少在起跑线上,一定得避免让他重蹈我的覆辙。

妻子听了我的打算,特别欣慰。几年前,她从东莞回家过年时,讲起广东机会多,极力怂恿我和她一起南下。在她的劝慰下,我还真动了心。只不过,我南下的计划,初初萌芽,便被母亲紧急叫停了。

母亲年事已高,身体不好,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谁来照应她?这理由让我没法拒绝。妻子明知母亲在袒护我,怕我出门打工,吃苦受累。她心知肚明,却什么也没说。她不吵不闹,只在大年初六,比正常时间提早了两天,拎了个背包,独自出了门。

说起来,妻子瘦弱的肩膀,为这个家庭付出太多,个中辛酸苦痛,难以细述。原本,我该是那棵为她遮风避雨的大树。我没有那般能力,反倒让她成为了一棵树,站在寒风苦雨中,默默奉献一切。

现在,是我该付出的时候了。出发南下的头一天晚上,妻子将孩子哄睡后,托付给母亲,给了我一个女人全部的温柔。那一夜的柔情蜜意,也成为我生命中最动容的回忆。即使现在,脑海中浮现那些画面,耳红心跳之余,仍能感觉到有股暖流,在血管中汨汨流淌。

图片来源于网络,图文无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夜,事毕之后,妻子伏在我肩头,柔声细语地对我讲起了她的打工故事,末了,千叮咛万嘱咐,叫我到了南方,要进厂可以,但绝不能进电子厂。最后,妻子一连加了几个“切记切记”。

妻子的重音,停在前一个字上,我明白她的意思:若违反约定,则切了以作记念。这当然是玩笑话,却隐含着别样的意味。只是,我当时尚在回味刚才的温柔乡,没有细品妻子话里的深遂意涵,只一个劲地向她保证:谨遵妻命,若有违抗,家法伺候。

我是坐火车南下的,列车终点站为广州。出了广州火车站,前往流花车站,转汽车到东莞,最后落脚于虎门居歧管理区。与我同行的,是同村的一位兄弟。他在东莞打工多年,这次回家,是农忙“双抢”劳动强度大,他不愿意父母太累,回家帮忙。等忙完“双抢”,他又一刻不歇,赶赴东莞。

他在居歧一处建筑工地干活,是个技术工人,收入不低。他在家忙农活时,我与他谈过几次话,他为人不错,答应带我南下,并介绍我到工地干活。说这话时,他还特意瞧了瞧我,轻声道,我让工头给你安排个轻活的活。

工地工资高于工厂,自然是我的首选。在虎门的第一天,我就在睡在工地的床上。那是用砖头垒成一排,再铺上几块木板,铺就的床。我没睡着,想着明天就要开始打工生活,既激动又不安。

同村的邻居说到做到,在工头面前说尽好话,给了我一个最轻松的职位。只不过,我在老家也没怎么干过体力活,成年后先是打散工,后来摆了几年地摊,工地上的活,再轻松,也是重体力。为了工资,我苦苦坚持了七天,却患了一场重感冒。

邻居见我经不起风吹雨打,劝我别再坚持,先休息休息,身体康复后,还是到工厂找个活儿,工地的事,的确太为难我了。这位邻居在虎门打工多年,认识几个在工厂的热心朋友,他会托他们打听消息,若有招工机会,就把我介绍进厂。

到药店买了感冒药,又歇了几日,病倒好了。身体却酸软无力,干活时没觉得痛,隔了几天,全集中爆发了。原本,我还想再坚持看看。瞧这情况,便打消了念头,一心只想着去工厂上班。

邻居朋友应承我进厂的事,一时半刻没有好消息。等了数天,我难免心中焦躁,只想早点寻到工作。于是,尝试独自出门,去各个工业区转悠,遇到工厂招工,便上门询问。这天来到南栅第一业区,走了一圈,不知怎么来到一家电子厂门口。

前几天,我一直谨记妻子的叮嘱,遇到电子厂直接避开。南栅第一工业区的这家电子厂,我当然第一次见,但名字很熟悉。妻子打工那几年,我们飞鸽传书的信封上,工工整整地写着电子厂的名字。

我停下脚步,细细打量。曾经,我无法想象过这家电子厂的模样,想象妻子在厂里的工作和生活是什么样的。如今,工厂近在眼前,我突然有些激动,很想打个电话告诉她。

电子厂正在招工,因为妻命在先,我虽渴望一份工作,却未曾想过去面试,只是当作一个看客,想了解电子厂的一切。因为近距离接触,我才更能感受妻子当年的生活场景。

图片来源于网络,图文无关

然而,一切如同命中注定一样。我只不过想靠近过去,看看招工启事上写了些什么。刚走近工厂,保安室便走出一个保安,招手喊我过去。待我走近,他又带我进到厂区,待我在食堂坐下,他拿出一张表格,让我填写。

后来,我才知晓,他将我当成了另一个人,一个交了介绍费,想进厂的男孩子。不知那个人后来如何,反正我就这样稀里糊涂里进了厂。

那时,我已经寻了一周工作,而工地邻居朋友仍未有消息。正所谓“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出门在外,生存毕竟应该放在首位。至于妻子与我的约法三章,暂且退居其次吧。况且,到了妻子工作的地方,正好圆我之前无数次想象过的梦。

电子厂比工厂轻松多了,只是,食堂里的伙食实在太差了。我平时吃饭就少,但食堂里的菜几乎无法下咽。其他工友也是如此,女工友总会备许多零食,而男工友常常下班后,将吃宵夜作为最重要的一餐。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过了一个月。工作上的事,早就习惯了。没进电子厂之前,难免会好奇,妻子为何与我作那样的约定。有了电子厂的经历,才明白其中含义。

我身边的女工友,不敢说美女如云,但年轻漂亮的,的确不少。她们在工厂展露出迷人的青春,全身上下绽放光芒。

我所在的这家电子厂,里面的男女比例,倒没有可怕的1:10,但我们车间,五个人中,往往只有一个男工。严重失调的男女配置,自然将男工推向了受宠的位置。

十多年前,工厂生活单调乏味。打发无聊的最好方式,是与人谈一场恋爱。下班之后,或者放假不上班之时,出了厂门,便会见到许多男女双双对对。恋人相依相偎,牵手相拥的场景,也是工厂里少有的温情时刻。

电子厂的男工,除了极个别中老年男人,十之八九都有女友相伴。毕竟,人数不对等时,女孩子为了爱情,会挺身而出,主动追求男孩子。妻子的担忧正在于此,她害怕独在异乡的我,会把持不住自己,被工厂女孩勾走了魂,陷身于别人的温柔乡里,沉迷不起。

至于此类事件,我后来在电子厂,耳闻目睹过不少。只是,如果说我会堕落云云,我是不相信的。毕竟,我的年龄在电子厂算高龄工人,用现在的称呼,应该喊作“大叔”。然而,在独特的年代,特殊的环境,男女之间的热烈,如同一场火柴与木炭的相遇,一点即着,无关年龄与容貌。

然而,我家有娇妻与可爱的儿子,加之传统严格的家教,我绝对不会做出,任何对不起妻子的事。只是世事难料,有时,人的命运,是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我们那条生产线,有位女孩子,年方十八岁,天真烂漫。尤其笑起来,特别纯真,那种笑,是没有经过社会泥淖污染的笑,看一眼,都会心醉。在电子厂,她算不得模样迷人、身材娇俏的那一类,但她喜欢笑,笑容弥补了所以不足。我常常因为那笑,而忘了许多怨愁,觉得人世间如此美好。

工余休闲时刻,工友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闲聊谈天。有一回,我开口说话,见她笑个不停。起初,我还以为我的衣装有什么不妥。跑到洗手间,细细整理了。待我回来,再开口时,又见到她笑起来。

那之后,像事先约好了似的。但凡我一开口,她必然笑个不停。工位相邻的工友,虎背熊腰,嗓音却尖声细语,与其形象反差巨大。此人姓张,暂且称之为张三吧。

几次三番,张三悄悄暗示我,爱笑女孩喜欢你,晚上请她吃炒米粉吧,再加一个蛋,绝对能拿下。末尾,又补上一句:机会难得,失不再来,赶紧趁热打铁,勇敢示爱吧。若你不把握,她不会认定你是正人君子,相反可能恨你一辈子。

图片来源于网络,图文无关

吃一碗炒粉,便能交到一个女朋友,像一个约定俗成的暗号,在打工仔之间悄悄流传。如今想来,也许会觉得不可思议。回头张望十几年前的东莞,这却是那个时代的特殊标志之一。

我没有请爱笑女孩吃米粉,更没有和她擦出什么火花。当然,我也得承认,我并非对她没感觉,相反,她的笑容温暖并驱散了我内心的孤寂。倘若给我更多时间,我说不定真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一旦我真的主动,我与爱笑女孩也许会有浪漫的过程,但最终的结局,必然以悲剧收场。我克服了内心的魔障,出门在外的日子,始终忠诚于妻子和家人。尤其在爱笑女孩面前,坚守住了道德的底线,没有堕入情爱的深渊。

然而,我却在不知不觉之间,扑向了另一个更大的深渊。

有一回和张三去大排档宵夜,赴宴的,还有张三的同乡兼死党,在三楼的一位工友。那夜,我们就着烧烤喝酒,气氛热烈,相谈甚欢。席间,我说起妻子两年前也曾在三楼上过班,与三楼工友的关系便更近了。妻子成为我们友情的推动剂,言谈之间,又连连碰了几杯,堪可称兄道弟了。

男人的饮宴,不管上天还是入地,谈到最后,总会绕到男情女爱上。与之相关的男女故事,我早已听到许多次。只是,无论对于讲述人,还是旁听者,情事永远不会厌烦。听着听着,我听到了一段新事件。

三楼车间,有个女孩,爱上了一位男主管。那主管颇有些手段,情史相当丰富。这女子原本已有婚配,丈夫在内地老家,两人恩爱有加,但异地夫妇,一年只能见一次面,中间有许多虚空的机会,被这主管掌握了。主管有着许多手段,又有锲而不舍的精神,几次三番以关照下属的名义,为女子赢得了许多实质好处。女子心怀感激,言语之间,便多了莺莺燕燕。

又一回,女子身染微恙,发起低烧。人生病时,最为脆弱。主管抓住这难得机会,趁虚而入,终于彻底征服了她。女子无力抵抗,缴械投降,奔向了他的怀抱。最初那段时间,他们的确有过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一时令众人艳羡。只是好景不长在,女子在一次行事中,未做好保护措施,中了招。

那时,女子已深深迷恋上主管,决计将终生托付于他,便告知主管这一好消息,并且决计生下孩子。主管原本潇洒过一生,之前的诺言,无非不过哄女子开心。何况,他妻子也在东莞,石龙镇一家工厂任会计,常过来检查作业。他闻听此事,心中惊惶失措,反倒质疑女子行事不端,他们在一起时,都做好了保护的,几无中招可能。不晓得她肚腹里的种子,是谁人播撒的。

女子那时已陷于疯狂,一心只想与主管漫步天涯。哪曾想主管人欲釜底抽薪,简直无赖之极。她闹起来,此事一时弄得满厂风雨,人尽皆知,连老板娘都被惊动了。

女子本以为同为女人,老板娘应该主持公道,然而老板自然会以工厂为重,最终让主管给了些赔偿,将女子解聘,草草了事。

我问张三,那女人后来如何。张三说,谁知道呢,据说回了老家,孩子生下来了。她老公是个软蛋,帮别人抚养孩子,怕至今仍蒙在鼓里吧。我问他是否知晓女子姓甚名谁,张三喝了一口酒,说道,名字倒记不起来。

其实这只是冰山一角,这女子有些勇气,敢于揭露黑暗,更多女子受了欺负,只会忍气吞声。顿一顿,张三特意警告我,我说兄弟,若你想行动,一定先想好后路。尤其,保护工作要做好,切不可犯这低级错误。

我唯唯诺诺,又喝了许多酒。

那一晚,我几乎一夜无眠,内心翻滚起巨浪。妻子当年从东莞回家,不到一周,便告诉我她有了身孕,我那时处于要当爸爸的激动中,根本没作他想。如今想来,疑点颇多。

图片来源于网络,图文无关

原本妻子脾气蛮大,那段时间却极温柔,似乎变了一个人似的。当初只以为有了身孕便是如此,如今听了电子厂的故事,又联想南下前,妻子极力劝阻我进电子厂,若非另有隐情,真有必要如此么?更何况,孩子两岁了,怎么看也不像我。我越想越后怕,自然毫无睡意。

想了几天,我决定请假。呈上请假单,写了家中有事,请假一周。那时,工厂正在赶货,不好请假。我原本想着,若领导不批,我便辞职。好在领导通情达理,没为难我,准了我一周假期,只说我办完事情,便速速归厂,可提前销假。

我出现在家里时,妻子惊呆了。随后,便欢天喜地迎接我,为了我做了一桌子好菜,然而我食欲全无,脸上表情冰冷。等到夜晚,寂静无人时,我终于摊牌了,冷冷地说,明天,我们去做亲子鉴定吧。

妻子听到这话,如坠冰窖。她什么也没说,只冷冷坐了一夜。第二日,我们起了大早,去往市里做鉴定的机构。我加了钱,要求加急出报告。三天后,我去市里拿鉴定结果。

拿到报告时,我浑身激动,过了许久,才抚平内心的动荡,几次欲折开,又不敢折开,怕看到不该看到的结果。

最终,我还是折开了。翻到最关键的结论信息,上面写着:表明XX是XX生物学父亲的可能性为随机男子是XX生物学父亲可能性的56162.1686倍。意即,孩子的确是我与妻子所生。

我喜极而泣,迫不及待想赶回家中。路上,我已经想好了道歉的言语。然而,当我回到家中时,妻子和孩子都不在。我以来,她带孩子去邻居家串门了。等到晚上,她也没回来。我这才有点慌了,四处寻找,没人发现过她。次日,她没有回来。第三日,亦如此。从此,她和孩子从我的生命中消失了。

而我,重新回到了虎门电子厂。当一个人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时,他会发现,世间的一切都变了,再仔细一瞧,又好像什么都没变。

胖爷有话说:信任是家庭和美的基础,若没了信任,一切便如空中楼阁,一遇风雨,即刻便能毁于无形。不只是夫妻,朋友、合作伙伴或者公司,同样如此。诸君以为如何呢?欢迎发表意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