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抛弃特斯拉,华尔街多空势力嗜血中国新造车

subtitle
深响 2021-10-14 10:5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深响原创 · 作者|李婷婷

如嗜血之狼般的做空机构们,却屡屡在造车新势力身上栽跟头。

10月7日,美国做空机构J Capital Research发布一篇针对法拉第未来的做空报告,直指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FF)工厂烂尾、预定量造假、公司信用破产等多项问题,并声称“法拉第未来永远都不会卖出一辆车”。

言辞激烈的指控,只换回了贾跃亭一句“冷饭热炒,无稽之谈”的回应,资本市场同样波澜不惊,截至10月12日收盘,FF股价报8.36美元,相较10月7日8.40美元的收盘价几乎没有变化。

自造车新势力走向公开市场后,做空者就从未放弃对它们的捕猎。特斯拉、蔚来都曾成为做空报告的研究对象,特斯拉空头头寸的数量甚至一度达到流通股的20%,马斯克为此还专门上架过一条红色的短裤(shorts),表达对做空者(short sale)的嘲讽。

这过程中,多空博弈反复上演。最刺激的一幕发生在2019年特斯拉宣布Q3实现盈利之后,其股价在3个月时间里实现翻番,这背后是一场令人叹为观止的逼空战役——基于盈利、上海工厂量产等利好消息,特斯拉股价并没有如空头所期望的那样下跌,空头们不得不买入特斯拉股票补仓,这就继续将其股价推高,空头又只能跟进买入更多股票。

华尔街对冲基金们在这一战中血流成河,金融科技公司S3Partners数据显示,2020年初的头两个月里,特斯拉的做空者损失达到83亿美元。此外,老虎证券社区运营和投研负责人王珊曾在与「资本侦探」的交流中提到,蔚来在去年的好几次上涨也来自于逼空。

新造车堪称当下商业世界里最危险的游戏,这是实业中几乎将顶尖科技力量全部卷入的造车运动,更是股市上一场瞬息万变、流血千里的多空之战。

特斯拉失宠,多空要退场?

争议缠身的特斯拉曾是多空最激烈的战场,但却正在“被抛弃”。

根据Seeking Alpha数据,目前共33位华尔街分析师对特斯拉给出评级,其中14人看多,8人看空。从历史平均目标价来看,华尔街给予特斯拉的目标价一直在不断攀升,近期达到了697.76美元的新高点。但即便如此,特斯拉实际表现仍远超华尔街预期,经历了大半年的回落与调整后,特斯拉股价又站上800美元。

鏖战许久之后,空头们面对持续回弹的特斯拉股价,似乎彻底失望了。据彭博社报道,截至上周,交易员借入股票占特斯拉流通股的比例降至1.1%,这是自特斯拉上市以来的最低水平。如浑水创始人之类的知名大空头也宣布了投降,其在今年8月表示不再做空特斯拉,且不打算恢复其空头头寸。

特斯拉空头的这一场大撤退,与其业绩的稳定表现息息相关。Q2,特斯拉再次创造了一个业绩全线走高的强势季度,并且证明了自己能够靠汽车销售业务实现盈利的能力。特斯拉Q3财报将在10月20日盘后发布,根据此前公布的又一次打破记录的交付数据,特斯拉的Q3成绩可能会再次带来惊喜。

在全球汽车芯片紧缺的大背景下,特斯拉的好成绩会显得更加难能可贵。空头们此时的撤退,也是对特斯拉发展稳定性的一种肯定。

特斯拉Q3交付数据,来源特斯拉

有趣的是,空头们偃旗息鼓,而特斯拉的部分知名大多头也在撤离战场。

长期为特斯拉摇旗呐喊的“女股神”Cathie Wood,自9月8日以来连续九次减持特斯拉,共出售了超过91万股,套现约7.19亿美元。不过抛售后,特斯拉仍是其单一最大持仓。

在此之前,Cathie Wood多次重申对特斯拉的目标价是3000美元,7月份还和马斯克一起出席The B Word比特币大会。而现在,这位特斯拉与比特币的大多头,不仅在800美元关口抛售部分特斯拉股票,还于近日首次减持了Coinbase股票,出售逾98000股,价值约2500万美元。

9月底,另一特斯拉大多头、硅谷知名风投家Chamath Palihapitiya在接受访问时透露,自己已在去年底特斯拉股价处于高位时,清空了持有的特斯拉股份。其表示清仓特斯拉是为了将资金投资于其他领域,他本人仍然看涨特斯拉,但对该公司的看法也发生了一些改变。

清仓特斯拉的消息爆出后,今年初Chamath Palihapitiya对市场的喊话就变得耐人寻味。在今年1月特斯拉股价处于800美元水平时,Palihapitiya表示其股价会再升1-2倍,并建议投资者“特斯拉一股也不要卖”。

此外,还有更多的特斯拉老股东都选择撤离。据日经中文网6月28日报道,松下2021年3月底之前出售了持有的特斯拉全部股份,收入约4000亿日元。3月份的报道称,特斯拉长期股东Ron Baron在过去6个月里为客户出售了180万股特斯拉股票,不过他表示,相信特斯拉的股票将在未来10年涨至2000美元。

美国经济学家奈特在《风险、不确定性与利润》中阐述了一个原理,没有不确定性,就没有经济学意义上的利润。

从这一角度也可以理解,为何在特斯拉业绩不断刷出新高时,部分多头、空头却携手默契退场。经历过长久的挣扎后,特斯拉的量产与盈利能力都走上正轨,企业发展的逐步成熟,也意味着不确定性的消解、泡沫的压缩——而这正是多头空头们眼中,汲取暴利的空间。

机构态度反复,华尔街唱多蔚来

除特斯拉外,蔚来是另一个被多头、空头们高度关注的新造车明星股。

2018年9月12日,蔚来成为首家登陆资本市场的中国造车新势力。上市仅三天后蔚来就收到第一份看空报告,华尔街投行伯恩斯坦的分析师给予其“跑输大市”评级,股价目标价仅为4.2美元。

戏剧性的是,在蔚来刚上市不被美股投资人待见的那段时间里,香橼却发布唱多报告,称蔚来是“颠覆行业的品牌”。而到2019年初,在蔚来股价经历了一波显著上涨后,香橼创始人Andrew Left又对媒体表示已经卖出了所有持有的蔚来股票,“当一只股票在三个月内上涨了50%时,你就该获利了结。”此后就是蔚来穿越生死线的故事,其股价一度跌破2美元。

去年蔚来开启疯涨模式后,香橼又发布了对蔚来的唱空评论,断言蔚来股价还得跌,25美元才较为合理(比做空报告发出前低了 48%)。香橼的出手使国内造车新势力一度集体跳水,不过依然没有扭转新势力们暴涨的大势。

目前,看多蔚来似乎成了华尔街的一致态度。根据Seeking Alpha,有21位分析师对蔚来给出评级,其中10位非常看好,8位看好。华尔街平均目标价为60.58美元,较35美元左右的现价还有很大上涨空间。

就在上周,高盛分析师方飞将蔚来股票评级由“中性”上调至“买进”,目标价56美元。其认为,一旦定位于高端电动轿车的ET7开始交付,蔚来股价将出现大幅上涨。

相比起蔚来,市值盘子更小的理想、小鹏,受到的关注和争议相对小一些。Seeking Alpha数据显示,目前分别有15位、16位分析师对理想与小鹏给出评级,均无人看空,现价较华尔街平均目标价都还有一定空间。

其实“蔚小理”在二级市场的走势,目前仍呈现出极大的一致性,基本上齐涨齐跌。但投资者们还是各有各的偏好,比如去年底,大和资本的五星级分析师Kelvin Lau建议用特定的配对交易来投资新能源领域:买入蔚来,卖出小鹏。

不过,今年3月,在小鹏发布2020年Q4及全年财报后,Kelvin Lau已将小鹏汽车股票评级从卖出上调为买入,目标价为34美元。

蔚来、理想、小鹏今年以来股价走势对比图,图源雪球

寻找新标的

特斯拉、蔚来、理想、小鹏,经历过去年的爆发式增长、数次疯狂激烈的逼空大战后,这些在稳步发展中的老面孔们,已经不太能激起多头与空头们的强烈兴趣。

资本在寻找下一个战场。

做空机构J Capital Research率先向法拉第未来发起狙击,但这次做空行为似乎并没有被大肆发酵。即便如此,法拉第未来的股价表现也不算好看,开破首日破发后,法拉第上市不到三个月股价已下跌近40%,目前总市值不足27亿美元。

面对做空报告,贾跃亭嘲讽“J Capital Research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打脸了”,在FF的支持者眼中,头部基金的站台更是反驳做空者的有力武器。就在上个月,全球最大公募基金Vanguard建仓FF,总共买入53.9万股公司股份成为第五大股东,同时,Vanguard还是微软、苹果的第一大股东,特斯拉第二大股东。

对于一家上市不足三月、还未实现的量产的车企来说,无论是唱多还是唱空的意义都有限。今年9月,法拉第未来称在生产方面取得进展,只需9000万美元就能在7个月内开始大规模量产。也就是说,明年4月才会成为多空最关注的时刻,无论法拉第量产成功与否,都将承受一次来自资本的猛烈冲击。

另一位备受关注的新面孔是有美国造车新势力Lucid。该企业由特斯拉前副总裁兼董事Bernard Tse和甲骨文前高管Sam Weng创建,团队大量工程师来自特斯拉,被视为新造车运动中特斯拉的劲敌之一。

还要提到的一点是,Lucid与贾跃亭也有一些关联。Lucid前身为研发生产电动汽车核心动力系统的高科技公司Atieva,2014年,Atieva在财务危机下接受了北汽、乐视的先后入股,不过后来北汽很快撤资,乐视由于自身难保,也不得不将Lucid股票卖出。

2018年9月,沙特阿拉伯主权基金“公共投资基金”以超10亿美元投资Lucid。背靠雄厚资本,今年7月Lucid成功登陆资本市场,并且根据其计划,10月底就能够交付其首款量产车型Lucid Air。

目前覆盖Lucid的分析师仍不多,但态度都相当鲜明。花旗给予了Lucid买入评级和每股28美元的目标价,美国银行分析师给予买入评级和每股30美元的目标价,并称“它将是业内下一个特斯拉或法拉利”。

但是,长期看涨特斯拉的摩根士丹利分析师Adam Jonas,对Lucid的股票评级为“减持”,目标股价仅为12美元,其认为“Lucid要想和更多成熟的电动汽车巨头齐头并进,并实现其估值,还有许多障碍要面对”。

继Lucid之后,另一位被认为是特斯拉劲敌的美国造车新势力Rivian,也正在向资本市场冲刺。该车企创办于2009年,一直到2018年于洛杉矶车展发布R1T、R1S后才获得关注,2018 年至今已经获得来自福特、亚马逊、考克斯汽车和 T.Rowe Price 的累计110亿美元融资。

据传,Rivian此次IPO估值超过800亿美元,远超蔚来目前576美元的市值。其IPO文件披露,截至9 月底,Rivian拥有近5 万张R1T 和 R1S 的预定单,以及来自亚马逊的10万台EDV订单,并且Rivian R1T 的首批量产车在9月已经开始向员工交付,这无疑是对Rivian的未来发展上了一道保险栓。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Rivian的高调上市,资本市场又将迎来一个充满争议、也写满诱惑的标的。闻风而至的多头与空头们,还将继续上演精彩博弈。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