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一个网红时代的惨案

subtitle
视觉志 2021-10-13 22:48

微博 | @视觉志

作者 | 逗逗龙

前两天,面包死了。它死得冤枉。

面包是一只网红猫。

因为一种整蛊玩具,据说奇臭无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面包就是被臭弹熏死的。

在某天直播的时候,它的铲屎官将两个臭弹放进口袋里,套在面包头上,跟面包闹着玩。

被”闹着玩“的面包第二天就”玩完了”。

面包的死,和太多人有关系,只是大部分人没有意识到。

1

面包嘴巴带点中华田园猫的味道,它小时候瘦得皮包骨,小尖下巴,不招人喜欢。

或许是因为这样,才成了没人要的孩子。

它必然经过风吹雨打,也曾忍饥挨饿,无数次被同类和人类欺凌。

在它体重只剩七斤,眼病导致看不清东西时,现在的主人收留了它。

给它绝育,带它治病,给它食物。从此有了八十多个小伙伴。

面包在这个家里过了一年半,眼睛好了,身体壮了。

偶然间它的生活视频被放到网站,给铲屎官带来流量。

慢慢的面包流量变现,可以养活家里几十口子猫。

2

人怕出名。

铲屎官每次开直播,并不会放所有的猫出笼,只会放几只“流量猫咪”,和他们一起玩,或是让他们打架。如今面包很有流量,就被选中了。

玩了一阵,铲屎官突发奇想,把臭弹放进透明口袋里,打算套在猫咪的头上。别的猫咪逃开了,只有面包趴在原地。

那,就是它了。

人类巨大的阴影盖在面包身上,一个大口袋快速套到他的头上。面包有些抗拒,一直摇头后退,但并没有狂喊乱挠。

套了不到十秒,铲屎官把口袋拿了下来。

面包就继续趴着,有一点没精神。

谁也不知道,他已经出现“应激反应”了。

面包后来因应激而死。有人说,网络流量害死了他。

流量是每一个博主想要的。

他需要流量,因为他有八十多只流浪猫要照顾,只能以猫养猫。他的初衷,是盼着这人间能多一些情义,少一些遗弃。

一开始,他在频道里发一些救助流浪猫的视频,关注者寥寥。后来,他随便发了几个猫咪玩闹打架的视频,意外有了流量。

网友爱看什么,猫咪就做点什么,有人说 也是网友害了它,但是背后的非曲直,其实永远也无法说清。

3

在各大视频平台上,比面包下场更惨的,大有猫在。

有个网友曾在网上发过一个爆款视频:让自家猫在32楼阳台上走猫步。

下面点赞十多万,评论里很多人惊叹“好厉害”,有人评论:“没事,它有九条命。”或是:“没事,摔不死。”

有个姑娘看到视频,受到启发,把自家的小猫也放到了高楼阳台上,还配了一句文案:也想红。

姑娘说,小猫刚在家里养了半年,自己很爱它。

可惜主人失望了。它从没站过这么高的地方,吓得叫也不敢叫,腿一软,一头栽下楼,就摔死了。

姑娘特别伤心,她说她没想到会这样,以为猫咪不会掉下去。

她发了微博,说自己好难过,好想念它。

可夜深人静时,当她独自面对自己,谁也不知道她是什么心情。毕竟,猫咪的最后一条视频,给主人带来了流量,算是一次小小的“成功”。

后来很多网友开始骂她。最后,她不得已清空了视频,连同网名一起,消失在互联网世界。

但愿骂她的人,和想看猫走阳台、还点赞的人,不是同一拨人。

反正出事之后,所有吃瓜群众们都一口咬定:我们是出于爱猫之心才围观猫咪,主人不小心把猫弄死了,就该让主人陪葬,让主人去死!我们可没让猫主虐猫!

大家两手一摊,满脸正义。

在这个风凉话比西北风还猛烈的互联网上,每天有无数人围观虐猫、虐狗、虐各种小动物。

看着狗被一大堆胶带粘在地上。

给无毛猫化妆。

看猫被捆住四肢,像植物一样被塞进塑料袋里挂起来。

无数人转发、点赞,拍着巴掌吹口哨,拍着膝盖叫好。或是使劲地骂人,骂楼主缺德,然后下次还看。

点赞这个动作,就像一场不记名投票,鼓励人们默默地表达态度。每一个投票者的脸上都写着“无辜”。

5

互联网是一片虚拟空间,放大了人类的自私、自大,以及对于弱小生命的藐视态度。

流量视频背后,可怜的小狗和猫咪们鲜血淋漓,哀嚎阵阵。

而这种心态投射到现实生活中,会表现得更加隐晦,甚至充满善意。

比如,很多人都很爱养折耳猫。

折耳猫诞生于1961年,是苏格兰一户牧羊人家里一只普通母猫的孩子,只是基因变异,耳朵向下翻卷,相貌奇特。主人很喜欢,就利用它繁育出“折耳”这个新品种。

小黑和小灰是一对折耳。铲屎官第一次见到它们,心都要被它萌化:温顺,叫声小,会用可爱的姿势坐着;猫品好,不喜欢跑酷,不上蹿下跳,还亲人。

猫咪小黑和小灰

完美的猫。

小黑五个月时和弟弟一起来到铲屎官家。弟弟叫小灰,也是折耳,一母同胞。

小黑安静,喜欢趴在床上,常常坐着;小灰活泼,总是追人,偶尔挠沙发。

他们很乖,打疫苗时从来不闹。

三岁的时候,小黑越来越不对劲,四肢僵硬,尾巴僵直。带到医院,医生说,折耳都这样,遗传病,耳朵能折代表软骨发育不良,身体会随着年龄变得僵硬,还可能有其它遗传病。

医生还说,折耳猫并非天生温顺,打针时不叫,是因为他们要终身忍受骨病折磨,习惯了疼痛;喜欢坐着,是因为他们站着会关节疼……

小黑的主人不知所措。

主人尽自己所能,给两只猫最好的照顾,用最好的饮水器,买最大的猫爬架,喂最多的营养品。可小黑每况愈下。

四岁生日的第二天,小黑上吐下泻,呼吸困难。医生说是心脏病,遗传。还查出了肾病。

小黑开始长期卧床,每天趴在垫子上,不说话,也不动。吃昂贵的心脏病药物,拌着最贵的猫罐头。偶尔尿床,偶尔流泪。

坚持了十八个月,小黑去了喵星球。

小黑五岁半

6

小灰独自生活在地球上,吃双份的罐头,玩双份的玩具。六岁时,他也出现了心脏病的症状。

幸好发现及时,小灰的病可以长期吃药维持。

它慢慢变得不太像猫。

铲屎官有空就会撸它,它很开心,但是没办法竖起尾巴,只能轻轻地叫两声。

如今他已经九岁,垂垂老矣。铲屎官从来不敢对同事说自己养了折耳,觉得很尴尬——从人类的角度看,小灰活下来的每一天都是受罪,照顾他也等于变相折磨他。

很多爱猫人士或许觉得矫情,把猫照顾这么好就可以了。

或许,我们错就错在,以为一个人的私欲无关大局,一个人的纵容无足轻重,一个人的购买力对于整个宠物市场毫无影响。

所以,我们觉得一个人买折耳并不会纵容折耳的病态基因继续遗传。

同样,我们觉得一个人看猫咪跳楼视频无关流量,一个人在涉嫌虐待动物的短视频下评论“哈哈哈”无关群体态度,一个人给应激的面包点赞无关这只猫的生死。

“我一个人什么也改变不了。”

人类只有在“开玩笑”和购物的时候,才会把姿态放得这么低。

很少有人真的相信“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没有点赞参与就没有暴力”。人们更相信的是“大家都这样做,不差我一个”。

这种想法不算犯罪,可以看作被大量暗示后产生的群体无意识状态。

可实际上,人们只是想纵容内心的欲望,才小看自己吧。

害死那些宠物的凶手,至今没有找到,或许是一个人,或许是一群人。

希望不要以爱的名义,做尽了伤害的行为,来实现流量传播。

希望这世间真的能更加有情有义,少一些病宠买卖,少一些宠物遗弃。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张淇宣_NBJS16275
13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