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中国的运气

subtitle
晨枫老苑 2021-10-13 13:14

进入近代以来,中国是个运气不好的国家。在思想上和科技上都错过了工业革命,也错过了大航海,鸦片战争后更是被帝国主义打上门来,100多年后才缓过气来。现在中国依然有种种不如意,但无可置疑的是,中国现在处在历史以来最强盛的时代。中国的强盛当然不是任何人赐予的,而是干出来的。但中国在强盛之路上,时运是个很有意思的因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抗战是中国近现代史上的最低点,但抗战最终成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一部分,无疑是有利于中国的。没有美苏参战,中国的抗日战争还要漫长得多,艰苦得多。

朝鲜战争是中国人民的伟大胜利,这是志愿军艰苦卓绝地奋战所取得的胜利,但这也是在美苏争霸的大环境下取得的。苏联的支援是很有用的,美国的战略重点始终在欧洲也避免了美军压上更大的力量。

70年代是中国的困难时刻。动荡余波未消,百万苏军陈兵边境的压力巨大,但美苏争霸的大环境再次发挥了作用,这一次是美国拉拢中国围堵苏联。尼克松访华使得中国与西方关系解冻,直接为几年后改革开放时代的外资引入打开大门。

改革开放之初,中国对外国的一切都是仰视的,港台随便什么小老板就可以到大陆来充大款,外资更是天顶星级的存在。那时最流行的一句话,就是再不改革开放,就要被开出球籍了。但什么是改革,怎么开放,如何算是保留或者是开除球籍,谁都不知道,只有摸着石头过河。

那时的一般认识是,全球化已经到了末尾,四小龙是最后一波得益者,中国已经晚了。现在知道,那时是并行供应链,欧美与四小龙在中低端供应链是平行存在的,欧美的去工业化刚刚开始,而中国成为主要承接体,这才是真正的全球化。

中国的制造业超级大国是从这个时代开始的。在欧美的设计中,欧美负责设计和关键技术,中国负责打工,在中国经济和中产阶级发展起来的过程中,中国和平演变也水到渠成,因为西方自由民主和个人主义观念是普世的。“上帝的羔羊没有成为忠诚的信徒,只是因为还没有听到上帝的声音,没有感到上帝的恩惠。”

海湾战争时代,中美军力差距达到历史上的最高点。但在美国看来,中国根本构不成威胁,没有必要刻意扶植台独。有了苏联崩溃的前科,崩溃的大国既是红利,又是负担。在可以轻易管控的时候,维持现状是最有利的。老布什批准向台湾出售150架F-16,意图大大加强台湾的军力,可以在20-30年内维持绝对优势,避免两岸摊牌的冲动。

90年代上半叶,中国在重启改革开放后,再次面临严重困难,国内有三角债和百万大下岗,国外则是各种崩溃论滔滔不绝。这也是台独的第一波严重挑战。导弹演习当然是强烈的震慑,但李登辉要是执意台独,解放军除了再打一次抗美援朝级的浴血奋战,可能并没有太多的选择。或许是出于对“中国即将崩溃”的预期,台独没有走出决定性的一步。中国不仅没有崩溃,反而迅速强大,极大地出乎了台独的预料,实际上也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连中国人都没有预料到崛起会如此迅速。

这也是东南亚经济高歌猛进的时代,用绑定美元和高利率,吸引了大量外国投资,带动资产价格上涨,营造出亚洲经济奇迹。当全要素生产率与经济增长脱节表面化时,东南亚金融危机爆发了,而中国脱颖而出。与此同时,中国主动贬值人民币,发展出口导向的制造业,取代了大量东南亚中低端制造业,低调但扎实地发展全要素生产率。

这也是全面进口替代的时代。早期的“大进大出,两头在外”赚的只是最后组装的辛苦钱,中国要发展进口替代,减少外汇消耗,用国产替代降低成本。从最初的拉链、面料开始,逐步扩大到制造拉链、面料的原料和设备,乃至“天下万物,无所不包”,这是传奇式的中国供应链的开始。

这也是新自由主义强势席卷全球的时代,强调市场经济,反对国家干预,金融杠杆化是敢想敢干的标志。不少人鼓噪中国应该加速金融自由化的步骤,有了东南亚金融危机爆发,中国更谨慎了。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更是不大有人说这事了。

小布什上台的时候,就提出中国是美国的战略对手(strategic competitor)而不是战略伙伴(strategic companion),批准对台湾出售8艘潜艇,但911这只灰犀牛拦腰撞翻了美国。美国不是对伊斯兰极端主义一无所知,这头灰犀牛对着美国疾跑其实有一段时间了,这时撞上美国并非时间上的巧合,而是历次中东战争中积累的挫折感、以巴冲突(尤其是沙龙上圣殿山后挑起的第二次巴勒斯坦人大起义)中积累的不公感和阿富汗圣战者赢得反苏战争后的原教旨主义情节在这个时候爆发了。美国对此估计严重不足,这彻底打乱了小布什的对华思维,可以说为中国赢得了20年的机会窗口。

在2008年经济危机爆发的时候,全球化进入了快车道,但中国供应链还只是在初级阶段。经济危机极大地削弱了欧美,中国则依然人畜无害,在欧美关门之前,大抄了一把底,收购了一批欧美优质资产。这也是欧美依赖中国帮助恢复的时代,供应链向中国转移加速,这是欧美资本减负增效脱困的关键,但也使得中国供应链成为如今大到推倒动。

这也是中国高科技悄然发力的时代。在苏联解体后,中国着实捡了一大批洋落,苏-27和AL-31的引进本是没有这个机会的。但俄罗斯不傻,希望用扣押关键技术的办法,建立中国的路径依赖,长期控制中国的军工发展,一方面确保长期销售渠道,另一方面也控制中国的军工技术进步。但中国对于被禁运已经是神经过敏式地敏感了,趁着经济开始发展起来了,转入自主研发的轨道,大批新质装备逐渐投入使用,正好赶上民进党上台和陈水扁的第二波台独恶潮,有力地制止了台独冲动。

从这以后,中国的军工研发一发不可收拾。如今的珠海航展还不是世界最大规模的航展,但绝对是世界最大规模的防务展,而展品几乎清一色都是中国制造,技术水平全面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在21世纪初,西方还在信心满满地预测歼-10将重复歼-8的漫长磨难历程,短短几年后,歼-20横空出世的时候,还有人信誓旦旦地说跑道上滑跑的试验只是骗人的模型,是用卡车拖着跑的,后来成了用直升机吊着假装的,再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如今,用先进装备和厚实后勤武装起来的边防官兵可以在保温、有网络和氧气的高原营房里一面缅怀长津湖英烈的光荣战史,一面观赏对面印军的发抖连;东风17把军事世界带入了高超音速时代;中国空间站则在不久的将来可能成为世界上唯一还在运作的空间站,没准NASA要来找中国商量,共享和平开发空间了。

中国电信则在电话时代远远落后于世界后,在光纤时代弯道超车,更是在手机时代一跃而在5G领先了。华为拥有最多的5G专利,是因为中国从DVD到手机,吃了太多专利壁垒的亏了。没想到,一不小心领先了。

从洋务运动的时候开始,中国就吃缺钢少铁的苦头。大炼钢铁是非理性化的抗争,最后被证明是不可持续的。但在改革开放后,中国埋头发展钢铁工业,一不小心差不多占世界的60%了。也是从洋务运动的时候开始,中国就对能造超级设备的欧美仰望,现在一不小心也在世界上领先了,连英国造航母都用上了中国起重机,奥巴马在迈阿密鼓吹美国制造的时候,身后一阵风揭起悬挂的美国国旗,赫然露出的也是振华港机的标志,这也是进口替代的锅。

2008年经济危机前夜,世界石油价格飙涨到149美元/桶。为了解决进口石油的成本和来源可靠性问题,中国逐步走上能源去石油化,光电、风电逐步开始,电动汽车也开始推动了。但在2009年哥本哈根气候大会的时候,中国还坚定地反对全球性的去碳化,因为这对发展中国家造成不合理的能源门槛,如今中国成为最坚定的支持者之一。部分原因是气候变迁是一个真实问题,部分原因是因为中国在光电、风电的制造、部署方面都全球领先了,进一步推动有利于中国的生意,还有部分原因是因为这可能成为后来者取中国而代之的不可逾越的障碍。

在西方的供应链去中国化的宏图里,越南和印度是两个最重要的国家。风电、光电甚至核电最终也将成为越南、印度的重要能源来源,但毕竟成本较高,煤电依然是成本最低的选择。但去碳化最终不仅是道德压力,也将是经济压力,用煤电制造的产品在世界上可能面临“肮脏产品”的标签,与“强迫劳动”打入同样的另册。

能源去碳化与ICT和先进制造最终构成“中国制造2025”的基础。这在开始的时候主要是高级形式的进口替代,但在特朗普时代突然成为未来中国可持续发展的关键了。由于动手早,很多方面已经上轨道,特朗普的醉拳没有把中国打晕打趴,反而使得中国看清必须坚持的方向了。中国航发已经在“突破重围”的门槛上,中国芯片可能也在10年里就能“突破重围”。中国生化制造在新冠疫苗竞赛中体现了意想不到的实力,也将成为新质中国先进制造的一部分。在人工智能、机器人、量子科技,有说法中国已经领先美国了,这可能是夸大其词,但中美同属第一梯队,这是无可置疑的。中国由于密集的投资和更丰富完整的应用生态,可能在10年内领先美国,这也是不小概率的事。

一带一路最开始的时候不乏推销剩余产能的考虑,但逐渐地,这成为中国走向欧美之外的经济政治构架了。必须说,改革开放在一开始主要是引进西方先进经验、对西方经济开放,中国是在努力融入西方主导的政治经济体系。但政治经济现实迫使中国抬起头来,拥抱欧美之外的世界。在特朗普时代,正是这样的分散化帮了中国。

新冠对谁都是灰犀牛。在理论上,烈性传染病的可能一直存在,各国公共卫生体制就是防备这个的。但实际上,谁都不太把这当回事。然后就出现了太多的然后了。中国首先受害,但马上稳住阵脚,雷霆手段,分割围歼,在付出沉重的代价后,迅速控制了疫情。

西方的文化傲慢和侥幸心理被疫情现实击碎,英国新出台的调查报告认定政府初期的群体免疫策略是史上最大公共卫生灾难,后来的疫苗推广则是最大成就。前一半是肯定了,后一半其实还不能下结论,单靠疫苗是否能避免下一次流行是有疑问的,这就像单靠防弹背心而在战场上乱跑并不能降低伤亡一样。

但疫情像又一头灰犀牛,把正准备调动整个西方政治经济力量压倒中国的特朗普和西方反华势力打懵了头,供应链的去中国化不仅半途而废,还逆转了。戴琪公开说不再脱钩,而是要再挂钩。最终还是想要逐步脱钩的,但在可预见的将来是不可能脱钩了。这不等于中国可以务实脱钩的长远前景,但更不等于西方可以默认中国会原地踏步。中国需要的正是时间,再给10-20年,中国成为世界经济双中心之一是大概率的事,如果不是最主要中心的话。

事实上,现在中国已经在某种程度上是世界经济的双中心之一了。中国的去碳、去产能猛力压缩钢产量,结果导致铁矿砂价格暴跌近半。恒大资金链断裂,弄得IMF、美联储、美国国务卿都要发话,恒大还没倒呢。中国浮动煤电价格(在现在煤价高企的情况下,这等于上调电价),把能源价格上涨的压力由中国内部消化,转移到全世界市场一起承担。这是过去只有美国才有的“特权”。

在一段时间里,房地产、互联网、补课、游戏成为中国经济里上蹿下跳的大玩家。这些行业都有存在的理由,都做出过实质性的贡献,但真理往前再跨一步就成为谬误。中国崛起靠的是制造业,从基础到先进的制造业是中国的国本,这些吸金巨兽会扭曲中国经济,把中国带离国本,并制造出一系列社会问题(比如补课在本质上是教育私立化,游戏有成为新质毒品的危险),只有在还没有“大到不能倒”的时候就及时管束。目的不是要抑制新质行业,而是要确保全要素的均衡发展,不能畸形。这一次,中国再次走在危机的前面,中国首先推出的数据主权、互联网责任也被西方悄悄接纳了,但互联网经济已经有点大到不能倒了。

在这几十年里,中国人也从凡事统统仰望欧美开始,转变到越来越自信,自信到欧美都有点害怕了。民主自由的真谛受到质疑,因为太多的丑恶打着民主自由的民意。个人主义也受到质疑,因为新冠凸显了个人自由高于集体安全的问题。共同富裕打破了公平与财富只能二取一的迷思,这不是简单的劫富济贫,更不是大锅饭,而是新质的全社会扶贫,只是贫与不贫的分界线极大提高了。

中国崛起在本质上是经济的,但影响远远超过经济。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是马克思主义最基本的原理。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最具中国特色的体现。如果有Pax Sinica,这就是核心,而不是航母或者芯片,人民币或者孔子学院。

中国的运气好真好,但又不是运气的关系。都说运气只留给准备好的人。中国没有准备好,因为中国不知道要准备什么。中国经济是在“偶然”中走上全要素发展的正道的,不是不想投机取巧,而是每一次动心思的时候,不希望看到中国轻松愉快地发展的势力和国家就快快地把门堵上了,每一次中国新抓住拐杖的时候,都被快快拿走了,迫使中国老老实实靠自己的力量、均衡扎实地发展。久而久之,成习惯了,不均衡就觉得不对劲,赶紧调整,果不其然,刚好赶在祸害的前面。

走着走着,该走的路反而逐渐清晰了。看得见来路,看得见去途,信心也就来了,路也就走得更快了。

如果说中国的运气好,那中国的运气只有一个:认识到了苦干和别取巧的道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00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