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低飞的开罐器——罗马尼亚Hs-129叛逃事件

subtitle
燃烧的岛群 2021-10-13 10:43

1945年2月9日上午,一架德国制造的识别编号为214B的亨舍尔(Henschel) Hs-129攻击机从奥拉迪亚机场(Oradea,现在是罗马尼亚与匈牙利的边界)起飞,在没有进行爬升的情况下,加速向西北方向飞去。航向所指即是目前战线交界位置,乍看上去这架飞机的行动似乎很合理,但奥拉迪亚机场随后拉起的警报则向我们揭示了这背后的险恶阴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机场上的罗马尼亚Hs-129

这架罗马尼亚空军的德国攻击机有着相当复杂的身世:1943年初春,罗马尼亚空军决定强化自己的武装力量,对其中一部分战力进行整编。相对应的第8战斗机联队(Grupul 8 Vinatoare)被重组为第8攻击机联队(Grupul 8 Asalt),原本的IAR.80战斗机和大批飞行员随同整编转隶至其他联队。不过基于IAR.80战斗机改装的IAR.81战斗轰炸机仍然保留在了联队中,这些战斗轰炸机在原本的IAR.80上添加了一个铰接炸弹支架,可以额外携带一枚250公斤炸弹。不过第8攻击机联队真正的对地攻击战力还是来自于该年5月从德国空军接收来的40架Hs 129B-2攻击机,罗马尼亚人对这些新飞机很感兴趣,在6月就掌握了全部的飞行训练并且准备投入战斗。

罗马尼亚Hs-129,注意有许多“开罐器”没有安装37mm机炮而是只携带常规炸弹,比如图中这架

1943年8月,罗马尼亚第8攻击机联队随同他们的德国同事第9攻击机联队(SG-9)一起进行了第一次战斗飞行。罗马尼亚空军在乌克兰和摩尔多瓦的天空中战斗的一年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也在德国空军内部赢得了尊重。然而可悲的是仅仅一年后的1944年8月23日,罗马尼亚就阵前倒戈,来到了苏联阵营。9月,大部分罗马尼亚空军飞行员就将他们的黄十字改为红黄蓝三色识别章,并且开始猎杀涂有铁十字的目标——不管是天上的还是地上的。

罗马尼亚Hs-129,盟军涂装,注意和上方图片进行区别

是的,确实是“大部分”,有着少部分的罗马尼亚飞行员仍效力于德国空军,并且即使是改换阵营也没有为罗马尼亚人带来什么好处:由于存在敌我识别上的困难和对过去敌人的仇恨,双方的战斗机和防空部队经常会对涂有罗马尼亚识别标识的飞机进行“无差别打击”。很多时候,敌军造成的损失和此刻的“友军”几乎持平。在这样的情况下,整队转隶苏联空军第5集团军的罗马尼亚第8攻击机联队缺乏作战的热情和动力。不过苏联人想了个好办法,他们不停煽动罗马尼亚人对匈牙利人的仇恨,并且将这种仇恨的对象蔓延至整个轴心国阵营。事实证明,民族仇恨永远是最有效的武器,改头换面的罗马尼亚第一航空旅(Corpul 1 Aerian Roman)现在成为了在匈牙利、斯洛伐克和奥地利上空的舔地死神,深受在此作战的苏军步兵和坦克兵的喜爱。

被击落的罗马尼亚Hs-129,照片摄于1943年8月13日罗马尼亚倒戈前

随着时间的推移,罗马尼亚第一航空旅下属第8攻击机联队的Hs 129B-2攻击机一直在承受损失并且也无法得到配件上的补充,只能拆毁一些状态差的飞机以获取零件。不久他们就和使用Ju 87D的第6俯冲轰炸机联队(Grupul 6 Picaj)合并为第8俯冲攻击机联队(Grupul 8 Asalt / Picaj)。在此之中,一名飞行员值得我们关注,他名叫杜米特鲁·马里内斯库(Dumitru Marinescu)。

炸完德国人归来的罗马尼亚Hs-129,照片摄于1945年1月

马里内斯库原本是战斗机飞行员(于1942年3月获得战斗机飞行员资格),驾驶过罗马尼亚的IAR.80和德国的Bf 109E,去过斯大林格勒前线。1943年春天他接受了驾驶Hs-129的培训,并且因为一项救人的举动而引人注目:1943年10月11日,在乌克兰前线马里内斯库发现自己的搭档拉扎尔·蒙泰努(Lazar Munteanu)的座机被击中并且迫降在了战线中央。马里内斯库冒险将自己的Hs 129B-2降落在附近,设法将受伤的蒙泰努塞进了飞机驾驶舱后部狭窄的隔舱中并且成功起飞。不过依靠运气完成的壮举不应尝试第二次——1944年8月22日当特拉安·乔卡尔图(Traian Ciocâlteu)在罗马尼亚上空被击落时,马里内斯库还想再玩一次战场起降,但他随后惊恐地发现临时“跑道”的尽头是几枚地雷。马里内斯库不得不在赶来的苏联骑兵的铁拳和禁闭室的黑暗中反思自己的鲁莽了,然而有些人就是学不乖。

迫降受损的罗马尼亚Hs-129

马里内斯库被囚禁的时间很短,该年9月他就争取到了加入苏联旗下的罗马尼亚空军的机会。不过正如我上文所言,他的动机没有那么单纯。1945年2月9日上午,马里内斯库开着他的Hs-129B-2准备逃往德国阵线,但飞机上却远不止他一人。在苏军阵营期间,他秘密接触了罗马尼亚和纳粹特工,德国人交给了他一个特别的任务。也许是他之前的成功经验鼓励了他,他在逃亡时还搭载了两个重量级人物——罗马尼亚德裔集团的负责人、德国情报部门的当地头目安德拉·施密特(Andras Schmidt)以及罗马尼亚法西斯军团组织的领导人康斯坦丁·斯托伊卡内斯库(Constantin Stoicănescu)。马里内斯库买通了机场看守,让他们以为这两人只是来参观飞机的游客。只有当“游客们”在飞机附近消失不见,而马里内斯库不顾塔台阻拦强行起飞时,奥拉迪亚机场才意识到事情不妙并立即警告了附近机场。

格奥尔基·亚历山大·格雷库的IAR.81当时采用的涂装

在马里内斯库抵达德布勒森(Debrecen)的上空时,两架从当地机场起飞的罗马尼亚IAR.81战斗机很快找到了他。这两架截击机的飞行员是格奥尔基·亚历山大·格雷库(Gheorghe Alexandru Grecu)和他搭档帕维尔·维耶鲁(Pavel Vieru)。他们很快咬住了马里内斯库的Hs-129,但是此刻两名飞行员的内心十分复杂的:他们已经通过塔台呼叫知晓了这是马里内斯库的飞机,而马里内斯库本人正是他们在第8战斗机联队(改组前)时同一个中队的战友。虽然内心十分纠结,但格雷库还是扣动了扳机,HS-129立刻就被击中。马里内斯库不愧是经验老到的飞行员,他操纵飞机艰难地完成了迫降,但机上的3人马上就被抓获。这是格雷库的第三个战果,他本人也因此举动获得了红旗勋章,不过在授勋仪式上他的心情称不上多好。

授予格奥尔基·亚历山大·格雷库红旗勋章的档案文件(部分)

两名纳粹在罗马尼亚地区的领导人被连夜送往卢比扬卡,在这里安德拉·施密特吐露了一个有着众多罗马尼亚将军参与的哗变阴谋,并协同抓获了许多罗马尼亚境内的纳粹分子。然而如此的配合仍然不能让他全身而退,1948年施密特和康斯坦丁·斯托伊卡内斯库被送往沃尔库塔附近的看守营地,之后再也没人见过他们。相比之下无法界定马里内斯库的结局是否幸运:他虽然没有被送往囚牢,但是因为替纳粹卖命而受到国内的政治迫害,90年代初,他向俄罗斯联邦司法部发出请愿书以寻求政治庇护,1992年3月27日,俄罗斯联邦军事检察院批准了这项请求。但俄罗斯的生活也因他是个罗马尼亚人而处处受挫,他去世之前都是极其孤独而阴郁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