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故事:婆婆说我娘家是个穷鬼,陪嫁就一个电动车,传到我妈的耳朵

subtitle
话太师 2021-10-13 10:39

听到刘洋冲口而出离婚的话时,我一点难受的感觉都没有。一张床上睡了十多年的夫妻,最后竟然因为两万块钱闹离婚,这感情说到底还是太经不起考验了。

“不就是两万块钱嘛,至于闹得让妈寻死觅活让人看笑话!我挖掘机一开,保证半个月给你挣回来!”

看我不说话,他以为我是被离婚吓着了,竟然还长叹一口气坐在旁边。

“娟子,咱俩过了这么多年了,我知道你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赶紧拿钱过去,再跟妈低头认个错,这事就过去了,我不怪你。”

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我忍不住笑了,人要是没了自知之明,还真是没脸没皮了。也不知道他是从哪看出我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了?难道是从他妈妈以往指桑骂槐的嘲讽,我都不还嘴的事情上?

刘洋被我一直瞅着他看的样子懵住了,“你怎么了,跟你说话呢,赶紧去啊,妈那边还等着你呢。”

哼,她等不等跟我有关系吗?

我站起来拉着他往外走,你不是要离婚吗?赶紧走!

刘洋急了,“你非要闹得为两万块离婚?别忘了,咱俩离了婚儿子可就成了单亲家庭了。”

“单亲就单亲,世上单亲孩子一层呢,谁也别笑话谁!”

刘洋使劲拽过我胳膊,那眼睛瞪的像牛眼睛一样。

“你不就是怨我妈把钱给老二买房没给你留着吗?怪不得别人都说你只认钱不认人。”

心里那股火到底还是没压住。

“别人说我认钱不认人?还不是你妈在群里鼓动你那些姑姑舅舅喊的!”

刘洋一愣,眼睛瞅了眼他放在沙发上的手机,嘴里又开始结巴,“你…怎么知…知道?偷看我手机了!”

我抓过抽屉里的一个手机扒拉开,翻到了刘洋家那个七大姑八大姨的群里,指着一个熊猫头像。

“我是个外人没被你妈同意进家族群,可我儿子在里面!”

刘洋立马蔫巴了,这时候手机又响了,听着婆婆一句接一句的埋怨,看着刘洋想说话又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样子,我淡定的在沙发坐了下来。

十分钟后,挂了手机的刘洋开口了。

“妈那边又开始闹,你赶紧的。这次就算是我欠你的,以后做牛做马报答你。”

不需要!

我冲着他就是一嗓子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结婚十多年,就因为这男人每次的伏低做小,发生多少事我都忍下来了,可这次我绝对不会再退让了,哪怕背负骂名也不在乎!

刘洋下了很大决心似的一跺脚,咬牙切齿的说,“你要给不了两万,那给一万,这钱算是夫妻共同财产,一人一半,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听着刘洋的话,我心里原先的那点期望慢慢没有了,这个同床共枕十多年的男人,在面对亲妈和老婆的抉择上,到底还是选择了前者,哪怕那个人曾经给过他太多的委屈和不公平,他也可以不在乎的。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再不忍心做的事情都可以往出拿了。

我把刘洋这半年仅仅两次三千元的转账记录,还有家里的花销全部都拿了出来。

“这本来是想作为纪念顺手保存下来的,可没想到它现在竟然还成了我们两口子离婚分割财产的证据,真是太搞笑了!”

看着那一厚沓子的小票,刘洋吓了一跳,他胡乱的翻看了几张,烦躁的喊,“你把这些拿出来干啥,一天天真是闲的慌!”

我一天闲的慌吗?

还真是冤枉了,为了攒这两万元,我忙的连例假都停了。

我和刘洋是朋友介绍认识的,俩个人的家庭环境和自身条件也是半斤对八两。他是普通的挖掘机司机,我是个普普通通的幼儿老师。

他家弟兄俩个,刘洋是老大,比他小了三岁的弟弟大专毕业后在省城一家商贸公司上班,找的媳妇也是在一块上班的独生女。

我家虽然是姊妹三个,可父母也没亏欠我,不光是顺顺遂遂的长大,还花钱让我学了幼儿教育,毕业后又找人进了县城的公办幼儿园,工资虽然不多,可也算是个有正式工作的人。

按理说,我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配不上刘洋的地方,偏偏刘洋他妈就觉得我是高攀了,一天到晚的和一群老太太凑在一块,使劲的编排我。

先是因为刘洋弟弟和媳妇回家过年的事闹腾。

刘洋弟弟两口子,每年都是腊月二十七八才回来,最多在家呆一天,然后就回丈母娘家过年。

本来挺正常一件事,刘洋他妈偏偏把我恨上了,硬说是我给老二媳妇脸色看,才惹得人家不多住两天一起过年,最过分的是说我父母没教好我,说什么长嫂如母,老二两口子回来我没端茶倒水照顾好,在我面前说教不够,甚至还鼓动刘洋的三个姑姑和两个舅舅一起说我。

为这事刘洋是说了几天好话,人家才把这页翻过去,本来以为能消停了,谁知道后面又把彩礼的事拉出来编排。

“老大媳妇娘家不行,穷鬼,结婚要了六万八的彩礼,陪嫁就是个电动车,连个金货都没有,那像老二媳妇,人家结婚八万块彩礼,那从上到下金货挂的满满当当,看着都贵气。”

她说那些话听到我父母耳朵里,那真是翻天了!他们对我和刘洋的婚事从刚开始就不情愿,觉得刘洋工作不稳定,现在再让刘洋他妈的话一气,当场就跟刘洋发了脾气。

“要不是我闺女看上你老实会疼人,我们怎么也不能把她嫁了,你妈还嫌弃我闺女没陪嫁金货,那你妈当初倒是多给点彩礼呢!

说我们就陪嫁电动车,她咋不说是个四个轱辘的电动车,人家金货多给了你几件?我闺女的电动车她倒是平常没少坐!”

刘洋知道他妈说话不对,点头哈腰的跟我父母道歉,让他们别生气,后来又主动给父母买了按摩椅谢罪。

因为这件事,我对刘洋更加心疼,为了不让他担心,对他妈在家里做的妖,我也尽量能忍就忍下了,尽管有时候实在是太委屈也都是一个人偷偷哭。

本来想着忍一时风平浪静,可没想到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刘洋他妈折腾起来,是镇山石都压不住,竟然趁着刘洋回家的功夫,突发奇想的说要给老二买房!

她说老二好不容易工作挣钱了,就因为在省城没房,整的跟招赘上门似的住在老丈人家里,想大声说句话都得看人家脸色,为了让儿子抬头挺胸的像个爷们,她要帮忙给买房,还要让刘洋这个做大哥的支持。

“长兄如父,长兄如父,你爸走的早,你这个当大哥的就得帮着弟弟把家立起来!我这里还有八万块,你再拿两万凑个整。”

看着刘洋他妈拿着一张八万块存折颐指气使的样子,我都想哭一场了。凭什么一个妈生的儿子,差别对待这么大!

其实在她说给老二买房这事前,我们也求过她帮忙。

刘洋买的二手挖掘机因为零件损坏,差点在工地出了事故,当时人家工地负责人给他下了死命令,要想继续在工地干,必须得再买一台。

当时我们把攒的钱全归置到一起,再加上借亲戚朋友,和卖了旧挖掘机的那些钱,整整还差了八万,实在想不出办法了,才找上刘洋他妈。

我们俩说好,八万块借了带利息,而且跟平时孝顺的钱没有一点关系,一码归一码。

可话说到了,刘洋他妈死活不借,说那钱是自己的养老钱,将来两儿子谁孝顺留给谁。问的急了,还直接把刘洋弟弟两口子都喊回来主持公道,说她不跟我们住了,要回农村老家去。

当时让老二和几个亲戚把我和刘洋狠狠一顿训,说我们昧了良心,老太太一年到头就吃你家几碗饭,至于把全部身家都掏出去填补?

说真的,那时候面对那些人的说教,我心凉透了,平时侍奉老人没一人看见,刚有点风吹草动就鸡犬不宁。

最后还是娘家妹夫出面做担保,从银行贷出了八万块把空缺补上。

那是一段特别艰难的日子,每天睁开眼就开始盘算这个月得还多少欠款,真是一毛钱都舍不得乱花,为了给刘洋减轻点压力,除了每周正常五天上班,周末休息天我还去市中心的天桥摆摊卖挂饰,一忙起来就是半夜十一二点,再加上还得照顾十多岁的孩子,硬生生的把例假都熬的不正常了。

现在好不容易把欠的帐还完了,手里刚辛辛苦苦攒了两万块,她突然提出来要凑整给小儿子买房,这合适吗?

说实话,对这老太太我一直没法尊重起来!可以前到底还是看在刘洋面子上,忍!但这回的事,我真是没法再忍了!

我和刘洋都是快四十的人了,住的房子还是小小的二室一厅安置房,儿子十一岁了,因为和奶奶同住,从来不愿意带同学来家,他经常小心翼翼的问,妈妈,什么时候我可以有自己的房间?

面对他的目光,我只能是安慰,“会有的,马上就会有了。爸爸的新挖掘机已经开始工作了,我们家马上就会有钱买新房子了。”

房子是我们家迫切需要的东西,所以我才会一直忍着刘洋他妈的所作所为,只要我和刘洋是一心就可以了,毕竟日子还是得我们携手过的。

可我没想到这次他妈要给老二买房的事情,刘洋竟然会不反对,甚至还答应把我们好不容易攒的钱也凑上去,就因为怕他妈寻死觅活,怕人家背后说闲话。

简直太不可理喻了!

难道他也忘了这些年我们受的累吗?

自从结婚后,刘洋他妈就从老家过来了,吃喝拉撒全是我照顾不说,大病小情,病床前端屎倒尿也都是我,稍微提下老二,人家就眼泪吧嗒的跟刘洋告状,说你弟弟是上了人家门,本来就低三下四被人看不起,你媳妇还想再给加把火?

有时候实在钱拿不出来了,想找老二凑凑,她也是立马寻死觅活硬是把责任都扯到我身上,说刘洋没眼色,要是当初找个有本事的媳妇,也不至于整天一副没钱的可怜相!

这些怨天恨地的话咱不说了,就说她的身体。高血压,高血脂,血压还忽高忽低的,一年到头那瓶瓶罐罐的药基本没停过,有那八万块傍身是不是更能稳妥点,难道还非要一大家子人都弄的裸奔似的才安心?

看着一边被说的不吭声的刘洋,我问了一句扎心窝子的话。

“你觉得你妈病了,你兄弟会管吗?”

刘洋沉重的摇摇头,“不会!一个月连他自己都管不住,哪还有钱管妈。””

看来他也不算傻,那这事就好办了。

“既然知道,那话就好说了,你把老二叫回来,咱们把话说清楚了,以后的事情两兄弟不偏不倚,都是一个妈生的,孝顺侍奉的事谁也别想跑得了。”

刘洋有点懵,“我说不出口。”

说不出口更简单!

我拿出了写好的离婚协议书,“签字吧。虽然现在换了挖掘机,慢慢能挣点钱了,可那也是才回本,后面的日子怎么样谁能说稳当?万一真的工地不行了,那钱也黄了!想来想去,咱俩这日子真没法过了。”

啊?刘洋蹦的老远,慌张的直摆手。

“我去给老二打电话。”

看着刘洋着急忙慌跑走的身影,我站直了身子静静的等着。

婚姻生活里一味的妥协并不是经营之道,适当的爆发,有自己坚持的立场,也会让对方及时的看到你的临界点,做出必须得退让。

这也算是这段十多年的不堪婚姻给的一点启示吧!

当然,如果接下来的事情真是最坏的结局,也没什么好沮丧的,天地那么大,还有什么是折腾不出来的?带着儿子日子照样过,该我们娘两得的,也一分也别想少。

不是有句话嘛:女人真要狠起来,还有男人什么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