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拜西方这群人所赐,中国的电价要涨了

subtitle
功夫财经 2021-10-13 10:3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邓新华,资深财经媒体人

10月12日,国家发展改革委网站消息,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的通知》。

此前10月8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针对电力和煤炭供应紧张问题,作了一系列的部署。

这些部署有将市场交易电价上下浮动范围由分别不超过10%、15%,调整为原则上均不超过20%,并且高耗能行业不受上浮20%的限制;要求纠正近期有些地方的“一刀切”停产限产或“运动式”减碳;推动煤矿尽快释放产能等。

很显然,这次是用市场化的手段缓解近期缺电、缺煤的问题。

1

不必抗拒涨电价,因为全球什么都涨

今年夏天,各地突如其来的拉闸限电,让许多企业陷入困境,让许多普通人的收入受到影响。有些人轻视了拉闸限电的影响,以为忍一忍就过去了。甚至还有人认为,限电可以避免制造业的过剩产能。

本次国常会把缺电、缺煤问题,提升到了保障能源安全、保障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的高度,可见问题是严峻的。这都影响到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了,还谈什么避免产能过剩呢?要知道,产业链供应链不稳,外循环固然会受到影响,内循环也会受伤不轻。

产业链供应链问题已是全球性问题,有些国家甚至比中国更严重。例如,在美国,汽车、服装和电子产品供应紧缺,大型连锁超市限购卫生纸和纸巾,成千上万个集装箱滞留在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和纽约长滩的港口,有些货轮等待卸货的时间甚至长达3周。

在此情况下,允许电价上浮无疑是正确的。

目前,由于煤价高涨,火电厂发一度电要亏两三毛钱。湖南某市新建一个火力发电厂,设计每年发八、九十亿度电,这要亏多少钱?而这个发电厂的总投资也不到100亿。所以这个发电厂干脆推迟投产。

火电厂亏钱的同时,光伏、风能对于缓解电荒又没什么大用。最近几个月涨得最好的股票就是光伏和新能车(包括锂电池)了,直到一场电荒下来,才知光伏、风能难负众望。

我看到有人说,火力发电厂不是国有的吗?它们亏损,财政补贴它们不就行了?干嘛要涨电价?

涨电价不仅仅是缓解发电厂的亏损,它更重要的作用是更高效地配置紧缺的电力资源。

在电力紧缺的情况下,肯定是什么地方急需电,就把电用在什么地方为好。但,究竟什么地方急需电呢?官员能够了解吗?当然不可能!

现代社会行业众多,链条复杂,并且每个行业的重要性也时刻在变化,即便集中1000万个官员,也无法精准指定电用在什么地方最好。

但是,价格知道最应该把电用在什么地方。

电价涨了,有的人原来把空调开20度,现在就会调到26度,甚至干脆关了空调;超市原来开30盏灯,现在只开15盏灯;原来用电烧开水的人家,改成用煤气灶烧开水;原来每天开电动车出行的人,现在改坐地铁上班……这边省那边省,就能省出很多电来。

在生产端,有些产品不急于销售的,由于电价上涨,就可以推迟生产,把电给那些生产最紧急的企业用。

总之,价格知道一切。

其实改革开放以来,许多经济学者反复阐述价格信号的这一功能,可惜得很,许多人并未理解。本次国常会放开部分价格管控,来改善电力配置,是近些年来难能可贵的举措。

可能有人会担心,电价涨了以后,会不会传导到生活必需品?物价会普涨吗?

其实,如果电价不涨,生活用品会涨得更厉害。

因为,如果没有价格信号的指引,人们会把电用在不那么急需的地方,使急需的地方缺电更严重,从而造成生活用品供给更加紧缺,当然也就会涨价更多。

可以说,涨电价其实有助于降低未来物价的涨幅。

今年全球能源、原材料普涨,这早晚会传导到生活用品,全球物价普涨之势已不可避免。此时涨电价,人们更应平和地看待、理解。

2

叫停“运动式”减碳,人们少付很多代价

上面说了那么多,并不是说涨电价是好事、老百姓应该喜迎涨电价。只是说在眼下,涨电价是不得已的情况下的明智选择。如果没有源自西方的环保主义陷阱,全球能源困局不会如此严重。

例如,拜登上台以后,签署行政命令,对美国页岩油产业严加限制;关闭加拿大向美国输油的5号管道——该管道每天可以输送54万桶石油,加拿大因此把美国告上法庭。

对俄罗斯,拜登要求欧洲叫停俄罗斯向欧洲输送天然气的“北溪2号”项目。对中国,总统气候问题特使克里29日在接受采访时,要求中国在2030年前更加积极地削减温室气体的排放。

还好,俄罗斯总统普京没有上西方环保主义的当。10月5日,普京说:“看看欧洲正在发生什么,那里的能源市场陷入到歇斯底里和混乱之中。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没有人认真对待能源问题。有人试图借助气候变化搞投机,有人低估了当前的困难,还有人削减了对采掘业的投资。”

其实2019年,普京就曾公开批评,16岁的瑞典环保少女格蕾塔·通贝里是被成年人利用的无知青年。

两年后,全球油荒、煤荒、气荒。欧洲即将迎来史上最贵冬天。在此压力下,“北溪2号”终于开始注气。

本次国常会叫停“一刀切”停产限产或“运动式”减碳,也是中国暂停为环保主义陷阱埋单。

为什么说西方的环保主义是陷阱呢?这不是说人类不应该保护环境,而是说,环保主义的很多主张,实际上是不利于节能减排的。

举个例子,西方环保主义者普遍仇视高耗能企业,但是,高耗能企业实际上是节能减排的功臣。

水泥厂、钢铁厂耗能高吧?但,水泥钢铁生产出来之后,在高山之间架起桥梁,汽车不再走盘山路,每辆车节能减排了多少?每天几千辆、几万辆车,减排多少?几十年下来减排多少?人们用水泥钢铁建起高楼,从乡村聚集到城市居住,这缩短了多少物流路径,又节能减排了多少?

总之,高耗能企业实际上是市场的巧妙安排,让某些地区、某些企业集中耗能,以获取规模效益,从而降低经济体系的总耗能。

环保主义者哪里懂这个经济学道理!

又例如,西方环保主义者力挺电动汽车,但今年限电期间,发生了荒诞的一幕:一方面电动汽车充电出行,另一方面,一些缺电的企业却被迫买发动机,用油发电。既然如此,何不直接用烧油的车、把电留给企业用呢?这究竟是节能减排,还是故意增加耗能?

另外,光伏、风能固然清洁,但前期生产相关设备和安装,要耗多少能?结果,由于储能问题解决不了,电荒期间还指望不上它们。

有个机构研究员说得好:“煤炭就是白垩纪的光伏+储能。”大自然用上亿年的时间,已经给人类储备好能,人们对使用煤炭、石油没必要有心理负担。科技发展有一个过程,无须心急。

待新能源的成本大幅降低、新能源可堪大用之后,那时候再用市场化的方式大力推广新能源,效果会更好。

正如普京指出的,经济“去碳化”的过渡应该是平稳的,需要一个过渡期,不能过于激进。

对于中国而言,中国制造业目前充当着“世界工厂”的角色,为全世界生产大量产品,还是第一大钢材出口国、第十三大水泥出口国,这不但有助于抑制全球通胀,也是在帮其他国家节能减排。

西方环保主义者没有理由对中国的减碳要求过高,中国的地方政府更没必要搞“运动式”减碳。

一切皆有代价,这是经济学的铁律,减碳自然也包括在内。当你听到西方环保主义者的主张时,一定要想一想,那些主张的背后,是高昂的代价,以及,一团混乱的供应链。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00赞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