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茅台国际大酒店停售1499元的飞天茅台,黄牛急到跳脚,要转战机场“抢”酒

subtitle
时代财经 2021-10-12 22:42

本文来源:时代财经 作者:王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最后几天了,需要茅台酒的老板抓紧了,茅台国际大酒店以后不卖酒了!要撤掉酒店里的专卖店了。”

10月12日,一直在贵州茅台(600519.SH)的大本营茅台镇做着茅台酒倒手生意的“黄牛”刘念(化名)告诉时代财经,原本设立在茅台国际大酒店里的茅台酒直营店将被撤走,此后入住该酒店的客人将无法购买1499元/瓶(人民币,下同)的平价飞天茅台酒。

时代财经还从一位茅台股东处获悉,自2021年10月12日,入住茅台国际大酒店将不再销售1499元/瓶飞天茅台酒,但在酒店餐厅就餐,消费满1000元可现场开1瓶1499元的飞天茅台(需退瓶身和瓶盖)酒,消费满1500元可买2瓶,但均需要在现场饮用。

同日,时代财经以消费者的身份致电茅台国际大酒店,询问此后入住酒店是否还可以在酒店内的专卖店购买平价飞天茅台,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入住客人购买平价飞天茅台的资格已经被取消,酒店的茅台酒直营店业将被撤掉。

酒店便宜了,也更容易订了

在被问到客人是否可以在酒店餐厅购买平价飞天茅台时,上述工作人员告诉时代财经,在酒店就餐的客人确实可以以1499元/瓶的价格开瓶饮用一瓶飞天茅台,没有消费金额限制。

“刚开始的规定的确有一定的消费金额门槛,但现在取消掉了。就餐结束后,客人需要返还茅台酒的瓶身和瓶盖,如果吃完饭酒没有喝完,可以用其他器具带走。”该工作人员表示。

一般来说,为防止造假,不少茅台直营渠道都会从复购茅台酒的消费者处回收瓶身和胶帽。

茅台国际大酒店一直被茅台镇人称为“当地最好的酒店”,其房型分为8种,此前价格基本在1200元/晚-19999元/晚之间浮动。

此前,茅台国际大酒店的预订电话很难打通,且不支持线上预订。不过,在取消入住客人的购酒资格后,茅台国际大酒店预订电话一直都有人接听,且房间价格有所下调。

上述工作人员告诉时代财经,近几日酒店仍有标间可以预订,价格为919元/晚。这一价格也低于去年同期。去年10月,茅台国际大酒店标间价格为1100元/晚左右。

事实上,在茅台镇的旅游淡季,茅台国际大酒店的房价也依然不低,且一房难求,各种房型的价格均在1100元/晚以上。其中的秘密在于,按照该酒店的规定,入住的客人以人头计算,每人每天可以原价购买一瓶飞天茅台。

据茅台国际大酒店的官网信息,该酒店共有房间275间。假设每个房间入住2个人,每人可以购买一瓶飞天茅台,也就意味着每天大约会有550瓶原价的飞天茅台通过酒店流出。

也是因此,在茅台国际大酒店的茅台酒直营店,每逢定点售酒的时间段,就不断会有“黄牛”在门外徘徊,寻求有意出售飞天茅台酒的客人。按照目前飞天茅台的2800元/瓶的“黄牛”收购价,如果客人将酒出售给“黄牛”,可以转手赚到1300元,抵消不少入住茅台国际大酒店的开支。

此外,也有当地“黄牛” 支付酒店房费,雇佣外地人入住酒店充当买手,购买飞天茅台。这种购酒方式虽然繁杂,但利润更高,“黄牛”只需要向买手支付一两百元“工资”,就可赚到1000元的价差。

黄牛“财路”被挡,有人“拍手叫好”

茅台国际大酒店不再出售平价飞天茅台,这挡住了“黄牛”的“财路”。 刘念告诉时代财经,以后自己也无法在这里买到飞天茅台,只能“转战”其他购酒渠道“抢”酒,比如茅台机场等。

此前有“黄牛”告诉时代财经,每隔几个月,贵阳、茅台等机场会有旅客凭机票1499元购买平价茅台酒的活动,“黄牛”们会组织本地人员从贵州乘坐大巴到广州等地,然后再从广州机场乘坐飞机返回茅台机场。作为乘客,这些人就有资格购买2瓶平价飞天茅台。

“往返一趟,大概会支付100-200元的现金作为工资,再加上机票和大巴包车成本,基本上每个人都能赚到几百元”。上述“黄牛”表示。

在宣布取消入住客人的购酒资格后,茅台国际大酒店的这一举措也让一些人“拍手叫好”。

10月12日,一位茅台股东对时代财经表示,在新掌门人上任后,取消入住客人的购酒资格,防止茅台酒在家门口被“黄牛”倒卖也算是一个新气象。

“很多股民并不想见到茅台酒被倒卖和炒作,因为现在茅台酒因为价格面临着巨大的舆论压力,上市公司想要提高出厂价以刺激业绩增长,就必须抑制酒价炒作,平息社会舆论。”

延伸阅读:

茅台原董事长被判无期:收金鼎 妻儿靠茅台获利2.3亿

2021年9月23日上午,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政协第十二届贵州省委员会经济委员会原副主任袁仁国受贿案,对被告人袁仁国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袁仁国受贿所得财物及其孳息依法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经审理查明:1994年至2018年,被告人袁仁国先后利用担任贵州省茅台酒厂副厂长、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副董事长、总经理、董事长、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获得茅台酒经销权、分户经销、增加茅台酒供应量等事项上提供帮助,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129亿余元。

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袁仁国的行为构成受贿罪。鉴于袁仁国受贿2050万元系未遂;其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罪行,主动交代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绝大部分受贿犯罪事实;认罪悔罪,积极退赃,受贿赃款赃物已全部追缴,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处罚情节,依法可以对其从轻处罚。法庭遂作出上述判决。

妻子儿女曾靠茅台酒获利2.3亿

2020年年初,反腐电视专题片《国家监察》在央视播出,专题片中提到了袁仁国的案情。

袁仁国,茅台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在茅台集团40多年,从一名酿酒车间工人一步步成为一把手,随着职务的提升,他开始利用手中权力违规批专卖店、批“后门酒”,谋取巨额私利,最终走向违法犯罪。

袁仁国一方面长期将茅台酒经营权作为搞攀附权贵、搞政治投机的工具,通过利益输送找“后台”、寻“靠山”, 为甘肃省委原书记王三运、贵州省原副省长王晓光等领导干部及其亲属办理茅台酒经营权并增加配额指标。

另一方面,袁仁国靠“批酒”大肆谋取私利。自2004年以来,仅袁仁国妻子和儿女违规经营茅台酒就获利2.3亿余元。一大批经销商、供应商千方百计和袁仁国拉关系、搭人脉,大搞利益输送,袁仁国办公室外的走廊,曾经每天门庭若市。

贵州省纪委监委专案组工作人员刘勃介绍,有个经销商为了讨好袁仁国,送给袁仁国一个定制的5公斤金鼎,上面还刻了一句诗“酒冠黔人国”。为了讨好他,经销商给他做金鼎时特地把里面的“人”就换成了袁仁国的“仁”字,即“酒冠黔仁国”。

2019年5月,袁仁国被“双开”。“我知罪、认罪、悔罪,我希望通过我的事情对茅台集团的整改提供一些制度上的反思,从制度上铲除腐败的土壤。

袁仁国被查后,“茅台乱象”得到专项整治。贵州省出台一系列措施,彻底取消批条零售,从制度上消除权力寻租空间。

2019年8月8日,贵州省监委驻茅台集团监察专员办公室挂牌成立,和集团纪委合署办公,进一步强化了省纪委监委对茅台集团纪检监察工作的领导,增强了相对独立性和权威性。

另外,专题片披露的信息显示,贵州省原省委常委、副省长王晓光就长期做着卖茅台酒的无本生意。他通过时任茅台集团总经理袁仁国等人,为家人和亲属办了四张茅台特许专卖经营权,7年获利4000多万元。

此外,王晓光家中有一间房子堆满了茅台酒,数量达到四千多瓶。落马前,王晓光觉得家里名酒太多不安全,为了销赃,他把年份茅台酒分批倒入了自己家里的下水道。

2018年9月,王晓光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2019年4月,王晓光一审被判20年,并处罚金1.735亿元。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荀建国_NN7379
96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