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东莞往事:我在工厂做日结,认识了一个离婚女人

subtitle
三惊胖爷 2021-10-12 22:27

首先声明,我不是三和大神。当然,我也绝非富人。不过,我得承认,前几年积攒了一些钱,但远远谈不上财务自由。年初,公司没有任何预兆地倒闭了,悲伤过一阵之后,同事们开始找下家。

找工作对我来说,并非难于上青天的事。只是,我想在快节奏的东莞,放慢一些步伐。此前,我一直拼命工作,甚至不曾留意身边的感动与诗意。再加之,身体长期处于负荷状态,是时候给身体放放假了。于是,我给自己放了半年假。人这种动物,真的捉摸不透。

上班时,特别厌倦上班,总希望彻底放个长假,能自由自在地玩个够。可是,等你休息了几个月,天天玩游戏,又会觉得不上班的日子,简直是种折磨。

有一天晚上,在东江边跑步时,我觉得不能再这样继续,得找点事情干干。

可是,要我现在去找个四平八稳的工作,天天朝九晚五,我还真有点不愿意。毕竟,我当初给了自己半年假期,假期才刚刚过半,怎么能推倒重来呢?

我这人,有个习惯,凡事得按计划办,绝不半途而废。休假半年,是早就制定好的计划,肯定不能朝令夕改。那么,有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既不用正儿八经跑到单位上班,又算有个工作?

我想到了兼职。

一开始,我想去跑网约车,转念又想,若有熟人或同事,叫了我的车,见了面,会认为我沦落如此,多尴尬啊。再说,开车还是有些轻松了。我想找一个更接地气、更基层的工作,来东莞这十多年,我一直靠脑力吃饭,是时候回归一下,干干体力活了。

由此,我想到了外卖、快递这类工作。但这些工作岗位,无法兼职,得签劳动合同,必须正儿八经地上班,更不会允许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这天晚上,我刷到一条新闻,受此启发,灵光一闪,想到了日结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日结”是最近几年的高频词,此前,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会去做日结。俗话说,虎落平阳被犬欺。我不是虎,也还没落到这个地步。可此刻,我越想越兴奋,只有日结工,最符合我的要求,我甚至有点迫不及待了。

说干就干,我在网上找到一个中介,加了联系方式,聊了起来。

我刚问了句好,他二话不说,先把日结的单价发了过来,似乎早就准备好了,只等按下发送键。想想也是,做工的人,不都最关心薪水么。

日结,顾名思义,当天工作当天结算工钱。中介报给我开的单价,有好几种,每小时16-22元不等。介绍完规则,他问我选什么工价。我问他,不同单价,有什么不同?中介听我这么一说,笑了起来。

我猜,我这个问题可能太幼稚了,暴露了我是菜鸟的身份。中介解释道,单价高的工作,对工人的要求也相对较高,比如年龄、性别等等,当然,免不了吃苦耐劳。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若你怕吃苦流汗,。我想了想,选了最高的高价。

简短两三分钟的交流,便相当于在网上面试,我通过了。事实上,恐怕有手有脚的人,都会通过吧。毕竟,中介是从工人的工资中拿提成的。

和中介谈完,他把我拉到一个群里,里面有二十几个人。我好奇里面是些什么人,点开头像查看,大部分皆男性,只有三四个女子。一叶知秋,这从某个侧面,反映了当前日结行业的整体现状。

次日,我在指定的时间点,赶到约定的集合地点。我向来很准时,而且也没迟到,中介见我最晚到达,骂骂咧咧的,要我赶紧上车。集合点停了两辆依维柯,人到齐了,便陆续往车里钻。

我坐在第一部车上,车子开了十分钟左右,停了下来。我以为到了目的地,下车一看,是一块空旷之地,放眼所及,没有工厂,旁边反倒停了一辆中巴车,车身上写着某劳务公司的名字。

待我们都从车上下来,其中一个司机,便让我们转到中巴车上。司机带我们过去打了个招呼,然后,一个个上车,门口则有另一个男人,在清点人数。

上了车,才发现,中巴已经坐了一半人。听邻座一位男孩说,我们被卖了一道。我便和他聊起来,他这一年来,几乎都在做日结。

因为自由,什么时候没钱了,便去干活。干上几天,不想去了,又可以待在家里,玩游戏也好,刷剧也罢,随心所欲。我心想,这不就是三和大神的状态呢。想问问他对三和大神了解不,想了想,到底忍住了。

作为日结老司机,他对日结了如指掌。我问他,这么喜欢日结临时工,是因为日结很轻松,还是出于别的什么原因?他如同中介一样,笑我是个菜鸟。

瞧了我一眼,他又说,轻松?你真是想多了,我看你这个弱鸡,保证你干了今天,会瘫软在床,不想起身。至于,日结,你可以再也不会来了。

他也许夸大其词了,但从他的介绍里,我多少也便了解到,日结这件事里,藏着大乾坤。

中巴车大约行驶了二十分钟,车子在石龙镇一工业区停下,我们依序下车,被带到一家电子厂。看到电子厂的名字,我想,电子厂应该是工厂里环境最好,也是工作最轻松的了。当然,后来,我才承认,我想得太美好了。

我们下车后,排成三列。过了一会儿,厂里来了一位中年男子。他站在队伍前,先是把所有女子直接挑选出来。然后,在队伍里晃来晃去,最终只选出了五位男子。我心想,坏了,做日结,还要这般被挑选么?

待那被挑中的五名男子出列之后,我才明白,原来那几人落选了。我们剩下三十来号人,跟着他跟了工厂。

这是一家生产线路板的电子厂,我被安排打螺丝。这活,我没干过,工厂老员工教了我几遍,便走开了。坐在我身边的,是一位女子。她没穿工衣,看样子,有点面熟,一问,果然是做日结的。

她以前在电子厂打过工,打螺丝对她来说,太小意思。她看我那模样,纠正了我几次。工作进入正轨,我安下心来。这工作其实单调乏味,对于我来说,却很新鲜好奇。因此,我不停地打,希望不断打破自己的记录。自己与自己的游戏,玩得很起劲。以至于,一个上午的时间,很快便过去了。

中饭,我们是在工厂食堂吃的。没有就餐卡,用现金支付。食堂的伙食一般,我偶尔吃一餐还好,但我看到大部分工人,食之无味。

用完餐,工人们都去宿舍了。我们这些做日结的,无处可去,便聚食堂。有些人趴在桌上,午休。这时,我感觉到胳膊有点酸胀,但又无法在桌子上将就睡一会儿。那样的环境,我实在无法忍受,当然睡不着。

同样睡不着的,还有坐在我旁边的那个女人。上午上班,我忙着应付工作,几无闲暇与她聊几句天。中午两人都没处休息,正好可以说说话。

她自称姓朱名玉,我问她来深圳多久了,她答十年了。我大吃一惊,说她看样子,才二十三四的样子。她笑得花枝乱颤,说,你可真逗。女人总是这样,听男人说她年轻,总会很高兴。实际上,我说了假话,她给我的印象,过了三十。

朱玉年龄不小,但风韵不减,身上有股成熟的优雅气质。她尤其喜欢笑,明媚是能给人加分的。

有了中午的闲聊,我们算是认识了。再去车间时,便把许多时间,用在和她聊天上。不知不觉,竟然过去了一上午。去洗手间方便时,我终于发现,双手已经酸痛得不想动了。

下午5时,我以为要熬出头了。结果,主管过来告诉我们,晚上要加班。有人问,加几点。主管答,9点。我听到有人欢呼。我当然能理解,毕竟,对普工而言,加班费才是拿高工资的保障。日结工同样如此。

五点半到了,有半小时休息时间。其实,光是吃饭,都不够,哪里还能休息?到了食堂,我累得不成样子,却胃口全无。她也没吃,去小卖部买了两盒泡面,给了我一盒。我感激似地看着她,心里特温暖。

一个女人都这么坚强,我绝不能被她看扁。我吃完了那盒泡面,和她一起走向车间。

那之后的几个小时,我几乎全靠信念在支撑。好在在朱玉在身边,她看我面前堆满了货,一人干起了两人的活。她速度超快,看得我目瞪口呆。

幸好有她的帮忙,我终于熬出头了。到了九点,我们走出工厂,外来沥沥晰晰下起了雨。按照事先的约定,中介公司应该安排中巴在门口接我们返回原地。可我们等了十分钟,车子还没有来。

雨越下越大,我们躲在厂门口,屋檐本来就小,人数众多,许多人根本挡不住雨,衣服也被淋湿了。我们想返回工厂,但保安不让我们进去。有人问了中介,那边只说,车快到了。总左等右等,车子就是不来。

我对朱玉说,我准备打车回去,你坐哪里,我载你回去。朱玉惊道,打车?辛辛苦苦打了一天工,打车费得花掉一半,多划不来啊。

朱玉越这么讲,我越觉得应该早就让她回家。于是拿出手机,叫了网约车。附近就有车子,下单两分钟后,车子就到了。我请朱玉上车,她见事已至此,也没推辞。

车子行驶五分钟后,中介安排的车子还没到,这时,车外雨势越来越大,而且夹杂着大风。看群里,越来越多的日结工,有了怒气,对中介的声讨越来越多。

朱玉住在万江区大连堂村,我在车上改了地址,让司机先送她回家,再改回原来的目的地。车到朱玉租房所在的城中村时,雨还没有停止,雨大风急,她下车后,一路狂跑,但可想见,身上仍被淋湿了。

我居住的地方,离朱玉不远。到家时,雨依然猛烈。我与她经历了同样的遭遇,全身淋透。回到屋里,赶紧冲了个热水澡,又换了衣服。烧水,泡上一杯咖啡,这才坐下沙发上。

拿起手机,看到朱玉发来十分钟前发来的信息,一连发了三条。先是谢谢,后紧接着,说淋了雨,让我弄点姜汤喝。我说,我正喝着呢,不过不是姜汤,而是咖啡。她回个表情,便再未复我。

次日,我收到了中介转过来的工钱。但我那天太困倦,实在没力气去做日结。起床晚了,早餐也没弄,中午出去,在餐馆点了咖喱饭。等待的间隙,收到朱玉的信息,问我身体好些没,是不是感冒了?我答,谢谢关心,你呢?她答,我没事,习惯了。

说起来,人与人的交往,是最为奇妙的事。有些人,天天门对门,终生也可能不相识。有些人,一个眼神,一次相遇,便能温暖彼此,互相交心。

第三日,我又去做了一次日结,与朱玉商量好了的。一回生,二回熟,我们成了朋友。

我猜得没错,她今年三十有一。别看她表面嘻嘻哈哈,其实内心很悲凉。原因归罪于她的前夫,她遇人不淑,却以为他是她的白马王子,有了终生依靠。朱玉对他言听计从,可谁知,他是个妈宝男,对长辈倒是孝敬,对妻子的关心显然过少了。

两年前,他们正好碰到七年之痒的关键期,她挺不过去,与他离了婚。她什么都没要,只要了个孩子,净身出户。孩子五岁了,在东莞上幼儿园。她要接送,无法去工厂上朝九晚五的班,只得东拼西凑打零工过日子。

因为长得漂亮,虽然上了年龄,也的确有些追求者。只是,经过第一次婚姻,她对世间的情爱,有种风吹草动的惊惧。总以为,那些男人,无非贪恋美颜与声色,况且,她身后还跟着一个拖油瓶,足以吓退他们了。

期间,我帮过她一次忙。完事后,朱玉邀请过我去她家吃过一次饭。她住在一个单间里,但收拾得很整洁,虽然拥抱,却很温馨。她说,原本应该请我下馆子,但她想让我尝尝她的手艺。朱玉很会做菜,色香味俱全,唯有一点,菜太辣了。我吃得满头大汗,朱玉却看着我笑。

我向来对独立自主的女人特别敬佩,当然不敢自称阅人无数,但人的良善与恶毒,温暖与狡诈,从其面目与言行,多少能识别一些。与朱玉相识的时间越久,便越被她的情义感动。

自由红颜多薄命,像这样有情有义的女人,偏偏会遇到生命的劫数。如果让她换一个人生,或者转一个弯,也许就会绽放瑰丽的颜色。所谓好白菜都让猪拱了,大抵便是如此吧。

三个月后,假期结束,我开始了新工作。新单位在东莞南城,每天早出晚归,又要忙于应对一个文案,那是我在新单位的第一单,务必全力以赴,向同事们展示我的能力。于是,几乎所有的心思全放在工作上。

最关键的一段时间,我整整三天没回家,吃住都在单位。因为忙,许多朋友打来的电话都没法接。网络上的信息,更几乎全部忽略了。

我用事实证明了自己,当晚我与同事喝香槟庆祝。等我回到家中时,已是深夜时分。拿出手机,一一查看,才发现,几天前,朱玉给我连发了三条信息。

是借钱的信息,她的孩子生病了,要住院,她想了能想的办法,实在没招了,还差点钱,想找我借二千块。因为我没回她的缘故,半小时后,她又连发了两次,大意是,我可以不相信她,但仍然感谢我。最后,她以“祝我幸福”收了尾。

我直接打电话过去,电话响了,但一直没人接听。我拿起银行卡,从楼下柜台取了些钱,开车前往她家。

她不在家,房门紧锁。我想,她应该在医院吧,可到底在哪家医院,我不知道。想了一会儿,我把钱从门缝下塞到了她的房间里,然后退了出来。

重新回到车里,刚要发动引擎,突然看到朱玉从马路对面走过来,她身边,还跟着一个男人,四十来岁的样子,几乎秃顶。两人说笑着,走进城中村,往她的租房走去。

我想起了朱玉曾经对我讲过的一句话:你相信我吗?我摇下车窗,点燃了一支烟,抽完了一支烟,我还未能找到答案。(口述:网友“黄山一株草”,撰文:三惊胖爷)

图文无关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