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像我这种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出路在哪里呢?」

subtitle
雅君的好用分享 2021-10-12 21:25

这有提升幸福感的一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From《俗女养成记》

#问雅君#这个栏目有一段时间没有开张了,但我一直有看大家发来的提问。

我发现,有一类型提问出现的非常高频。提问者都是女生,她们当中有人生活在北上广深等大城市,也有人生活在县城、村镇等小地方。

虽然生活地点不同,但她们都面临着同一个问题:

父母催婚,以及伴随催婚而来的对她们价值的打压,而这也引发了她们对自身价值的思考、怀疑和焦虑。

提问者还有另一个共同点是,如果抛开父母的斥责和催婚压力,她们本身对自己的生活大体满意。

一位在县城生活的读者留言说,之前她去过在外面工作,「那时,可能我的职业没选择好,幸福感不高,工资不高,压力还大,也不敢享受生活,孤身,人就像螺丝钉,有孤独漂泊感。

如今在县城,我的工作还可以,更有生活感。人活得更有尊严,有时间发展自己兴趣。」

可以看出这位读者是尝试过去外地工作,之后选择回来,是因为县城生活有外地工作没有的好处:有时间去生活,压力没那么大,距离亲友更近,有社会支持网络,更少孤独。

但最近「妈妈可能是被亲戚刺激了,突然发语音给我,贬低我年纪大,没有少女感了。然后说要给我订婚,和一个我相亲只见过一面的男生

没有发生这事之前,我觉得县城很适合我,幸福感很高。

但现在,我突然不想待在县城了。我知道享受县城的幸福的同时,也有压力,尤其在催婚,大龄单身歧视这方面。而改变父母亲戚的观念几乎是不可能的。我原以为我能忍受,但现在发觉我可能忍受不了。

而且我和父辈婚姻观念不同,他们觉得只要各个方面合适,人品没问题,不讨厌,就可以先订婚或结婚,再培养感情。我有时候也会焦虑,会质疑自己是不是应该像父母期望的那样,只要不讨厌就可以,反正婚姻都差不多。单身是不是很大概率会很苦。

我会想,我的错吗,我太挑剔了,太任性了?就算去外地,能脱出这种困境吗?」

我看到最后「去外地」这句,想到另一位离开她口中「十八线小村镇」的老家,如今在北京生活的读者发来的提问。

她说:「自己独立生活后,就很享受生活,喜欢把家里收拾的很精致,喜欢给自己做好吃的,喜欢设计画画(现在也仍旧在这个方向学习)。」

但问题是,她妈妈看不上她现在这个生活状态,觉得她「大龄奔三、仍旧单身、没车没房、工作也是普普通通」。

她妈会嘲讽她:「你在北京也混了四、五年了,混出个啥来了?」,她说,「因此,我也会越来越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很差。她认为我不行所以我就该找个男人老老实实结婚。

但我就是找不到啊,基本是母胎solo,对恋爱结婚也并没有很多期待,因此常会因为这事和她吵架。

我不懂,只有有钱有房有车的女孩,才有资格单身吗?我不想回到老家,不想天天面对那些会背后嚼人舌根,等着天天看你笑话的邻里乡亲。

像我这种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女生,今后生活和工作的出路在哪里呢?

这两封信对照看,你会发现,会催婚的父母不管你在哪里,是留在家乡还是外出工作,都会催婚。

毕竟现在通讯这么发达,父母如果想因为你还没有结婚骂你,一通电话就能达到目的。

去外地生活,并不会一劳永逸帮你解决父母催婚的问题,那它能做什么呢?

它能让父母没那么方便把手伸到你生活中去

你在北京,你妈在老家,她打电话骂你,你还可以选择拒接。

但如果你们都在老家,甚至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她可以堵着你门骂你,你躲都没处躲。

离开家,让你可以借助物理距离,保有一个相对不被打扰的更安全一点的空间。

问题不会完全消失,但会有所减轻。(就我自己的个人经验来说,会减轻很多。)

在我的人生选择里,是没有回家乡这个选项的。

因为我很清楚,我和家里长辈们的价值观差异有多大。保持距离,是对彼此的温柔。眼不见心不烦,这能减少他们看不惯我的机会,同时也减少了我控制不住选择回怼事后又很内疚的概率。

父母之所以会催婚,其实背后受一系列观念影响。

比如,从「你年纪大,没有少女感了,要给你订婚」这样的表达里可以看出,那位母亲可能默认女性价值和年龄绑定在一起,她之所以着急让女儿趁年轻结婚,是因为,在她的认知里,年纪大贬值了,就不好嫁了,甚至可能会说「这样下去,你就没人要了」——你会发现,在TA们眼中,女生是缺乏主体性的,是被动的、等待被人「要」的,这其实比较像是一种看物品的眼光。

问题是,你认同TA这种看待一个人价值的方式吗?

而从「你奔三了还没车没房没钱,所以你不行,所以你就该找个男人老老实实结婚」这句表达里可以看出,这位母亲觉得,结婚对她眼中「不行」的女孩来说是个很好的保障。

以及暗含了「如果你很行,那么你才有资格选择不结婚这个不常规的选项;如果你不行,你就得听我的,选择结婚这个常规选项。」

但问题是,结婚一定能起到改善生活以及保障安稳作用吗?一个人需要有钱有权有地位,才有资格单身吗?

如果以上问题,你给自己的答案特别明确就是NO ,你就不太会纠结父母的说法。这就像如果你很确定1+1=2,突然有人跟你说1+1=3,你不会张皇失措。你只会淡淡一笑「你说3就是3吧」。

如果父母的说法,让你非常纠结,说明你对自己选择的道路也不太确定。有一部分的你不认同父母的价值观,但另一部分的你又觉得「父母说的可能也是对的,我的想法是不是错了呢?要不要改呢?」

如果这道题换两年前的我来会答,我大概率会说,「父母的想法不对,你要坚持自己的想法」。但现在的我不会这么去评价父母那一辈人的想法。现在的我会觉得,父母的想法没错,你的想法也没错

你可能会说,这怎么可能呢?如果我们都没错,我们为什么还会有冲突?

答案很简单,你和父母的生活、教育、阅历背景截然不同,你们虽然是亲人,但你们其实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

在父母那一辈人的世界里,结婚、生子不是可选项,而是必选项。

只有结婚,他们才能获得情感上的依恋生活上的照顾身体上的亲密,以及那些和结婚绑定的福利政策。比如,在过去,还有单位福利分房的年代,不少单位分房子是需要你结了婚,领了证,才有资格申请的。

他们很难想象一个人不用结婚,也能过得不错,因为这不在他们的生活经验里。而且他们过往大多经历过匮乏、动荡的生存状态,这使得他们对「安全稳定」这一项要求很高,并愿意为其支付更高的成本。比如,可能宁可忍受糟糕的婚姻,也不选择离婚。因为离婚对他们来说,不够稳定。

而身为他们子女的我们所生活的时代,已经是一个社会发展平稳、物质相对富足、个人主义兴起的时代,我们更关注自己的需求。对他人怎么看待自己,也就是面子这件事,没有父母那么在意。对安稳也没有那么看重,因为我们不缺这东西。

而我们在生活便利上的要求,可以通过购买外卖、快递、保洁等各种服务来满足;在精神层面的需求,则有各种书影剧游戏乃至学习平台来满足;亲密、陪伴需求,也可以在恋爱关系中得到。

简单来说,父母那个时代,他们的很多需求,需要借助婚姻这个工具,才能得到满足。

而在当下这个时代,我们的很多需求,已经不需要婚姻来帮我们解决,自然我们就没那么渴求婚姻。

你和父母在各自的世界里都是对的。所以不用分对错。

重点也从来不在于,谁对谁错上。

重点在于,你自己相信什么样的价值观,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以及你愿意为它们支付什么成本上。

如果你不认同父母试图灌输给你的「女性只有年轻,才有价值,只有有钱,才有价值」,那么你需要问问自己,你觉得一个人的价值体现在哪里?你如何让自己认可自我的价值,获得前行动力?

光有理念,没有实践的价值观,是没有力量的。

你只有跟随自己的感受,去选择让自己觉得更是自己的价值观,并且冒着风险去实践,并在其中体会感受到底如何,你才会逐渐明确「何为我」

比如你想做音乐,但父母告诉你做音乐没饭吃,你没听,依然努力玩音乐,找机会,不管最后你是否真的以音乐为生,这过程都会让你清楚,你到底更看重什么。是音乐带给你的快乐,还是不让父母担心,亦或是舒适生活等。

我们习惯用「优点-缺点」的方式去看问题,会只想要优点,不想要缺点。

比如,想要亲友在身边不孤独,但又不想要亲友唠叨自己;比如想要工作轻松,但又不想工作没成就。

但现实中,一个东西的优缺点通常是一体两面的。你没法只要优点,不要缺点。

我们不妨试试改用「成本-收益」思维去看问题——这个思维方式不是我的原创,是我之前听黄执中讲课时他提到的。

什么叫「成本-收益」思维?

举个例子,如果你不认同父母说的,结婚就是找个人过日子,不讨厌就可以,而觉得两个人在一起,还需要有其他东西,比如需要「有感觉」。

那么你要付出的成本可能有:拒绝你没感觉的人,并因此被父母责骂甚至影响亲子关系;在寻找「有感觉」的人这件事上花的时间精力,以及未必能找到的风险;如果婚恋不幸福,是你自己的选择,你无法怪罪父母。

收益是,你会觉得你在按自己想法过生活,你对自己的生活、感情有掌控力。你是你生活的全权负责人。

当你想过自己生活时,如果你把「父母不支持你」看成一个缺点,你会很想去改变自己或对方来解决这个缺点。

但如果你把「父母对我价值观的不理解以及由此引发的亲子关系变差」,看成是你要过自己生活的成本,你就可以问自己,「我要不要支付这个成本?

你就不再是一个被动的倒霉蛋,你是有选择权的自由人

没有人喜欢支付成本,但什么成本也不愿意付出的人,往往什么也无法得到。

如果你觉得,我和父母的关系还有改善的可能性,父母也不是控制狂人,只是不会表达,那我建议你,可以在父母指责你时,试着跟父母说:「爸妈,我知道,你们应该不会觉得我这个人毫无价值。但你们刚才那么说,容易让我误以为,你们觉得我只要不结婚,我就很糟糕,就是个丢脸甚至不值得活的存在。」

这招也是黄执中在表达课上教的。其关键在于「误以为」三个字,有了这三个字作为预防针,你后面可以说父母的话给你的真实感觉,同时也给了父母台阶下。

如果父母这时愿意放下攻击性,好好说话,那么你们或许能以此为契机,更了解彼此需求。

但如果父母的态度是「对,没错,我们就觉得你不结婚是个怪胎。我们真后悔养了你。你还不如死了算了。」

说实话,如果遇到这种情况,我会觉得,那咱就别聊了吧,为了你自己的身心健康,你可以考虑(暂时)断联。

你可以跟他们说:「听你们那么说我,我非常受伤,也有点生气。我需要自己平复一下心情,目前不想跟你联系。等我平复好了,我会主动跟你说话。」至于什么时候恢复联系,你可以根据自己的状态来定。

另外,也不是说这种父母就绝对没法改变,但人生有限啊,做这事的成本太高了,还很可能徒劳无功。你不如放下对父母的期待,把时间精力到过好自己生活上。

最后关于提问者问的那句「像我这种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女生,今后生活和工作的出路在哪里呢?」」

我觉得,我们都是普通人。准确说,是普通且珍贵的人。(我很喜欢一句话是「做珍贵的普通人」,出自实务学堂的校训。)

意识到自己普通,可以让自己不用活得太焦虑;意识到自己珍贵,可以让我们面对他人的羞辱否定时,依然相信自身价值。既不妄自尊大也不妄自菲薄。

至于「普通人的出路在哪里?

我觉得,很多时候,我们不是真的没有出路,而是误以为自己没有出路。

当我们把他人框定的出路,比如结婚、比如赚大钱,比如跨越阶级,当成唯一出路,而我们又不想走那条路时,我们自然觉得没出路。

但其实这个世界上,到处都是路,只要你在心里放下对他人划定的唯一正确出路的认同

比如,当我不再觉得有钱有名才是成功,而认为,一个人只要在做自己觉得有意义的事就是成功后,我就不会PUA自己为失败者。

主动给自己设定的标准,换下他人硬塞给你的标准,你会发现,世界焕然一新。

文中配图来自《俗女养成记》1和2

合作 请联系微信:wuweiquai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