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故事:订婚

subtitle
巷尾的梧桐枝 2021-10-12 17:5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也许对已经结婚十年的李芸来说,订婚早已经是人生中被淡忘的一个小插曲。

现在,她的生活早已经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任何过往都已经是过眼云烟,可是她订婚那天所有的细节却被她的妈妈李阿姨永远铭记。

李阿姨不会忘,也无法忘。

李阿姨一生清苦,早年丧父,跟着母亲艰难生活,到了适婚的年龄,嫁给同村的一个男人,没想到这个男人结婚不到一年就出了车祸,落下了残疾。

李阿姨尝尽了各种辛酸苦楚,她不想让自己经历过的各种磨难再让自己的孩子经历,所以对孩子的教育她格外的用心。

李阿姨有两个女儿,李芸是大女儿,小女儿小李妍。

拼尽所有,李阿姨终于把两个女儿送进了大学。看着两个女儿都迈进了大学的校门,李阿姨总算有了期盼,希望两个孩子都能为自己争得一个好前程。

但是,事情并没有向李阿姨预想的方向发展。小女儿李妍所在的学校本来就是一所不入流的大学,入学后,她又结交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朋友,还没有毕业就意外怀孕了,不得不辍学回家。

李妍不懂事,又娇惯任性,李阿姨不放心把她嫁出去,所以招了上门女婿,让她待在自己身边,也可以多谢照顾。

大女儿李芸则不同,李芸是凭自己实力考的大学,而且是一所很有名的大学。小女儿的人生已成定局,李阿姨只能期盼大女儿能有出息。

终于等到李芸顺利毕业,本以为她能靠着自己的学历找到一份好工作,可是,在求职这条路上,李芸四处碰壁,各种不如意。她想去创业,李阿姨鼎力支持,拿出了所有的积蓄,一年之后,李芸还是离开繁华的大城市,回到了自己的老家。

几万元的积蓄都付之一炬,李芸只带着一个简单的行李箱回到了家,那个下着小雨的傍晚,雨水淋湿了她的头发,单薄的衣衫被轻风吹起,勾勒出了她瘦弱的身躯,脸上的内疚和自责,惹疼了李阿姨。

李阿姨抱着李芸,心疼得直流泪。在这一刻,她不想再给李芸压力,不再执着于贫贱富贵,只希望孩子能够健康快乐。

2

李芸告诉母亲,她在上学的时候有了一个男朋友,他们是同乡,他们的感情很好,男孩为人老实,在大学的时候对她有很多帮助。

李芸简单的描述,李阿姨已经从她的喜笑弯眉间读懂了李芸的心思,她想要结婚了。

岁月不饶人,李芸也确实到了结婚的年龄,作为母亲李阿姨也不可能再阻拦。

既然是结婚,关系李芸一生的大事,李阿姨旁敲侧击地打听男方的家庭状况。

李芸说,他是家里的独子,家里的父母都是普通的农民,经济状况一般,家里也没有什么积蓄。

很显然,再多的解释都无法掩饰,李芸的男朋友家很穷。

李阿姨也年轻过,她能体会爱情的力量可以战胜一切,但是,她也明白,结婚后的柴米油盐会更会打败一切。她试图去劝说李芸,给她讲诉自己一生的苦难经历。但是,这些都不足以打动李芸,李芸相信自己有能力让自己过上好的生活。

一场裸婚势在必行。

钱财并不是生命中的全部,但,终其一生都要为之奋斗,成为它的奴隶。

李阿姨无法说服自己的女儿,只能感叹命运的多磨。

李芸订婚那天,是李阿姨第一次去男方家。她想过他们家困难,但没有想到那么困难。

他们家在一个还算富裕的城镇,城镇里有一部分六层的小楼房,大部分都是独门独院的二层砖瓦房。李阿姨乘坐的那辆车,进村后,拐了几个弯,在一座破旧的土坯屋前停下。

这座院子没有围墙,没有大门,院子的一侧堆满了劈好的干柴,柴堆旁还有一个被烟熏得发黑的小火炉。另一侧停放着一辆八十年代得自行车,和一辆破旧得摩托车。摩托车座位上露出的海绵和破败的包裹,赤裸裸地展现着它经历的风霜。

正屋是一座五间土坯房,房子的屋顶上覆盖着灰色的瓦,片片瓦块交叠在一起,屋子的墙体是土坯砌成的,上面有的地方已经有明显脱皮的迹象,墙体上歪歪扭扭地挂着干农活用的镰刀,锄头。

窗户上的油漆已经完全褪去,不能分辨出它原来的颜色。窗户的玻璃有几块已经有了裂缝,用透明胶带糊着,勉强看得过去。窗台上摆着从地里收回来的南瓜,玉米。

走进门,李阿姨心里更是一落千丈。

正对门的一张木头桌子摆着一堆说不上名字的东西,站在屋子中间,头顶上一个用电线连着的灯泡来回晃动。沙发摆在进门的右前方,大家坐上去的时候,咯吱咯吱响,一块碎花布铺在上面遮挡了它破败不堪。

到吃饭的时候,李阿姨注意到了,他们家用的碗大小不一,年代不同,她甚至看到了自己小时候用的碗,简直可以当作古董了。长长短短的筷子让一顿简单的饭,在艰难中进行了很长时间。

既然要结婚,婚房总该有吧。吃过饭,李芸带着李阿姨走进西侧的一间房,房间的地上摆放着一个简陋的小方桌,小方桌周围有几个木头做的凳子。最大的家具就是那张床,很明显,床是用几块木板简单的拼凑在一起。

这里的一切,李阿姨再也看不下去,她回头看着李芸问道,你真的要嫁进这样的家庭吗?这是穷吗?我们落后二十年也比这里好。

李芸说,她嫁的是这个人,和他的家庭无关。

3

李阿姨忍住了所有想说出口的话,只有眼里的流水刷刷地往下流,这些眼泪有不甘,有无奈,又心酸,有心痛。

李芸就这样出嫁了,嫁进了这样一个穷困潦倒的家庭。

李阿姨知道女儿不容易,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贴补女儿的生活。

生活苦尽甘来是在他们结婚两年后。随着一个小生命的诞生,一家人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李芸借着高学历应聘到县城的一家公司,薪资丰厚。她的老公和家里人一起干起木材生意。一年后,在城里买了房,在老家翻修了老房子,他们也和大家一样有了两层砖瓦房。

李阿姨也可以放心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