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妈说被老婆打了,我一气之下提离婚,看到妈给我找的新媳妇我才懂

subtitle
琪琪故事记 2021-10-12 11:03

妈说被老婆打了,我一气之下提离婚,看到妈给我找的新媳妇我才懂!

我叫阿亮,出生在一个西北一个贫困的山村。从十几岁就跟着师傅们一起去外地打工,由于没有文化,知识水平有限,所以只能做一些体力活。头几年我作为一个学徒工跟着师傅们在工地上干装修,无论春夏秋冬,不管是炎炎酷暑,还是漫天飘雪,我全年365天,没有休息的时候,渴了就从住户的水龙头里接一点自来水喝,晚上休息的时候就在还没有装修好的毛坯房里随便打个地铺一躺。让我记忆尤为深刻的,是有一年的除夕夜师傅们都回家了,而我为了省下二百多块钱的火车票,在除夕之夜的时候,一个人躺在冰冷的毛坯房水泥地板上默默的看着窗外的烟花心中十分思念远在故乡的家人,眼泪不知不觉就流了出来。不过好在这几年慢慢地积累了经验,我也成了一个小有名气的装修师傅,有很多曾经我装修过的客户觉得我干活踏实,就把我推荐给其他的新的住户。有了固定的资源也有了一定的口碑,这些年慢慢地生活也好起来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可是出来漂泊的久了,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我的年龄也老大不小了,家中的老父亲老母亲十分着急,他们给我介绍了一个相亲对象,我安排好手头的装修工作急匆匆地赶回家中见了一面。看上去是温柔善良的女人,红扑扑的脸蛋,穿着也很朴素,互相了解了一下对方的情况,她就腼腆的不说话了。可是正好当时有一个小区刚刚建成,大量的业主正在找寻装修队伍。我手里还有很多活,还需要去挣钱,所以只是匆匆见了一面后我就返回了工作地。后来听说她总是主动去我家帮助我年迈的父母做饭干活洗衣服,俨然已经把他自己当作了我家的儿媳妇儿。我妈对她的勤快能干赞不绝口。一直催着,让我回去把结婚证领了给人家女孩一个名正言顺的名头。无奈,我只好请了几天假,又匆匆赶回老家,当我回到老家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我只需要参加一下婚礼即可。

婚礼结束的第二天我就返回了工作地,新媳妇儿和我的父母亲留在家中生活。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地过,我隔三差五地跟他们打电话也寄一些东西回去。最主要的,是由于父母年迈已经干不动农活,并且年轻时由于太过劳累造了一身病,现在也正在慢慢地侵蚀的他们的身体。所以我月月都按时寄钱回去,媳妇儿领着老人看病。就这样,我也成为了异地家庭的一员,说实话我对我老婆感情并不是很深,只是很感激,她能在老家无怨无悔的帮我照顾父母。可是没有办法,我只有放下砖才能抱你,可我放下砖就没有钱养你。可是平静的生活被我妈一通电话打破了,她在电话中带着哭腔跟我说我老婆动手打她,让我赶紧回去办离婚,家里已经给我找了一个新的对象。当时我听了之后,感觉全身的血液都涌到了头顶,我的脸因为愤怒而变得通红,我的拳头听到我的哽咽之后也不自觉地握紧了。

当时我就买了一张最快能到家的飞机票,这可是破天荒头一次,可是我一想到我年迈的父母正在千里之外被人欺负,我就归心似箭恨不得插上翅膀以最快的速度飞回去。到家后看到我父亲坐在炕头抽着旱烟,而母亲则一脸没事的人一样,我不由得隐隐感到不安。这时,我老婆从外面进来了,手中挎着一个篮子,篮子里是刚刚从自家菜地里摘的新鲜的辣椒,茄子豆角,看样子她可能正准备去做饭,看到我回来之后她很惊讶,可是什么也没有说。我妈看到我一脸疑惑不解,赶紧拉我坐下说“我要不用这个法子,你能回来吗?”原来结婚已经大半年了,我老婆天天在家里任劳任怨地伺候着父母,干着家里的农活,而我却没有回过家,村里人都开始议论纷纷。我妈语重心长地和我说别看我媳妇儿平时乐乐呵呵,可背地里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她知道她这个儿媳妇心里委屈,所以才出此下策。听完我妈的话,我惭愧地低下了头。

最后,我多方协调,到处求情,托关系,终于在老家组建了一支装修队伍干起了老本行。这样,我天天都能回家陪着父母和老婆,过上了安稳的日子。

各位,我是不是该好好感谢上苍让我遇上了这么好的老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