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现实版“毒妻”翟欣欣,设计婚姻陷阱套现1300万,逼死老公?

subtitle
大秦之歌 2021-10-12 09:4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自称北京交通大学硕士毕业,曾经去美国留学一年,毕业后进入国家机构工作。父亲是大学教授高级工程师,每年承载的科研经费高达300万至400万。舅舅是公安局高级警察,分分钟就可以给人定罪。自己个人资产更是高达2000万元,名下还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别墅。

当这样一个自带光环和标签的女孩在网上征婚,想寻找一位优秀男士共度人生时,相信很多人都会认为,这么优秀的女孩一定不是骗子,她一定是真心诚意想寻找一位属于自己的“白马王子”。

然而,林子大了什么鸟都要。事情的发展,往往超出人们的想象。

这个家境优渥、长相甜美、具有良好教育背景的女孩,却最终成为一个利用婚姻关系不断套利的高智商诈骗犯。就在她一步步逼死自己的老公之后,真相也随之浮出水面,这个女孩精心设计的婚姻陷阱也瞬间大白于天下,而“中国最狠毒女人”的标签也永久的贴在这个女孩身上。

她在毁掉自己丈夫的同时,千算万算,也不会算到自己最终也毁掉了自己。这个女孩是谁呢?他就是翟欣欣。那么,“毒妻”翟欣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孩?她是如何利用婚姻来骗取钱财的?另外,她最后的下场怎么样?

大家好,我是老秦,本期内容就以上述三个问题为逻辑主线,给大家展开讲述,资料客观真实,大家可以放心观看。恳请大家点赞的时候长按点赞键,就能引发超级赞,也是给我最大的鼓励。谢谢!咱们开始讲起!

1986年,翟欣欣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她的父亲是山东科技大学的老师,母亲是学校的财务人员,舅舅刘克俭是人民公安大学的教师。

翟欣欣小时候活泼可爱,喜欢和妈妈做游戏,也喜欢唱歌跳舞,遇到熟人也会主动打招呼,深受左右邻居的喜欢。

此外,翟欣欣学习成绩也一直不错,从小到大几乎都是班里的学霸。

2005年,19岁的翟欣欣从山东泰安一中考入山东科技大学土木建筑工程学院。四年后获得工学学士学位。

据说,在大学期间,因为理工科普遍存在男女比例失调的现象,所以翟欣欣凭借自己靓丽的形象气质和优秀的学业,成为大学校园里不折不扣的一朵“校花”,暗恋或者大胆追求翟欣欣的男生很多,最终翟欣欣选择了一个经常帮他跑腿打水、打饭的“勤快”男孩选择交往,成了校园里的情侣。

2009年9月,“女学霸”翟欣欣考入北京交通大学土木建筑工程学院攻读结构硕士研究生。随之,翟欣欣也选择了和自己大学恋爱的男友分手。

大学四年,翟欣欣留给同学们的印象是,长相漂亮、家境优越、成绩优秀,但她不管和谁交朋友,跟谁来往,都统统不合,神秘的像一张写满了密文的白纸。

在北京攻读研究生期间,翟欣欣并没有选择住学校的宿舍,而是在外面租房居住。她的母亲也从山东泰安老家来到北京陪读。

研究生期间,周围同学对翟欣欣的印象是穿着朴素,没什么名牌,只是比一般同学会穿的好一点而已。研究生毕业之后,翟欣欣在北京好几个单位有过短暂打工的经历。

2011年4月,25岁的翟欣欣在北京和一位刘姓男士结婚,然而仅仅过了三个月时间,两个人就选择了离婚,离婚时刘某还赔偿了翟欣欣20万元。

2014年,翟欣欣获得了北京户口。至于他是如何取得北京户口的,至今还是个谜。

2016年,30岁的翟欣欣在世纪佳缘网站注册成为VIP会员,开始在婚恋网站征婚,她在介绍自己时这样写道:从小在优越的家庭中长大,父亲是大学教授,母亲曾在国企工作,现已退休。北京交通大学硕士,曾经去美国留学过一年,毕业后进入国家机关工作。虽然家庭优越,但丝毫没有富家女的习气,从不泡夜店,两年都不换新包。曾经考入北京电影学院,但因家人传统而放弃,酷爱家庭生活,是个很适合做妻子的人选。

2017年3月30日,世纪佳缘婚恋网站红娘为翟欣欣安排了一次线下撮合见面仪式,见面对象就是苏享茂。

然而,这次看上去简单的相亲见面,对苏享茂来说,却成为他一步步踏入翟欣欣精心设计的婚姻陷阱并最终付出生命代价的开始,而对于翟欣欣来说,也成为她一生挥之不去获得“中国毒妻”标签的第一步。

1980年,苏享茂出生在福建省一个生活条件不太好的农村家庭。全家共有五个兄弟姐妹,苏享茂是家中最小的孩子,在他上面有三个哥哥和一个姐姐。由于家里条件差,加之孩子又多,所以,苏享茂上大学的学费都是几个哥哥姐姐凑出来的。

大学期间,苏享茂选择了IT专业,为了不给家里增加负担,他经常借同宿舍同学的电脑完成作业。不过,无论条件多么艰苦,苏享茂一路都非常认真,不仅在大学期间拿到各种奖学金,而且,在大学毕业的时候,被学校保送到北京邮电大学继续攻读硕士学位。

在此期间,他经常帮助导师完成一些项目,最后也能拿到一部分补贴,经济上基本实现了独立。

2007年,苏享茂硕士毕业,5年后,于2012年研发出一款通话软件WePhone,主要服务对象是海外用户,最高峰的时候,WePhone软件用户总量可以达到2000万人。庞大的用户需求让30岁出头的苏享茂很快实现了财物自由,个人资产巅峰时已经达到几千万。

对于一个农村贫困家庭走出来的孩子来说,能有今天的成就,也属实不易。有了钱之后,苏享茂并没有忘记一路帮衬自己的亲人。

他在老家给父母买了新房,每年给父母20万元当生活费,同时还资助哥哥姐姐的孩子,改善他们的生活条件。他给哥哥姐姐说,只要家里的小辈们愿意读书,不管是谁,都由他来全额资助,一直到大学毕业。

经过五年打拼,事业上基本稳定之后,37岁的苏享茂开始考虑自己的婚姻大事。

2017年,他在世纪佳缘网站注册了VIP会员,开始在网络上寻找自己的生活伴侣。就这样,在鬼使神差之下,苏享茂与翟欣欣在这里开始交集。

第一次见到苏享茂之后,经过短暂接触,翟欣欣虽然感觉苏享茂个子较低,长相憨厚,甚至老气横秋,不是自己的喜欢的人,但当她得知苏享茂在北京有房有车,而且还是一家IT公司的老板,心里就暗暗下定主意,要和苏享茂结婚。而苏享茂虽然对身高170,硕士毕业,长相清纯可爱的翟欣欣一见钟情,内心却忐忑不安,不知道对方喜不喜欢自己。

相亲后的第二天,翟欣欣主动发信息邀请苏享茂一起吃饭看电影。在两人见面过程中,翟欣欣告诉苏享茂,自己在大学期间谈过一次恋爱,毕业后因为异地恋选择了分手。

约会结束回到家里,翟欣欣又再次在微信里告诉苏享茂,说自己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苏享茂就喜欢上了他,而且是一见钟情的感觉、还说冥冥之中觉得她和苏享茂一定会结婚,她会为苏享茂生孩子。

在这里,翟欣欣却隐藏了自己第一段短暂婚姻的事实。

接着,翟欣欣给苏享茂发去了一段小鸟飞过别墅的视频,同时还附带一个房产证,言下之意表示这是自己的别墅。

不久,翟欣欣就收到了苏享茂发给自己的股票账户和理财账户截图,并留言说,他也能买得起别墅。看到苏享茂账户金额的翟欣欣,内心一阵狂喜,她决定将自己不可告人的计划继续实施下去。

接下来的时间,翟欣欣对苏享茂进一步发起感情攻势,这让苏享茂一下子感觉自己被幸福砸中,当翟欣欣试探性的提出想换一部车的时候,大方的苏享茂于2017年4月13,也就是两人见面刚刚半个月的时候,为翟欣欣送了一辆价值98万元的特斯拉。

接到车之后,翟欣欣第一时间在自己微博账号上分享了这辆新车。

2017年4月30日,两人认识刚好一个月,苏享茂提出要带翟欣欣回福建老家去见老家亲人,翟欣欣欣然答应。

在苏享茂老家,翟欣欣表现非常出色,她对苏享茂的父母嘘寒问暖,走在街上会主动挽起苏享茂母亲的胳膊,而且还经常主动做家务,里里外外把自己精心塑造成一个懂事女孩。就连村里人对翟欣欣也表达了赞许和认可。

很快,苏享茂全家都表达了对翟欣欣的认可,希望他们尽快把婚事确定下来,而翟欣欣也当场表态,她就是奔着结婚才找的苏享茂。

离开苏享茂福建老家之后,翟欣欣提出到海南去玩一下。于是两人又一起来到海南,本来两人在海南来纯粹是为了旅游,玩几天就回北京。

但在去海南的路上,翟欣欣就告诉苏享茂说,自己很喜欢海南,希望将来他们的婚礼也能在三亚最好的酒店举行,同时提出想在海南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

看到女友如此喜欢海南,大方的苏享茂二话没说,就在来到海南的第二天,出手在海南购置了一套价值320万元的房产,房产证上还加了翟欣欣的名字。

2017年5月18日,翟欣欣又提出想去香港购物,到香港之后,深陷爱情旋涡中的苏享茂对翟欣欣所提要求几乎有求必应,照单付款。翟欣欣想要LV包包,苏享茂刷卡即买,翟欣欣想要Dior的鞋子,苏享茂同样刷卡即买,翟欣欣想要一枚钻戒,苏享茂眼睛也不眨一下,就送给翟欣欣一枚价值24万的卡地亚钻戒。

苏享茂对翟欣欣土豪式的花钱,让翟欣欣的物质欲望得到极大的满足,也让她在这段恋爱中尝到了甜头。

就这样,在不到50天的时间里,翟欣欣从苏享茂身上拿到价值将近500万的物品。但翟欣欣并不满足,她想得到更多的东西。

2017年5月31日,翟欣欣向苏享茂提出,打算6月2日一起去民政局领结婚证。但翟欣欣担心一旦去民政局领证,自己曾经有过一段婚史的事情就会被苏享茂知道,但她内心很快就设计好一条一举二鸟的计策。

如果这段婚史被苏享茂知道,就迅速结束与他之间的关系,反正自己拿到手里的东西有500万了。如果苏享茂坚持和她结婚,她就假装生气,继续从苏享茂身上索要钱财。

在这种心理驱动下, 6月1日早晨,翟欣欣对苏享茂说“我昨晚老做梦,梦见我以前在民政局领过证,当天就离了。”苏享茂也没多想,就随便问了一句“你是不是之前有过婚史啊?”

话说到这里,翟欣欣就继续把谎话说下去。她编造了一套说辞,说自己之前为了帮助一个没有北京户口的朋友买房子,就以假结婚的方式登记过,对方叫李铁军。但后来她和这个朋友闹的不愉快,离婚的时候还去法院做了调解。

苏享茂听完这个,刹那间感觉眼前这个女人有点陌生,之前翟欣欣告诉他只在大学谈过一次恋爱,并没有结过婚。但就在领证前夕,突然又说自己有过一次婚史。这让苏享茂感觉有点懵逼。于是就随口说的一声自己想冷静一下。

然而,此时的翟欣欣却借机生气。她准备按照自己设计好的第一个方案走,迅速结束和苏享茂的关系。

于是,翟欣欣在苏享茂家里把自己的衣服打包好,头也不回的开车离开了。

到了6月2日晚上7点多,翟欣欣收到了苏享茂主动道歉的信息,在微信里,苏享茂希望翟欣欣和他一起去领证结婚,并向翟欣欣说明自己昨天之所以说要冷静一下,并不是觉得翟欣欣前段婚史有多么大,而是自己当时一下子有点懵。

翟欣欣感觉苏享茂态度软化,已经被自己征服,又打算在苏享茂身上继续弄一些钱。于是,她接受了苏享茂的道歉,答应同苏享茂一起去领证。

6月5日晚上,苏享茂提出想看一下翟欣欣的离婚调解书,翟欣欣见弄钱的机会来临,就告诉苏享茂说,这个东西是自己的个人隐私,不想给苏享茂看,但如果苏享茂执意要看,必须支付给她88万元人民币。苏享茂果然中计,又乖乖地给翟欣欣转过去88万元。

然而,看完翟欣欣的离婚调解书,苏享茂发现男方的名字并不是翟欣欣之前所说的李铁军,而是刘某。

调解书上显示,翟欣欣与刘某于2011年1月结婚,4月离婚, 两人婚姻存续期间大概有3个月时间,离婚时刘某还赔偿了翟欣欣20万元。

了解到真相的苏享茂再次有些懵逼,他告诉翟欣欣不能这么仓促领证。而此时的翟欣欣,不但没有丝毫愧疚之心,反而借机发挥,再次装作生气的样子对苏享茂拳打脚踢,把苏享茂的眼睛都打肿了。

随后,翟欣欣再次开车离开苏享茂。

翟欣欣走后,苏享茂很快后悔了,他在发给翟欣欣的微信里写道:我并不是在乎你有没有过一段感情,只是过去几天我一直没有从内心接受你解释的方式和内容,这会让我纠结不安。我一万个保证今天没有不同意领证的意思,我没资格这么做。但经过今天这件事情之后,我内心里这事能翻篇了,我理解你了欣欣。

为了表达自己真心诚意的悔过之心,苏享茂当天晚上来到翟欣欣家楼下。但此时已经拿到88万元的翟欣欣,却暗暗下定决心要结束她和苏享茂的关系。所以对苏享茂表示自己无法原谅他。

被爱情冲昏头脑的苏享茂在遭到翟欣欣的无情拒绝之后,却表示要重新追去翟欣欣,直到翟欣欣愿意嫁给他为止。

这让翟欣欣又一次看到弄钱的机会。于是,她狮子大开口,对苏享茂说,重新追她的条件是每天给他打5万元钱,直到她愿意接受苏享茂为止。

此外,翟欣欣还想再找个理由,从苏享茂身上榨取一些钱财。她灵机一动,就说自己舅舅在公安局工作,本来可以委托舅舅的关系,把之前的结婚记录抹去,但如今派出所把她的户口改成了离异,由此要求苏享茂赔偿她户口被改为离异的损失费35.8万元。

此时的苏享茂已经被翟欣欣迷得昏头昏脑,他很快答应了翟欣欣的条件。

就这样,短短四五天时间,翟欣欣通过领结婚证这件事情,就从苏享茂身上弄到133.8万元。

2017年6月7日,苏享茂和翟欣欣正式领证结婚。按理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结婚之后,两个人应该相互包容共建他们的小家庭才对。

然而对于翟欣欣来说,那个第一次同苏享茂见面并表示要给苏享茂生孩子的清纯女子早已不复存在。取代她的已经是一个千方百计算计老公,贪得无厌榨取老公钱财的翟欣欣,生儿育女的想法早就被她抛之脑后,化作一缕青烟。

领证之后,由于翟欣欣不愿意住在苏享茂西二旗的房子,坚持要住在自己家里,苏享茂没有办法,就只能住在她家里。

2017年6月17日,苏享茂之前的一个相亲对象得知苏享茂即将结婚,就发微信表示祝贺,苏享茂也礼貌的回复了对方一条信息。

翟欣欣看到之后,又打起了搞钱的主意,借故大吵大闹,说苏享茂和这个相亲对象乱搞暧昧,并提出离婚。苏享茂急忙承认自己错了,希望翟欣欣原谅他一次,为了安慰翟欣欣,立马给她转了五万元。还说明天会继续给她再转20万。

翟欣欣哪里会放过这么好的搞钱机会,立刻开口说,20万不行,得100万。

此外,翟欣欣还要求苏享茂签署了一份协议,协议提出,如果苏享茂主动提出离婚,不但要赔偿翟欣欣500万元,而且要把海南三亚的房子贷款还清,把苏享茂的名字抹去,完全赠予翟欣欣。

苏享茂被迫无奈,只好在这个协议上签署了自己的名字。但苏享茂没有想到,自己一次次的大度,并没有换来翟欣欣的理解,而是一次又一次的离婚要挟。翟欣欣一会说苏享茂冷漠,性情多变,一会又说苏享茂是乙肝病毒携带者,根本不适合结婚。

然而,情况果真如此吗?

就在她和苏享茂结婚之后,在和一个朋友的聊天中,翟欣欣暴露了自己结婚的目的,其中有这么几句话,她说:“我现在的状态,要么离婚,要么找个小男友玩着”。“一个人特别无聊,找个年轻的,钱我花,江湖老炮我是真的腻歪了,后路早就想好了。” “那个小矬子,80年的,就长这样,IT男,1米6,100斤。” “我打算再弄点钱就离婚了,那种人可不能打算过一辈子。”

从这些对话里,我们就可以看出,这个自称受过良好家庭教育,曾经在美国学习的翟欣欣,是多么无情,多么贪婪,多么肮脏。她和苏享茂结婚是假,搞钱才是她的终极目标。

被翟欣欣搞得筋疲力尽的苏享茂回到自己在西二旗的房子,借此向平复一下自己压抑的情绪。

然而,就在这段时间,利欲熏心的翟欣欣继续算计苏享茂,她告诉苏享茂,自己和亲戚家在北京的房子都是140平以上的大房子,甚至还有别墅,此外自己有恐高症,住不了高层,要求苏享茂把西二旗的房子卖掉。卖掉之后的钱要交给她来管,理由是她们家里的钱都是由女人来管的。

面对这个物质之上,时时算计自己钱财的女人,苏享茂也开始思考自己要不要和翟欣欣继续下去。但一想到离婚,苏享茂就感觉脊梁骨发凉,他已经被这个女人套进去了。一旦离婚,自己将付出惨重的代价。

2017年7月2日,翟欣欣给苏享茂发去了一条消息,说自己从来不缺钱,个人资产2000万,名下的别墅都是自己的名字。父母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父亲一面在大学里教书,一面搞科研,每年科研经费就三四百万。其次,相亲网站曾经给自己介绍过的男生,条件都比苏享茂好,而且都是主动追求她的。

翟欣欣一边抬高自己的身价,一边继续在苏享茂身上榨取钱财。

7月6日,翟欣欣给苏享茂发去她看中的一套别墅的图片, 并再次以自己“有恐高症”为由要求苏享茂买别墅,并且强调:“我对你的意见我说的很清晰了,房子小、太高。如果你不愿意配合,那我也只能跟你离婚,再找了”。

面对翟欣欣的逼迫,苏享茂在微信里回复道:“既然你这么说,那就听你的,只能离了。”

翟欣欣马上告诉苏享茂,要求苏享茂按照之前他们签下的协议进行赔偿,立刻给自己打500万过来,并把海南的房子全赠给自己。

苏享茂告诉翟欣欣说,我此前在你身上花的钱也有超过500万了吧!

但翟欣欣却根本不管这么多,要求苏享茂一分钱不少的赔偿自己,要不然,她就把苏享茂运营的WePhone公司的税务问题和灰色经营问题一并揭发出来,并且多次暗示,自己亲戚在公安局工作。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翟欣欣要坚持卖掉西二旗的房子换成别墅?

原来,西二旗的房子属于苏享茂的婚前财产,如果翟欣欣和苏享茂真的离婚的话,翟欣欣是无法分到这套房子一分钱的。但是,如果苏享茂把这套房子卖了,重新买一套别墅的话,这套别墅就属于他们婚后财产,如果离婚,翟欣欣就可以分到别墅的一半财产。

由此看来,所谓自己“有恐高症”一说,只不过是翟欣欣精心算计苏享茂的一套谎言而已。

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翟欣欣于2017年7月7日开始,对苏享茂不停的发信息,要求苏享茂赔偿自己,不然就举报苏享茂这个违法分子,她要看着苏享茂被判无期徒刑,要看着苏享茂的公司倒闭变成阶下囚。

苏享茂表示离婚协议可以好好谈,希望大家好聚好散。

当天,翟欣欣在母亲刘克勤的陪同下来到苏享茂住处,在电梯间里对苏享茂拳打脚踢,苏享茂没有办法,只好住进酒店躲了起来。

苏享茂下定决心离婚,然而,翟欣欣在赔偿金上根本不愿让步。而苏享茂觉得自己花在翟欣欣身上的钱已经是一个庞大数字。而且,此时的他,也没有多少钱了。

然而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翟欣欣在朋友圈发了一条消息,她写道:“恭喜老舅荣升高级警监,最近家里喜事连连啊。”

这条消息很快让苏享茂看见,他立刻感觉如果这么僵持下去,没准翟欣欣的舅舅会利用职务之便毁掉他的事业。

7月13日,翟欣欣打电话给苏享茂,说要面谈离婚协议的事情。苏享茂当即拒绝了翟欣欣的要求。于是,翟欣欣立刻让自己身边早已安排好的一个男人冒充自己舅舅的口吻,给苏享茂发出威胁声音,说道:“小伙子,我们家在北京有几十口人,你欺负到我们欣欣身上,赶快赔钱,要不然关闭你公司网站,让你产品下架,失去所有收入,晚上就到你家抓人。”

苏享茂听到对方的声音,立即被吓懵了,急忙表示可以谈。此时,翟欣欣再一次开启疯狂勒索模式,不仅要海南的房子,还要求苏享茂赔偿自己精神损失费1000万。苏享茂回答说,我根本就没有1000万元,你为什么要置我于死地呢?

而翟欣欣似乎已经抓住了苏享茂的软肋,不断强调自己公安局里的亲戚已经知道此事,如果苏享茂不能足额赔偿自己,就能分分钟把他送进监狱大门。

2017年7月16日,在翟欣欣各种逼迫之下,苏享茂最终和翟欣欣签署了一份离婚协议。协议内容约定,苏享茂赔偿翟欣欣1000万元。签署离婚协议前先付660万元,领取离婚证之后,两个月内再付清剩下的340万,海南三亚的房子归翟欣欣所有。

7月18日,翟欣欣收到苏享茂转来的660万元,并马上把海南的房产过户到自名下,下午两个人就领取了离婚证。

至此,翟欣欣再次通过和苏享茂40天短暂婚姻关系,从苏享茂身上弄到了超过1300万元。

为了逼迫苏享茂及时将剩下的340万元钱转给自己,此时,已经山穷水尽被翟欣欣搜刮一空的苏享茂,除了房子之外,根本没有什么钱。翟欣欣就逼着苏享茂抵押房子筹钱。

不久,此事被苏享茂的家人知道了,他们立刻赶到北京,力劝苏享茂报警。

但苏享茂并没有报警,而是找了一名律师咨询,律师建议苏享茂以筹钱为借口,先稳住翟欣欣,同时收集他们交往一来苏享茂给翟欣欣的汇款记录和聊天记录,寻找法律证据。

9月6日,苏享茂在发给翟欣欣地信息里,请求翟欣欣放过自己。然而,翟欣欣却冷酷无情的说,她已经向相关部门举报苏享茂偷税漏税的事情了。

苏享茂的WePhone到底有没有逃税漏税,谁也不知道。不过当苏享茂得知翟欣欣举报自己以后,心灰意冷的他最终在9月7日凌晨结束自己的生命。

他先是在WePhone软件上放出一段公告,内容是“公司法人被毒妻翟欣欣害死,WePhone即将停止运营”。

翟欣欣看到这段公告之后,不但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反而对苏享茂破口大骂,让苏享茂去死。

凌晨5点半,对生活感到颇为疲倦的苏享茂走上楼顶,然后给来北京陪伴自己的姐姐发了最后一条短信,他写道:“姐姐,好爱你们,可我真的不想再继续了,对不起家人。”

发完短信,他就将手机放在楼顶的西南角,随后纵身一跃跳下楼去,结束了自己37岁的生命。

苏享茂死后,引起了舆论轩然大波,很多人把翟欣欣称为“现代版毒妻”。然而翟欣欣如同人间蒸发一般,却没有了踪迹。

直到2018年4月24日,翟欣欣通过自己的微博账号首次发声,这个可耻的毒女人,面对苏家人返还骗取苏享茂财物的要求只字不提,竟然辩称自己才是这段婚姻中受害的一方。说苏享茂整天无所事事,说苏享茂还家暴她,对她拳打脚踢。说苏享茂和前女友纠缠,还说苏享茂患有乙肝,甚至说苏享茂全家人逼着她必须生儿子。

总之,翟欣欣把所有的罪责都推得一干二净。然而,情况果真如此吗?

在她和苏享茂的聊天记录了,经常能听到她对苏享茂破口大骂,这哪里是一个长期遭受家暴女人的做派。

被翟欣欣经常拿出来抬高身价,威胁苏享茂的“舅舅”刘克俭,事后站出来发表声明,说:“翟欣欣确系本人外甥女,但少有来往。本人从未见过苏享茂,也从未以任何形式介入翟欣欣与苏享茂的任何纠纷。本人是公安院校一名科研技术人员,不承担公安执法工作,并非报道的所谓公安机关高官”。

如今已经三四年时间过去了,舆论也不再关注这件事情。翟欣欣也已经销声匿迹。只有苏家人还在坚持为苏享茂讨回公道。最初他们想通过敲诈勒索罪对翟欣欣提出诉讼,但最终都被法院以“不予立案”驳回。

最后,苏家人又决定进行民事诉讼,无论如何,也要翟欣欣把丛苏享茂这里骗取的钱财全部拿回来,以告慰亲人在天之灵。

2020年12月21日,这起案件的民事诉讼在北京朝阳法院一审开庭,随着最终审判日期的到来,相信法律会给死去的苏享茂一个公正的交代。

说实话,在现实生活中,像翟欣欣这种通过婚姻关系来改善或者提升生活条件的人不少,不管男人女人都有。但像翟欣欣这样机关算尽、丧尽天良的女人还真的不多。

俗话说,人在做天在看,这个天实际上就是自己的良心,如果坏事做尽,报应也就离你不远了。

好啦,那么今天就聊到这里,喜欢的朋友恳请您点赞并关注,也欢迎大家在评论区留言讨论,我们下期见,祝福大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