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对于敏感孩子永远不要“静待花开”:我这样引导儿子处理人际关系

subtitle
《外滩教育》 2021-10-10 08:29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看点当孩子受到“欺负”寻求帮助时,家长是让孩子学会“反击”,还是“忍耐”呢?面对这样的“灵魂拷问”,本文作者用长达八个月的生活记录,交上了一份“静待花开”的答卷。那么他是真的什么也没做吗?孩子在受到挫折后,又能获得怎样的生活体验呢?本文用诙谐幽默的语言,讲述了“等待”背后的教育哲理,真正做到用聪明和智慧,让孩子自信成长。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趣活家 (ID: quhuojia)

文丨源哥 编丨Lulu

“静待花开”这个词,如果由自己大声说出来的时候,觉得自己头上隐隐有个发光的圈圈。不过如果是由别人告诉我的时候,最想说的就是,“哪凉快哪呆着去”。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这就是我说的,自从做了父母之后,白发蹭蹭的变多。

其实远在上次的"雨伞”事件之前,我就下定决心,要对孩子们大明和小明“静待花开”了。

不过,我就觉得,哥哥大明这花怎么老也不开啊,啥时候开啊,再不开, 我等到自个都谢了。

大明小时候不爱上幼儿园,他觉得那是一个让他充满压力的地方。以至于我们决定让他重读了一年学前班,因为公立小学的压力对他就更大了。

虽然学前班的第二年他终于表现出了一点点自信(因为东西都学过一遍,终于比其他新同学更有经验了)。

但是有一件事情,让我们全家抓狂,有一阵子,他说幼儿园有个小朋友掐他,他说再也不要去幼儿园了。但是根据多方了解,人家就是很正常的小朋友,可能喜欢肢体接触,然后偶尔逗大明玩一下,然后大明就觉得特别受不了。

我也不知道那一阵子是我们怎么熬过去的,反正有时候大明说太不想去了,我们实在没办法安抚他的情绪,那就不让他去了(包括小学头一年)。

转眼大明小学四年级了,这样的噩梦又重演了。

被欺负,该怎么办?

大明他们学校采用了先进的分组学习制,改变了以往的横行竖排的传统坐法,改成四人小组岛式坐法。很不幸的是,大明小组有一位男生小奇(化名)也喜欢招他。

于是,大明抱怨小奇成为了那一阵子每天回家的连续剧。

一会儿是小奇掐了他一下,一会儿是小奇抢了他文具,一会儿是小奇抄他作业,一会儿是小奇弄脏了他的书,一会儿是小奇课间玩抓人游戏把他打疼了...

我们不得不严肃考虑,这是不是属于“校园凌霸”啊,这正是我们最担心出现在大明身上的,因为他的性格这么敏感。

我们问大明,你觉得小奇是欺负你吗?大明一开始不确定。后来有一天,大明回家说,他问了一下小奇为什么这样对他,小奇说,因为他好欺负。

我去,五雷轰顶啊。这么直白?

家里的气氛也变得很诡异,包括姥姥姥爷,大家在两种意见中间摇摆,一种是反击,绝对不能容忍“校园凌霸”,一种是边观察边帮大明处理。

我记得我有一个中学同学在同学聚会上恨不得敲着桌子说,我跟我儿子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绝对不能让他吃亏。

不过我和娃妈觉得,别瞎教孩子,何况以大明的速度和爆发力,估计打不过别人,大明脑袋瓜好使,还是智斗吧。

另外,对于这个是否属于“校园凌霸”,我们不想随便下结论。有些迹象表明,小奇有点像大明幼儿园那个同学,就是喜欢逗大明这样的人。因为大明越不想理他,他越想逗大明玩。

本着尊重孩子的宗旨,为了避开家里其他成员的七嘴八舌,我有时候不得不在和大明独处的时候跟他聊。

为了表示绝对的无条件的支持大明,我们建议,跟老师沟通一下,大明犹豫的说,“不好吧,我们班主任说,你们太粘人了,没事别老找我”。

我说,你平时上课都不敢举手,你也算粘人的?

大明不语,我又建议,要不你跟老师申请换组吧?

大明满脸担心,“那可不行”。

“啊?”我们都惊呆了,这也不行?

大明说,我们班要是谁从组里独立出来,就单个坐一边,我不要。

我说,你宁可继续被欺负,也不要换组?

大明不语

最后,我说,你跆拳道都学三年了,你就不会还手吗?

大明不语

我心疼花在跆拳道课的银子。

在经历了三次大明不语之后,我竟然稳住了阵脚没生气,我知道我快成仙了。

后来,大明再说小奇怎么怎么他了,我们就开始头晕耳鸣。这简直就是扶不起的阿斗啊。不过不能发作,继续听他说,我和娃妈说,总比让他憋心里强。

“静待花开”?行不行啊? 逗人玩的吧?

改变,得从自己开始

作为最后没有招的招,我们采取了三手一起抓的手段。

首先,在征求大明同意后,娃妈跟老师在微信和当妈都做了沟通,希望老师关注一下。

老师说,她说孩子们粘人的时候,那是逗他们玩的,因为有点同学一下课就缠着老师不放手,但是大明太低调,一般不爱来找老师,老师说自己要看这么多孩子,没注意到下面的小动作是很正常的,如果大明再有这样的遭遇,老师鼓励他举手。

第二,在征求大明同意后,娃妈跟小奇妈妈加了微信。

跟对方说了这个情况,果然,对方表示,小奇在家很听话,没有暴力倾向。但是他们愿意提醒小奇。

有老师和小奇妈妈这些话,有底气了,我们找来大明重新启发。

当然,还是要温柔的push,我把老师的态度告诉了大明,我说,你每天都投诉小奇,爸妈能做的全都做了,剩下的就看你了。

要不,你就在小奇欺负你的时候喊老师

大明说,我举手有时候老师看不见。我头上流下三根粗粗的黑线

要不,你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大明说,什么意思?额....

要不,你就私下和小奇摊牌,让他悬崖勒马。

大明说,我跟他说了

哦,我眼睛一亮,你真的敢和小奇摊牌?大明说,我跟他说过好几次了。

嗯,看起来,大明不是什么都不敢做。

我抓住机会,赶紧鼓励他。我说,你要不然就每天回来抱怨一下,我们也可以听着,就当你疏解情绪。要不然,你希望改变,就得从自己开始,因为爸妈已经做了我们能做的了,我们提的建议你也都否定了,你看看今天能接受哪个?

大明想了想,选了上课跟老师说。

为了巩固战果,我们专门演习了一下。

剩下的,真的就只能“静待花开”了。

等待,花真的开了

花真开了。

有一天,大明拿回来几块软糖,说是小奇从泰国旅游回来送给他的。

我们很吃惊,小奇不是喜欢欺负你吗,干嘛给你糖?

又一天,大明拿回来两个纸叠的坦克,说是小奇叠了送他的,全班只有小奇会叠这么复杂的折纸。

我们继续吃惊。

好了没两天,有一天,大明的校服黑乎乎的就回来了,大明说,小奇上书法课玩墨水,弄到他身上了。但是,他告诉老师,老师批评小奇了。

又一天,大明跟妈妈说,你跟小奇妈妈说,让他上学别带圆规了,太危险了。

这.....

最后,有一天,大明回家说,今天学校有好事。我们赶紧问是什么,他说,我们班重新分组了,我不用再跟小奇一组了,他喜欢新的小组的组员。

这时候,已经和大明说小奇欺负他过去8个月了。

我斗胆问了大明一个高级的问题,我说,这件事情困扰了你这么久,你现在怎么想?

大明也给了我一个很高级的答案,他说,我现在觉得,小奇其实挺有意思的,他很聪明,跑步也快,而且知识特广泛。

我心里说,这你怎么以前没说?

大明接着说,我现在觉得,我和跟我不像的人相处,没有那么紧张了。我以前只能跟和我相似的人相处,跟小奇这样的人相处就会紧张。但是我现在觉得不同的人挺有意思的。

我问大明,那之前我们说你为什么不反击,你的跆拳道都学了这么久,你是怎么想的?大明慢慢的想了一会儿,说,我不想伤害别人。

今天练习中的大明

后记

之所以后来我变得这么“佛性”,其中一部分是来自于教练式父母的学习,不再期待孩子一定要按自己希望的方式解决问题,但是会轻推和借势鼓励

还有一部分是来自对儿童情商的学习,给他自由的表达负面情绪的空间,而不是着急忙慌的要他去改掉什么。

另外,跆拳道的练习和好的跆拳道教练,对于大明的勇气,自信的确是有很大的帮助。

今天的跆拳道课上,我听到他的老师说,如果看到自己的缺点,可以欣然的接受自己的缺点,只是想一想下次怎样做的更好。

感谢大明的班主任和小奇的父母,在这件事情上都给予了充分的支持。

最后,娃妈对大明的尊重,以及后续的处理,让大明完全感觉到了家庭的关怀与信任。

关注外滩教育

发现优质教育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