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为什么《红楼梦》里贾元春在皇宫过得不快乐?明清宫女谁更惨?

subtitle
杨培川 2021-10-08 17:28

为什么《红楼梦》里贾元春在皇宫过得不快乐?

可以用明清时期的后宫制度、真实的宫女嫔妃生活情况来类比对照一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红楼梦》有很重的明清两代痕迹,如贾母房间挂的仇十洲的图,仇十洲即是明朝仇英,贾雨村和冷子兴交谈时,还提到“近日之倪云林、唐伯虎、祝枝山”,前一人为元朝四大家之一,唐、祝则为明朝文化名人,且这些人对于红楼世界的朝代而言是“近日”,所以用明朝后宫制度对比,没有问题。

加之作者曹雪芹生在雍正、乾隆两朝,如书中箭袖常为满清服饰标志,林黛玉进贾府,开饭时李纨在旁伺候,此“重小姑”习俗亦是在清朝常见的,故用清朝类比,也同样没问题。

按原著,贾元春第三回“因贤孝才德,选入宫作女史去了”,第四回写到薛宝钗,也说到部分宫廷或者后宫、女官制度:

“凡仕宦名家之女,皆亲名达部,以备选为公主郡主入学陪侍,充为才人赞善之职。”

要知道贾元春为什么不快乐,就得明白她当时的处境,首先,她一开始进宫当的“女史”是做什么的?

先按明朝女官来看,明朝女官制度基本上是沿袭唐代的,设六局,分别是,其一,尚宫局,负责六局文书、加印、请旨。

其二,尚仪局,掌礼仪起居事。

其三,尚服局,掌服用采章之数。

其四,尚食局,不仅仅是掌管饮食,而且进入后宫的饮食,尚食局必须要先尝,看看有没有毒,就像实验小白鼠一样。

其五,尚寝局,掌天子晏寝。

其六,尚宫局,古代的功,即所谓女红、纺织、针线刺绣之类。

明朝、唐朝女官都有这六局,唐朝又是继承隋朝的,隋炀帝时,六尚局每局下设四司,共二十四司,隋朝时各司事务繁简,加设女史,没有固定人数。

知道了女史的渊源,那女史又是何品职?有何地位与权力呢?

很遗憾,女史是没有什么地位的,隋朝六尚局二十四司,只有掌司的女官是六品,女史属于杂职,不入流,明朝六尚局与宫正司都是正五品,受敕封。

唐朝尚宫局尚宫是正五品,而女史只是因为人手不够来帮忙的,可能各司的事都要做,也可能管一点点事。

但不可能管大事,因为女史的品职就摆在那里。

这就有点类似于把搅得周天寒彻的齐天大圣孙悟空,拿去做弼马温了,贾元春是很有才的,原著第十八回明确提到:

“那宝玉未入学堂之先,三四岁时,已得贾妃手引口传,教授了几本书、数千字在腹内了。”

“大观园”的名字也是贾元春的一首七言绝句题的,如此怀才不遇,贾元春在这个杂职里面待了多久呢?

按红学考证派泰斗周汝昌代表作《红楼梦新证》的《红楼纪历》一章,第十六回贾元春加封凤藻宫尚书、贤德妃的时候,以贾宝玉出生为元年,是红楼第11年,贾雨村和冷子兴提到贾元春做女史是红楼第7年,但元春进宫肯定在此之前,确切时间应是第十八回提到的贾宝玉三四岁时。

因为这时候贾元春进宫了,也就不能再教亲弟弟贾宝玉了,以此估计,贾元春从一个女史杂职熬到贤德妃的位置,大概用了6、7年左右的时间,这是一个女人最宝贵的年华,但这么长的时间里,她不是基本上、而是完全见不到亲人,只有封妃后,才有固定次数的省亲、亲人入宫相见的权利。

那时她不过是一个女孩罢了,且是荣国公之后、名门千金、大家闺秀,但慑于天威,只好从一个小小的女官做起,循规蹈矩。

按隋唐、明清后宫制度,这里面的“循规蹈矩”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红楼梦》虽是架空历史,但是也杂糅了唐朝,如王子腾的官名“京营节度使”、薛家祖上“紫薇舍人”等,皆是唐朝专用职官名称,紫薇舍人即中书舍人。

关于选才女的制度,按董恂《宫闱联名谱》,洪武二十六年,举女秀才,入尚宫局,未婚者入宫服役五六年才可以回家,由父母主持婚嫁。

那时候十几岁就结婚的年龄,出宫后,已经是“大龄剩女”了。

这里可以很好地解释和理解,薛宝钗的参选“才人赞善”,才人为女官名,武则天就做过才人,如果宝钗选中,差不多也就是这样从小女官做起,不过宝钗没有被选中,具体原因这里不说了。

清朝的选秀就更为繁琐复杂一些,吴振棫《养吉斋从录》详细记载了清朝选秀女的全过程,且是八旗秀女,红楼贾府为勋贵之后,或可参照。

值得注意的是,不论明朝还是清朝,前期都很注重与公候、大将儿女联姻,以洪武为例,太子朱标妃子是开平王常遇春之女,魏国公徐达有3个女儿嫁给了朱家燕王、代王、安王,朱家临安公主嫁给了韩国公李善长之子,晋王妃是太原指挥使谢成的女儿。

这是洪武要把有功有兵者,绑在一条船上。

但永乐之后,此现象不复存在,因为国戚徐寿增等曾经帮朱棣夺得皇位,朱棣就对皇亲国戚严加限制,本家王爷、公主的对象,之后也大多是平民。

而且宗室亲属不能做京官,杜绝权柄旁落和里外勾结。

清朝的情况还可看徐珂《清稗类钞》的《宫女日课》,选取范围在内务府上三旗包衣佐领,红楼贾家祖上是开国功臣,在清朝就是类似包衣,应该没问题,如曹家之于清朝。

选取年龄13岁以上,《宫女日课》:

“试以锦绣、扫帚一切技艺,并观其仪行当否。”

另可看《大清会典事例》的八旗都统、户口、选阅秀女等篇。

可见一般女官、女史,就是用来打杂的,也有可能涉及文书,但地位权力一点不高,这么说应该没问题,所要面对的勾心斗角也应该不用细述了。

回到“循规蹈矩”的问题,明朝从后妃到、嫔、女史,所有衣食、用具、金钱,都要经过3道程序:第一道尚宫局请旨,要是你关系不好怎么办呢?很简单,就等着被使绊子,衣食上会不好过,像红楼尤二姐被骗进大观园那种。

第二道太监复奏,太监照样有二十四衙门,你也得搞好关系,才能不吃亏。

第三道前廷部臣取给。

按明朝内宫亲历者、太监刘若愚《明宫史》,如果径直到部里要,死刑。

私自传信到外面,死刑。

嫔妃以下生病,只能按症取药,不准医生入内。

没有册封又没有恩准出宫的,只能一辈子待在明朝后宫哕鸾宫、喈凤宫养老,领一份自己的赡膳银到死。

而很多时候,宫里斗争严重,你能不能领到自己的那一份银子,还是个问题。

贾元春进宫最初几年的处境,就是这样,她虽然是勋贵之后,但是,这里有一个很明显的问题,贾家东西两府,已经没有公爵了,这个爵位已经到头了。

目前袭爵的是荣国府大老爷贾赦,一等将军,宁国府嫡长子贾珍,三品威烈将军兼贾府族长,注意,这个爵位是在降的,贾政的员外郎到主事,都是恩荫的,不是他自己科举考来的,贾敬虽然中了进士,但他自己出家修道修仙,已经可有可无了。

所以,也就是说,整个贾府,已经快要到头了,因为爵位和食邑、俸禄、物品供应是绑在一起的、挂钩的,到了贾宝玉、贾兰一代,他们没有了爵位,也没有功名,皇帝如果收回他们的田庄,该怎么办?

贾元春当然不是傻子,她要是傻子,也不能从女史升到贤德妃,所以进宫的这几年,这个局势,她可能是在慢慢地明白和了解的。

当然,你可以说她亲舅舅王子腾是京营节度使,京城总司令,官大着呢,但只有一棵老的顶梁柱,没有青壮的后嗣来替代,走不了多久的,薛家已经没官了,皇商买办不能说是官,本质还是商。

上述对宫女的严令,可以很好地理解《红楼梦》第53回,黑山村庄头乌进孝在贾府祭祖前进贡时,说贵妃娘娘和万岁爷会赏赐,言下之意就是贾元春和皇帝会给他们钱,贾府不会缺钱。

这时候贾蓉就说,贵妃并不能做主,这就是事实,也是史实,她连吃穿用度都要报备3道程序,还能把皇家金库搬过来?除非她不想活了。

事实上,明清两朝对宫女嫔妃的“严令”和“视若财物”,还不止如此。

根据沈德符《万历野获编》,从女秀才做到六尚局掌印的是极少数,大多数都在经历着打骂苛责、繁重繁琐的生活。

据王世贞《西城宫词十二首》,明世宗嘉靖帝为了炼制“先天铅丹”,竟然挑选了一大批10岁左右的女孩进宫“作延年药”,暴虐不下桀纣,在嘉靖二十一年,宫女们受不了而反抗,差点把嘉靖勒死,最后那些宫女是什么结果,你们可以想象一下。

就连嘉靖的奶奶邵太后都悲痛地吐露内情:

“女子入宫,无生人乐,饮食起居,皆不得自如,如幽系然。”

“以后选女入宫,无下江南,此我留大恩于江南女子者也。”

太后尚且如此说,何况寻常宫女?何况小小女史?何况嫔妃?

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情,隆庆二年,才传出宫中要点淑女,民间马上引起轩然大波,赶紧把女儿嫁掉,此事记载在李绍文《云间杂识》中。

可见当时让自家女儿选为才人、秀才或秀女进宫,对于寻常老百姓来说,不啻于是繁重的徭役和坐牢。

宫女,就是坐牢。

说点更残酷的。

洪武年间,朱元璋为了笼络王保保,将王保保的妹子给秦王做妃子,这下子不仅让勋臣宁河王邓愈的女儿变成了次妃,而且为了讨好王保保,当两个妃子爆发矛盾,朱元璋不惜派人暗杀了邓妃。

连勋臣的女儿都是棋子,生杀予夺,这还是外姓王爷的亲女儿!贾元春不过是一个公爵的孙女罢了,能比得上邓妃?皇帝想要他死,太简单了,一念之间。

自然,贾元春的上位,和王子腾是脱离不开关系的,不然,没有靠山,那她大概率是终身女史。

上面还只是明朝的,清朝对宫女嫔妃的森严,不亚于明朝,大抵是一对兄弟,沿袭了明朝,终于压制不住的出来了一个慈禧,祸害九州。

徐珂《清稗类钞》的《选宫女》记载,清代宫女由内监管理,有背景的宫女,家人送礼物,太监要贪掉很多:

“内监权甚大,其家有馈赠,必由各门监交进,进一物,非二十金不可。”

宫女平时服役要靠针线纺织自给自足,所谓“赖女红以自成”,成品照样由内监买卖,又被盘剥了一层,“巷监亦从中渔利焉”。

再看清朝宫女居住环境:

“所居屋漏墙圮,巷十室,居十人。”

饮食:

“每餐置饭木桶,咸鹅、鸭肉一片佐之,臭腐不中食,还之,下餐复进,故宫女姿色多消减。”

这和坐牢有什么区别?

唯一的区别恐怕就是没有罪名罢了。

清代后宫分为东西六宫,共十二宫,更为压抑,除皇后妃嫔外,还有贵人、常在、答应三等,红楼中对此并没有涉及,为了不干当时时事之故,但清朝太监从中渔利,曹雪芹还是在书中大书特书。

一个是老内相戴权,“内相”即是明朝司礼监掌印的称谓,司礼监与内阁分庭抗礼,贾珍给儿子贾蓉买了一个有名无实的龙禁尉,就给了老内相戴权1500两银子。

注意,红楼的购买力看第五十六回薛宝钗的话:

“二年八百两,取租的房子也能看得了几间,薄地也可添几亩。”

就是800两银子不仅可以在京城买几间房子,还可以加上几亩地,所以,1500两不是小钱,是大钱。

之后贾琏也抱怨过这些太监胃口大,这些,也是贾元春几乎天天都要面对的。

诚然,比起万万千千的宫女,贾元春无疑是很幸运的,因为她的出身,她亲戚的权势,注定了皇帝不会随便动她,但是只要家里和亲戚一失势,她和普通宫女并没有什么区别。

就像朱元璋对待邓妃一样。

甚至在宫里面,别人害了她,都可以说她是病死的、摔死的等等,难不成你敢进宫去查吗?

综上,这就是贾元春说“皇宫终无意趣”的原因,因为她是以上情况的亲身经历者、或者旁观者。

一眼就能看到悲惨很可能来临,换你,你会高兴吗?

四方上下,全是镣铐和枷锁。

处处都是规矩和礼法,和亲人明明隔得不远,但在规矩下,却远在天边,一生能见几次?自己能做主的事情,又有多少?

这些,都是封建皇权的流弊和毒害。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