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藏身胡同五百多年的寺庙,如今可是京城“隐于市”的宝藏博物馆

subtitle
怡乐儿 2021-10-15 10:25

即使我生在北京长在北京,也仍然有太多太多地方是我未曾到过的,知道智化寺很久了,但一直没安排,直到这个十一看到公众号推送的消息,10月10日起,智化寺将迎来为期一年的闭馆修缮,择日不如撞日,麻灵儿的预约十一当天智化寺晚场门票。我觉得最棒的一件事,就是智化寺现在是一座纯粹的文博馆,没有了香火缭绕,更能静心欣赏,最关键的是不用隔着玻璃,你可以仔仔细细的欣赏每一处细节,智化寺还贴心的打上灯光,避免了因为太过昏暗而错失美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博物馆大门就是智化寺山门,外墙上刻有“敕赐智化寺”汉白玉石匾额,“敕赐”就是皇帝御赐,“智化”是建寺者希望以佛的智慧来度化众生。

白塔寺,拍摄于2021年9月

一般进入寺庙都是上台阶,而进入智化寺要下几步台阶,你知道是为什么呢?由于历年修路把路面抬高了,造成寺内地面要低于胡同路面近一米。阜成门内的白塔寺同样的路面要高出寺内地面近一米,大家下次去这两个地的时候可以注意一下。

从五号线灯市口出来,顺着干面胡同一直东行,进入禄米仓胡同,走到头,终于站在了这座隐藏在北京闹市区里的一座距今577年、未被后世翻修的原汁原味的明代木结构建筑群——智化寺的门前。

整个寺庙的建筑,没有用一颗钉子,全部都是用木头拼凑建起来的,历经500多年,依然熠熠生辉。

院内有梨树、海棠树,开花结果之时,景色宜人,正是拍照的好时节,说实话看着一树的梨,就盼着掉下来一个

当夜晚降临,古老的智化寺与现代商业建筑遥相辉映时,别有一番味道

是谁建造了智化寺

明史上说宦官专权“始于王振,卒于魏忠贤”,智化寺的建造者不是别人,这是这个王振。早年入宫因受到永乐皇帝的眷爱,王振得以读书识字,宣宗临终时命王振服侍9岁的太子朱祁镇,也就是后来的英宗皇帝。王振一跃成为十二监之首——司礼监掌印大太监,满朝皆以“翁父”呼之,就连英宗也称他为“王先生”。

敕赐智化禅寺之记碑

敕赐智化禅寺报恩之碑

敕赐智化禅寺报恩之碑

《明史》载王振在得势后“作大第皇城东,建智化寺,穷极土木”。在智化寺第一进院落智化门前有两通石碑,《敕赐智化禅寺报恩之碑》和《敕赐智化禅寺之记碑》,公元1444年3月20日,王振在顺天府大兴县黄华坊,也就是他的住宅所在地,建了一座寺庙,王振自述其建庙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报答祖先的庇护和皇帝的恩宠,并借机为国家祈福。英宗皇帝认为很有道理,希望用佛祖的智慧来教化民众,于是就敕赐了智化禅寺这个寺名。碑文还介绍说这座寺院是王振一已出资所建。

智化寺全盛时期复原图,鼎盛时期智化寺占地两万平方米,今只有中路建筑保存完整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在王振的鼓动下,英宗草率御驾亲征,50万大军在土木堡全军覆没,英宗被瓦剌俘虏,王振也死于乱军之中。

英宗的胞弟朱祁钰即位后,下令诛杀王振家属和亲信,籍没他的家产,智化寺也因此充公。

英宗谕祭王振碑

重新登上帝位的英宗,下令将王振流放在辽宁铁岭的家属全部招回京城,还用香木刻成王振形在智化寺进行招魂安葬,并在寺北面为其建立祠堂,并敕赐祠额“旌忠”。在智化门内陈列的《英宗谕祭王振碑》记载了王振受到仁宗、宣宗、英宗的重用,在土木之变中引刀自刎。字里行间透露出英宗对王振的主仆情深,于是英宗为了褒扬忠臣,特立此碑,碑文下方刻有身着蟒袍的王振画像,这也是王振唯一留世的画像。作为王振的家庙智化寺在英宗的庇护下,一直兴盛不衰直至清乾隆七年。

沈廷芳奏请仆毁王振塑像奏折

民国时期智化寺平面图

乾隆七年(1742年),山东道监察御史(相当于现在的监察部官员)沈廷芳进京述职时见到智化寺香火旺盛,对此十分气愤,认为王振专权害国,于是上奏皇帝,请求仆毁王振塑像、拉倒石碑。这一奏议获得了乾隆皇帝的批准,命当地官员把所有石碑推倒,把所有带有“王振”的字都凿掉了,自此智化寺开始走向衰落。所以如今我们看到的智化门前的两通石碑和《英宗谕祭王振碑》有部分文字被人为凿掉了。

敕赐智化禅寺之记碑

大家有没有注意到,智化寺建筑的瓦面是黑色的,而且还是琉璃的,这可不多见。黑色琉璃瓦等级仅次于黄、绿二色,都由官窑烧制,也只有官式建筑才可以采用琉璃瓦。为什么要用黑色呢?按照古人五行之说,黑色属水,水能灭火,取镇火之意。

智化寺建筑上的走兽分别是龙、凤、狮子、天马、海马。这些脊兽都含有吉祥安定、消灭灾祸之意

下面要介绍的二绝,是游览智化寺绝对不能错过的!(还有一绝写在最后)

北京仅有的明代八角形转轮藏

在智化寺第二进院内的藏殿内,保存着一具北京仅有的明代八角形转轮藏(zàng)。不仅这具转轮藏雕刻艺术精湛,其顶部坛城藻井更是精美华丽。

什么是转轮藏?

转轮藏就是能旋转的收藏佛经的橱柜。智化寺这具转轮藏自身不能转动,需要人围着转轮藏顺时针转动。

图片来源:《转轮藏实测图-明代转轮藏探析——以平武报恩寺和北京智化寺转轮藏为例》

转轮藏中部的藏经橱为金丝楠木,有八面,每面9排5列45个抽屉,在每个抽屉表面都刻有佛龛,龛内浮雕一尊释迦像。大家仔细观察抽屉的上角,会发现刻有汉字,这些汉字就是古代经书常用来排序检索所用的“千字文”。千字文是由“天地玄黄”到“焉哉乎也”一千个不重复的汉字组成的四言韵书,智化寺转轮藏从正东面右上角“天”字起,至东北面左下角“洞”字止,共639字,可存放经书639函。

转轮藏上面雕刻有一些动物的形象,这些动物组合起来,叫做六挐具。分别是顶部的大鹏金翅鸟、龙女和角柱上的鲸鱼、童男坐骑、狮王、象王,此外还增加了金刚和菩萨。

大鹏金翅鸟和龙女

金刚和童男座骑

狮王、象王

鲸鱼

菩萨

此时一定别忘了抬头,因为在它的顶部有一尊毗卢遮那佛像端坐在多重莲花宝座上,几乎隐藏在藏殿的藻井内。双手施“智拳印”,肉髻高耸,肩宽面阔,胸肌饱满,衣纹洗练流动,具有典型的明代永宣宫廷造像的特点。

特意从智化寺公众号找了全景图,让大家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转轮藏顶部的全部以及华美的藻井

除了毗卢遮那佛,你还会看到如今智化寺唯一留存的藻井。藏殿藻井,上圆下方。从下往上看,最下部是一周四块长条形斜板,斜板上绘满了佛像。东西南北四个方向每边绘制9尊,共36尊。佛像皆袒右臂,结跏趺端坐在莲花台上,头顶高肉髻并有髻珠,柳叶眉,只是手势各异。

斜板往上浮雕有卷云纹和莲瓣,在卷云纹和莲瓣的表面用青、绿、红、黄四种彩绘颜色配合金线相间排列。

图片来源:《北京智化寺汉藏佛教艺术融合的特点》

到上部时收为圆形,放置五层斗栱,顶部圆板上可以看到有一幅彩绘图案,这个图案在佛教中叫作坛城,在坛城上绘有梵字,内里卷草、莲瓣以朱、青、绿三色间杂相饰,别以金线,对比强烈。

坛城上的梵字是五方佛四佛母和四大天王的种子字,每个梵字代表的是一尊佛,中央梵字代表毗卢遮那佛,与转轮藏上方端坐的毗卢遮那佛坐像互相呼应。而凸起的顶部与凹进的藻井,伸缩相对,相得益彰。

藏殿天花彩画

仰着头找了一个最亮的

藏殿彩画共有5个梵字,中央为阿弥陀佛种子字、周边为四大天王种子字。5个种子字的下面均设有莲座,代表每尊佛像都端坐在莲座上,然后以缠枝莲花相连组合成整个图案。

如来殿有什么魅力,让人进去就不想出来

殿前的两座无字碑与明代古槐对应成伴

殿前月台中央有一座乌黑铁香炉,这座铁炉是1600年郝瞰造

口沿处铸有:“大明万历贰拾捌年孟春正月吉日造”的铭文

雄伟华丽的如来殿、万佛阁,是智化寺中轴线上最大的建筑,一底一楼,同一建筑上下异称。为什么一座建筑要有两个名字呢?从一层到二层阁楼的四面墙壁上,装有密密麻麻的佛龛,佛龛里面放置的有漆金小佛像。据统计佛龛里的小佛像和房梁上的小佛加起来有九千九百九十九尊,按照设计者想法,加上每位心中的一尊佛,就是一万尊佛,所以这里才被叫做万佛阁。

走进这座殿堂,满眼所见的陈设全部是明代风范的原状保留。殿内正中八角形须弥座上端坐着释迦牟尼佛本尊,通高4米有余,左手横放在足上,表禅定;右手轻抚右膝,五指平伸,表降魔。

接下来要介绍的,是让我注视良久不愿离去的。

通高3.5米的帝释天和大梵天分立两侧,左为大梵天,持拂尘,右为帝释天,持宝杵,身体前倾,站立于须弥座和五彩祥云台之上。它们有何特别之处能如此吸引人?答案就在衣服纹饰上。

大梵天头戴五叶冠,双耳着耳铛,发顶饰有宝珠,胸前披璎珞。披肩以青色为底,金线勾边,双肩图案为两只展翅飞舞的凤凰。

上衣以红色为底,金色松枝状底纹,胸前开光内绘制云凤纹,凤凰为整片金箔贴制而成,四周环以青色云纹。

上衣袖口为青色底色,与披肩呼应,袖口内外两侧为五组云龙纹,青色龙与红色龙相间分布,并用五彩云纹相隔。两侧衣袖从上至下为三组圆形开光图案,上部绘山石、牡丹、喜鹊,取富贵长寿之意;中部为一条青龙从海面腾跃而起,直冲云霄;下部为麒麟在地面回首望天,天上彩凤转首俯视。

此外,大梵天上衣衣纹中还遍布三十多个海棠形开光,每个开光内均绘制龙、凤、马、鹿等飞禽走兽,几乎没有重复。

腰间系红色腰带,雕刻有宝石图案。腰带下系一丝带,青色为底,用描金手法绘制出折枝花卉和云朵纹。裙前蔽膝以淡黄色为底,上侧绘缠枝莲花纹,下侧绘一夔龙游走于缠枝西番莲间,莲花与云朵青红交替。

裙子以青色为底,以拨金工艺勾勒出缠枝宝相花纹样。

帝释天头戴缠枝莲花冠,卷发,发顶有宝珠。披肩是两层底色,下为青色,上为绿色,金线勾边,双肩亦装饰凤凰图案,披肩背后为宝相花。

上衣以红色为底色,用拨金工艺勾勒出万字锦花纹,胸前绘五彩云纹,上衣袖口为三组双凤戏牡丹纹,红色牡丹与黄色牡丹交替,与彩凤形成色彩对比。

两侧衣袖从上至下一气呵成,绘制了一条升龙和一条降龙,环以云纹,与袖口的凤纹构成了龙凤呈祥。同样,帝释天的上衣也遍布海棠形开光,开光内绘制了牡丹、兰花、荷花、梅花等四季花卉。

腰带下方系丝带,用描金手法绘制几何纹和折枝花卉,裙前蔽膝以红色为底,上侧绘折枝花卉,下侧绘一夔龙游走在花卉间。

蔽膝两侧以淡黄色为底,上有海水、犀角、宝珠、棋盘、银锭等“水八宝”暗纹。

围裳底边为绶带鸟站立于山石上,环绕着桃枝,裙子以绿色为底,用拨金工艺勾勒出如意云纹。

大梵天和帝释天的衣纹中,袖口的牡丹纹、大梵天衣袖上圆形开光内图案使用了沥粉贴金手法,这种处理使得花纹凸起于衣纹表面,增强了立体感。

着重要说的是大梵天和帝释天衣纹上大量采用的拨金工艺。

帝释天衣饰上拨金工艺的万字锦花纹

大梵天衣饰上用拨金工艺勾勒出缠枝宝相花纹样

大梵天衣饰上拨金工艺的松针状纹样

这可是一种难度极高的彩画工艺,如今已极为罕见了。现在特定的彩画部位贴金箔,干透后罩上彩画颜料,当颜色似干未干之时,用细竹针划去颜料,使露出的金箔成为图案,所蒙刷的颜色反而成了底色的视觉效果。这个手法需要精准地拿捏轻重,轻则不露金,重则剔掉金。

在如来殿内两侧,是精美的曲尺形藏经橱和藏经碑。

明英宗天顺六年(1462年)英宗赐给智化寺一部大藏经就曾安放在本殿两侧的经橱中。经橱共有660个抽屉,抽屉同藏殿转轮藏一样刻有千字文,以便检索。经橱上下的雕刻精细繁缛,上檐有梵文真言和八宝纹,须弥座刻有如意云纹、卷草纹、莲瓣纹、宝相花纹等。

东侧经橱前矗立的石碑正是立于天顺六年的《英宗颁赐藏经碑》。赐经之举可见英宗皇帝复辟后对王振的怀念之情。

英宗颁赐藏经碑

如来殿方形天花彩画:梵字中央为毗卢遮那佛咒牌,环以观世音菩萨六字真言,四角为四大天王种子字

如来殿长方形天花彩画:位于如来殿内檐南侧的斜板部位,红绿二色着底色

其上绘缠枝莲花及梵字,每个梵字都托于仰俯莲座上,内容和排列顺序和如来殿方形天花一样

过于昏暗拍的实在不清楚,可以看下图

如来殿三角形天花彩画:位于如来殿内檐四个角科部位,天花梵字为四大天王种子字

二层万佛阁是不对观众开放的。不过在一层的西侧过道,有二楼巡游影片滚动播放。

在万佛阁供奉的是三身佛,中间的是毗卢遮那佛,也称法身佛,与藏殿转轮藏顶部的毗卢遮那佛一致;左边的是卢舍那佛,也称报身佛;右边的则是释迦牟尼佛,也称应身佛。

智化殿后身别有洞天,明代壁画颇有小法海寺的味道

智化殿内目前陈列的三世佛原存放在第四进院内大悲堂,体量较小,中间为现世释迦牟尼佛,左边为前世燃灯佛,右边为来世弥勒佛。

原智化殿三世佛

你以为智化殿就这样了吗?那你可就错了,因为在智化殿后的抱厦内,保存有一幅从崇文门外卧佛寺移来的明代“地藏菩萨与十府冥王”木板壁画,千万别因为漆黑一片就不多走一步了。

壁画宽4.7米,高3.14米,采用对称式构图,画面有13个人物。正中央是地藏菩萨,左右是闵长者、道明和尚和辅助地藏菩萨救度众生的冥府十王。

地藏菩萨,头戴花冠,身穿袈裟,全身璎珞珠宝装饰。右手持锡杖,表示戒行精严,爱护众生;左手持摩尼宝珠,表示满众生愿望。

菩萨两侧各有六人,其中左侧身穿袈裟的比丘是道明和尚,右侧与道明和尚对应的是闵长者,左右侧其余十人为冥府十王。画中十王双手持笏,面向菩萨拱手而立,身着同样形式的衣冠,只是颜色有别。画的上端空余处有云纹图案。整幅壁画构图严谨、笔法细腻、技巧纯熟、用色考究。尤其是地藏菩萨,服装飘逸,肌肤柔美,神情端庄秀丽,给人以出世超凡、和蔼可亲、清新明净的艺术魅力,可谓是明代壁画的精品。

那些消失了的智化寺,最大的遗憾是流落美国的藻井

我国已故古建专家刘敦桢先生曾讲道:“万佛阁之藻井,金龙盘绕,结构恢奇,颇类大内规制,非梵刹所应有。”

所以说起智化寺的遗憾,就不得不提流落到美国的智化寺藻井。

智化寺原来有三具藻井,除了藏殿藻井外,在智化殿和万佛阁殿内都装饰有精美的贴金蟠龙藻井,相比较藏殿的藻井,这两具藻井体量更大,雕刻更为精湛,等级也更为高级。只可惜,20世纪30年代,这两具精美藻井流失海外,智化殿藻井及天花现保存在美国费城艺术博物馆,而万佛阁藻井及天花则保存在美国纳尔逊-阿特金斯博物馆。

如今的智化殿藻井空空如也

智化殿和万佛阁殿内的蟠龙藻井均系斗八式,4米见方。制作工艺精巧,结构复杂,是明代建筑木雕的极品。

藻井分三层,下层方井,中层为八角井,上层为圆井,中央圆心一条矫健粗壮的团龙,盘绕垂首,俯视向下。整个结构,比故宫南熏殿的藻井还要大、还要美。八角井环雕八条腾云驾雾的游龙,簇拥着中间巨大的团龙,呈九龙雄姿。各斗之间刻有八珍宝和八个体态丰腴、姿态优美、手托宝物的飞天。

三十年代智化寺藻井被拆下组装待运,图片来源《流落到美国的智化寺藻井》

万佛阁藻井是如何被盗的呢?三十年代时寺内和尚大量盗卖文物,就连寺中的许多古松柏都卖给杠房做了棺材。1930年夏秋之季,旧北京的一个古玩商纪三爷以做棺木为名买下了万佛阁和智化殿里的两个藻井,而且只用了不到一千银洋。拆藻井时,天下着雨,为避人耳目,是晚上雇佣杠夫抬到纪家,然后又出手的。后转卖给了受雇于纳尔逊艺术馆的劳伦斯·西克曼与费城艺术博物馆霍雷斯·杰恩(Horace Jayne)。

劳伦斯·西克曼当时以哈佛与燕京大学交换学者的身份来到中国,而他此行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为纳尔逊艺术馆搜集中国历代文物和艺术品。他一到智化寺就被楠木贴金藻井所倾倒,几经周折终于从古玩商手中买走藻井运往美国。

智化殿藻井复原图,拍摄于智化寺内展览

智化殿内的天花彩画也随同藻井一同流落美国,所以如今抬头看智化殿内天花,空空如也。

智化殿彩画梵字为五方佛四佛母及四大天王种子字,中央为毗卢遮那佛种子字,与藏殿藻井顶部的坛城内容一样

智化殿内正中和两侧原有石质须弥座,供木质漆金三世佛,中间释加牟尼像,西方阿弥陀佛、东方药师佛和十八罗汉,1972年移往大觉寺。

原智化殿三世佛现如今在大觉寺

智化门并不是门,相当于其它寺院的天王殿,原供奉的有哼哈二将、四大天王、弥勒佛和韦陀,这些造像由于历史原因不知去向。

还有大智殿原供有观音、文殊、普贤三大士。观音骑犼,文殊骑狮,普贤骑六牙白象,由于历史原因,不知去向,现作为博物馆的临时展厅。

写在最后

整个十一假期北京都是阴雨霏霏,就十一当天是个晴天,着实运气好。傍晚时分,坐在院子里的长椅上,丝丝入耳的是有着五百多年历史的“中国古代音乐的活化石”、已被列为我国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的京音乐,在这个秋天偶遇智化寺,一切都是刚刚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