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案情回顾:宁安女子7年连杀4人,曾被2名死者侵犯

subtitle
社会侃事 2021-10-08 08:05

2010年5月,黑龙江省宁安市的几位民警来到东京城镇杏山村村民苏红家里,对近期村子里发生的刘家两兄弟刘秀运与刘秀斌失踪案进行一些简单的询问。面对民警的询问,苏红表现得非常不自然,无论民警怎么问,她都只说最近没见过,且听村民们说是出去打工了,再具体的也不知道。

然而民警从多位村民口中了解到,苏红在近期分别与刘家两兄弟有过接触,并不像她说的那样“最近没见过”。意识到有问题,第2天民警又来了,这一次想问苏红更多的问题,但苏红依然坚称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也很久没见过刘家两兄弟了。这反常的举动让民警敏锐地察觉到,这个苏红知道更多的事情,但因为一些原因她不愿意透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受伤女子

就在民警结束了一天的调查走访,准备收队的时候,刘秀斌的姐姐收到一条短信,正是失踪的刘秀斌发来的,内容为:三姐,我犯了个大错,前两天找大哥一起去山东做生意,大哥死活不去,我俩吵了一架,还动了手,我失手把大哥推门上撞死了,我没脸见你们。我已经把大哥的尸体处理了,现在在外地打工,你们不用找我。

民警看着刘秀斌发来的短信,经过仔细分析后认定,这绝不是刘秀斌自己发的。首先,刘秀斌小学都没毕业,认识的字不多,很少发短信,且发短信的内容都很少。其次,刘秀斌发的短信,一般都是用顿号断句,其他的标点符号也不会用,更不用说打出这么一大段逻辑严密的话。

根据这两个反常,警方有足够的理由怀疑,刘秀斌很可能已经遇害,这是凶手用他的手机发出来的。联想到侦查员这两天在调查中重点关注了苏红,再加上苏红面对民警询问时的一系列反常表现,警方决定再去苏红家里一次。

5月中旬,警方再次来到苏红家里,依旧进行了一些简单的询问后便很快离开,警方走后,苏红一个人跑到院子里,站在地窖口迟疑了很久才回到屋子,这一切都被藏在暗处的侦查员发现,苏红家里的地窖成了民警破案的关键。

地窖

2010年5月19日,警方带着搜查令来到苏红家里,依法对苏红的屋子展开搜查,当民警要求苏红打开地窖时,苏红明明站在地窖口,却坚称自己家里没有地窖。等到民警们来到地窖口准备打开地窖时,苏红仿佛发了疯一样大吵大闹,还抱着民警的腿,阻止民警接近地窖,后被民警强行拉开。

当民警们打开地窖口时,一股让人难以忍受的臭味瞬间充满了整个院子,地窖里满是垃圾个粪便,几乎快要将地窖填满。就在民警们清理地窖里的垃圾时,苏红坐在屋子里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布满泪水的双眼一直紧盯着民警们清理垃圾,直到看见民警清理完垃圾,在地窖的最下面发现两具尸体,苏红的表情仿佛松了一口气。

经现场辨认,这两具尸体正是失踪的刘家两兄弟刘秀云与刘秀斌的尸体,刘家兄弟失踪案告破,有重大作案嫌疑的苏红坐在地窖口嚎啕大哭,似乎有着说不出的委屈。苏红被带到警局后,面对民警的审问,情绪逐渐稳定的苏红竹筒倒豆般地说出了自己的作案过程……

1994年,24岁的苏红与自己的丈夫结婚,在此之前,苏红一直有一个当护士的梦想,她要走出这个山村,看一看外面更大的世界。然而丈夫的出现,让苏红把自己的一切雄心壮志都抛在脑后,她太爱丈夫了,甘愿放弃一切与丈夫在一起。

苏红结婚照

然而苏红的丈夫并不是一个值得托付的人,早在他跟苏红结婚之前,他就有别的人,苏红知道,但她不在意,她相信可以用自己的真爱感动丈夫。可惜的是,苏红失败了,结婚不久后,丈夫就又与别的女人厮混在一起。苏红曾试图抗争,然而反抗换来的却是丈夫的厌恶,没过多久,苏红的丈夫就离开她去了浙江。

又过了几年,听一位在浙江打工的村民讲,苏红的丈夫在外面与他相好地有了一个小孩,听到这个消息,苏红的心彻底凉了,再也不盼着丈夫回来,一个人辛苦的带着他们的孩子,盼望孩子早点长大成人。

可家里没有男人,孤儿寡母的生活谈何容易?苏红虽然懂点医术,能够给人打针开药,但由于没有正规手续,小诊所的生意非常不好,时常需要举债度日。2009年底,眼看着就要过年了,苏红的手里却一点钱都没有,无奈之下,只能再次借钱,这一次,她找到了同村65岁,在工地做饭刘秀运,在他的手里借了1万块钱才勉强过了这个年。

刘秀运

转眼到了4月底,已经超过了还款日快半个月了,刘秀运来到苏红家里敲门。苏红一听是刘秀运,就知道是什么事,但依然故作不知地问道:刘叔,这么晚了,你咋来了?

刘秀运心里盘算着其他事情,没有直接回答,只说了一句:有点事要说。

苏红也不愿在外面跟刘秀运说还钱的事,就把刘秀运请到家里。进屋后,刘秀运这才开口道:娟儿啊,年前你不是从我这儿拿了1万块钱吗,说是年过了最多4月初给我,现在都4月底了,叔手里也紧张,你看你是不是该还钱了?

苏红赶紧道歉,表示希望刘秀运能宽限宽限,她最近每天都拼了命的到处跑着给人打针看病,过段时间就能给一部分。实际上,苏红的情况刘秀运是知道的,她就是再努力,挣的钱也刚好够孤儿寡母生活,根本留不下钱,更别说攒1万块钱还债了。既然明知要不下,刘秀运为什么还要来呢?这就是他刚才的盘算。

看话说得差不多了,刘秀运眯着眼睛紧盯着苏红,喘着粗气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娟儿,叔一直都可喜欢你了,你陪陪叔吧。说罢,刘秀运一伸手就搂住了苏红的腰,苏红刚准备反抗,刘秀运又道:你要是陪陪叔,那钱叔就不要了。

留守少妇

听到这句,苏红挣扎的双手放下了,见她如此反应,刘秀运的心里稳了,直接将苏红抱到炕上上下其手,没过一会儿二人的衣服就脱了差不多了……两三分钟后,刘秀运趴在苏红身上喘着粗气一动不动,苏红则眼里含着泪,任由刘秀运在自己身上乱摸。

第二天,刘秀运想起自己的1万块钱,心里还是有些心疼,不过又想到昨晚与苏红在一起的短暂美好,他忍不住嘿嘿地笑出了声。当晚,刘秀运又来到苏红家里,二话不说就要抱着苏红上炕,苏红拼命反抗,刘秀运有些摸不着头脑,问道:娟儿,咋了?昨晚不好好的吗,今天怎么就不愿意了?

苏红低着头没有说话,她担心这事儿被丈夫知道了会不要她,刘秀运仿佛看出了苏红的担忧,安慰道:你那负心的丈夫在外面早就有人了,要是还要你,为啥不回来?你守着还有什么意思?听叔的话,咱们该干嘛干嘛,你一个人也不容易……

听到这些,苏红的心先是软了一下,随后又变成了愤恨:她恨那个负心的丈夫,也恨眼前这个65岁的刘秀运,明明身体已经不行了,根本使不上劲,还老想欺负自己,昨晚她刚开始还有些期待,没想到刘秀运这么没用,2分钟就完事了,那双粗糙的双手还把自己的腿都抓伤了,想到这里,苏红脑中出现一个邪恶的念头。

刘秀斌

“叔,你昨天不太行啊,我屋里还有点药,吃了对身体好,我去给你拿,让你好好快活快活”苏红说这话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杀机,不过满心期待的刘秀运并没有注意到。当晚,刘秀运吞下了苏红给他的两粒安眠药沉沉睡去,在梦中幻想着与苏红翻云覆雨,而现实里,苏红用一根绳子将熟睡的刘秀运活活勒死。

几天后,刘秀运的弟弟刘秀斌来找苏红,不过并不是为了寻找自己的哥哥,而是做着与哥哥刘秀运同样的事情。自从离婚后,他就对苏红抱有邪恶的想法,半年前还主动借给苏红7千块钱,还用与哥哥同样的办法,胁迫苏红与他发生关系,更过分的是,刘秀斌还让苏红怀上了自己的孩子,后来又打掉了。

那几天里,苏红与刘秀斌在一起时,总担心被刘秀斌发现自己杀了他的哥哥,在这种重压之下,苏红最终做出决定,用同样的方法杀死刘秀斌。4月29日,苏红作案后,将刘秀斌的尸体与刘秀运一样藏在院子里的地窖中。

刘秀斌失踪后,刘家的人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便报了案,这才有了文章开头,警方在苏红家的地窖里发现了刘家两兄弟的尸体。不过让警方意外的是,当警方清理完地窖里的垃圾后,竟然又发现了一具白骨,难道苏红身上还有命案?

白骨

看到这具白骨,苏红崩溃大哭,这是她的弟媳李学英的尸体。2005年11月,李学英从外地打工回来,找苏红要之前借给她的14000块钱。但苏红知道,李学英根本不是在外面打工,而是与其他男人厮混,因为此时,苏红的弟弟正在与其闹离婚。

李学英没要到钱,就在苏红的家里大吵大闹,看着在院子里大声叫骂的李学英,苏红没有说话,心却在滴血,这个女人跟自己的丈夫一样,对婚姻和家庭不忠,不配活在世界上。李学英闹累了,就躺在苏红家的炕上睡了,苏红用同样的方式勒死了李学英,把尸体扔进地窖里,并把垃圾和粪便也倒进去做掩盖。

看着一脸震惊的民警,苏红又说出一件事:妹夫颜炳涛也是我杀的,他欺负我妹妹,在外面胡搞,我妹妹要与他离婚,他就来家里闹,还要打我妹,我拿起酒瓶子砸他,一不小心砸中太阳穴,他死了,死有余辜。尸体被我爹烧了,我爹08年就死了,现在没人知道颜炳涛的尸体在哪里。

说这话的时候,苏红一脸冷漠,像是在讲别人的故事。在此之前,苏红一直是村民眼中平易近人,对孩子好,性格脾气都很温和的好媳妇,是他的丈夫享不了福自己跑了,谁能相信这个女人竟然背负着3条人命。2012年2月10日上午,苏红在宁安市被依法执行死刑,这个可恨又可悲的连环杀人犯结束了自己罪恶的一生。

苏红

作为旁观者,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苏红对于弟媳与妹夫的态度,在很大程度上与丈夫的不忠有关,因为丈夫不忠,苏红也就更加无法忍受弟媳与妹夫的不忠,可以说她是将对丈夫的恨意转嫁到弟媳与妹夫身上。

背负着仇恨的人注定不能好好生活,在此也提醒大家,遇到不公一定要寻求法律的帮助,切不可被仇恨冲昏头脑,仇恨别人其实就是在用别人的过错惩罚自己,每个人都有权利也有义务让自己与家人过上幸福的生活,而不是活在对过往的怨恨中。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3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