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华人老移民在加拿大生活7年最大的感受:出生在这里的人很幸运

subtitle
孔雀南飞

2021-10-07 08:56

关注

本文作者是一文移民加拿大超过7年的老移民,他眼中真正的加拿大与我们国内人在网上看到的,刚登陆加拿大体验到的都不一样。他认为,这里山好水好人也好。这里就是他梦想的地方。我有一个梦想,就是有一天能来到加拿大,这个梦想后来成了现实。我的家里很穷,父母没有足够的钱给我们买吃的。他们尽他们所能送我去读书,那是唯一能摆脱贫穷的方法。我受过很好的教育。为了下一代,我没有找同村的姑娘结婚,我老婆的家和我相隔2000公里。在加拿大生活了7年,才忽然发现我对自己的身份有点说不清了。我不可能是真正的加拿大人,网上的中国朋友都这么说。我一定还是中国人了,可我的中国国籍已经没有了。大使馆的官员们把我当作真正的外国人。常常碰上一些不知情的老外问我,“你是韩国人吗?”他们真的不知道中国人和韩国人的区别吗?我可是从来不会把他们搞混的。不过我现在算是有资格讲一讲什么是真正的加拿大了。加拿大是一个伟大的国家。面积很大。可以说是巨大。人口就不见得了。住在西部,你可以常常开两个小时的车见不到一个人。丈母娘来探亲看她女儿,马路上只看到几只鹿,很是吃惊,一个劲的问,“羊怎么会在马路上,人都跑哪儿去了?”我说,人都住在树丛里,鹿啊,熊啊的只能在高速上跑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加拿大真的是FREE COUNTRY(自由国家)吗?不见得。起码南边的邻居就不这样认为。加拿大有很多规矩,而且是大家都得遵守的规矩,不管你是谁。我几个月前去了一趟美国,发现那里的人们可以在超市里买到香烟,价钱也便宜。跟那里上班的伙计说,“加拿大人只在加油站才能买到香烟,香烟必须盖起来放在柜子里,顾客是不能看到的。香烟的包装也很吓人。”他略带调侃地说,“是吗,我还以为加拿大是很FREE(自由)的。”加拿大的确很多东西是免费的,看医生不花钱,住院不花钱,孩子上学不花钱(他们好像也不学习),给别人打工,老板不花钱。这里的义工多了去了。刚来时没有人愿意雇我,发了不少简历,连个面试也没有。后来听人说原因有二:受教育程度太高没人敢要,再者是没有加拿大经验。第一个简单,马上改简历,高中以后我就没再读过书。加拿大经验有点头疼,在加拿大混,难道真的得先找个本地姑娘吗?总算是有人给我面试了,一切顺利,最后老板说,“我们决定录取你,不过我们不能付你工资,但我们可以保证六个月以后给你一个很好的REFERENCE(证明人)。”我很感谢他,可是没接那个OFFER。我需要钱养家,从国内带来的钱来这里后缩到了六分之一。

加拿大人是幸运的,他们有太多的资源,当油价涨到$130一桶的时候,大家的脑子出问题了。$200一桶?肯定的。$300呢?很有可能。$400呢?好像没什么不可能吧??想加拿大经验吗?那么就来西部吧,你很快会找到工作,重要的是他们还付钱,很多钱。谁说阿尔伯特生产DIRTY OIL(污油)?对我来说,DIRTY OIL 就是GOOD LIFE(美好生活)。如果你怀疑我们的油,那你肯定是嫉妒了。如果你生活的地方有四季变化,上帝保佑,你是幸运的。加拿大共有两个季节,WINTER AND PREPARE FOR WINTER(冬天和准备冬天)。加拿大人夏天进食,啤酒、牛排、POTATO(土豆)、FRIES(薯条),他们在冬天睡觉。你要是在街上看到高大肥硕的加拿大人,你知道原因的。如果有人告诉你他从来没有把车开到DITCH(沟)里,他八成是在撒谎或者从来就没有开过车。过去6年里,我就进过四次DITCH。有自己主动进去的,也有朋友把我整进去的。加拿大人好吗?是的。中国话叫很NICE。加拿大人喜欢玩数字游戏,樱桃的价钱是2.99元一磅,而不是三块。加拿大人的数学其实是不怎么样的。他们说“ONE SECOND(1秒)”其实是10分钟,ONE MINUTE(1分钟)至少是半个小时。加拿大人工作节奏慢,所以他们能KEEP(保持)他们的资源;他们不发雷霆之怒,所以他们活的长;九十岁的人,走路都得拄拐杖,可是他们照样开车上高速。有歧视吗?我不觉的。我的邻居有个铲雪车,他冬天帮我铲雪,我请他喝啤酒,冰冻的。可是夏天我就有点难为情了,他家前面的草坪总是比我们家的绿,他家后院的花也比我们家的多。尽管我在后院种菜,可是他们不长花。真正能吃到的菜也就是韭菜,跟草长得一模一样的韭菜。我种了很多西红柿,却从来没有吃到过,它们在成熟之前通常就夭折了。

我说中文,也说英语,可是加拿大政府说那不是双语,因为魁北克的法国后裔是不说中文的。魁北克人不说中文不是因为他们不聪明,他们学法语有钱发。我学英语很多年了,但从来没有说好过。刚上班的时候,我是不接电话的,我只听留言。真正令我自豪的似乎只有一次。那天,我的同事带我去见一个客户,一个中国来的同胞。回来时他跟我说,“只是想让你知道,你的英语其实不是最差的。”加拿大人很爱笑,没有理由的笑。同事聚在一起开玩笑,我也跟着笑,不过很多时候是出于礼貌。我有时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有时候是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笑,他们讲的我觉得其实一点都不可笑。四海为家,到现在我真的不知道哪里才是真正的家。想回国吗?当然了,我的父母,亲朋好友还在那里。我还有一个梦想,就是盼着公司哪一天能把我派到中国去。我不是骆家辉,大使不大使的无所谓。本文来源于网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16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