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中书协主席苏士澍:中书协永不欢迎田英章,永不接纳其楷书

subtitle
左岸枫史 2021-10-06 16:21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书法是中国汉字特有的一种传统艺术,是中华文化的瑰宝,在东亚汉字文化圈内广为传播,其中以中日两国最为繁盛。书法中国自古有之,根据历史沿革分为篆书、隶书、楷书、行书、草书,其中楷书因较隶书笔画趋于简化,整体字形横平竖直,既降低了入门门槛,又不失书法的核心审美价值,受到现代一部分书法家的青睐,张怀瓘在《书断》中提到楷书取名寓意“楷模”,意为万书之表。有一位书法家,出身于书法世家,楷书工整规范被誉为“印刷体示范”,许多小学生在练字时都临摹过他的字帖,却在公开场合被中书协主席当众抵制,他就是我国书法大家田英章。

书香门第,研书育人田英章出生于1950年,他的祖父田士杰、父亲田荫亭都是享有盛名的书法大家,田英章和哥哥田蕴章从小就在祖父与父亲的指导下学习书法,在硬笔和毛笔书法的圈子中初露锋芒,随后田英章笃定了书法研究的方向,专门报考了首都师范大学的书法相关专业,随后又远渡重洋去东京学艺大学读研,潜心研究书法。田英章的楷书天赋在学习的历程中渐渐显露出来,他的楷书学习欧体,每个字端庄整齐、落落大方,给人一种庄严肃穆的感觉,下笔遒劲中笃,以欧体为主,融合历代书法百家所长,以一丝不苟的态度谋篇布局,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书法风格。毕业后田英章以文艺兵的身份在部队从事宣传类工作,同时也更加潜心钻研书法的笔势体态。随后在1977到1992年间厚积薄发,多次参加国内外书法比赛获得一等奖,国内书法界渐渐注意到这位根正苗红科班出身的正派书法家,随后在专人的引荐下田英章于1981年加入中国书法协会。

随后更是平步青云,由当时国务院总理亲自签发任命为高级书写员,专为国家高级领导和赠送外国友人的书法作品落笔,可以说上升到了“国笔”的高度。田英章不仅在研习书法方面有一定成就,更是在书法教育方面大放光彩。成为“国笔”后,田英章致力于书法文化的推广和教育,应母校东京学艺大学的邀约,他在日本国艺书道院讲授硬笔书法和毛笔书法,简单易懂的白话和深入浅出的笔法教学,让许多没有书法基础或者对书法望而生畏的平民百姓深感有趣,很快在国际上掀起了一股“楷书热”的风潮。在国内,田英章累计出版了150多部书法教材,不仅有临摹用的字帖,还配有讲解书法文化的教材、录像带、VCD,在千禧年前后,许多刚刚上学的小学生都选择了田英章的字帖作为课外练字的标准字帖,许多学校还专门开设书法课,大量采购田英章的教材,也正因如此,田英章成为了一代人对书法的记忆。

遭受质疑,书协反对随着“楷书热”的退却,田英章渐渐淡出了公众的视野,但是渐渐地有一部分书法家对田英章的书法提出质疑。他们认为田英章的书法过于工整了,显得千篇一律,不能算做写字,简直是画字,根本没有艺术性可言。随着这种说法的铺开,许多人都等待着中书协的态度,终于中书协主席苏士澍私下发言:田英章的字体一板一眼,没有个人风格和灵魂,中书协永不欢迎田英章,永不接受其楷书!虽然是苏士澍的个人之言,但是作为中书协的主席也代表了中书协官方大部分书法家的态度。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艺术的表达是因人而异的。诚然,田英章的书法为了推广普及,让初学者有法可依,偏于严整工笔,这一定程度上牺牲了个人的风格和艺术性。历史上也有和田英章楷书相同命运的书法体——“馆阁体”。

馆阁体是指因科举制度而形成考场通用字体,明代翰林院学士沈度在前人的基础上创立了此种书法体,其书法风格秀润华美,深受成祖朱棣赏识,成为明代官方标准书体,后在清代进一步发扬光大成为八股文的正统。时人多对此持批判态度,主要是因为馆阁体盛行的二百多年间埋没了很多有学识但是字体不端正的逸材,另外明清两代书法流派多样、高手云集,许多流派传承至今影响书法界上百年。官方这种“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操作打压了许多其他的书法流派,导致文人对馆阁体产生审美疲劳,同时自己对书法极高的审美情趣得不到表达。反观当代各种“书法大师”,很多人已经不用毛笔写字了,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千奇百怪的书写方式,写出来的书法被网友和学界批判为“丑书”。

其中以邵岩为最,邵岩自创了“射书”,具体的操作则是让几位妙龄美女手提宣纸,自己用注射器汲取墨汁,即兴在偌大的宣纸上随意喷墨,据当事人介绍这是邵岩在生了一场大病后,领悟了书法和生命的内涵,故产生灵感。视频上传到网络后遭到网友的口诛笔伐,但邵岩本身非常淡定,在采访中说道“你们不懂艺术”。邵岩的“射书”——喷射在宣纸上的墨水别说构成汉字了,即便是作为一副儿童的绘画也稍显不足,不仅是对中国书法的践踏,更是对以墨水为主体的国画、书法等“国学”的侮辱。当代“丑书”各有各书法的一大功能是审美和传播,固然可以通过个性化的方式进行书法创作,但是要有自身的书法实力,历史上的草书大家也飘逸潇洒,但仍不会脱离汉字符号识别这一框架。

如若随着“丑书”各种“书法大师”继续任性下去,几十年后书法就不再作为一门艺术,反而作为一种“审丑”的选秀模式成为娱乐文化的陪衬。田英章的书法固然有其局限性,工整娟秀的同时牺牲了一些个人风格,艺术和学术上的赞美和批评都会持续下去,这也是历来艺术家的宿命。但把田英章和当代各种“丑书大师”放在同一视野下,田英章的书法争论则是一种对悉心钻研书法、勤劳笃实做人的精神和品格的评议。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