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我给婆婆端屎端尿300多天,她却把房子给了40年未谋面的大姑子

subtitle
泡芙麻麻 2021-10-06 11:1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婆婆一直有个心结,在我嫁入她家后不久,老公姚远就告诉了我这个。

他说,他母亲这个结谁都碰不得也问不得,总之就是个雷区,一碰就得炸。

其实这倒也不算是秘密,不用姚远告诉我,我也看出来了。因为婆婆经常拿着一张女宝宝的照片,边看边流泪,一坐就是大半天。

那是她的第一个孩子,被她给狠心抛弃了。

看她这样,姚远也是难受地不行,说这块心病不除,他母亲这辈子都不会开心。

我悄悄把他拽到一边,让他别惊扰到他母亲。

这要在以前,我是不能理解婆婆做法的,既然当年狠心丢弃她,那就与这个孩子再无瓜葛,何必又自寻烦恼。

但,自从我做了母亲,特别是孩子上了初中住了校之后,我才开始慢慢理解了婆婆。

一位母亲,只要给予了一个孩子生命,那这个孩子便是她一生的牵挂与羁绊。

我本以为,这辈子我都无缘与这位大姑姐见面,不想机会很快就来了。

02

那一年,姚远姑母的乡间别墅造成,邀请婆婆去作客。她家别墅第三层楼梯的栏杆还没装好,婆婆上去参观,不小心一脚踩空从楼梯口摔下,导致腰部以下全部瘫痪。

小姑子是远嫁,也是上有老下有小,过来侍候了几天后就返回去了,因此照顾婆婆的重担全压在了我和姚远身上。

我们家是做批发水果生意的,店里离不得人,本来我和姚远商量给请个护工,可他又不放心让别人来,婆婆也不适应旁人帮忙。看着瘦弱不堪的婆婆,想到月子期间她对我的细心照料,我于心不忍,决定自己来。

照顾一个瘫痪病人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每天送饭送菜不说,还得给她擦洗身子换洗衣物。而更难的是给病人翻身,白天2至3小时,夜间4至5小时就得翻一次,每次弄下来我都满头大汗,不亚于和人打了一架。

不过更令我难堪的还是接屎倒尿,好几次我当场就吐得昏天暗地。为此婆婆总是泪水涟涟,说她何德何能娶到我这个好儿媳。

我安慰她,让她安心养病别多想。她是我爱人的母亲,又是我孩子的亲奶奶,照顾她是我本分。

尽管用了最好的药,也得到了细心地照顾,可婆婆的病情还是日益恶化。医生悄悄暗示我们,婆婆所剩日子已不多,老太太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尽力帮她完成。

我和姚远悲痛不已,随即想到了婆婆遗弃的那个孩子。尽管婆婆嘴上不提,可在夜里,我常听她一声声地喊囡囡,想必是她那个孩子的名字。

这个孩子,老太太念了一辈子也挂了一辈子,如今她已病入膏肓即将不久于人世,何不帮她完成这个心愿?

我向姚远提了这事,不想姚远一脸尴尬,“珍,其实这一两年我已帮妈悄悄打听过了,那孩子现在就在咱们隔壁市。早在前几年我看妈对她念念叨叨的,我就动了寻她的念头,怕你有想法所以我就……”姚远满脸愧疚。

我很是生气,姚远他也太小看我了,我难道是这么个小心眼的人么?婆婆的身子骨每况日下,早被病痛折磨得不成人形,身为她儿媳,我看着也是难受,能帮她完成这一心愿,我当然能帮则帮。

于是姚远当即决定,我们一起去请他这位从未见过面的姐姐,来看她亲生母亲最后一面。

03

没想事情并没我们想像中那么顺利,那个女人一口就回绝了。

她说自从知道自己是被人遗弃的那一天起,她就当她的母亲死了,

她只有一个母亲,就是她孩子喊她为外婆的那个人。

我和姚远登时傻眼了,任凭好话说尽,就差给她跪下了,可她毫不松口。

就在我们以为毫无希望时,几天后那个女人突然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婆婆的病床前,还带了一个大果篮及一束康乃馨。

我嘴巴张成了O型,要知道前几天她可是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态度。

婆婆激动不已。看着这个被她念了近四十年的女儿如今就在她身边,一把抓住了那女人的手,双唇也开始不由自主地抖个不停。

她满眼期待。

我知道她是想听她喊一声妈。可那女人紧抿着嘴,站在那一动不动,一脸漠然。

连空气都凝固了,我们一脸紧张。女人终于期期艾艾极不自然地喊了声“妈”。那声音非常小,我都怀疑婆婆是否能听见。

没想婆婆脆脆地“哎”了一声,泪水似蚯蚓般爬满了脸颊。在她听来,这是世上最美妙的声音。

姚远在一边眼泛泪光,我也深为婆婆高兴。

这对母女能够冰释前嫌,真好。

没想到那女人随后说出的话,让我和姚远都愣住了,包括婆婆也是。

04

“你名下是不是有两套房?我看姚远他们自己也有房子,你能不能把那套大的房子过户到我名下?”女人一脸急切地问道。

我不由愤愤然,怪不得她会突然改变主意,原来所谓的认祖归宗是来争财产。

她的吃相也太难看了。

姚远也是,一脸愤怒地瞪着他这个姐姐。

我本以为,婆婆定会一口回绝的。自己心心念念了一辈子的孩子,谁能想到一回来竟是奔着她财产来的呢。

可婆婆才愣怔了一会就满口答应了,还说尽快就去办理过户手续,想必她也深知自己所剩日子不多了。

当时我的眼泪刷地就下来了。

要说不难过不生气那是自己骗自己。

当年嫁给姚远时,他们家条件并不咋样,只有乡下两间平房。如今婆婆名下的那两套房子,是公公在世时一家子做早点辛辛苦苦攒下的。那些年,我也是和他们一样起早贪黑、每天忙得像陀螺一样,但我从没抱怨过,因为他们一家人爱我疼我,从不把我当外人看。

前两年公公因病过世后,姚远嫌开早餐店太辛苦,不想接管早餐店,便和我商议开了间水果超市,批发兼零售。

当时我们开店的资金远远不够,但我也从没觊觎过婆婆的房子将其拿去抵押贷款,而是借遍了闺蜜好友及娘家,才把店给开起来。

可现在,婆婆因为这个女人喊了她一声妈,就要把她的大房子送给她!

这近一年来我给婆婆接屎端尿的,哪怕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却还不及这个女人喊她一声妈!

她根本就没把我当一家人看待。

姚远也是一脸不置信地看着他母亲。

05

晚上,我给婆婆洗脸换洗衣物时把满脸的不快全写在了脸上,下手也不免重了些,婆婆幽幽叹了口气。

“珍珍,我知道你生气了,换作是我也会不高兴的。

“媳妇儿,我已是个将死之人,你就当帮我完成这个心愿吧,我想囡囡她是有难言之隐,否则她也不会这样。”婆婆边抹泪边说道。

谁没有难言之隐!我和姚远生活的艰辛她不是没看到,可她还不是将房子拱手让人!我愤愤不平地想着。

但我没说出口,婆婆已瘦得皮包骨,看上去触目惊心,我也不忍心打击她。

五天后婆婆就走了,走时面目安详,一脸满足。

那个女人赶过来烧了香磕了三个响头后,就头也不回地急急走了。

看吧,还说什么有难言之言,还不是冲着她母亲的房子来的,我深为婆婆不值。

清明节时,我和姚远去给婆婆上坟。大老远地传来阵阵哭泣声,一个瘦弱的身影正跪倒在婆婆坟前,双肩不停地抖动。

坟前插着一束康乃馨,迎风吐纳。

当女人转身时,我不由惊讶,这不正是姚远那姐姐吗?却见她双眼红肿,想必已哭了有些时候了。

姚远三步并作两步冲了上去,拔起康乃馨扔在一边,又猛地拽起了她,“少在这假慈悲猫哭耗子了,妈不需要你在这祭拜她。”

女人用衣角擦了擦眼泪,看了我一眼才蹒跚着脚步离开。

之后每年清明,婆婆的坟前总会插着一束鲜艳欲滴的康乃馨,不用想都知道是那个女人来过了。

她每次都赶在我们之前,就怕碰到一起难免尴尬。

开始,姚远还会像上次那样把花拔了,扔了。

后来他也难得理了,只是鼻孔轻哼一声。

再后来,他会默默地蹲下发一会呆,还会把花朵给扶一扶正一正。

时间是最好的疗伤剂,我想,姚远已慢慢认可了他这位姐姐。

06

我以为,从此之后我和这位大姑姐山高路远再无瓜葛,没想命运再次和我们开了个玩笑,又把我们紧紧扯到了一起。

去年四月,姚远去外省进一批水果,高速路上和一辆大货车追尾,坐在副驾驶的姚远被甩出了车外,头磕到了护栏,人登时昏迷不醒。

当医生告诉我姚远可能会成植物人,而且后期的费用会非常大时,我“咕咚”一声直接昏倒在了地上。

醒来时,除了我父母,边上还站着个一脸紧张的女人,正是我那大姑姐。

听我妈说,他们赶到时她已在我身边,帮忙倒水送茶,还替我交了所有的费用。

没想到她一直默默地关注着我们一家子。

“你就先歇着吧、姚远的事有我呢。而且你也别太担心,刚刚我问过医生了,姚远的情况还不算太糟,能醒过来,只是时间问题。”大姑姐安慰我道。

不知为何,有了她这番话我格外安心,就像当年我难产时婆婆紧握我的手,安慰我别害怕时的感觉一样。

我终于又沉沉睡了过去。

07

姚远的状况一日比一日好,他已从ICU转入了普通病房,医生说照目前情况看,姚远苏醒已指日可待。

我知道,这些大姑姐功不可没。每天我因要去店里照看生意,只有晚上才能去医院陪姚远,白天几乎都只有大姑姐一人在照看。

我照顾过病人,当然知道其中的不易。姚远的吃喝拉撒几乎就靠她一人,她还不喜欢假以旁人之手。

姚远被照顾得极好,看上去总是一副神清气爽的样子,根本看不出他是个病人。

在躺了36天后,姚远终于苏醒过来,我和大姑姐抱头痛哭。

久睡的姚远愣是搞不懂我们这两个女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在姚远休养了一段时间能下地走路,并且还能去店里稍稍帮忙后,大姑姐便不常来了。我这才想起她也是个有家室的人,听说她的养母身体也不太好,需要有人在边上照顾,可她从未向我提起过。

年底时,大姑姐给我快递了一张银行卡,里面附带了一张信纸:

妹子,银行卡里是妈那套房子卖了的房款,总共133万,密码是妈的生日,现在如数奉还。

那年,因我养母生病需要动大手术,我也是被逼无奈才想出要妈那套房子,如今我养母早已痊愈,而这几年我们已凑齐了房款,抱歉了这么迟才还上。

其实,以前我是真的恨妈当年狠心抛弃我,既然把我生下为何又不要我!

所以当得知她要见我最后一面时,我就提了极为苛刻的条件,没想妈竟一口答应了。

得知她当年也是迫不得已,因妈是未婚先孕,而我外公又是那种封建思想特重的人,说若敢生下就放在尿桶里溺死。他是那种说到就能做到的人。为了保护我,万般无奈下妈才选择把我抱走。

她也是个苦命的女人,所以,我原谅了她。

妈出殡那日,恰逢我养母动手术,所以我等不及送妈上山就急急赶回去了。之后每每想起这事,我都非常痛心,总觉得对不起她。

妈是个善良的女人,你也是,就让咱们彼此珍重吧。

08

我早已泪流满面。

当我把信交给姚远看时,他也禁不住红了眼眶,连说错怪了他姐姐。

怪不得婆婆会说大姑姐定是有难言之隐,真是知女莫如母啊。

她们是同一类人。

如今,我们两家人亲如一家,除了平时走动走动,逢年过节时更是在一起聚上一聚。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