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2个幼儿死亡,满身血迹脖子有黑紫色痕迹,警方:是活埋致死

subtitle
漫城小说 2021-10-04 22:33

【本文节选自知乎盐选《正道的光:凶案解析笔记》,作者:小辣条蘸醋等,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图片源自网络侵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你这赔钱货,快说!你弟弟妹妹去哪儿了啊!”

广州某处尾楼内传来女人凄厉的哭喊。

不怪她着急,一对孩子女儿 6 岁儿子 5 岁,就这么失踪了,万一在外面出点什么事儿呢?

她和自家老汉都五十多岁了,生了两个女孩,第 3 个才要到个儿子,真出点什么事儿,他们也不活了。

“我怎么知道那两个小崽子去哪儿了,你问我,我是他们保姆吗?”

面对母亲的哭喊,年轻女孩坐在椅子上一点儿也不着急。

她叫刘小玲,是这家的女儿,也是失踪孩子们的姐姐。

刘家一家五口,平时父母在外面打工比较忙,都是姐姐在家照顾弟弟妹妹的。

前两天刘小玲和男朋友在外面约会,回来的时候弟弟妹妹就不见了。

“你还敢顶嘴,是不是你故意把弟弟妹妹弄丢了!就因为我不让你和那个男人结婚?我还不是为了你好!”

母亲又着急又生气,一时间竟口不择言了起来,她这边上着火,另一边刘小玲更是被这句话点燃了。

不提这事儿还好,一提这事儿她就怨恨父母。

“都怪你,你凭什么不让我跟阿蒋结婚,你们就是看不得我好,你们有什么资格当我爸妈,去给那两个小崽子当爸妈吧!”

“你,你说的是人话吗!?”

这不大的小房子里吵到不可开交,尖叫声、哭泣声、打骂声震得隔壁邻居纷纷侧目。

房子隔音并不好,对于老刘家的事情,邻居们也都知道一些。

2

刘老汉夫妻俩是本地人,家里条件并不好,年轻时候生了个女娃,也算娇宠的养大了。

可是过了几年啊,刘家媳妇儿总觉得心里不得劲儿,在当时那片地儿,女人肚子里生不出男娃,就容易被人戳脊梁骨。

他们准备等刘小玲大一大再要个孩子,知道女儿脾气不好就没敢告诉她,可是第二胎生下来后发现又是个女娃儿。

这时候的他们养两个孩子已经有些吃力了,可谁知道这对夫妇怎么想的,又要了个娃。

这一胎倒随了刘老汉的心愿,是个男娃。

夫妻俩高兴坏了,随之而来的问题也来了,养三个孩子的成本和养一个孩子的成本能一样吗?

为了三个孩子,两人只能早出晚归地打工,很是辛苦。

照顾两个嗷嗷待哺奶娃娃的事情落到了刘小玲身上。

刘小玲原本可是家里娇纵的独生女,爸妈竟然为了要弟弟瞒着她要别的孩子,生出来之后还要让她当保姆一把屎一把尿的照顾两个小崽子!

女孩根本不愿意,不愿意也没办法,日积月累的疲惫和愤恨让她对弟弟妹妹经常动辄打骂。

邻居们看不过眼,到底不是自家孩子也不能说什么,更何况人家父母还睁只眼闭一只眼呢。

“可怜啊,赶紧报警吧。”

有邻居看不过眼,提醒道。

3

刘家夫妇报了警,警官接到报警后来到刘家进行调查。

两个小孩儿是昨天失踪的,家里人走之前都会把门锁好,。

刘老汉说自己没有什么仇人,也没人会看他不顺眼把孩子带走。

周警官调查了邻居以及这对夫妇的情况,确实没有说谎。

两人都是普普通通的打工族,在大排档洗碗做饭,家里一贫如洗,也没什么可绑架勒索的。

“难道是拐卖案?”

这片区域少有孩童走失的情况,失踪的孩子一个 5 岁一个 6 岁,不是人贩子的首要目标。

如果是掠夺儿童进行贩卖,人贩子会更倾向于年龄较小的幼儿,当然也不排除这个可能性。

“事发当天你在哪儿?”

警方例行调查,刘小玲面对询问,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儿:“和男朋友约会,都问了 100 遍了,别问我,关我屁事。”

她一屁股坐在旁边,看也不看这里。

警方了解到,刘小玲的男朋友叫阿蒋,是个外地来打工的。

她很喜欢她的男朋友,没多久就和对方搞到一起,偷尝了禁果意外怀孕,没有办法才和家里摊牌想结婚。

作为年龄不大的打工族,别说彩礼了,阿蒋连养活自己都费劲。

刘母是比较传统的女人,接受不了也没办法,女儿怀孕了,只能嫁给阿蒋。

刘家夫妇对这个未来女婿没有别的要求,可以没有彩礼,但至少要有个房子。

这已经是当地嫁女儿的最低要求了,即便这点条件,阿蒋却满脸愁容的说没有办法。

他没有父母,从小被两个哥哥带大,两个打工的大哥都打光棍呢,阿蒋哪里拿得出房子首付。

刘家夫妇必须要个房子,让怀孕的女儿有个地方待,没有房就不让嫁。

刘小玲为这件事闹了不止一回,还扬言要和家里断绝关系。

“你男朋友现在在哪,把他叫过来一趟吧。”

警方需要调查失踪孩子周围的全部人员。

刘小玲不愿意也没用,没过多久阿蒋就被叫了回来。

经调查,两人当天的确在约会,很多人都看到了。

阿蒋有不在场证明。

“你们这些警察是干什么吃的?孩子失踪了找不到,还怀疑到自己家人身上。”

“我告诉你们,今天你们要不把孩子给我找过来,我就去政府投诉你们!”

阿蒋黑着脸接受完调查,愤恨的放着狠话,吵闹着想动手。

这个黝黑的青年看上去对刘小玲弟妹失踪这件事格外在乎。

比起失踪儿童的亲姐姐,阿蒋的反应更激烈。

小周警官皱起眉毛,调查完大致情况后,把刘家夫妇拉到一边。

“孩子失踪当天,你们有怀疑的对象,又或者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没有啊,虽说当年分着房子的时候,确实和一些亲戚闹了点矛盾,可是谁都不至于绑孩子。再说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要那娃儿做什么?”

刘老汉越哭越伤心,一边抹眼泪一边絮叨起了陈年旧事,说到一半手臂忽然被媳妇攥住。

“我想起来了,锄头。”

4

女人目光落在了角落里放着的锄头上:“我们一般不清晰锄头,每次干完活锄头上都是泥······”

刘家媳妇告诉警察,那天回来她发现锄头变干净了,像是有人水洗了一样,两个孩子也不见了。

他们以为孩子和姐姐出去玩儿了,刘小玲回来后却说不知道弟弟妹妹去哪儿了,这才开始着急,根本没想锄头的事。

现在想来,那个进到他们家的人不仅带走了两个孩子,还帮忙洗了锄头?

“知道了,谢谢你的配合。”

小周警官把锄头带走化验。

前面对这对苍老的父母,几人心里都不是滋味儿。

他们分析过案情,如果不是拐卖,嫌犯很可能是为了对年龄稍微大一点的女孩进行侵害。

这话无论如何是不能对刘家父母说的。

在回去的车上,小刘警官盯着袋子里装着的锄头,想到一个问题。

如果这两个小孩子失踪了,再也回不来了,那么整件案件最大的受益者是谁?

脑中浮现出一张急切又过分激动的脸。

阿蒋作为刘家的女婿,又是外地人,如果没有刘小玲的弟弟妹妹,他就可以用刘

家夫妇的这套房子作为婚房。

两人结婚后,这个房子就有阿蒋的一半,他可以少奋斗好久。

比起刘家夫妇身边并不存在的仇人和儿童拐卖犯,两个失踪儿童的姐姐和姐夫嫌疑更大。

“你们觉得刘小玲有没有嫌疑?”

警员们有不同的想法。

有人认为刘小玲对弟妹没有感情,如果嫌疑犯真是阿蒋的话,她很可能知情不报。

也有人觉得刘小玲虽然讨厌弟弟妹妹,毕竟是血亲,弟妹从小也是她照顾大的,即便再怎么讨厌也不可能真下手。

一面是利益的怀疑,一面是血亲羁绊,最重要的是证据。

锄头被送去化验科检查,警方开始调查孩子失踪当天刘小玲和蒋某的行动路线。蒋某提供了不在场证明,其同事也表示蒋某当天下午确实在单位。

“下午,那上午呢?”

同事,“应该是出去吃饭了吧,我们也不太清楚。”

孩子的失踪时间在中午至下午,罪犯会把孩子带到哪里呢?

小周警官一边开车一边思考,在回警局的路上路过某公园的一片树林。

他目光一凝,停下车子,盯着那片丛林若有所思。

5

公园的负责人听说警察过来了,有些紧张,“警察同志,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这能有什么案子啊。”

他们公园最多周末家长带着小孩过来看花看草看动物,怎么又和凶杀案扯上关系了?

“我们只是例行调查,你别紧张。”

小周警官安抚了紧张的园区负责人,带着人开始在这个公园里大范围搜查可疑地点。

搜查范围搜定无人区域等适合抛尸的地点。

孩子没有遇害自然是好,一旦有怀疑,他们就不能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注意观察泥土是否有被翻动的痕迹。”

搜查还在继续,另外两个小组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小周警官带着两个同事也参与到其中。

一个小时过去了,找着找着,他注意到山坡上一株枯死的树苗。

这一片是公园里树木茂盛的区域,很多都是新鲜栽种的树苗,在一棵棵茂密生长的树苗中,一棵枯死的小树显得十分突兀。

周警官注意到了这个异常,带着两个人来到树下开始挖土。

当树下东西被扒出来的时候,身后跟着的女警忍不住惊呼。

腥臭气息不停蔓延,厚重毯子下是两团并清晰的轮廓。

小周蹲下,揭开树根下压着的毯子,两具孩子的尸体露了出来。

两团幼小孩童的尸体表情痛苦,脸上还带着窒息前一秒的惊恐。

脖子处有被东西勒住的黑紫色痕迹,头上衣服上满是血迹、周警官叹了口气,眼前浮现出刘家夫妇苍老疲惫的面孔。

“送回警局,做进一步化验。”

不是拐卖绑架,而是赤裸裸的谋杀。

究竟是什么深仇大恨,要对两个幼小孩童下这样的狠手。

6

法医验尸结果出来了,两个孩子的死亡时间大概在失踪当天下午。

死因并不是重物重击头部,而是窒息而死。

根据坑内搜查出来的草屑,铺着孩子尸体的垫子,都可以确定嫌犯是有预谋的杀人。

嫌犯先是准备好了东西,随后把两个孩子带到这里进行杀害掩埋。

从案发现场的挣扎痕迹来看,两个小孩在死前是挣扎反抗过的。

可疑之处在于,稍微大一些的女孩已经到了知人事的年纪,不跟陌生人走的道理还是知道的,怎么这么听话跟着凶手来到没什么人的案发地点。

很大可能是熟人作案。

警方怀疑的对象范围开始缩小,刘小玲和阿蒋被带到了警察局进行审问。

看到警察过来带人,刘家夫妇慌了。

“警察同志,你们找到我儿子女儿了吗?为什么要把小玲带走啊!”

看着这对操劳半生的老夫妻,周警官有些不忍:“我们需要他们配合调查,等通知吧。”

刘家夫妇即便再迟钝,也意识到了什么。

“你们该不会怀疑是小玲把她弟弟妹妹带走了吧,这孩子不会的,她就是嘴巴坏而已,不会对弟弟妹妹真怎么样的。”

想到那蜷缩在坑底的两个幼童尸体,周警官没有说话。

警察局内,女孩态度十分恶劣,完全没有其父母的慌张。

“你们带我来这儿干什么?谁允许你们乱抓人的?找不到凶手就开始把锅往我头上背是吧!小心我找媒体曝光你们。”

这嚣张的态度让负责她的女警很是气愤,看刘小玲这有恃无恐的样子,莫非两个孩子的失踪真的与她无关?

不然怎么一点都不心虚。

虽然怀疑刘小玲,但警方也觉得好歹是亲姐姐,不至于真的对弟弟妹妹下此毒手,比起刘小玲他们更怀疑蒋某。

作为重点怀疑对象的蒋某,面对警方的带走问话显得十分心虚,一会儿在审讯室里焦急踱步,一会儿对着看守他的警员大发脾气。

7

“我看这事情就像他做的。”

观察室内,警员满脸嫌弃。

“还闹呢?”

周警官走到蒋某面前,目光冷漠:“还不说实话吗?尸体已经找到了。”

“两个孩子被人杀死后埋在树下,那么小的孩子,你究竟和他们有什么深仇大恨,就为了刘家的房?”

作为本地人,刘家夫妇并不富裕,除了一套破旧的房子之外,可以说是家徒四壁。

周警官想象不到会有人只为了这个原因对那么小的孩子下手。

“警官,真的不是我做的。”

阿蒋脸色苍白,一口否认。

可惜这是他第一次杀人,纵然再没有人性,颤抖的声音和惊恐的目光都出卖了他。

男人正在害怕,面对警方的怀疑,他身体正在控制不住的发抖。

要证据?

周警官笑了,抬手把一份检测报告拍到了桌面上:“你要的证据。”

那是一份锄头的检测报告,在刘家拿来的锄头上,化验科发现了两个受害者孩童的血迹和指纹。

经过对比,指纹正是阿蒋和刘小玲的。

不管他们认与不认,铁证如山。

“承认吧,你究竟是怎么杀害那对孩子的。”

事情已成定局,蒋某再也忍不住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他低下头,神色几经变化,最后竟然哭了起来。

“我也不想这样的,可是我劝不住小玲啊。她跟我说,如果我想要和她结婚,就必须杀了她的弟弟妹妹,我也没办法。”

“我拦过的,但是我又出不起房子,只能听她的。”

他的意思是刘小玲是这件事情的主谋?

这和警方想的不一样。

“我发誓我没动手,警官,我没想让孩子死,是刘小玲动手的!”

蒋某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了刘小玲的身上。

周警官从行审讯室内出来,脸色并不好看。

旁边的警员也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真的是刘小玲,那可是孩子们的亲姐姐啊,她怎么下得去手。

另一边对刘小玲的审问也在进行,刚开始,刘小玲是怎么也不肯承认的,大有一副你们能奈我何的架势。

可在听说男人已经承认了之后,刘小玲愣住了。

过了一会,她用一种满不在乎的口气说道:“没错,是我干的。”

就这么承认了?

女警忍不住开口:“蒋某说他没有动手,是你杀的,他说的是真的吗?”

8

监控器下,刘小玲冷笑:“是我杀的,都怪我爸妈他们偏心!他们活该!”

刘小玲说自从有了弟弟妹妹,她就是这个家里的保姆,爸妈也不在乎她了,她恨那两个孩子。

这边的民俗是但凡家中有了男孩,那房子就没女孩什么事儿了。

如果不是那两个小崽子,她哪至于落到这步田地,大着肚子被人耻笑结不了婚。

女孩说着恶毒的话,看向肚子却满眼温柔:“我必须要和阿蒋结婚,我要为自己孩子考虑。”

女警目瞪口呆:“你也知道你有孩子?为了孩子也不能这么做啊!”

所有人都惊呆了,挺漂亮一个年轻女孩儿,怎么这么没有人性。

不管刘家夫妇如何绝望哀嚎,刘小玲的杀人罪则是逃脱不了了。

夜晚,小周在书写结案报告的时候,心里总是放不下些事情。

他来到关押刘小玲的地方,女孩没有睡,面对警察,她显得满是敌意。

如果不是这些警察多管闲事,自己怎么会坐在这里。

“我有话问你,你的弟弟妹妹,真的是你杀的吗?”

在某些涉及情感纠纷的案件中,不是没有女性嫌犯想要袒护别人而主动认领罪责的情况。

虽然不管刘小玲承不承认,在凶器上都检测出了她的指纹,从犯也是犯罪。

“有区别吗?”

看着面前的年轻警察,刘小玲露出不屑的笑容,不管什么主犯从犯,她都会和喜欢的人一起踏入地狱。

9

几个月前,刘小玲发现自己怀孕了,她想和阿蒋结婚,却得到了家里的强烈反对。

反对理由竟然是没有房子?

可笑,要不是那对自私的父母非要生儿子,生了两个小的,家里这些东西都是她的。

那个女人还口口声声说是为了自己好,简直讽刺。

肚子一天天地变大,男友却只会沉默,刘小玲每天都焦虑又绝望。

“要是那两个小崽子消失就好了。”

那天她随口和男友抱怨,却被人听进了耳朵。

是啊,如果那两个小孩儿没有了,那么刘家夫妇就只有刘小玲一个女儿了。

阿蒋不用愁买房首付的事情,等刘家夫妇走了,这一切都是他的。

“我们把你弟弟妹妹卖了吧,这样我就可以娶你了,给他们找个好人家,总比现在这么穷要好。”

刚开始听到阿蒋这么说,刘小玲是不同意的,怎么说都是自己弟弟,平时再怎么打麻烦,也不至于真把他们卖了。

可随着日子一天一天推移,肚子开始变大,父母的不理解,弟弟妹妹的哭闹,男友那边的压力……

刘小玲忍不住了。

她和阿蒋私下找了收养小孩的人,得知当地并不缺孩子,而且这个年龄段的小孩已经不是收养儿童的最佳年龄了。

联系了一段时间都没人想领养。

阿蒋忍不住了,某天他联系上了刘小玲,让刘小玲把弟弟妹妹从家里带出来。

弟弟妹妹从小是姐姐带着,自然听话,听说姐姐要带他们出去玩,立刻屁颠屁颠的跟着走了。

他们来到公园内,男人用绳子把两个小孩子吊起来,打算勒死他们。

即便再听话的孩子,有人想杀自己总是要挣扎的。

孩子们不停的挣扎,年龄大一点的妹妹还冲着姐姐不停的哭泣求饶,求姐姐放他们一马。

10

“姐姐求求你了,我们以后一定听话,救救我们。”

在妹妹的哭泣下,刘小玲一点一点放开手,女孩被重重的摔落在地,爬着想要逃跑。

另一边的蒋某可不干了,今天他必须要杀了这两个小的,不然一番筹谋可就打水漂了。

杀心四起,男人目露凶光的拿起准备挖土的锄头,对着女孩的脑袋就是几下。

鲜血四射,小孩躺倒在地,另一边不停挣扎的男孩更是吓得哇哇大哭。

蒋某一不做二不休,抡起锄头对着男孩又是几下。

两个小孩脑袋满是鲜血地倒在地上,不挣扎了。

事情发生下来一共也只有短短几秒,刘小玲呆呆的看着这一切,被吓到了。

一切已成定局,她回不了头了。

“晦气。”

蒋某扔掉锄头,嫌弃旁边什么都干不成的刘小玲。

“我走了,你挖个坑把他们处理一下”

踢了踢地上的小孩,他要赶紧回单位,制造不在场证明。

刘小玲一个人在原地发呆,愣了一会儿,反应过来后发现阿蒋早已走了。

望着已经不动的弟弟妹妹,她拿起锄头,麻木的开始刨坑填土。

平时在家父母没怎么让她做过农活,所以刘小玲不知道树木的栽种方法,掩盖好

表面的一切后,就回家清洗锄头了。

但凡她把这树栽活了,警方也没有办法这么通过枯死树木找到孩子们的尸体。

11

“事情就是这样。”

刘小玲看着头顶发白的灯光,脸上没有任何忏悔。

“我说实话了,会有什么变化吗?”

周警官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你曾经有退路的,在埋弟弟妹妹的时候,他们还没有死。”

法医报告中,两个孩子是窒息而死,击打造成的伤势虽然重,及时送医未必抢救不回来。

即便走到了最后一步,只要刘小玲对着地上的弟弟妹妹存有一丝不忍,事情都有挽回的余地。

可是她没有,她把两个受重伤的孩子活生生地掩埋。

“你的弟弟妹妹,是被活埋死的。”

周警官盯着刘小玲,发现女孩没有任何忏悔。

他叹了口气,转身离开,回到办公室,重新写起了结案报告。

经地方法院判定,刘小玲被判死刑,一年后执行。

行刑前,据刘小玲的狱友回忆,在这被关押的一年时间里,对于亲手杀害弟弟妹妹这件事,她没有任何悲伤。

刘小玲坚信蒋某是爱自己的,除了男友她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

对自己所做的事情,她绝不后悔。

直到枪决前,都没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