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双减”之下课后服务需求暴涨,但做好这门生意并不容易

subtitle
芥末堆看教育 2021-09-28 17:59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尽管已提倡数年,但直到“双减”之后,仍有不少学校是第一次开展课后服务。

根据教育部披露的数据,截至2021年5月底,全国共有10.2万所义务教育学校开展了课后服务。到了9月22日,全国有10.8万所义务教育学校填报课后服务信息,其中有96.3%的学校(近10.4万所)提供了课后服务。

8月30日开学前夕,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在新闻发布会上提出,新学期课后服务工作要实现校校开展全覆盖,保障时间“5+2”,丰富内容,吸引学生广泛参与。此外,教育部已建立了课后服务直报系统,将定期通报各地工作进展情况。

课后易教育创始人赖伟坤告诉芥末堆,“双减”之后,政策要求推进全覆盖的速度很快,很多地方的教育部门与学校面临不小挑战与压力,因为缺乏开展经验,“手忙脚乱”的情况并不少。

据了解,课后易从3年前开始在广州从事课后服务,搭建面向教育局、学校、培训机构、家长四方的课后服务平台。在“课后易”平台里,家长与孩子可自主选择第三方机构上架的课程。

提供“菜单式”课后服务选择

与学科类的统一学习不同,课后服务面对着成百上千位学生的个性化需求。随着课后服务的推行,适当引入社会资源,为学生提供“菜单式”的课程选择成为共识。事实上,北京、上海、浙江、山东等多省份都推出相应政策提出向社会征集优质课程资源,可引入非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提供服务。

但这涉及如何进的问题。黄博彦介绍,如果学校的规模大、学生的需求多样,为满足这些需求,一所学校可能要对接二三十家机构,而这带来管理的难题。如果不增加人手,原有的教师则需要在前期就面对复杂的报名、排班、对账等工作,增加工作压力。

课后易以此切入课后服务。赖伟坤和黄博彦对“课后易”平台的设想,是课后服务版的“美团”与“滴滴”。学生与家长的端口、机构的端口、学校的端口、教育部门的端口,“汇聚到信息平台,就是大家的信息更透明、更高效。”

“课后易”平台上架学校以及第三方机构的各类课程,家长与学生则通过“课后易”微信公众号或微信小程序下单课程。一些地区如需家长缴纳服务费用,也在微信公众号与微信小程序上完成,缴费账户受银行监管。

在课程质量的监管方面,课后易选择加入了家长与学生的评价。“最好的一个反馈,是家长的反馈,孩子在课上学不学到东西,学不学得好,家长是可以比较直接感受得到的。”黄博彦说,家长们在平台上的总点评打分,能作为判定课程质量水平的依据,哪家机构能留下,哪家机构要退出,一目了然。

“双减”之后,对课后服务执行情况的监督与评价,无论是频率还是重视程度,都有所提高。黄博彦提到,原来一些学校上报课后服务工作情况,是间隔性地打包文件用邮箱发送,教育部门则需要处理这样的海量信息,监督工作费时费力。

课后易面向教育部门的端口,可以呈现课后服务实时的执行情况,具体到课程班级数量、学生占比、课程满意度等开展数据,“就像开车时看到的仪表盘。”

异地调配培训师资

在与教育部门与学校合作的过程中,两者也对课后易提出了要求,即能否为当地与学校带来更好的培训师资。

芥末堆了解到,课后易进入地方后,首先需要了解当地的第三方机构的情况,对其进行整合。哪些培训机构能够进入学校提供服务,课后易需要协助教育部门与学校进行规范,商讨制定准入的规则,形成一份第三方机构的白名单。

这又面临一个难题:如果地方优质的培训师资不足怎么办?事实上,这个矛盾在课后易的创业初期显得尤为突出。

在进入课后服务赛道之前,赖伟坤与黄博彦从事教育行业已将近20年。两人大学时期就一起创业,“我们开始做的是培训机构,从家庭辅导开始,也进入了公立学校。”周末及寒暑假,赖伟坤和黄博彦就租下学校的空余场地,“一个一个学校去跑”,卖教辅材料、办英语培训与夏令营。

2018年,瞄准课后服务的政策优势,赖伟坤和黄博彦决定转入课后服务的赛道中。但在“双减”之前,课后易要打开市场并不容易,一些地方与学校仍在迟疑要不要办课后服务,机构对进校市场的热情也不高,提供给学校的课程选择可能都不够。“我们就硬着头皮上了一些(自己的课程)。”

而依靠团队在课后服务前后积累的课程经验,以及各类教育机构资源,现在课后易面对培训资源不均衡给出的解决方案是,提供自有师资资源对地方机构进行培训,甚至调配其他城市的师资进入异地的课堂中。

黄博彦举了一个例子,以课后易目前服务的城市江门市蓬江区为例。当地无人机、编程等类别的教育资源较薄弱,不足以支撑家长与学生的报名需求。课后易从邻近的广州、佛山等城市调配有意向的培训机构派遣老师到江门的学校教学。

对于机构而言,异地教学固然成本不低,但进入校园与学生建立联系,相当于寻找潜在的客户。“在这个过程中,遴选一些有中高端需求的家长出来,在寒暑假的高端班里实现利润的转化。”在黄博彦看来,这是一种双赢的利好,机构投放广告的获客成本并不低,将这些成本用到异地的课堂里,可以让地方以优惠的价格接触到原来只有在一、二线城市才能体验到的课程。

用加盟方式进行扩张

前3年,课后易主要扎根广东省内发展,服务广州、江门、河源、韶关等城市,省外目前则开拓了南宁、昆明两地的业务。随着课后服务的覆盖率进一步提高,课后易计划继续走出广东省外,通过招揽加盟的方式入驻其他城市。

7月13日,教育部在新闻发布会上明确提出,各地各校要从实际出发,“一校一案”制定完善课后服务具体实施方案。这意味着,在统一的政策指导下,各地各校的实施具有一定灵活性。

“(课后服务)产品不像课本一样,从南到北都是一个版本,这种产品存在大量的不一样。”黄博彦表示,每个地方的课后服务需求是个性化的。抢夺市场,真正比拼的是谁能更好地满足需求。

要服务好地方与学校,除了提供线上平台,还需要线下大量的运营和管理。如确定开设的课程前,需要向学生与家长做问卷调查,根据需求确定最终上架的课程名单。日常也需要有驻校人员监测课程质量与运营。

此外,课后服务的准入高度依赖教育部门与学校的决策。“凭我们一个公司是接触不了这么多教育部门和学校的,我们一定要发展合作伙伴。”赖伟坤表示,寻找当地有资源的伙伴加盟课后易,把平台介绍给当地的教育部门与学校,是课后易今后主要的扩张方式。加盟伙伴可采用课后易的品牌,也可采用自有品牌与课后易品牌联合的形式。

黄博彦表示,“双减”之后,课后易的定位也将更加明确。过去课后服务的覆盖率还不高,需求有限,课后易只能自己介入课程与线下运营。现在,“从学生的参加人数,从学生在课后服务上花的时间来看,课后服务是把原来在校外培训的活平移进校内。”

“现在已经有很多人进来,市场也有很大的需求,那我们就做好我们最核心的工作,把我们的系统、平台做好。”黄博彦说,全面招揽加盟以后,线下的运营工作将转交加盟商负责,课后易专注于平台的技术开发工作。

“双减”之后,课后服务需求大涨。公司另一位创始人黄博彦表示,这两个月的业务咨询量较去年同期增加了10倍,成交量则增加了3倍。课后易今后的目标是,未来一年服务100个城市,3000个公立学校;未来三年服务1000个城市,30000个学校。

在黄博彦看来,目前课后服务领域依然是一片“蓝海”,希望更多公司能加入这个赛道,一起把市场做大。“我觉得还是有8成以上的学校与教育主管部门,没认识到信息化系统的好处,或者还没来得及用上。”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