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32岁,脑瘤晚期:真正厉害的人,早已经明白,人生实苦,唯有自渡

subtitle
梨酥情感 2021-09-28 17:11

32岁,脑瘤晚期,苦难是人生的必修课

最后一次见到我的高中同学,是在一个炎热的夏天。

那时候,她躺在床上,已经不会说话,也没办法睁开眼睛。

我和另外一个女同学,在班级群里募捐了一笔款子,然后约好了给她送去。

我怎么都想不到,她才32岁,会患上这样严重的疾病。我依稀记得,我们上一次见面,是在一个暑假,她活蹦乱跳还在我眼前。但这一次见面,却将是永别。

我用手轻轻按压她的手,但她没有任何反应,我喊她的名字,她也不会应答。

这时候,她老公从外面回来,跟我聊了几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说:这个病,前后已经两年,那一年做手术,还算顺利,但没想到复发如此之快。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她所承受的一切,是我没法感同身受的。

身边有一个五岁的女孩,大眼睛,害羞地站着,我看着她,仿佛看到了我同学的影子,那双眼睛是如此的澄澈、明亮。

我转移话题问我同学老公:孩子倒挺乖巧的,以后好好培养。

他看看我,然后抱过自己的女儿说:“生活太难了,我老婆这样,丈人也是前两年车祸,现在还坐轮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霉运都走到我们这一家了。”

苦痛没法感同身受,只有自渡

过后,他留我们吃饭,我们都很不好意思。这时候,我才看到他们的客厅和厨房非常简陋,没有粉刷,家具也少得可怜。

大概是这几年,一直看医生,早已经把家底掏空了。

吃饭的间隙,我们都没怎么说话,气氛很压抑,我觉得自己的安慰,真的不能消减什么。饭后,我们很快告别。

我最后一次,走到同学身边,轻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看到她眼角似乎有淡淡的泪痕,不知为什么,我仿佛觉得,她应该是有一点意识的,只不过,再也不会开口说话,再也没办法表达自己的情绪。

从她家里出来,我和另一个同学,总算舒了一口气,我感慨道:这一家子,真的不容易。虽然我们关系很近,但她生病的事,也一直瞒着我,如果不是最近打电话,想约她出来,我几乎就不知道。

她说:是啊,年纪还这么轻,生病的人不容易的,家里人也很不容易。她没告诉你,就是不想你担心,毕竟生病这件事,没法感同身受,这种苦,只有自己扛。

这世上,总有千千万万的人和事,是我们意想不到的。突如其来的疾病,意外发生的车祸,会把一个人推入深渊。

但这种痛苦,却只有自己承受。

无论遇到什么,能让自己从痛苦中解脱出来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生活不易,只能慢慢熬

网上有一个这样的问题:你什么时候开始体会到生活的不易?

有一位网友说:当苦瓜不再觉得苦的时候。

确实如此,人这一生,有很多的不如意,但这种不如意,却只能靠自己慢慢消解。

我记得自己刚生下二胎的那一年,特别艰难。满月那一天,我妈在医院做手术。切片报告出来,是乳腺癌。

我抱着孩子,在医院的长廊里来回踱步,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要怎么熬,不知道妈妈会承受怎样的痛苦。

术后,妈妈情绪崩溃,在病房里痛哭,孩子因为受到惊吓,也哇哇直哭。

我抱着孩子,在楼梯间蹲了很久,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那段时间,我一边照顾刚出生的孩子,一边陪着妈妈做化疗。化疗的强烈反应,让妈妈变得情绪无常,每次化疗回来,她什么都吃不下,头发大把大把脱落。

但这种苦,我没办法帮她承受。她原本是一个很开朗的女人,但因为这个病,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串门了。

日子,非常煎熬,刚出生的孩子,晚上很闹,妈妈因为生病,整晚也睡不好,我自己都觉得快崩溃了。

现在想起来,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熬过最苦的那一年,人生才更辽阔

大概半年后,妈妈的化疗全部结束,也恢复了健康,孩子也慢慢长大了,突然间,我觉得自己成长了很多。

网上有句话说得很好:

人生没有技巧,就是笨笨地熬。

熬过了冬天,肯定会迎来温暖的春天。熬过了艰苦的岁月,一定可以拥抱到幸福的生活。

生活最痛苦的几年,有时候熬过了,人生才能变得更加辽阔。

有时候,我们某件事想不通,但在绝望的时候,抬头看看,说不定能看到漫天的星光。

一点点熬,熬过了那段时间,我们能拥有另一个自我。

万般皆苦,唯有自渡,承受苦难,但也不丧失继续前行的勇气。

就像几米说的:

我掉入井中,最深的绝望时,抬头却看到了星光。生活给了我们接二连三的疲劳、绝望。但我们换一个姿态,去看待,那么会有不一样的发现。

人这一辈子,终究自己才是自己的摆渡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