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我带准婆婆去逛街,卖衣服的阿姨拉着我说:孩子,这婚你可不能结

subtitle
枫叶故事说 2021-09-28 15:14

我差点就踏入了一段万劫不复的婚姻,结婚,对于一个27岁,即将进阶成“必剩客”的“剩斗士”来说,肯定是头等大事。因此,当我跟合租在一起的闺蜜菁菁说,我要结婚时,菁菁当时就愣在了原地。这也不怪她,毕竟我和我的未婚夫高云,是那种典型的柏拉图式,平日里根本看不出像个有对象的人。两人平平淡淡细水长流地处了有一年多,才终于走到了今天。高云虽然只是一个小公司的主管,但每年收入也有二十万以上。再加上他家里经营的几家店铺,每年的实际收入其实是五十万以上。这样的收入,除了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在其他一线城市,都可以生活得毫无压力了。那天下午,菁菁说什么也要拉着我去逛街,庆祝我即将修成正果,脱离斗士行列。菁菁问我,对未来的婚姻生活,有没有什么规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茫然地摇摇头,我不是个擅长计划的人,但高云是,所以这些伤脑筋的事情,通常都是高云负责。菁菁忍不住提醒我,爱情是需要信任没错,但我也不能过度依赖高云,失去了自主能力,这样我会把自己变成偶像剧里的傻白甜的。我微微一笑,眺望着远处恰巧升起的巨大心形气球,心里顿时一阵甜蜜。要是能有个可以让自己全心全意当傻白甜妻子的丈夫,那本身就是多数小女人所渴望的幸福吧。过了两天,高云说要来看我,因为他的妈妈,我的准婆婆,要先来见见我这个未来儿媳妇。菁菁帮我收拾干净房间,处理好了晚饭要用的各种备菜,就提着行李箱,说要暂时搬回家去住几天。为了帮我给准婆婆留个好印象,菁菁也算是操碎了心。

晚上,高云就带着准婆婆来了。准婆婆一进门,就很自然地坐到了沙发上,等着我给她端茶送水。我隐约觉得,这个准婆婆会是一个难缠的人。高云悄悄拉着我到厨房,安慰我说,准婆婆只是坐车过来累了,平时在家里也是她说了算,把我当自家人,才这么随意,等明天准婆婆休息好了,就不会这样了。我想想也是,我自己每次坐完长途车,人都跟废了一样,心情要多糟糕多糟糕,准婆婆也是这样也不奇怪。我也就没多想,在厨房里忙活了大半天,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餐。

高云的住处是公司安排的单身公寓,所以晚上准婆婆顺理成章地在我这住了下来。第二天一早,高云就来我家了,让我早上带准婆婆四处去逛逛,给准婆婆买点东西。我想嘛,晚辈见长辈,送点见面礼是很正常的,就听高云的安排,带着准婆婆上了街。我其实不是很在意,和准婆婆的关系好不好,只要不是很糟糕就行了。因为我和高云说好了,为避免以后家庭矛盾,我们结婚后是要自己在外面住,不和长辈住在一起的。结婚后我和准婆婆也不会有很多接触,逢年过节的时候碰面,我忍忍也就好了。不过,能跟准婆婆关系好一些,当然是最好的。或许真的是休息了一晚上的缘故,准婆婆的脸色比昨天刚见面时要好了许多,跟我说话的时候都给我一种喜上眉梢的感觉。我以为准婆婆会喜欢逛超市、菜市场这种地方,就带着她到了附近最大的超市。

没想到准婆婆比我想象的要潮流得多,刚到门口,就说超市没什么好逛的,不如去不远处的商城看看。

我当然没什么意见,逛哪都是逛,只要准婆婆开心就好了。在商城里逛了一会,我就接到上司的电话,有点工作上的事情,要和我确认一下。我想起来,菁菁的妈妈就在商城里开服装店,就把准婆婆带到服装店,自己则是到另一家常去的海底捞,借了台笔记本电脑处理工作。准婆婆对我临时要处理工作,也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似乎还挺支持我先去处理工作的。那一瞬间,我真的以为,我的准婆婆,是一个脱离了时代束缚,思想前卫的女性。可接下去的事情,却证明我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等我忙完工作,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我着急忙慌地回到菁菁妈妈的服装店,生怕准婆婆等了这么久会生气。菁菁妈妈正在和隔壁精品店老板刘阿姨聊天,看见我回来,笑着跟我说,准婆婆是接了个电话,有点急事要去处理,不想打扰我工作,就先走了。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给高云打了个电话,让高云去探探准婆婆的心情。高云的心情似乎很不好,简单地安慰了我两句,就挂断了电话。

我越想越不放心,正想鼓起勇气打电话给准婆婆道歉,刚还跟菁菁妈妈聊得火热的刘阿姨,就跑过来把我拉到了一旁。“姑娘,你是菁菁闺蜜吧?刚才在这那个女人,是你未来婆婆?”虽然我经常陪菁菁到她妈妈店里坐坐,但和其他店的老板并不熟,我也有些不明白,刘阿姨为什么突然拉着我说这些。刘阿姨语重心长地叹道:“我和菁菁妈妈认识也有七八年了,可以说是看着菁菁长大的,你是菁菁好朋友,阿姨就不把自己当外人,跟你说些本来不该我说的话,你要听了不高兴,别见怪啊。”

我隐约猜到了刘阿姨想说什么,但内心深处又希望是自己想多了,就笑着说道:“刘阿姨,你怎么突然跟我说这些?”刘阿姨略微犹豫了一下,就小声在我耳边说起了准婆婆接电话的事情。我去处理工作没多久,准婆婆就接到了电话。大概是知道菁菁妈妈和我认识,所以准婆婆特意躲到了刘阿姨的精品店接电话。只是准婆婆没想到,刘阿姨和菁菁妈妈是好闺蜜,把电话内容全听了去。别人的家事,刘阿姨本来是不想管的。

但听菁菁妈妈说,那是我的准婆婆,刘阿姨就有点坐不住了。准婆婆确实不是因为我太久没回来,生气自己离开的,而是真的有急事。这件事就是,她的孙女在学校和其他孩子打架,被抓花了脸。高云是家里的独子,准婆婆的孙女,自然也就是高云的女儿。那一刻,我脑海中闪过很多女人被骗婚的故事,整个人已经不是如遭雷击了,而是直接被九天神雷,给雷了个外焦里嫩了。我从没想到,和我谈了一年多柏拉图式恋爱的高云,其实早就已经育有一女了。我很气愤,但不是因为高云有一个女儿,而是因为刘阿姨接下去的话。给我准婆婆打电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给高云生下一个女儿的女人。那女人希望高云能回去陪陪女儿,因为女儿就是在学校被同学嘲笑没有爸爸,才会和其他孩子打起来。

可我的准婆婆却压根就没把对方当回事,说高云现在要忙着稳住我,我以后才会为高家生个大胖小子。只要她能抱上孙子,高云就算跟我离合,再和那女人在一起,她也不会有意见。没错!我险些就踏进了高云编织的温柔陷阱,成了他们高家的生育工具!我不清楚,准婆婆的原话有没有这么难听,但意思就是这么个意思了。

谢谢了刘阿姨的提醒,我就回了自己家。因为菁菁不在,我一个人在沙发上,哭了很久,然后就静静地呆坐到了傍晚。我不知道我算不算一个软弱的女人,但至少在这件事上,我相信自己没有表现出任何软弱。我没有立刻去找高云对峙,而是在赶着晚市,在家里准备了一桌的好菜,买了两瓶红酒,把高云给叫了过来。刚到我家,高云原本阴沉的脸,就展露出了阳光的笑容。

如果是以前,我会认为他是在为工作的事情苦恼,但我现在更愿意相信,他是在为他的女儿,和另一个女人苦恼。我不动声色地给高云灌酒,大概是女儿的事情,让他有些烦躁,他自己也喝得很勤快,菜都还没吃完,就醉倒了过去。我拿出一部和高云手机同款的新手机,那是我去超市的时候特意买的。哄骗醉倒的高云做了人脸识别,我就把高云手机里的东西,全都复制到了同款的新手机上。

将新手机藏好,这才拿着高云的手机,开始翻看里面的内容。我把高云的各种聊天软件翻了个遍,也大致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给高云生下女儿的女人叫谭依,大学时期就和高云在一起了。两人的关系,与真正的夫妻区别,只有一本结婚证。谭依意外怀孕后,高云就准备在孩子出生后,就和谭依去扯证结婚。只是人算不如天算,谭依生下了一个女儿,还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再生育。高云和谭依的婚事,自然也遭到了极度想要抱孙子的准婆婆反对。

中间发生了什么我不清楚,是谁提出现在这种荒唐做法的我也不清楚,谭依又怎么能同意这种做法,我更不清楚。总之,我不是谭依,高云一家的做法,包括谭依在内,都只会让我觉得恶心。当然,更让我恶心的是,高云一边和我谈恋爱,一边还在微信上对谭依说,他这辈子只爱谭依一个,跟我在一起只是为了生个孙子满足准婆婆。我和高云完了,但差点就掉进高家这万丈深渊的我,也不甘心就这么算了。

我或许可以一走了之,从此远离高云,远离高家。但我选择了报警,我不希望我走之后,会有另一个无辜的女人,成为高家那丑陋嘴脸的牺牲品?我不知道高云或者说高家,有没有触犯法律,会不会受到法律的制裁。这是我能力范围之外的事情,我也没那份精力,去和高家死磕。我也不知道我的做法是否正确,未来是不是还有机会脱单。但我是宁愿成为一个单身贵族,也不会投身这么一场令人作呕的婚姻。把我的故事说出来,也只是希望能给更多的女性同胞们提个醒。婚姻或许是甜蜜的花园,但也一定要慎重再慎重。因为如果不慎重,也许甜蜜花园的外表下,是遍布毒蛇猛兽的陷阱。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2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