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逛街时,女友指着一个残疾乞丐说:这是我爸,男友激动得手舞足蹈

subtitle
华欣讲故事 2021-09-28 14:03

大学毕业后,苏绍桓去了女友所在的城市,进公司后从基层做起,历时4年,成为了一个小管理,虽买不起车房,但也吃喝不愁。

如今他已27岁了,却从没为结婚做过打算。每当看着昔日同窗已结婚生子,他都十分羡慕,可奈何自己一无所有,给不了女友一个幸福的家,他便只能拖着。他知道女友一直在等,等他下跪求婚的那刻,可左等右等,4年青春就这样白白浪费了,他却没有任何行动……

“唉!”苏绍桓站在女友家的楼下,拿出电话,又无奈的放下。与女友冷战已有三天了,他觉得自己不是一个称职的男友,始终缺少一份勇气,他多想拿个喇叭大声喊道:“倪羽清,嫁给我好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可是,这终究是幻想,他相信如果这样做,女友的母亲定会端盆洗脚水站在阳台上,让他免费洗个澡。

前几次,他去女友家做客,未来岳母从只言片语中了解到,他的家境并不好。之后,便再没给过他好脸色,虽然未来岳母是自言自语,但他知道那些话是说给他听的——彩礼要多少万,车子要什么车,房子又要买在什么地方……

他出生贫穷,本就自卑,听见未来岳母这样说,他觉得压力更大了。好几次,他甚至承受不住压力,想要和女友分手,但到了最后一刻,他都将话咽回了喉咙。唉……即使再努力工作,离未来岳母的要求都差了十万八千里啊。

向着女友家的窗户望了一眼,苏绍桓垂头丧气的往回走,却在这时,身后响起女友的声音:“前面那个帅锅,这里掉了一个美女,你捡是不捡?”

苏绍桓回身,说:“肯定捡啊。”如此,二人相视而笑。每次他们发生了矛盾,都会以诙谐的方式和好如初。

一如既往,他们坐着公交车去繁华地段逛街。以前,每次到站时,苏绍桓都会多坐一个站,女友不解,他便说:多走走,对身体总是好的。然而这次到站后,女友率先下车了。苏绍桓愣了愣,犹豫道:“羽清,多坐一个站吧,就当散步。”

女友摇了摇头,一言不发的看着他,苏绍桓只好随她一起下车了。下车后,一个残疾乞丐乞讨的身影映入眼帘,苏绍桓拉着女友的手刻意绕开乞丐,而女友却反拉着他向乞丐走去。

站定后,女友指着残疾乞丐说:“这是我爸,绍桓,你愿意和我一起养他吗?如果愿意,我们马上结婚。”

苏绍桓听后,不可思议望着女友,声音充满了颤抖:“你,你都知道了。”

女友点头,说:“你一直不愿意带我去你老家,一直不让我见你父母,并且,每次都要晚一个站下车,对此,我早就知道原因了,不说,只是不希望你不开心。可是,如果我们注定要一起生活,这一步就必须迈过去,你怕我知道你爸是乞丐,会离开你吗?错了,我爱的是你这个人,无关乎家庭。我现在再郑重说一遍,我希望他成为我爸,我想跟你一起养他,你答不答应?”

蓦地,苏绍桓眼眶湿润了,他哽咽道:“我一直不愿向你求婚,就是觉得给不了你一个幸福的家庭。我的父亲是乞丐,他乞讨养我长大,乞讨供我读书,为了陪伴我,他来到我的城市乞讨,即使我现在有能力养他了,让他别再行乞,他也不想成为我的累赘,坚持他的想法。所以,在我心中,父亲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一直担心我爱的女人会排斥他,不接受他,所以一直隐瞒。

羽清,你知道吗?当你说出他是你爸时,我便决定,此生非你不娶。”

苏绍桓抹掉眼角的泪,突然激动得手舞足蹈,在旁边乞丐父亲的含笑鼓励中,他单膝下跪,说:“羽清,我愿执你之手,挡你此生风雨;我愿与你偕老,享儿孙绕膝之乐,羽清,嫁给我好么,我会尽最大努力给你一个幸福的家。”

在人群的起哄声中,倪羽清笑颜如花,慢慢握上他伸出的手,十指紧扣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