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杜甫这首七律,被从头批评到尾,大学者:不是杜甫真笔

subtitle
启点娱乐 2021-09-28 04:37

杜甫是中国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在整个诗坛中,他都有着重要的地位,可惜他的诗,是在他身后才得以被重视,虽然杜甫一直坚信自己的诗文会光耀千古,但他没能亲眼目睹自己的诗歌地位,也是一桩遗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后人科学研究杜甫有两个高峰时段,一个是宋代阶段,产生了“百家注杜”的局势,在其中以黄庭坚、陈师道、陈与义等三人为主导,也是建立了遥尊杜甫为祖的江西诗派,对宋诗拥有非常长远的危害。

第二个高峰时段,则是清朝,这段时间科学研究杜甫的文章内容经典著作,其品质与总数都值得高度重视,据学者考究:

自唐至清末,常见于编目和现有的杜诗学参考文献中,清朝杜诗学参考文献占总量的一半之上

较为有象征性的,例如钱谦益《钱注杜诗》、仇兆鳌《杜诗详注》等。杜甫往往得到这般高度重视,自然是其诗拥有较高的艺术价值和文学类使用价值,尤其是他的七律,也是无法有些人望尘莫及。

但是杜甫有一首七律,却被指责得一无是处,这首诗便是《览物》,也称《峡中览物》:

曾为掾吏趋三辅,忆在潼关诗兴多。巫峡忽如瞻华岳,蜀江犹是见大河。舟中生病移衾枕,洞边经春长薜萝。形胜多风土人情恶,何时回望一鸡声。

这诗在许多唐诗宋词选本上都难看到,是杜甫历经巫峡时,诗兴大发咏颂的一首诗,体载是七律。第一联,杜甫说他以前在华州做了司功一类的小官员,而且常常来往京兆、扶风、冯翊一带,可是在潼关的情况下,诗兴数最多。

第二联是说,如今见到巫峡,就仿佛看到了华岳,看到了蜀江,就如同看到了大河。第三联则是返回自身的身上,说自身舟中漂泊。最后一联,则是感慨,何时可以河山大好,他能够 尽情地鸡声。

但是这首诗历年来点评不太高,在清朝有一本十分关键的杜诗注本,称为《杜诗解意七言律》,作者是朱瀚、李燧。朱瀚是清代的大学者,幼嗜古,其诗词浩瀚无涯,曾在东林寺授课二十年,门内徒弟成千上万。

朱瀚对杜甫这首诗,从头开始指责到尾,他觉得:

第一联,句子平淡无奇;第二联,“巫峡”、“华岳”头尾痴肥,而且“忽如”、“犹是”,衬笔庸滑,“瞻”与“见”免不了双手合十,;第三联中的“移”字也很晦涩难懂,“洞边”是何处也令人摸不着头脑,最终几句,更几近庸率。

朱瀚对杜诗的注解是十分理性的,他通常可以极致诠释杜甫诗情画意,可曲尽其妙,可以道出杜诗最高境界,可是他又不封建迷信先人的注释,勇于除去其糟粕。如同孙微所言:

其释意一目了然清楚,揣测诗情画意也很细腻,阐隐发微,可以道出杜甫的原意,针对旧注之争辩,也多言之有据

因此仇兆鳌在著《杜诗详注》时,也多选用他的见解,针对朱瀚的这一番点评,许多人也不可置否。近现代学者黄永武也觉得:

用华岳比巫峡,用大河比蜀江,没什么趣味性;上句用瞻字,下句用见字,实际意义反复,十分板滞;一句用“忽如”来联接,一句用“犹是”来联接,过于肤浅。

恰好是是因为这般,朱瀚觉得,并不是少陵真笔。少陵也就是杜甫,这也许是在百度收录的情况下造成了误解,也说不定是杜甫沒有用心写,但决不是杜甫的常规水准。

姑且无论这首诗怎样,自己针对朱瀚这类为学心态十分赏析,他并沒有由于杜甫的知名度大,而将自已觉得一般的诗,夸得人世间难得少有,只是可以客观性了解并多方面指责。这仅有带上疑古的精神实质,去品评古诗文,才可以领略到古诗词的最高境界。

于不疑上有疑,才是进矣!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